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十一章 御用物资,擅动者死!

cqx7711 收藏 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过了一会,似乎觉察了城下迟迟没有发动进攻,从城上缒下来一个篮子。 不久,石赞与两名军士押过来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面相富态,躯体肥大,被军士用刀背不住地拍打,踉踉跄跄地朝中军大营走过来。 那中年人进了大帐,环视一眼,见众将簇拥着一名个矮身壮,眼大有神的黄袍青年,便大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过了一会,似乎觉察了城下迟迟没有发动进攻,从城上缒下来一个篮子。


不久,石赞与两名军士押过来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面相富态,躯体肥大,被军士用刀背不住地拍打,踉踉跄跄地朝中军大营走过来。


那中年人进了大帐,环视一眼,见众将簇拥着一名个矮身壮,眼大有神的黄袍青年,便大礼跪拜:“小民杨长禄,乃是平卢节度使,太师杨光远府上的大管家,叩见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审琦在旁喝道:“甚么平卢节度使,太师?!杨逆光远公然勾结契丹谋反,这些官职已全部削去!“


杨长禄以头抢地,战战兢兢道:“是,是,杨。。。。光远对抗天军,那个。。。。。。罪不可恕,但杨家上下无辜,青州百姓无辜啊,皇上!“


石重贵冷冷道:“别说没用的,你这狗头冒死下城,不是来跟朕问安的罢?“


杨长禄道:“是,杨光远一条道走到黑对抗天军,可除了他,满城百姓包括杨府上下可都是不愿意的,皇上一定要明鉴啊!刚才咱们大公子,啊,那个。。。。。。洺州剌史杨承勋,和二公子杨承祚,三公子杨承信,一齐发动,杀掉了力主造反的判官丘涛,擒住了首恶杨。。。。。。杨光远,愿意献城投降,只求皇上饶了杨府上下和青州百姓!“


嗯?!五代十国数得着的优秀运动员,在前唐就出仕,造反无数次,投降一样多,身经百战久历沙场的老混混,有个死瘸子老婆,自已是赖痢头的杨光远居然大意失荆州,马失前蹄,一不小心让家学渊源的儿子们给抓了个活的?真是应了老话,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面对虎蹲炮凶猛的轰击,青州城头的血肉磨坊,没见过大世面的杨家三个小崽子终于憋不住发动了兵变!开山都首战告捷!


石重贵和名义上是自已叔叔的石赞对望一眼,都是又惊又喜。


石赞厉声道:“既然知道天兵厉害,那就马上出场投必罢!皇上仁慈,必不杀降!若有片刻延迟,让尔等个个粉身碎骨!“

杨长禄道:“是,是。。。。。”一双骨碌碌的老鼠眼却不住地瞟向石重贵。


石重贵咳嗽一声道:“正是,既然杨家小儿知道天威,正该马上献城纳降,还等什么哪?!”


杨长禄吃吃道:“是,是,但。。。。。。小民唯恐献城之后,其余三门大军不知就里,兵戈纷乱之下,恐有误伤良善啊,小民斗胆请皇上下诏免杨家一门活命!“


嘿嘿,口口声声说什么青州百姓,到了关键时刻就只记得住杨家一门,莫装逼,当心装逼遭雷劈哪!


“这个。。。。。。。”石重贵沉吟道,这倒不是假装的了,要是献城之后还饶了杨家满门,这造反不成还可以免死,成本也太低了罢?这以后别人怎么看皇帝,怎么看朝廷?这关系到石重贵个人的形象,大晋的国家威严,不是说不杀就不杀的嘛!哪谁,大理寺卿张仁愿没一起跟来,不然可以当场请出大法官解释一下国家大法有没有造反免死这一条,大家都要有法可依嘛!不过就石重贵那点斤两来说,无论是前世的记忆还是今世的知识,显然释法难度太大了。


眼见皇帝沉吟不语,杨长禄想了想,重重地一咬牙,脸上肥肉乱颤,道:“若皇上愿下诏宽贷杨家老小,杨。。。。杨光远可任凭皇上处置,此外,杨家愿出劳军费用三百万贯,城中余粮三十万石,也任由皇上取用!“


啊?!有这么多钱?!早说嘛!造反大罪滔天,命绝不可饶,但可以买!石重贵开始微笑了:“哦?杨家有这么多钱?!“


杨长禄下意识地一挺胸,道:“杨家田租,商业流水,长禄略知一二,虽比不上大晋首富赵在礼,总也还算小有积存,皇上但请放心,众位公子就算倾家荡产,也要凑足劳军费用的!“


石重贵瞳孔放大,双目灼灼有神,满面堆欢,道:“真的?来啊,给朕草个免死诏!“


由于嫌文人罗里罗索,石重贵此行带的全是丘八,没一个翰林院大学士什么的随身,那倒霉的起居注还在臭气熏天的大军营里被迫为丘八们写家信,再说也根本没想过要下什么诏书,一时居然找不到人,只得让文笔还行的潘美代劳了。


接过盖着皇帝大印的免死诏书,杨长禄反反复复看了三遍,“奉天承运皇帝诏日,虽杨逆光远恶行滔天,罪无可恕,然其子杨承勋,杨承祚,杨承信以下家口均有心向善,若能缚杨逆献城投降,一概免死,钦此!“错不了了,喜动颜色的杨长禄再三下拜,山呼万岁,石重贵千咛万嘱杨家要先绑了杨光远,就打开西门纳降,其余三门可晚半个进辰纳降,以便皇帝有时间派兵保护杨府。


看着杨长禄在视野中成为一个小黑点,又坐上吊篮升上城去,石赞道:“虽然那杨长禄看起来心意甚是实诚,但皇上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还是要做好万全之法!“转头一看,却见石重贵正忙着将大幅的白纸撕成一条条,不由一呆:”皇上这是。。。。。。。“


石重贵喝道:“快快快,研墨,备印!快点!个倒霉催的,没吃饭啊?!“在皇帝的喝叱之下,王审琦带十余名武备生手忙脚乱地备笔,撕纸,研墨,石重贵将一管白玉狼毫饱饱地蘸满了墨,龙飞凤舞地写下了八个亚赛张说,直追真卿的大字,乍看似银蛇乱舞,细品如银河横天,圣书真是气势磅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观者怆然涕下。


“御用物资,擅动者死!”石重贵得意洋洋地念道,将墨汁淋漓的白纸条往案上压住,扯过大印“砰”地盖下。


石赞再细看了看那几个大字,只觉一阵头晕眼花,星星乱冒。


“都给老子照着写!”石重贵喝道,武备生们连捧忙着圣书为样板,口中念念有词,笔走龙蛇,倚马立就,虽是粗豪,端的也是有大将之风。


“你。。。。。。石爱卿!”石重贵一边满头大汗地写字,一边喊道。


“臣在!皇上可有吩咐?”


“会写字吗?一齐来帮忙写啊!”


石赞只觉太阳穴突突乱跳,一阵气血小涌,头皮发麻。


杨业捡起盖着鲜红大印的纸条,看了看,道:“皇上这写的是什么?画符驱鬼吗?要俺去拿把桃木剑来吗?”


一个砚台飞过来,险险要砸他个头破血流,石重贵怒喝道:“没文化的家伙!给老子滚出去叫儿郎们抄家伙,待会进城贴这皇封人人都有份,谁要不干活胡乱招惹大姑娘小媳妇当心老子摘他的脑壳子!”


正蹲在地上拼命写字的石赞眼前一阵发黑,娘的,这里是皇帐还是土匪窝啊?!


要说杨家说投降就投降,效率还真不低,不过半个时辰,西城城门就打开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群人慢慢地出城来了。


“他娘的,这么快!”石重贵吼叫道:“杨业,去瞅瞅肥羊,招子放亮点!”


杨业唱个大肥喏,打个尖锐的呼哨,手下戚城军齐齐喊一声,翻身上马风驰电掣般奔涌而去。


咕咚一声,石重贵回头一看,当今皇叔石赞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大冬天石重贵急出了一身汗,娘的,越忙越来事,这生的什么命啊?!


雪有点大了,杨家满门三百余口押着杨光远跪在城门之前,杨家大公子高举平卢节度使印信,旁边杨光远的老婆高举免死诏书,带领三百余人一遍又一遍地高声颂道:“天恩浩荡免死,满门感激涕零!”仿佛生怕皇帝忘记了有免死这回事。


坐骑一路小跑过来不停地在白纸条上盖印的石重贵这时才有空看了跪在马前的杨家人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他差点一头栽下马来。


只见杨家众人在这风雪天里人人身穿大衣,头戴皮帽,包裹得严严实实,离人群不过十步远的最前头,一个披头散发,顶门无毛,上身赤裸的老人身背一支荆条,双手反绑,跪在雪地上,身后还有一打长绳牵着,雪花如盐,落在老人寸缕皆无的脊背上,只有低垂的头下口中喷出阵阵白气,才证明这是个活人。


拷!这杨家人也太缺德啦!不就是为个活命嘛,用得着这样对待丈夫和老爹吗?!杨光远这八字也生得太巧了,上半辈子高官得做,骏马得骑,一代枭雄,老来居然落于竖子与妇人之手,当真命衰啊!


石重贵命王审琦上前接过平卢节度使印信,又命潘美领过一件大麾,给杨光远裹上,好歹能挡点雪吧。


“皇上仁慈,杨家上下不胜惶恐!”杨承勋又开始大拍马屁,石重贵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道:“前面带路!”


潘美一把扯起杨承勋,推进城门,五千澶州军鱼贯而入,开始占领城门。十几名武备生扛着大麻袋,手忙脚乱地给骑兵们发盖有御印的纸条。


澶州军指挥向新出城报告,西门各处要点已经控制,都指挥使潘美已经开始命令士兵查封杨府财产,皇上可以进城了。


石重贵率领石赞众将仪态万方地进了城门,一大群或自愿意,或被迫的百姓点燃炮仗,手捧香炉,山呼万岁。


石重贵朝杨业招招手,道:“叫那些兔崽子手脚干净点,别给老子惹麻烦!”


杨业应一声,唿哨一声,戚城军骑兵们放开缰绳,人马如龙,撒着欢儿四散而去,马军都头郭进看准一个离城门最近的朱红门户,“啊呸!”往皇封背后吐一口浓痰,双腿紧夹马肚,身子猛地一倾,手上用力,“砰”地一拍门,将皇封贴上,而后头一缩,堪堪避过门檐,战马嗖地窜出了十几步。


“郭都头好身手!”骑兵们纷纷拍手叫好。


石重贵转身对石赞道:“石爱卿可出榜安民,收缴青州军兵器,守护粮草至要。晓谕全军,皇封断不可动,切记,切记!”


石赞神色木然,高唱道:“遵旨!”


青州城中最高大,最气派的当然是占地高达二百亩的杨光远府第,杨长禄率一众下人洒扫阶梯,挂红灯笼,焚龙涎香,山呼万岁,恭恭敬敬地把大晋皇帝石重贵迎进了杨府,石重贵放眼四望,这庭院极为宽广,石狮石虎在大道两旁侍立,步入大堂,但见红墙绿瓦,檀木桌椅,玉屏风,金茶具,银果盘,铜兽炉,门廊窗棂描金绘彩,屋檐楼台勾心斗角,假山树木披霜盖雪,土皇帝果然过得神仙般的日子。更有那一干犯妇除去大麾,一身素服,莺声呖呖,齐唤万岁,柳腰款款,舞蹈下拜,俗话说得好,女要俏,三分孝,再加上北方佳丽的别有风韵,看得石重贵心头突突乱跳,满眼生花,正是恍如昭君重生世,似是太真下瑶台。


军士们流水价般在内室进出,不停唱道:“纯金马踏飞燕一尊!”“蓝田玉狮子一座!”“绣金锦袍一领!”。。。。。。。。


杨光远的老婆面对如此强盗行径,惊得昏了过去,杨承勋三兄弟看得心胆惧裂,向正在忙着记帐的潘美道:“潘将军。。。。。”忙得满头大汗的潘美喝道:“滚一边去!没看见小爷正忙着吗?!”


杨承勋满面泪水,爬到石重贵脚下,不住磕头道:“皇上,皇上,他们不能抢东西啊!钱我们会给,一定会给!”


正被一个小娘子的桃花眼电得浑身麻酥酥的石重贵目眩神驰,口水都流到了地上,正自呵呵大笑,喃喃道:“好,有味道!”


旁边王审琦指挥军士连忙拉开杨承勋,将他扔回犯人堆里。


李守贞驻马杨府,但见门上贴了皇封,鲜红的大印甚是刺眼,澶州军军士们进进出出,将光彩夺目的珍珠宝贝装上马车,不由吞了吞口水,极目四望,戚城军骑兵以只争分秒的速度朝大户门上贴皇封,刚刚进城,这大户就都被皇上抢光了,各镇的军头们连汤也喝不上了。


杨业飞马过来,一路手忙脚乱地贴皇封,见杨府门前有员大将,认得是马家口大胜契丹的李守贞,不敢怠慢,连忙在马上拱手,“杨业参见李虞候!“李守贞强装笑脸,也拱手道:”杨小将军当先下城,这首功少不了啊!“


杨业马不停蹄,道:“李虞候客气了,末将有皇命在身,不能下马见礼了!“


李守贞一张脸跟苦瓜一样,不知是哭是笑,道:“杨小将军不必礼,皇命要紧!”


杨业随手一贴,掠马错过李守贞,黑马奔出了十余步,李守贞突然叫道:“杨小将军!“


俺不是已经见过礼了嘛!杨业给马加了一鞭,很不耐烦地回过头道:“李虞候有何见教?”


“你皇封贴我马屁股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