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刘子云挺进东北:处决匪首"座山雕" 黑山阻击

253087927 收藏 1 11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少将刘子云挺进东北:处决匪首"座山雕" 黑山阻击


处决匪首“座山雕”


1945年11月,120师359旅南下二支队成立,父亲从党校调到旅部任参谋长。1946年1月中旬,部队按照中央指示进至北满地区,与松江第四分区合编为吉黑军区独立第一旅,对北满地区的土匪武装展开全面清剿,父亲任旅参谋长。部队以连、排、班为单位组成一支支小分队,深入林海雪原之中,发现匪踪即穷追猛打;在军事上打击的同时,积极开展政治攻势,发动群众,利用土匪亲属、朋友规劝他们投降,一经缴械投降立即宽大处理,予以释放。经过数月清剿,土匪大部被歼灭,少数残兵败将窜入深山密林。


11月下旬的一天,独立第一旅718团2营在依兰县山里将匪首“座山雕”谢文东抓获,押至其作恶多端的勃利县公审。为了防止谢文东逃跑和同伙劫狱,父亲召集旅司令部四位科长,每人带一个班轮流看守,并以一个营兵力把守县城。谢文东原为依兰县大地主,1934年土龙山农民反日暴动,成立民众军,谢当上首领,后被编入抗日联军;1938年他投降日本侵略者,带领伪警察、特务,肆意捕杀抗联干部战士及其亲属;日本投降后,他又投靠国民党,成了“中央胡子”,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罪大恶极。


12月13日,公审匪首谢文东的大会轰动了整个勃利县城。尽管早晨飘了一阵雪花,天气十分寒冷,群众热情仍十分高涨,成千上万的群众举着标语、彩旗,抬着慰劳品,赶着马车,驾着爬犁,从青龙山、倭肯等地纷纷赶来,挤满了大操场,比过年还热闹。东北电影制片厂也赶来拍摄公审大会实况。


处决谢文东,灭了“中央胡子”的威风,增强了群众与土匪斗争的信心,打开了北满地区的局面。接着,匪首张雨新、李华堂、孙荣久也相继落网,剿匪斗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潜入哈尔滨

1946年4月上旬,北满军区指示:苏联红军将于4月28日撤离哈尔滨,命吉黑军区独立第一旅担任夺占该市的主力。


哈尔滨是北满地区的工商业大城市,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国民党军企图抢占哈尔滨,在该市安插了接收要员、特务和各色反动武装5000多人,东北民主联军则要在国民党军进驻之前解放哈尔滨。


4月8日,独立第一旅进至哈尔滨以东10公里的黄山嘴子地域集结;13日逼近三棵树,占领太平桥、道洛屯,控制了飞机场。当晚,父亲带着侦察科长方刚化装成皮货商人,悄悄潜入哈尔滨城区侦察情况。4月的哈尔滨之夜,乍暖还寒,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个别商铺点着灯。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家店铺门口,刚一开口问话,立即就有人喊:“老总,您需要点啥?”


父亲心想:坏了,碰到国民党特务啦!他把手放进马褂里,紧握着上了膛的驳壳枪,转身就走,方科长会意地跟上。这时,街道的另一边跟上了几个人。他俩路不熟,拐进一个死胡同,眼看就要跟特务短兵相接了,突然听到苏联红军巡逻队的马蹄声,两人赶快截住马队,说明他们是东北民主联军的人,然后跟着苏军去了指挥部。尾随其后的几个特务,看到苏军巡逻兵,溜得没影了。


父亲和方科长回到旅部,根据侦查到的情况制定了进占哈尔滨的部署。当苏联红军刚开始撤退时,他们利用中苏友好协会的关系,在夜间秘密派出两个连另一个排,进驻中共哈尔滨市委、中苏友好协会和广播电台、报社控制要点。就在苏军最后一列火车驶出市区之际,独立第一旅立即从四面冲入城内,占领预定目标,将哈尔滨迅速解放。独立第一旅在哈尔滨驻扎了一个星期,于5月7日奉命恢复359旅番号,南下抗击国民党军队的大举进攻。

黑山阻击


誓与黑山共存亡1948年9月,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关于东野主力南下北宁线、封闭卫立煌集团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方针,发起辽沈战役,与国民党军在东北战场展开战略决战。


从9月中旬至10月中旬,东北野战军集中5个纵队兵力,攻克锦州,截断北宁线,形成“关门打狗”的有利战局。在此期间,第十纵队英勇阻击自沈阳西援锦州的敌廖耀湘兵团6个军又1个整编师共10个师兵力的进攻,有力地保障了主力攻克锦州、俘敌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及第六兵团司令卢浚泉、歼敌10余万人的胜利。


锦州解放后,敌廖耀湘兵团继续攻击前进,妄图重占锦州。10月21日,第十纵队奉命在黑山、大虎山一线25公里的防线上陈兵布防,阻击廖耀湘兵团。这里是沈阳通往锦州的辽西走廊一个战略要地。上午9时左右,敌先头部队向我军尖山子前哨警戒阵地发起进攻,黑山阻击战打响了。东北野战军下达“前堵、后扯、拦腰截断”全歼廖耀湘兵团的作战命令:第十纵队务使敌军在阵地前尸横遍野而不得前进,只要你们坚守三天,敌军必遭全歼。


第28师立即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父亲其时任28师副师长兼参谋长,他和师长贺庆积、政委晏福生、副师长颜德明、政治部主任李大同,一起制定作战方案,发布“誓与黑山共存亡”的口号,然后分别下到各个阵地,组织构筑工事,检查阻击准备,要求克服一切困难,流血牺牲在所不辞,坚决完成任务,绝不让敌人前进一步。


24日清晨6时,敌军在5个炮兵团火力和10余架飞机轮番轰炸掩护下,以5个师的兵力向第十纵队全线阵地发起猛攻,其主要方向是第28师84团2营防守的101高地。经过一天激战,敌军多次突击都被打退。父亲和师长、政委判断敌军25日必会全力猛攻101高地,于是对防御部署作了调整,要求各坚守分队连夜修复工事、准备再战,并设立师前方指挥所,加强对101高地的作战指挥。与此同时,敌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给号称“国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新编第六军军长李涛下了死命令:务必在25日突破防线,占领黑山。


25日,战斗异常激烈。坚守92高地、90高地的82团2营5连打退敌4个营的多次冲击后,敌又以2个营的兵力冲上来,坚守阵地的5连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随后,敌我反复争夺101高地30余次。敌军用“金圆券”收买组成300多人的“敢死队”,在一阵炮火之后蜂拥而上,被我击退;继而又以尉级军官组成“效忠党国先锋队”猛冲,仍被击退;接着敌又投入2个营从三面包围101高地,我方阵地终因弹尽人亡而失守。


父亲在交通壕中冒着猛烈的炮火,找到贺庆积师长,交换了战况:101高地失守将会使黑山城东的整个防线出现危机,必须积极组织反击。父亲亲自担任指挥,从各团抽调部分营连加上纵队增援的2个连,向101高地进行反击。


父亲正在组织部队时,发现敌为巩固101高地从韩家窝棚派出援军,立即指令师山炮营进行拦阻射击,将敌援军炸得四下逃命,随后又用炮火组成一道封锁线,拦阻了敌军的增援道路。


18时许,反击开始。父亲集中5个连的兵力向101高地发起猛攻。敌军在我炮火袭击和反击部队猛烈冲击下,伤亡严重,抵挡不住,弃甲后撤。我军指战员用血的代价换回了101高地,仅82团伤亡即达500人以上。至23时,黑山城东的高地全部收复。


26日,第十纵队在黑山至大虎山以东地区全线展开反击。28师在反击中大获全胜:83团全歼敌207师3旅第7团,俘400多人;80团歼灭敌兵团直属辎重营和重炮12团,缴获重炮54门、汽车220余辆,俘敌300余人。至28日,东北野战军将敌廖耀湘兵团围歼在辽河以西,大虎山、黑山以东,无梁殿以南,魏家窝棚以北,约12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第十纵队歼敌14300人。28师以伤1632人、亡536人的重大代价,坚决完成了阻击、反击作战任务,全师共歼敌5304人,缴获大量武装设备,俘敌新六军中将军长李涛,该师83团8连荣获“钢铁八连”的光荣称号。


黑山阻击战,作为我军防御作战的典型战例载入了史册。它以残酷、激烈、壮阔的战斗场景,给每一个参战者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身经百战的刘子云每次回忆起战斗往事,都忘不了经历过的黑山阻击战。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