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14血战,深渊炼狱中的八一41

云霄孤舟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URL]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14血战,深渊炼狱中的八一41 张霄舟誓死一战的最后结语,宁雪一步不退的始终坚定,让圣乌尔苏格终于明白了,竟然是这样…… “呵呵,原来如此。够了,你走吧……” 四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14血战,深渊炼狱中的八一41


张霄舟誓死一战的最后结语,宁雪一步不退的始终坚定,让圣乌尔苏格终于明白,竟然是这样……

“呵呵,原来如此。够了,你走吧……”

四周一片沉寂,在场人都能听见圣乌尔苏格眉宇松弛间的意外轻笑。将刚配装的夜视瞄准镜中风向十字从他眉心移出,另一个人同时松开了指尖已被汗水沾染的金属扳机,隐蔽在不远处的库德里亚什清楚目睹了一切,或许圣乌尔苏格稍微再晚一点作出这个峰回路转的决定,自己就必须不顾暴露真实身份的危险,向他射出那也不知是否管用的子弹了……

同样长舒口气,身旁罗尔菲斯赶紧按下库德里亚什手中端握许久的“AN2012Final”:“听见没?Sanulzug都说放那个中国小子走,你就别执着啦!”其实她并不知道,库德里亚什瞄具中身影,并不是口中那个制造会议室血案的“杀手”,恰恰相反,正是一路亡命死追、誓要将那个“杀手”彻底粉碎但现在却不知为何又突然改变主意的圣乌尔苏格!

罗尔菲斯顾不得其中缘由,急忙跳出掩护,快步冲向还没有反应过来、依旧在霄舟和圣乌尔苏格之间保持着拦阻姿势的宁雪,库德里亚什见事情发生意料之外的转机,随即收枪跟上。

心神完全集中于眼前生死对决的霄舟和圣乌尔苏格,完全没有留意到,在自己血战正酣时,周边有人悄然到来并一直潜伏观望着事态发展,见罗尔菲斯黑暗中的突然现身,都不由一惊。不过,让霄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面前这个突破重重阻碍、不死不休追击自己几英里的恐怖作战机器,怎会如此轻描淡写的决定罢战,而且还放行自己?看他言毕杀气顿收、转而轻松的身姿,以及冷酷血脸上莫名浮现出的奇妙笑意,应该不是在故弄玄虚、欲擒故纵只为放松对手警惕。

圣乌尔苏格调整着自己居然也会因先前紧张而稍显混乱的呼吸,一眼便洞穿霄舟所想,知道他现在必然心疑。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如若继续酷战下去,虽然他已受伤不轻,但自己右手的“宙斯盾”手套已毁,面对那无坚不摧的光束剑,只能用左手勉强再招架一击的情况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在这个时候,自己突然不愿再战,总要给出一个让他信服的真实理由。“中国小子,不管你信不信,我此行的目的,只为带回Snow,保证她平安无事。”但凡提及宁雪,圣乌尔苏格言语就不再冰冷,“因为她,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女神’!至于‘E联德旅’和其它国家的军事部门,他们是否要置所有潜入者于死地,统统与我无关。”

“是这样么?那看来我们的战斗,还没有完结!我可没有答应,要把Snow交给你……”霄舟横在自己和宁雪身前的“八一41”,本已渐渐放下,可听完圣乌尔苏格所谓的休战理由,又缓缓抬起……笑话!连自己心爱的人,也需由别人保护,自己还有什么颜面苟且偷生?!不如就此血战到底,一决雌雄,死活天命!

赶到宁雪身旁嘘寒问暖的罗尔菲斯,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状况,见霄舟手中剑柄握捏愈紧,话里话外火气更重,心想这小子肯定是听圣乌尔苏格莫名其妙的说后,吃醋了。自己只能急忙找话稳住他,以免好不容易有所平息的事态又变得难以收拾:“Moon!你脑袋是石头做的啊?怎么这么顽固!这时候还有心情和时间为了儿女私情斗个你死我活?Snow的心在谁身上,你又不是看不出来!还不快走?你要是死在这里,伤心的是谁你知道吗?!”

罗尔菲斯实在是憋忍不住,对丝毫没有考虑、顾及别人感受的霄舟这一番呵斥,圣乌尔苏格如看好戏,因为事情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小子,你和我都是同一类人。为了心中的‘女神’而战,不避不退,败也无畏;我们也只为心中的‘女神’而战,不死不休,死亦不屈!可是,你误会了……我,是Snow的亲人,而且是有着血缘关系的至亲!所以,既然她是那么重视你,我便不再追究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只要她,开心就好……”

“什么?!”罗尔菲斯闻言不敢相信间转头惊呼,目视圣乌尔苏格的眼神和众人同样呆愕。宁雪听后,更是不由深望面前这位鲜血凝固于满脸伤痕的缝隙中、因为担心她的安全就算遍体鳞伤也依然不弃不舍而追击至此的圣乌尔苏格,他,竟然是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至亲!?难怪……难怪在科罗斯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莫名感觉:他是那么熟悉、那么慈祥……不仅因为彼此都是贝尔法斯特“夜瞳”一族,更是由于向来死沉冰冷的他,对自己态度和别人尽皆不同,那温和的眼神、关切的言语,仿佛在那双与众不同的碧绿眼眸中,世界之大,却只有自己一人面容,能够映入并深刻脑海……

“呵呵,看来确实是我理解错了。”霄舟转颜一笑,相信自己察言观色的本事,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便可知晓对方内心真实所想,从圣乌尔苏格自在话语间的神情看来,他说的,不假……况且他和宁雪,同是传说中已经濒临绝迹的北爱尔兰“夜瞳”一族遗孤,彼此有血缘关系的可能性极大,“早知如此,何必空耗时间精力,拼得你死我活呢?”

霄舟安心按下了手中“八一41”光束剑:“枪弹无眼,我也不能再这么带着Snow去冒险突围,有你照顾她,我就放心了。不得不说,刚才那场决斗,很痛快!你是一个让人敬畏的对手。有机会,我们再较量较量?不过,希望到那时,大家点到为止,切磋技艺后,一起喝杯热茶……”

圣乌尔苏格回以同样是对此战心满意足的微笑,点点头。

宁雪见二人相互间都已没有了敌意,甚至还有些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身心也终于得到放松,噩梦惊醒般如释重负,不禁庆幸,事情居然会有个这么意想不到的结局。回神却见好姐妹肩上缠裹着厚厚纱布,上面触目惊心、还未干尽的血迹,让她顾不得去询问圣乌尔苏格的身世究竟和自己有什么渊源、赶紧扶罗尔菲斯就地坐下,焦急地问发生了什么事,还要不要紧?!宁雪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伤罗尔菲斯就火大,矛头直指刚从全身紧绷神经中舒缓过来的霄舟:“还不是这家伙走时干的好事?!”

霄舟一愣,心想该不会是“断崖”的“杰作”吧?天哪,谁叫你风风火火地乱冲啊……罗尔菲斯在耳边愤愤不平地念叨,霄舟避开宁雪是这样吗的眼神,打死不承认间,库德里亚什走来笑道:“Rolfes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不用担心。”

见库德里亚什悠然自在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居然还大摇大摆和德国女军官结伴同路而且称呼如此亲密?霄舟心中一句“What's the fuck!?”,诧讶眼神仿佛在说:怎么你也在这里!?库德里亚什回霄舟一个无语眼色:你才发现啊……

罗尔菲斯对一旁顿觉事情越发荒唐、已经完全没有在听她说话的霄舟抱怨完后,转身对库德里亚什的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放狠话竟也能带温柔:“虽然我想把某个‘月亮’现在就捶成‘月饼’!不过,看在Snow的情面上,把账留到以后再算吧。倒是你也别再为难他了,Rangelov上校那边,我去向他解释,好吗?”

库德里亚什笑容服帖:“呵呵,既然他是你朋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况且,连你们科隆‘圣GSG’的副指挥官都说了放人,我还能怎样呢?又不是他的对手。”

在罗尔菲斯“他才不是我朋友”的解释中,圣乌尔苏格已经认出眼前这位“E联俄师”的大尉军官,就是当天自己刺杀鲍里斯时在旁的那位俄军人员。看样子在鲍里斯死后,他已经接掌整个“δ”特战大队,成为了指挥官。倒是宁雪从库德里亚什对罗尔菲斯言听计从的态度中感觉到什么后,狡黠眼神直视罗尔菲斯,意思是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从实招来!向来不屑矫情掩饰的罗尔菲斯,她那直言不讳就如一道闷雷,轰然打落!震撼刺激了不只一个人:“现在,Kudrjasch,他是我男人。”

“Oh,my god!”霄舟颇感被“劈”、突然一阵痉挛,这句不经大脑的英语脱口而出,还好在反应过来不能张扬之后,可以借此一语双冠地咕哝:“Snow,你这姐妹什么眼神哪,居然会看上一个‘Lady boy’!害我差点又喷血了……”宁雪不知霄舟话中有话、意在别指,见其满脸“痛苦”表情,忙为其处理头上伤口,叫他别乱说话!霄舟一口一个“好痛”地掩饰着,心想罗尔菲斯肯定不知道库德里亚什其实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直暗中帮助自己的师姐RaiN,现在不能暴露她的身份,只能暂时委屈罗尔菲斯一厢痴情了……怎么会这样啊?师姐你也玩儿得太过火了吧!库德里亚什同样一脸莫可奈何的汗颜,直愣盯着霄舟,以眼杀人:还不是因为你!

罗尔菲斯一副无所谓要你管的神情,而库德里亚什则笑容可掬地走到霄舟身前:“好了,中国小子,废话少说。快走吧,别让我难做。”其实RaiN心里,恨不得把这个大嘴巴的MooN当场掐死!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借题发挥、含沙射影的对自己进行“人身攻击”?真不要命了啊!

没等霄舟被库德里亚什的“笑里藏刀”吓出毛病来,圣乌尔苏格也在一旁说道:“你的朋友还在等你,别迟疑了。就算‘圣GSG’和‘德尔塔’都有心放你们一条生路,不过……美国那些好战嗜杀的‘绿扁帽’,还有兰格洛夫手下那两个、我看也是不好惹的家伙,绝不会善罢甘休!顺便告诉你,被你们抓走的所谓‘泽尔’,只是一个替身,为了方便撤退,丢下他吧。如果你认为,我这么说是在帮他,杀掉也罢。”

“这个时候,我还有理由怀疑你说的话吗?”霄舟朝圣乌尔苏格信任一笑,“放心吧,我不想滥杀无辜,尤其是……敢作敢当的日耳曼人。我们会放了他的!”

宁雪见霄舟如此这般看待自己国家的同胞,心中对他的好感,不禁又多了几分。想到仓惶间相逢不久便要再次分离,下次再见遥遥无期……其实自己根本不介意,在枪林弹雨中陪他一沦落天涯,可是如果这么做,不但会成为他的负担,也会让苦心一片只为保护自己生命安全的圣乌尔苏格失望。记忆回流,重现第聂伯河那次意外的邂逅,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和他一同享受,那大自然的安宁。战争,无情摧毁了眼前的短暂幸福,留下依旧只有那不舍的情愫和不安的牵挂……

“答应我,你一定要平安的,回到中国。”宁雪不敢直视霄舟的容颜,在黑暗中冷蓝光影下,闪过一抹晚霞燃烧般的红晕,却被浸染成倩魅的一轮艳紫,“我……会去找你的……”

霄舟伸出双手,捧起宁雪娇美的脸庞,为她擦拭着渐近风干的泪痕,却在自己那黑色战术手套上,又留下了几粒她的温润泪花……这,或许就是真实,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道路,只能期待命运,一如自己期望的那般安排:“我答应你。不管归途多么艰险,我一定会,活下去!等着你,来中国……我所属部队,在成都军区。”

留念却不能,被感伤的思绪所淹没,兄弟和战友,还在火海中等着自己,和他们一起杀回去呢!霄舟说罢,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留下宁雪在原地、不住地点头……

圣乌尔苏格轻步走至宁雪身旁,陪她一同凝望霄舟斜拖身后的“八一41”光束剑、那如梦似幻的凄凉光芒照亮前方道路后又渐被周围笼罩的无尽黑暗所蚕食吞噬:“我相信,这个让人惊讶的中国小子,和他手中不屈的‘八一41’,一定可以——冲破这黑暗的深渊炼狱!”

这时,迷离的昏暗中,传来霄舟远去的低沉磁音:“今日各位的恩情,我记下了。有缘再会!”

罗尔菲斯闻言,释怀一笑,怀抱中听宁雪异常坚定地回答圣乌尔苏格:“我也相信。”

……

无视身体伤痛,再次拔腿狂奔,霄舟不愿沉迷在无休止的思恋之中。“八一41”撕扯着上帝孤光中自己虚幻的倒影,前方骤然现入视野的一队“绿扁帽”士兵,只听身后传来一串幽灵脚步,仓促射出的子弹被电磁防护网全数拦下,身影从旁掠过、风声带起血雾、那瞬时被蒸腾所发出的最后嘶鸣……五名美军士兵,还未丧失意识,便在蓝光狂舞间个个身首分离!头颅落下,看着断躯处焦黑的创面,眼前没有鲜红的血液,只有那顶为自己招来毫不留情之残忍斩杀的绿色贝雷帽。异常放大的双瞳,再也没机会合上……

借着黑暗放翻了障碍物前数名追兵,徐辰枫迅速转移着掩护点顺带退换弹夹,只见远方道道蓝光霹雳,在枪弹横飞中挂起血雨剑气般的一团“龙卷”,伴随撕心裂肺的声声惨叫,一支支黑色“Mmax”跌落在地,枪前战术手电未灭,主人却已魂断黄泉。“你们死后,见不到自己所尊敬的上帝,因为破碎灵魂,无法升入天堂!”抓扼着幸存士兵脖颈,霄舟将他生生提离地面再狠狠砸落,拦腰挥断两截!捡了他的枪,取弹夹带上,霄舟魔鬼般血染的身影,出现在辰枫面前。

“终于出鞘了……电磁防护效应,再加上光束剑,让你丫如愿以偿的当上了中世纪骑士。”辰枫装填好弹夹,不过,没自己什么事儿,荧绿血河漫地,活物已成碎尸。见只有霄舟一人回来,辰枫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也不多问,一心陪杀红眼的霄舟用另一种稍显人性的方式继续疯狂屠戮:“AN2012Final”和“Mmax”熟练地来回配合,两把墨笔黑枪在暗空中绘制出一张美丽的交叉射击网,尽情收罗着眼前四散奔逃的大小“鱼虾”;不时抛射出的一枚枚高爆榴弹,就像一记又一记战神铁拳,精准砸毁敌兵掩体,狠狠轰扯那些拖挂血火的残尸碎骨!考虑到是在地下建筑中执行护送任务,没想地形竟然如此宽阔,“绿扁帽”的士兵统统没有携带大口径重武器,在电磁防护网阻碍下,对眼前肆虐的两台“绞肉机”根本束手无策、没有一点办法!蚁聚后又逃散的不断循环往复中,只能放任辰枫和霄舟一马平川地杀到货运通道出口。听说不过是个替身,辰枫丢下昏睡不醒的所谓“泽尔”,原地撂倒最后几个不要命的美国士兵,却迟迟不见唐宗和宋祖到来,可他们的“武装蜻蜓”仍在,应该是还未突破敌军的围追堵截。“我们怎么办?是按照原定计划撤离,还是……”辰枫话音未落,嗜血轻狂后的霄舟已经改变先前主意、做下了自己还没道出的那个选择:“蝼蚁般脆弱的敌兵,也配逼你我撤退?我们,杀回去……找到唐宗和宋祖,然后,血洗整个上帝工厂!”辰枫淡定一笑,丫说话还是这么狂妄无边!不过……试试又何妨?反正自己还没玩够,“菜”被旁边这厮抢了大半,燃烧正旺的烈火战意,无处发泄可是要把人逼疯的:“那就不等翼轸和宗瀚了,我们先过把瘾。杀回去……血洗上帝工厂!”

在上帝工厂另一头扼守控制中心的唐宗,与数十倍于己的敌兵一番激战后,大出所料的毫发无伤,深感电磁防护网强悍之余,竟然和宋祖一样疯狂,用上了弹链机枪!顺手捡起一把M枪族机枪与宋祖交叉掩护,无论远近,一左一右,但凡射程之内,死物活物通通打成筛子!可怎么打也不见少的大量“绿扁帽”,不惜一切代价地缠攻,还是将二人死死焊在控制中心电网门前,进退不得。正踌躇间,美军数字化重火力的三辆“布莱德利”装甲车杀到,夜感视野中,“绿扁帽”们纷纷借着步兵战车机身作为掩护,组队向二人挺进,车身上那八联装“毒刺”飞弹的恐怖威胁,让唐宗和宋祖不得不暂避其锋、赶紧撤入控制中心的建筑内部,借着合金墙体躲避随之而来的狂轰滥炸……

“炸吧炸吧!我们不出去,你们进不来!随便折腾。”唐宗手动关闭了控制中心内、所有进出口的合金门,心想只要死守此地,就能为SuN和MooN争取撤离时间……反正建筑足够结实,而且敌兵也不敢玩命乱轰,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核聚变装置给打爆了,大家一起上西天!仗着玉石俱焚的决心,唐宗不时拉开合金门上探视小窗,观察外面烽火动静间,不忘向那些已经脱离机车掩护、正在大大咧咧朝控制中心阔步的“绿扁帽”射出几颗要命子弹。宋祖在二三楼各个窗间不定时交换隐蔽,看准目标后腾出身体、抬枪就是一阵乱扫!咬开粘附式手雷拉环状的保险销,在黑暗中精准抛落不远处一辆“布莱德利”装甲车的身后,欣赏完敌人燃火的肢体被炸飞后落地,宋祖满意地佝偻下身子,拆换弹鼓:“哈哈,父母养我三十年,想要爷的命?美国你TM拿三百个‘绿扁帽’来换!”

“绿扁帽”临时指挥官得到的命令是,要求在最短时间内攻下控制中心,以恢复上帝工厂内所有电力设施,就算付出再大伤亡,也绝不能让一个入侵者走脱!可是现在,虽然对手仅仅只有两个人,但依托着那人为黑暗的“天时”和要塞般坚固的“地利”,竟让自己百多号人在他们的电磁屏障前碌碌无为甚至还遭受到不小损失!先前的惨痛经历,让“绿扁帽”的临时指挥不得不承认:众人都小看了那些有着高科技装备支持的武装潜入者。布雷迪上校及众多本国高官遇刺身亡,已经让自己难以向上头交代,要是再拿不下这兵力悬殊、应该说是优势一仗,美国军人的脸面,还往哪儿搁!?不能有所保留,必须投入全部战力!就算是动用大规模的破灭性武器,也要将面前这块硬骨头啃下并且嚼碎!

美国驻上帝工厂陆军的后续部队源源赶来,看样子是要对唐宗和宋祖据守的要地发动最后猛扑了……控制中心正前方外围约半英里处,一台被称为“以色列金蝎”的“MkMa-Thal(塔尔)”重型坦克赫然停下,百米开外横作一排以为前阵掩护的十辆“布莱德利”装甲车,与它庞大的身型相较,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火力配备更是鸟枪比炮。“MkMa-Thal”车身长10米,宽4.25米,高3.75米;通体225mm贫铀装甲,前后挡板和顶盖更是厚达400mm!总重量162吨,可根据地形分别上下移动的四履带设计,让它巨大的身躯,能够轻而易举地穿越各种障碍;其外型设计风格、电气推进及火控系统均采自“Chariot(查尔特)”战车系列中,以色列鼎鼎有名的“Merkava-6(梅卡瓦六代)”主战坦克,在此基础上,扩展车体容量和装甲厚度,内部增设一台美国TC公司生产的8冲程24缸风冷涡轮增压高冷柴油机,正副发动机同时运转可达3600马力,以便搭载大型设备及武器。其主武器,是在美国号称“陆战之王”的“Abrams(艾布拉姆斯)”M1A1主战坦克的基础上,削减弹药基数、扩大炮弹口径,专为该型号定制的两门德国莱茵公司“Rh180”式180mm滑膛炮,平行设置,可供分别及同时发射,或不间断装填出炮或加强打击爆破范围。两炮中间及塔顶沿袭了“M1A1”的传统,设置两挺“M240”式7.62mm并列机枪,尾部还加装了4门激光制导榴弹发射器。为纪念盟友以色列已经逝世的“梅卡瓦之父”-塔尔将军,美国特将此款两国联合研制的新型坦克命名为“MkMa-Thal”,因其火力生猛,综合性能出众,刚出现在战场上的试验型型号便已如摧枯拉朽,遇战罕逢敌手,被各国誉比为世界上毒性最强的蝎子——“以色列金蝎”!

当夜视镜片反映出这个庞然大物时,正在考虑下一步该如何行动的唐宗,瞳孔明显放大、双目渐渐睁圆:“我CAO……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上帝工厂?!”耳麦中传来楼上宋祖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惊呼:“那TM是什么!?”黑暗中的巨型机体,完全不忌讳暴露自己存在及具体位置,这辆没有喷涂任何伪装迷彩的金色“MkMa-Thal”,和生产制造它的国家一个脾气:相信自己身体足够坚硬,所以不惧任何威胁;相信自己拳头足够巨大,可以摧毁任何威胁!事实也是这样,控制中心二人呆看着它的进逼,听唐宗说出“‘以色列金蝎’、‘MkMa-Thal’……”后,宋祖找得不到合适回应,惊诧中只能沉默,静静痴望着这台或将把自己送上西天的大家伙,在两百米外嘎然停下,四周**的沙尘,随着两门巨大的炮管转动而转动,形成一卷缠绕机身的淡黄漩涡,而这个漩涡的豁口,正对控制中心前门!

“啧……”唐宗尚未从可怕的压力中回神,“以色列金蝎”已经挥舞尾刺,狠狠地扎向在它眼中明显脆弱的控制中心!十连发180mm口径炮弹,全部集中轰在一处,立时连门带墙、给它开了一个直径几米的大窟窿!仿佛经历一场8级地震后,还没来得及挣扎搬开落压在身上的合金碎块,只听低沉昏暗的硝烟空中发出一声嘶鸣,一枚25mm口径高压榴弹径直射向已经暴露在残缺门前的唐宗!连同身体上合金块及电磁防护效应网、被一同粉碎的,还有自己齐腰以下的躯体……肢体断裂的巨大痛苦在几秒钟后姗姗来迟,鲜血喷溅的哀嚎中,唐宗听到耳麦里传来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冷酷声音:“再见了,我的兄弟……”

刚才击中自己的……是“XM109”!?最信任的兄弟,最残忍的背叛,让唐宗此刻心中的痛苦更甚于身体千倍!咬碎的牙齿掺和着鲜血一并流出,口中最后吐出那个自己临死也不愿相信是他的名字:“汉武……”没有了电磁效应网的保护,唐宗渐渐垂下的头颅,被汉武紧跟而来的第二发大口径狙击子弹瞬间轰飞!

在耳麦中得知一切的宋祖飞奔下楼,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兄弟唐宗,现在就只剩下两头残缺的琳琅身体,右手痉挛着,似乎仍在抠抓血泊中自己遗落的机枪……“为什么?!汉武!!!我们是兄弟啊!?”宋祖不顾暴露在隐蔽于远方的汉武瞄具中狂叫嘶吼,拖拽起唐宗遗体,颤抖双手仓惶的为明知已死的兄弟战友不断堵捂着身体巨大破口处奔腾而出的满腔热血……

“是么?只有你这一根筋的粗鲁莽夫,才会傻到去相信战争中有所谓‘兄弟’。”汉武夜感视线精准锁定了远方送上门来的躯体,手中“XM109”高压榴弹发射器可以轻易摧毁电磁效应网,而俄制“V-34”14.5mm口径无后坐力狙击步枪,足够让即将失去最后防护、成为一只待宰羔羊的宋祖——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你就下去陪他吧。”

“Say ‘good bye’,my ‘brother’...”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