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十七章:通道歼骄敌(一)

likangjiang 收藏 5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湘江战役后,蒋介石对未能在湘江两岸彻底消灭红军极其愤怒,认为是内部出了问题。连没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看得出红军自己走入了绝境,可绝境中的红军竟然从国民党的几十万大军的夹击中脱逃了。这不是有人暗地“放水”是什么?他怒不可遏地给白祟喜发出一封电报,诘问广西方面给他一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湘江战役后,蒋介石对未能在湘江两岸彻底消灭红军极其愤怒,认为是内部出了问题。连没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看得出红军自己走入了绝境,可绝境中的红军竟然从国民党的几十万大军的夹击中脱逃了。这不是有人暗地“放水”是什么?他怒不可遏地给白祟喜发出一封电报,诘问广西方面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谁知第二天白崇喜的“合理的解释”就来了,不但将广西方面的罪责全部洗脱了,还大大地陈述了桂军的委屈与功劳;并一一列举事实,以证明桂军的政冶坚定及作战勇敢。特地拍了一部《七千俘虏》的电影记录片送给蒋介石,搞得蒋介石哭笑不得,而又无可奈何。

蒋介石对于脱逃的中央红军自然不会就此罢休,他要手下的参谋人员不断地给他推算中央红军到底还剩多少人?推算的结果是红军主力应不足四万人。但对红军后卫三十四师的伤亡情况竟然作不出准确判断,甚至连红三十四师的去向一时也未弄清(桂军当然是装聋作哑),及到几天后才得知红三十四师也逃至桂西北山区。于是,蒋介石又调兵遣将,布罗陷井。蒋介石算定中央红军必定向北经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便抓紧时间,督促湖南军阀何键在通往湘西的必经之路上,仅用几天功夫就修建了200多座碉堡,构成了四道封锁线。同时,调集原追堵红军的中央军和湘军共十五个师,20余万人马,组成两个兵团,依托碉堡摆好架势,单等红军自投罗网。若红军这次再钻入“口袋”,其下场必定是全军覆灭。

就在蒋介石精心布置的同时,极度疲惫的中央红军终于钻出了大山,十二月十一日攻占了湖南西南端的一座小县镇一一通道。通道位于湘黔桂三省交界处,名副其实地是一处“通道”:向北可通湘西,向西可进入贵州,向南可退入广西。下一步该往哪里走?这可是决定党和红军的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自湘江遭受惨重损失以来,在我党我军高层干部中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也引起了全军上下对BO古、李德的批评和指责。同时,也对主席寄予了莫大的希望。迫于政治局内部的公开批抨和来自全军指战员日比日高的呼声,中革军委决定在通道逗留一天,召开军委紧急扩大会议,研究解决中央红军战略进军的方向。也就是后世史称的“通道会议”。

这一天是十二月十二日。会议是在县溪镇东面的恭城书院召开的。书院座落在一个独立的山丘上,清静而雅致。由山坡拾级而上,爬过数十级石阶,迎面便是一张月洞门,门楣上的书院题名出自前清一位隐居的举人之手,周正方圆,和书院的氛围溶为一体。书院是用一人多高的青砖院墙围起来的,古藤漫布,青苔陈迹,衬出飞檐卷舒、阁楼层叠的书院的古典。会议室就设在藏书楼的讲书堂里。

上午九时左右,出席会议的有BO古、李德、周副主席、朱老总、主席、洛甫、W稼祥等人。周副主席主持会议,开门见山地点明会议主题。要求大家畅所欲言,破除陈规之见,以党和红军的利益及命运为最高原则。

周副主席的开场白落音之后,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会议极其重要,每个人的发言都对党和红军的前途命运产生重大影响。李德首先沉不住气了,十分严肃地阐述了自已的意见:我认为中革军委原定的战略决策是正确的,中央红军从通道向北,去与转战在湖南西部的红二、红六军团会合。这样,红军的力量会大大增强,在这片广阔的地区域向敌人进攻,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至于敌人的堵截和追击并不可怕,我们可以让那些在平行线上追击我们的国民党军队,或向西南战略要地急驰的敌军超过我们,我们则在他们的后面转向北方……李德的发言,得到了BO古的赞同。

在这关键时刻,在这关系到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主席以大无畏的气魄,旗帜鲜明地道出自己的观点:我认为中革军委原定方案是行不通的,如果执意如此必定会重演湘江的悲剧!比这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战斗部队,再遭重挫的话,势必一蹶不振。同志们静心想一想,在北上途中等待我们的是刘建绪的湘军和薛岳的中央军,他们都是国民党军队中战斗力较强的部队,且修好了工事以逸待劳地等待我们去进攻;而在我们后面,桂系组建的两个追剿队已经越来越近。假若我们进攻正面敌军阵地打不开缺口而又被敌人吸住,桂军再从背后包抄过来,那我们红军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目前敌人的战斗部队有20多万,而我们只有3万多人,其中真正能战斗的部队也不过是一万多人,实力如此悬距的两支部队进行面对面的正规战,这已经被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证明了是行不通的。所以,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应当立即放弃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师的原定计划,改往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进军……

就在通道会议举行时,我师已结束了在龙胜县城的休整,正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向湖南境内的坪坦、陇城地区开进。经过三天的从容休整磨合补充,全师兵精粮足,战斗力全面恢复,更胜从前。十二日下午三时左右,我师电台与中革军委电台联系上了。我立即给中革军委发出一封电文,大意是:我师自十二月一日晚突出重围,来至湘江渡口界首,见浮桥已断,且湘江西岸敌军已封锁。我师连夜转道兴安与界首之间,强渡湘江,然后向桂西北龙胜、瓢里方向转移,目前已进入湖南境内陇城地区。我师突围途中,损失惨重,因收容部分我军溃散官兵补充部队,如今我师已具有一定的战斗力。我师将继续完成中革军委交给的光荣任务,担负全军的殿后掩护。可否,请指示。

又及:据我师侦察情报得悉,国民党军于我军北上湘西途中布下了四道严密的封锁线,又置重兵把守,若我军继续北上,必钻入敌人精心布设的口袋之中,又将重蹈湘江之辙,后果不堪设想。故斗胆建议中革军委改道往兵力薄弱的贵州进军。

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

政委:程翠霖 十二月十二日

下午,通道会议继续进行。两种截然不同意见激烈交锋。主席沉着应战,成竹在胸。他不慌不忙继续耐心地阐明自己的观点:……我建议红军转兵贵州,是因为在湘黔桂三省军阀中,贵州军队不仅最小,而且最弱。贵州名义上有一个军,实际上是一个不健全的军,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将领昏庸无能,士兵号称“双枪”,实则不堪一击。省主席兼军长王家烈仅能调动两个师,其余三个师又各成一派,互不买帐,相互制肘。这样的军队根本挡不住我们,我们进去后,可借鸡生蛋,再图发展嘛……与会者绝大多数都逐渐转到主席一边,W稼祥、洛甫、朱老总等一个个发言支持主席的观点。这时,一个参谋急匆匆地敲门进来,将一份电报送到周副主席手里。周副主席匆忙一阅,充满喜悦地高兴说道:“同志们,暂停一下。我将这封电报给大家念一念。”周副主席念的电报就是我发给中革军委的电文,众人听了,皆都一喜。喜的是:本以为34师已全军覆没,但又神奇地逃出生天。“老毛,你这个弟子了不起哟!不但杀出敌军重围,居然斗胆陈言中央,还与你老毛的‘高见’不谋而合,可喜可贺!”洛甫高兴地对主席说道。

“哼!一个小小的师长,居然妄论中央方略,干扰中央决策,罪不可恕,应撤职查办。”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嘣了出来。

“李德同志,你这说法是错误的。作为一个党员有权向上级或中央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陈树相同志是我军的高级指挥员,向中革军委提出自己的建议,是对党对红军的高度负责。我们缺乏听取来自前线指挥员及红军基层官兵的意见,犯了不少主观主义的错误。再说,兼听则明嘛!”周副主席闻言进行直言不讳地驳斥。

接下来的发言出现了一边倒的状态。也许是这封电报冲淡了双方的对立情绪;或许是另一方见大势所趋。最后,BO古一声长叹说:“就依M泽东同志的提议办吧。”于是,转兵贵州便成了定局。

通道会议的当天,中革军委向各军团发出了西进贵州的命令。目的是迅速摆脱逼近前来的湘军和桂军,进入贵州休整,再求发展。同时,对中央机关和红军部队进行了整编,撤销中国工农红军笫八军团建制,第八军团余部并入笫五军团;第八军团军团长和政治委员回军委工作,第八军团政治部主任LUO荣桓出任五军团政冶部主任,第五军团参谋长LIU伯承调任军委纵队任司令员。

我们于晚上八时左右接到中革军委回电,大意是:惊闻红三十四师官兵突破重围,胜利渡江,如今凯旋归来,我们甚是欣慰。我们谨代表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红军总政治部向红三十四全体官兵表示最崇高的敬意!目前,中革军委巳决定西进贵州,由于追兵日近,红军主力将明日拂晓出发。望你们接电后,于明日傍晚前赶到通道,担任全军殿后掩护。希望你们能将追兵挡住三至五日,为红军主力的战略行动赢得必要的行动……。总之,一切由你们自行决断。

我们几个师领导传阅后,便迅即回电:表示坚决执行中革军委命令,圆满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接下来便研究行动布署。我师驻地距通道县城约五、六十华里,明日赶到通道不成问题,现关键是如何把追敌挡住。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了,死挡是不成的,不但会给我师官兵增添较大的伤亡,而且还给我师带来被动。我的意见是主动进攻,以攻代守。王参谋长将敌情作了通报:南面追敌是桂军笫十五军和笫七军,第七军离得太远,暂不予考虑。十五军离通道约三、四天路程,若听到是我师担任掩护,恐怕不会太过积极。东面与东北面是湘军刘建绪先头部队的第十六师和第六十二师,行动迅速,距通道不过两、三天路程。刘建绪的湘军在湘江战役中异常勇猛,屡屡突破红一军团的阵地,打得一军团节节后退。就自认为中央红军主力也不过如此(岂不知他是用几倍甚至十倍的兵力、火力优势来与极度疲惫且又弹药缺乏的红军作战);因而气焰十分嚣张。特别是章亮基的十六师在湘江战役中表现突出,立了战功,因而战后迅速得到补充;不但人员粮弹补足了,而且还增添了不少自动火器和火炮,就显得更加骄横,不可一世。我轻蔑地说道:“刘建绪的湘军还未与我师交过手,对我师的情况还不太了解。我军可以说是知己知彼,正好利用敌军这种骄横心理,将章亮基的十六师吃掉,再回头对付陶广的六十二师,争取敲掉它一部分。这样,湘军就会乖乖地缩回去。桂军也会忌惮不前,我们就可以赢得足够的时间,完成军委交给的阻敌任务。”

“行!大家如果没有意见,我看就按陈师长说的制订作战方案。”政委果断拍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