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八章 左右开弓穿夜幕 纵横深沟避强梁 第二八章(3)声东击西

bjunqing2008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乔象福一听,立即醒悟,一拍脑门,媚笑道:“啊呀!还是连座高明,咱们拔着两条笨腿追着土八路赛跑,又那里如骑着高头大马追得快呀!” 说着,他又向东边的天际处望了望,只见在遥远的海平面上已经隐隐地露出了一丝晨曦。又道:“这就好了,只要天一放亮,这些土八路就无处遁形了,四下里都是开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乔象福一听,立即醒悟,一拍脑门,媚笑道:“啊呀!还是连座高明,咱们拔着两条笨腿追着土八路赛跑,又那里如骑着高头大马追得快呀!”

说着,他又向东边的天际处望了望,只见在遥远的海平面上已经隐隐地露出了一丝晨曦。又道:“这就好了,只要天一放亮,这些土八路就无处遁形了,四下里都是开阔地,蹦起个兔子来也能瞧得见的!”

赫连洪自觉胜券在握,阴恻恻地怪笑道:“老子已经判明,这些土八路统共算起来也过不去二三十个人,还不到咱们的个零头,打起来还有他们的戏唱?这一回该着老子抖抖威风了!”

不等乔象福接口,他又吩咐道:“快,你带着原班人马赶快去村南牵马,送战马去接应崔副官;让瞿金河带着其余的人马来我这儿听令!”

“好嘞!”乔象福答应着,又跳起脚来振臂呼道:“弟兄们,跟我去牵马的喽!”

“走呀,快走!”随着他的一声呼喊,几十个伪军吵嚷着,一窝蜂似地向着村南的场院裹胁而去。


在村子南面,瞿金河指挥着手下的伪军一直像傻老婆等汉子一样固守着既定的包围圈,听着村子里面扰攘成一片,谨遵着赫连洪的号令不越雷池一步。

他向来就是个避刀畏箭的滑溜鬼,若是赫连洪要他冲锋陷阵,他定会大大地犹豫一番;而赫连洪所下达的守株待兔的命令,正是可着他的屁股窜小草,他哪儿会有不乐意的!所以,在未接到新的命令之前,他是不想挪动一步的!

一见到乔象福带着人马去而复返,瞿金河大喜,以为是已经结束了战斗,当头便问道:“怎么样了?土八路都给逮住了么?”

“逮住个屁呀!都他娘的给跑了!”乔象福骂骂咧咧地应道,“快,快去给赫连长送马去吧!麻利点,不要三脚都踹不出个屁来,赫连长等着用马呢!”

“就那么几个土八路,一百几十号人都拢不住,那土八路也太神了吧!”瞿金河似有些不大相信,他一边指挥着伪军士兵分头解缰绳牵马,又一边嘟嘟囔囔地叨咕着。

“什么几个?你他娘地是打着磕巴去数的吧!有好几十个呢,现在正在村子北面跟咱们的人马搅成了一锅粥,你知道什么!快,爽着点!”

“你这是瞎催赶什么呀?我还不知道要快,就是急着吃奶,也得等人解开怀不是!”瞿金河继续嘟囔着,现出一副不耐烦的神态。对于这位半路上光着身子插进骑兵连来的乔连副,他向来是不大感冒的。

看着乔象福及其手下的伪军士兵驱赶着一百多匹战马匆匆离去,瞿金河也招呼着手下的士兵轰着余下的上百匹战马向着薛官庄的东北方向急奔而去。


瞿金河带着手下的伪军一将战马送到阵前,赫连洪的大嘴就裂了开来,当即向手下的伪军士兵招呼道:“弟兄们,都给我上马!”

他一翻身跳上自己的青鬃马,拨着马头左右晃了两晃,用鞭梢向前一指,大叫道:“弟兄们,把队形散开,先把逃跑的土八路给我圈住了再说!”说着,把马鞭向着马屁股一抽率先冲了上去。

在赫连洪的指挥下,上百匹战马撒开四蹄,风驰电掣般向着曹金海、索勇等十几个战士围堵了上来。瞿金河这时一见战场上已经形成了一面倒的形势,也趁火打劫地来了精神,一抖马缰跟着冲了下来。


其时,曹金海、索勇等十多个战士冲出村子不过三五里地,他们原本是想在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去以后再折而向东,与许耀亭等人相互呼应着、前去与计划前来接应的大部队会合的。可是,由于敌人的骑兵骤至,已经全然没有了这样的机会,只好边打边撤,一路继续向着东北方向冲了下来。

从打敌我双方开始交火,战斗已经持续进行了一个多钟头的时间,随着夜空里星移斗转,东方已经现出了鱼肚白,深沉的夜幕在渐渐地隐退,曙光开始越来越明亮地撒向人间,太阳快要出来了!

透过越来越明的天光,曹金海远远地望着越围越紧的伪军骑兵,又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索勇及其十多个战士,脸色越来越凝重,禁不住掠过一丝苦笑,心道:“他奶奶的纂的,这一回算是让这些狗日的给咬上了!”

他领头在蜿蜒曲折的交通沟里走着,心里七上八下地打起了扑通:“面对着这么多敌人的骑兵,他怎样才能带领大家冲出险地呢?”

索勇气也看出了形势的严峻,追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催促道:“现在情况这样紧急,咱们得赶快想辙了,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要是下手下晚了,就不好向外突围了!”

其他几个战士见到包围上的伪军骑兵越聚越多,心中也有些胆寒,纷纷催促道:“对,对!要是突围的话还是要抓紧些好!”

曹金海的心头一动,停下了脚步,大喘了一会儿,拧着眉头说道:“你们听我来说,咱们要想突围的话,大家都得要攒足了劲儿才好向外冲!另外,今天要想死里求生,光靠咱们的两条腿是不成的!”

说着,他抬手向着东北方向一指:“前面再有四五里地就是大郭庄,大郭庄村西有一片枣树林,只要冲进了那片枣树林,敌人的骑兵就派不上用场了,咱们也就有了与敌人周旋的余地了!”

“可是,咱们要仅仅凭着自己的两条腿去跑是跑不赢的!”曹金海的眉宇间锁着浓重的愁云,“咱们就是打一个冲锋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也得让敌人的骑兵给追杀在半路上!”

“那你说该怎么办?”一个战士急迫地追问道。

“夺马!”曹金海这时的心意已决,斩钉截铁地回答。

“夺马?”索勇听得心头一跳。随即赞同道:“不出奇招,难得奇效!看来咱们也只能是冒险拼死一搏了!”

他的心里特别清楚,在这种重兵包围的情况之下,要想夺马而逃绝非是一件容易得手的事情;不过,当是唯一绝地求生的出路了!所以他投了赞成票。

曹金海咬牙道:“咱们这一次再给他来个兵分两路,我带五个弟兄向西北冲杀,索勇带五个弟兄向东北冲杀,待到敌人一乱就抢马向外冲!”说着,又耳语着把作战要领交代了一遍。


“出击!”曹金海交代完毕,带着五个战士率先沿着交通沟向着西北方向冲了下去;随即,索勇一招手,也带着五个战士向着东北方向冲杀了下去。

这个时候,赫连洪指挥着百十来个伪军骑兵像转陀螺似地一直在转,将圆形的包围圈越缩越小,过不了多久就要发动合围进攻了。如果等到伪军骑兵发动起了全面进攻,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对于这个战场形势,曹金海看得格外真切,他见自己的一行人马已经隐蔽地接近到了西北方向的伪军骑兵,一声大叫:“投弹!”一扬手就把握在手里的手榴弹给甩了出去。

没有等到这第一颗手榴弹落地爆炸,从其身后又接连有十多颗手榴弹甩了出来。这些手榴弹并没有向当面的敌人甩去,而是甩向了左侧的伪军骑兵。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相继响起,在伪军的骑兵面前腾起了一片硝烟,把这些伪军骑兵吓得赶紧拢转马头向后退去。

趁着这短暂的骚乱,曹金海把手中的驳壳枪一招,六个人六条枪一起从没人深的交通沟里抢了出来,旋风般卷向了右首的伪军骑兵,举枪就射,转瞬之间便把当头的几个伪军骑兵给掀下了马来。

曹金海使得是一招声东击西之计,先向左侧甩出手榴弹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再向当面的敌人实施突袭,猝然之间就把伪军骑兵的包围圈给撕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两边的伪军骑兵虽然一直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却没有想到他们会突然间使出了这么一招,顿时乱了阵形。

曹金海等六人见到一击得手,更不怠慢,纷纷就近向伪军的战马抢去,抢上马背就向外冲。等两侧伪军骑兵回过神来,六个人都已经策马向外冲去。

可是,尽管他们的突袭行动迅捷,还是没有躲过伪军骑兵的追击扫射,没有冲出多远,就有两个落在后面的战士被一阵乱枪给打下了马来。

见到曹金海等战士已经在西北方向动起了手来,索勇等六人也如法炮制,在东北方向展开了突围行动。一阵混战过后,六个人全部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又一路向着大郭庄方向飞驰而去。


赫连洪见到在重兵围困之下又被曹金海等人透围而出,不禁勃然大怒,大声吼骂道:“真他娘的是一群废物点心,快,都给我快点追呀!”

他一边吼骂着,又举起驳壳枪啪啪地朝天连开数枪,大声命令道:“一个个都给我听好了,眼前就这么几个土八路,谁要是给我支不起裤裆来,畏缩不前,可不要怪我手中的驳壳枪六亲不认!”

一见到赫连洪发了怒,周围的伪军骑兵都吓得伸头咂舌,发过一声喊,纷纷策马追了上去。为了表现追得卖力气,一个个也不看目标到底在那里,便乒乒乓乓地乱打起了枪来。

仗已然打到了这份儿上,就是神仙也无法瞻前顾后了,在身后密集的子弹追击下,曹金海和索勇等人只顾得打马向前,一直向着大郭庄的方向冲去。他们都在想着:“猖狂什么!等老子钻进枣林里去,再跟你们这些狗日的周旋!”

曹金海和索勇等人都是驭马的老手,一个个策马急奔,四五里地的路程顷刻之间便跑过了;一见到枣树林就在面前,十来个人纷纷飞下战马,头也不回地钻了进去。

可是,还没有等到大家缓过气儿来,追击上来的伪军骑兵便把枣树林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一行人又陷入了四面受敌的绝境!



——声东击西奔枣林,重设战阵待援军!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