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熔炉火最红 正文 七、拖不垮的连队,冻不死的兵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4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size][/URL] 寒凝大地,罡风呼号。故国幽燕的蟒蟒山河,进入了隆冬。 步兵第七九一团接到命令离开驻地,向着燕山山脉深处进发。师属其他各部队也在同一时间,从各个方向向着同一目标集结,举行全师大会操。 冬季野营拉练开始了。 会操过后,全师部队迅速撤离会场,各自返回昨晚的临时驻地。 就在七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


寒凝大地,罡风呼号。故国幽燕的蟒蟒山河,进入了隆冬。

步兵第七九一团接到命令离开驻地,向着燕山山脉深处进发。师属其他各部队也在同一时间,从各个方向向着同一目标集结,举行全师大会操。

冬季野营拉练开始了。

会操过后,全师部队迅速撤离会场,各自返回昨晚的临时驻地。

就在七连即将到达驻地村庄时,营部的通讯班长飞马赶来,递给赵大江一份师作训科下达的命令:命令你连就地野炊午餐;并按所附行军路线图,务必于本日十六时到达二十公里外的陡河水库水闸。

赵大江意识到:师里的选拔考核开始了。这考核命令是要求完成两个任务:一是野炊,二是进行二十公里的强行军。他抬手看看手表,时间已是正午十二点零六分。赵大江马上叫来胡璎日和炊事班长,告诉了他们师里的考核命令。他命令炊事班立即野炊造饭,必须在中午一点十五分给全连开饭。一点半钟连队将出发,开始强行军。

接着,赵大江集合全连,传达了师里的考核命令。接着,他进行了战前动员,要求全连同志抓紧时间休息,整理行装,搞一下排除大小便之类的“内务”,做好一切准备;尽管我们刚刚经过行军和长时间的会操站立,大家都很疲劳,但全连同志一定要发扬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保证按时和争取提前到达指定地点,坚决完成这次强行军考核任务!

中午一点十分,炊事班长向赵大江报告:“连长,炊事班提前完成任务,可以开饭了。”

赵大江看看,午饭是一锅大米饭,一锅点了盐、酱油和香油的热汤,再加一盆咸菜炒熟肉。赵大江道声“好!”对坐在地上休息的兵们下令:“开饭!全连吃饭时间十五分钟。”

全连弟兄们听了连长的命令,赶忙“呼啦”一下子起身,全部扑到饭锅前。大家争先恐后地去盛饭,乱嘈嘈地挤做了一团。

“做啥子,做啥子?都给我站起!”赵大江一见就火了,大声喝止。“抢啥子抢,还怕吃不上饭?全连党员、班长,给老子滚出来!同群众抢饭吃,你们好意思?不要脸!”

全连的兵都给骂住了,谁也不敢再盛饭。一些人红了脸,羞愧地退出人群。

赵大江这才缓了口气下令:“从一班开始,一个班一个班地挨着来。动作要快!”又对那些退到后面的道:“你们去先喝汤嘛。”弟兄们这才开始又忙忙动作起来。

这当兵的野外紧急情况下的用餐,也是有门道儿的。手边没有碗筷,就要用漱口的军用茶缸和牙刷代替。盛第一次饭时热得烫嘴,要先盛半茶缸吃着;吃完再去盛满一茶缸的饭菜。这样既便是下达了出发令,也可以端了边走边吃。连队的兵们都经过了去年的拉练,懂得这个道理。待十五分钟吃饭时间结束,全连的弟兄们都盛过了第二次饭。行军锅里也刮得干干净净了。饶是如此,弟兄们也只是吃了个半饱。

炊事班提前收拾好炊事用具;此时将行军锅扣在小车上,推起抢先上路了。赵大江一边命令连队集合,一边关心地问要跟上炊事班走的胡璎日:“你们炊事班的吃了么?”

胡璎日道:“没哩。连长你放心吧。俺们带着有冷馍,路上边走边啃。”

赵大江望着他跑去的背景,心里感动又感叹:这些同志啊!人其实是无论人品咋样,只要把工作和自己的责任放在第一位,必定会表现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情操!

开始强行军后,七连的兵们心气儿很盛,个个精神抖擞。连队像支射出的箭样“嗖嗖嗖”地往前窜。这也得益于午饭只吃了个半饱的缘故。俗话说:饱困饿乏。人在吃得饱饱的之后,都会有一阵子懒洋洋的感觉;没吃饱反倒精神头足。

赶过一段路,不少人心中暗暗叫苦,理解了赵大江提醒:搞一下“内务”之类的用意。

当时部队配发的内裤,是那种到大腿根的短裤。这种内裤平时穿还行,可一到走长路就会往中间缩。尤其洗过几水,布质薄软后,会在长途行军中缩卷成一条布绳,紧紧勒进屁股沟里,磨得十分难受。所以行军拉练,大家都会在起床时就提前换上长衬裤。今天会操都没作此准备,没想到骤然来了个强行军。赵大江提醒时谁也没想到这一层,只顾了坐在地上多歇会儿。到此时大步流星地飞奔起来,这短裤可就给弟兄们多添了一份罪受。

行军出发地是燕山山脉的边缘地带,前进的方向直指大山深处。走不多久,队伍就踏上了一路上坡的山道,沿着那种赶牲口走的土路,盘盘绕绕地钻进了崇山峻岭之中。

大跨步走在队前领队的,依然是连长赵大江。赵大江这四川娃子的秉性里,天然有股子蛮劲,做啥子都一定非要搞逑成事情不可!赵大江心中的目标经过自我加码——一定要提前到达才算完成任务。所以他从一开始就脚下发了狠劲,闷着头撩开大步、加快频率地疾走。领队的这样走路,走在队尾的人就惨了,必须要不时地小跑才跟得上队伍。

燕山山脉山峰相连,层峦叠嶂,望不到尽头。这一脉山区土壤贫瘠,地上只有层像是落尘土积下的薄薄地表土,其余便全是花岗岩石。去年拉练时,部队专程去拜访过当时全国闻名的“农业学大寨”先进典型——沙石峪村。它的感人事迹是在石窝窝里栽果树、种庄稼;所谓“万里千担一亩田,青古板上创高产”。所有到那参观的人,都要给带去一份礼物——从山脚下背一兜土上去。可见土在这地方的金贵。此时弟兄们脚下的山路,看着像是黄土路面,其实多数路段只相当于在石板块上敷了层土,相当坎坷。在这样的路上行进要十分留意,一不小心就会被凸起的石块崴了脚。

一阵凛冽的朔风过后,天空中堆积起乌浓的云层,遮得万物黝暗。几声闷雷滚过,空中“噗喇喇”劈头盖脸降下暴雪。暴雪借助山间横扫的风力,打得人睁不开眼,脸上像针扎般刺疼。不一刻,暴雪便将山野变出一个白皑皑的世界。弟兄们脚下的麻烦随之而来。

暴雪下得太急,不待与路上的浮土搅拌,便被前边人行走的脚步踩成了雪板。后面的人踩上去,就像脚下抹了油,少不得一步一滑地吃劲。队伍里开始不时有人滑倒,也开始有人在滑倒后脚步一拐一拐的。但全连的弟兄们没有人吭声,都咬紧牙关坚持不掉队。

这样走了近一个小时。暴雪倒是减弱成了大雪,但人的疲劳程度也达到了第一极限。队伍里摔倒的人越来越多,队尾小跑着追赶的人数不住向前发展。弟兄们真有些吃不消了。刚刚大家体内的水份化作汗水,已经淌得湿透了棉衣,连背后的背包上也溻湿了一片。此时体内水份流干,脸上再挤出来的尽是一抹一把的细盐粒。口中的唾涎变得又稠又粘,嗓子眼都被粘得打不开了。军用水壶里的水早就喝干,所幸可以匆匆抓把路边的白雪救急。然而空荡荡的腹中激了冰雪,周身就冰得直打哆嗦。鼻子的呼吸功能在此时完全不敷使用,人人都在大张着口喘气,靠肺“拉风箱”补充氧气。队伍首尾的长度眼见越拉越大。后面的人尽管拼命追赶,可前面的队列就像台无情的永动机,怎么追也是个永远赶不上、跟不住。于是就有人在连摔了几跤,爬起咬牙赶路中,一路走、一路绝望地抹开了眼泪。

走在队伍中间的徐小斌情况还好。他是个有生理特长的人——脚背长得高。脚背高的人最适合走长路。所以他行军拉练,脚上从来没有打过水泡。此时他见弟兄们都累出这副惨样儿,心中又生自以为是而起了不满:按行军条例规定,强行军也要每行进一小时,休息十至十五分钟嘛!哼,连长今天又犯了牛脖子。不行,我得为民请命,给弟兄们争回休息的权力。想着,他脚下加大了步幅,一点点地赶到队列前头。

“连长,都走了一个多小时,应该休息一下吧?”徐小斌边走边小声提醒赵大江。

赵大江对他的话不予理睬,顾自疾行。

“连长,弟兄们都累惨了呀!应该休息一下了。”

“不行!”赵大江横了徐小斌一眼。

“连长,按规定,强行军途中是应该......。”

“你少讲怪话!”赵大江来了蛮劲,喝斥徐小斌道:“我讲不行,就是不行!”

徐小斌只得退到一边跟着走,撅了嘴小声嘟囔:他妈臭军阀作风,蛮不讲理!心里又暗恨:一将成功万骨枯!当个屁大的官儿,就拿弟兄们不当人。

赵大江同志自己也是人,岂有不知累的道理?他作这决定是有理论依据的。一般人在高强度运动中,都会经历一个疲劳极限的坎儿。过了这个坎,也就是当人的口中再生出津水口液时,反倒不再感觉那么疲劳,会重生出保持机械动作的耐力;而这个坎儿出现,往往在行军一小时前后。所以要休息也要等到再次出现疲劳极限。对于任何男人而言,到那时才是真的再也扛不下去,必须要休息一下了。何况从行军路线图上看,二十公里的路程刚刚走了将近一半,他当连长的心里能不急么?

心里急归急,赵大江倒也不是个不顾客观实际的人。他骂过徐小斌转念,跨出队列站在路边看了。见弟兄们果然是意志消沉,人人都哭丧出一副苦瓜脸儿,亦哀亦怨地拖着脚步。看来唯有发挥精神力量的功效,才能激发起士气来提供保证了。

赵大江跳上路边一块石头,振臂发出激情呼喊:“好——大的——雪——哟!”

这一嗓门儿怪异呐喊,唤回了大家的意识。弟兄们都扭头困惑地看他,不知所谓。

“同志们!我们这是在做啥子嘛,不是在奔丧吧?”赵大江笑着大声发问。队列中的弟兄们见问,都咧咧嘴,强挤出些苦涩的笑意。

赵大江跳下石头,继续大步走着喊道:“不是奔丧就好!强行军嘛,垂头丧气也是走,精神抖擞也是走!当兵,就要当出个生龙活虎的样子出来。都给我拿出点子革命军人的气慨!哎!四班长,你来给大家出点啥子节目;唱个歌也好嘛!”

肖书田见连长单点自己的将,当即心领神会。他略想了一下,放开嗓音大声道:“好啊!我给大家念段毛主度的诗词吧。”

肖书田清了清嗓子,边走边大声朗诵道:

“漫天皆白,

雪里行军情更迫。

头上高山,

风卷红旗过大关......!”

“好!”赵大江大声打断:“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四班长,就是这首诗词!你来一句一句地教,要把大家都教会、背熟!同志们,大家一起,大声跟起喊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