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z_y_guo 收藏 118 15270
导读: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最近写了一篇讨论唐朝柳宗元先生的《封建论》的文章,取题为《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简称《唐》文)。这篇文章发表后,我看了一些人的评论,感到世人对这个问题还是非常困惑。 郭知熠以为,这个问题对于中国的历史研究有着基本的重要性。因为中国自秦以来,所有的朝代在本质上都采用了郡县制。而这个制度之所以被这些帝王们所采用,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实行郡县制对于他们的统治是有着明显的优越性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最近写了一篇讨论唐朝柳宗元先生的《封建论》的文章,取题为《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简称《唐》文)。这篇文章发表后,我看了一些人的评论,感到世人对这个问题还是非常困惑。


郭知熠以为,这个问题对于中国的历史研究有着基本的重要性。因为中国自秦以来,所有的朝代在本质上都采用了郡县制。而这个制度之所以被这些帝王们所采用,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实行郡县制对于他们的统治是有着明显的优越性的。


非常可惜,他们的这个结论是“极端错误”的。郭知熠先生在这里强调“极端错误”, 所以慷慨地打了引号。郡县制不仅在制度上并不优于分封制,而且是造成许多王朝早亡的第一位原因。


如今,这种郡县制优越论的观点已经深入人心,这其中唐朝柳宗元先生的《封建论》的贡献非常巨大。郭知熠曾经表示他本人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柳宗元的《封建论》被如此众多的人所推崇?!为什么柳宗元的《封建论》一直没有人作有效的反驳?!可是,柳宗元的《封建论》的观点毫无新意,而且其论证也是漏洞百出啊!


但这个错误的东西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不然,中国自唐以后的历史可能就要全部改写。郭知熠先生曾经说,柳宗元啊,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害人啊!你好糊涂啊!(见《唐》文)


郭知熠写了这篇旷古之奇文(即《唐》文),以为世人从此会被郭知熠先生那无与伦比的论证所折服。但事实不是如此。我不知道这是中国人的顽固心态作祟,还是许多人对于我的“层次理论”有理解方面的困难。如果是人们的顽固之心态的原因,郭知熠也许无能为力。 但如果仅仅是理解上的困难,笔者在这里再提供一个直观一点的说明。


这个直观的说明可以很形象地解释我的“层次理论”。这个说明是我的一位读者所提供的。 非常遗憾,我已经找不到这位读者的网名或者真实姓名了。


这位读者说,分封制就好比一个人正在煮一锅肉汤, 旁边围着一群准备喝汤的人。主人吃肉,而围着的人喝汤。如果有其他人想吃肉,或者想喝汤,这帮人就会一起挥舞着拳头将他赶走。而郡县制就好比一个人正在煮一锅好肉汤,而旁边没有围着准备喝汤之人,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想来抢肉或者汤,主人也会拼命护卫之。只是主人的力量有限,很多时候就不仅丢了汤,而且肉也被人夺走, 甚至有可能连锅都会被端走。


这个“煮肉汤”的比喻非常形象。郭知熠非常喜欢这个比喻。我觉得它简直酷极了。想一想吧!在某个晴朗的春日的早晨,温暖的阳光正照着大地。我们来到一个广场, 一边唱着走调的情歌,一边架起一个锅来煮肉汤。我们放一些猪肉,牛肉,鸡肉,也许还有,也许还有一些狗肉。哈哈!


这个“煮肉汤”的比喻正好说明了我的“层次理论”。中间层的存在,即围着喝汤的人的存在,将有效地保护王朝的稳定性。否则,王朝有可能在顷刻之间就被颠覆。


为什么分封制的王朝其寿命会很长?就是因为中间层的存在。中间层的存在有效地防止了其他人想取代王朝的可能。


郭知熠在《唐》文中还给出了一个比喻:一个实行了分封制的王朝就好比一个打了所有预防针的孩子,它是绝对不可能夭折的;而一个实行了郡县制的王朝就如同一个没有打任何预防针的孩子,它是随时都可能被六种“瘟疫”所攻击,而夭折的。这六种“瘟疫”郭知熠在《唐》文中一一列出,它们是郡县制下的王朝所灭亡的主要原因。我们就不在这里再罗列一遍了。


如果我们看一看自秦朝以来,那些王朝是如何灭亡的,我们会发现,这些王朝都是被这六种“瘟疫”所灭的, 没有例外。有些王朝是被这种“瘟疫”所灭,有些王朝是被另一种“瘟疫”所灭,有些王朝可能同时染上了几种“瘟疫”,而被它们所共同灭掉。


郭知熠以为,考察一下每一个王朝所灭亡的真实原因,并把它们归在这六类之中,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这个工作也许郭知熠在今后某个时候再来做。


(我确实不知道中国的历史学家们究竟在干什么?!郭知熠有时候不得不发出这种看似无聊的感叹。)


柳宗元在《封建论》中讨论了晋朝。 认为晋朝实行了分封制,而其寿命苦短。柳宗元想用这个例子来说明实行分封制的王朝其寿命也可以非常短。


郭知熠在《唐》文中指出,这个晋朝根本就没有实行什么分封制。 不错,它有许多分封了的同姓王,但这些王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军队。所以,这个所谓的分封制是名不副实的。


有读者对这个问题发表评论说,晋朝出现了“八王之乱”。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军队?!


郭知熠可以很简单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些王确实没有自己的军队,他们在“八王之乱”中所使用的是朝廷的军队。但为了使得人们对于这个问题有更明确的认识,我们再在这里啰嗦一会儿。


在晋朝,这些分封王虽然有自己的封地,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军队。或者说,他们的封国内不容许有自己的军队。


(实际的情形是,他们的封国内所容许的军队人数非常非常少,一个王国恐怕就只能有一个团左右的军队,实在是微不足道,可以略之。)


而一个没有军队的属国就等于一个屁。它完全没有力量来保卫自己,更加谈不上来保卫朝廷。所以,郭知熠说,这个所谓的分封制是根本名不副实的。我们只看到分封之名,而没有看到分封之实。


如果我们用前面的“煮肉汤”来解释,晋朝的“分封制”就好像这些围在锅边喝汤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主人豢养的一群宠物公鸡,它们一边喝着肉汤,一边咯咯地叫唤。当强贼来临的时候,它们一个个逃之夭夭。


实质上,晋朝实行的“伪分封制”(郭知熠先生干脆把这种不着边的“分封制”称为“伪分封制”)是比纯郡县制更加有害的制度, 它直接加速了西晋覆亡的步伐。郭知熠哪一天专门讨论晋朝之灭亡的时候再来系统地论述这一点。


我想,我的讨论已经非常清楚了。这个时候,再笨的人也不会认为郡县制是比分封制更加优越的制度吧!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