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雁萍踪 外传 家国恩仇 99 邪恶忠奸

张继前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URL] 鲍天昭指桑骂槐即兴发挥的长篇演说显然已把在坐的其中一人当场激怒,那就是原兹原味土生土长的农协主度尤天福;他站在会场一角以不阴不阳不冷不热的语气说:“有劳鲍天招队长对我们这片土地以及此处的物产寄予的关爱日思夜想魂牵梦萦,深感遗憾的是这里的人心耳目不懂天时地利政通人和邪恶忠奸是非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


鲍天昭指桑骂槐即兴发挥的长篇演说显然已把在坐的其中一人当场激怒,那就是原兹原味土生土长的农协主度尤天福;他站在会场一角以不阴不阳不冷不热的语气说:“有劳鲍天招队长对我们这片土地以及此处的物产寄予的关爱日思夜想魂牵梦萦,深感遗憾的是这里的人心耳目不懂天时地利政通人和邪恶忠奸是非好歹;因为我们烟火百姓只是牛马猪羊耕夫奴仆,哪比你们海河明珠宇宙栋梁。”

土改工作队副队长乔德迈用坚硬的手指将身边的桌沿有板有眼有声有色的敲响:“尤天福同志,请你说话谨慎小心留意分寸,请你明白形势大好天下清平但祸从口出引火烧身,请你明白你的身份不同你的处境祸福与共。”

尤天福说:“我当然明白我的处境是草海屠场买卖市场,我说过我的身份是牛马猪羊耕夫奴仆。”

乔德迈的面部表情游移在痛楚愉悦幸灾乐祸之间:“也许,我还知道你的身份是油锅上的蚂蚁是围烛放屁的飞蛾是方圆畸形驱逐阳光的雪球。”

鲍天招的眉头眼角却是一派和风细雨拂柳成荫的景观:“佩服佩服,尤天福同志不愧为敢怒敢言敢做敢当的男子汉;尤天福同志,你是这里群众基础工作能力德才兼备、斗争经验为人品格智勇双全的共产党员,我以同志之间的身份衷心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开诚布公的谈谈我们如何展开新的斗争大局面。

”尤天福淡淡一笑说:“快刀乱麻速斩速决,纵观三黄五帝到如今的世事变迁,风卷残云般的历史画卷、人头铺路白骨搭桥血浆祭旗无一例外;你们既然手握替天行道的上方宝剑,那就该斩的斩、该杀的杀、该囚的囚、该搞的搞、该没收的没收、该私舍的私舍、该废弃的废弃、该拿走的拿走;蒋家王朝的几百万军队都消灭了,何必在乎几个地主恶霸。”

鲍天招的头摇动着意味悠长的微笑:“可是症结的痛楚在于实质的事情要那样做、而表面的言语不能这样说,这是上级下达的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特别指示你知道吗尤天福同志?这叫做捧碗清水当酒喝、平常事情特别做,所以我们务必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人民群众站出来严词揭露目血泪控诉刁寒标一家的滔天罪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利用劳苦大众的手兴师有名、顺理成章的把刁寒标一家送上灰飞烟灭的断头台,你懂吗尤天福同志?”

尤天福说:“这种唆奴作窃贼喊捉贼的花花肚肠我哪会不知,可时至今日至少没有一男半女愿意出面合作揭发和指控,其中原因是那些坐享故土气息的贫民百姓四肢瘦弱头脑复杂,他们一是不愿得罪有主雇之情的富豪、二是害怕蒋家王朝的残余势力行凶报复。”

鲍天招皮笑肉不笑的眼珠一转:“那就由你上台揭发控诉吧、尤天福同志,因为你既是党员又是农协主度,所以应该起到先锋模范的带头作用。”

尤天福刚吻凳脸的屁股反弹而起:“这不是强人所难逼良为娼吗,那刁寒标是何许人我尤天福又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我告诉你鲍天招,刁寒标是一身清廉德高望重的乡绅,是污浊不染恶习无沾、权贵不惧贫贱无欺的父老;我尤天福不是捧红踏黑趋荫俯势的小人,不是鄙颜倔膝啊谀谗媚、出卖灵魂狐假虎威的败类。”

法庭审叛长林晗晶花容失色拍案而起:“尤天福!你千万不要忘记我党我军对你的精心培养殷切期望,你今天的盲目表现纯属强词夺理一派胡言。我们伟大光荣的共产党向普天之下穷苦人民鞠躬尽瘁三令五申的表明我们的党是人民的党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而不是恶棍军阀封建官僚,因此、我党我军推行的解放事业与层出不穷屡见不鲜的朝代变革相比要标新立异、独具匠心;我们发动人民依靠群众斗地主求解放的匠心策略是纵火烧山借水养鱼,其深谋远虑高瞻远瞩的目的、是要劳苦大众由衷体会翻身作主的甜密生活来之不易,更让顽固透顶企图复僻的敌对势力极目远眺无产阶级共产主义的铁打江山已经万众归心巍然不动、万寿无疆永垂不朽;尤天福,你今天的嚣张气焰已彻底暴露了为虎作猖的险恶用心,我党我军本着教育为主、宽厚待人的博大胸襟希望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现在,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望你主动采取积极拥共的态度与你的乡土情怀一刀两断彻底决裂,以大义灭亲反目成仇的革命行动冲破刁寒标一家的那种恩布乡里、德昭四方的反动保垒。”

尤天福的目光与林晗晶碰了个隔河望水的照面,他说:“对不起,我一身奴才之躯虽然不怕风吹日晒寒霜刺骨,但无法承受捂着嘴脸砍断手足的那种撕心裂肺、肝胆失血的痛楚;道不合不相为谋,告辞。”

“反动透顶不识抬举。”林晗晶的拍案声像拂扫灰尘一般有气无力,“乔德迈同志,你马上选用多点少笔的文字将尤天福的某种言行遣词造句送交上级,一经批复就拿尤天福作为黄鼠狼去给半夜不叫的鸡们拜年。”

乔德迈说:“庭长可以放心,身受党多年以来对我的精心培养,你说的那种文字我早已得心应手。”

“天下没有不吃马蚁的鸡,星光闪烁月色清凉的三更半夜也绝对没有不叫的鸡。”鲍天招把送走尤天福的目光转移到林晗晶的脸上,“跟有些极不精通拜年而又勾引鸡来拜年的黄鼠狼相比,尤天福这只软硬不吃的狐狸并没有伪装本性潜伏的狡滑;因此原形已露的狐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上无毛而又有持无恐的鸡;我坚决反对用射击狐狸的枪声去惊动等鸡拜年的黄鼠狼。”

乔德迈将极尽恭唯的滔滔笑浪波击在左右逢缘的脸上:“对呀庭长,难得鲍天招同志一语惊醒睡梦人,我差点儿把身手不露、成竹在胸的天招同志给冷落了,天招同志多点少笔的舞文功夫简直是锦上添花描龙点睛、无所不绝;庭长,这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绝妙文章我看就由天昭同志略施小计吧?”

林晗晶眉头一动:“诸如此类的文章无论谁来着墨都离不了多点少笔的独特文字,锦上添花的内容就是刁寒标的狐狸尾巴;天招同志,上级对我们的工作催促得紧锣密鼓,你确实应该把你雷声雨点的功夫显两手让我一饱眼福。”

鲍天招摸着马脸上的下巴说:“等一等吧,让我再往尤天福同志的身上加把劲。”

乔德迈说:“天招同志你何必要在水牛的脖上骑,除却巫山未必不是云,我想到有个人似乎可以突破刁寒标。”

“谁?”

乔德迈说:“偏北小院的雇农尤武,他父亲尤贵是饥寒交迫苦大仇深的刁府长工。”

林晗晶纤腰一直高声喊道:“宣尤武进见。”

那种年代产生的雇农尤武衣冠简朴精力旺盛,他迈着轻松自信的步子走进刁姓巢穴的办公大堂。众目睽睽之下,雇农尤武站在公堂的中央齐眉对着林晗晶那双虎视全局的目光神清气朗的说:“我可以当众撕下刁寒标那张你们认为不是伪善的人皮,不过。在我背上父老乡亲人伦道义的千古骂名之前有个不情之请,当然、是志在必得的条件。”

鲍天招大喜过望:“什么条件。你该不会利欲熏心贪婪透顶的说、你要进中南海或紫禁城去做内务大臣吧?”

雇农尤武像鹤群寻偶的公鸡气宇轩昂言惊四座:“企图把中南海迁移到华盛顿那是你们的美梦,与我安分守纪的尤武无关;我只要那个被你们土改法庭囚禁的绝色美女嫁我为妻,那个绝色美女就是众所周知义抱难婴的反动分子虞鳗鲡。”

在钥匙与锁的拧动声过后,刁宅侍女虞鳗鲡像枯木逢春似的走出了被人用来作为囚笼的那间刁氏柴房,在鲜红明媚、旺盛灼目的阳光下、以拥抱自然的目光纯属意外地迎接了她的首任丈夫尤武。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照在尤武的脸上,将一身摘去帽微领章的绿色军装的尤武衬托得背大腰圆雄姿挺、拔精力充沛意气风发。

土改工作队长鲍天招站在雇农尤武身后口头宣读了令人惊奇的《特敕令》:“虞鳗鲡,土改工作委员会本着执法联系实际的原则对你的历史背景现实状况作了细致认真、周密如微的调查核实,并对你的问题作出了英明公证大快人心的处理;处理原则是对认敌为友弃明投暗、图报私恩抚养敌孩的虞鳗鲡以教育为主宽大释放,释放的前提是服从党的领导认真自觉、无怨无悔地接受贫下中农、革命群众的劳动监督批评教育,争取做一名痛恨敌人、热爱国家的合法新鲜公民;争取做新鲜公民的条件是、刁家的女孩不许姓刁,你必须服从政府的裁决于本年本月本日本时,答应嫁给受尽压迫苦大仇深的革命兄弟、贫寒雇农尤武同志为妻,你务必遵照尤武同志对你的严肃指导任意摆布;党和人民给你的唯一出路是、脱胎换骨再次做人,这是革命军人劳苦大众发扬共产主义人道风格,给你重获自由母女重聚的最后机会,希望你头脑清醒痛改前非、倍加珍惜切莫错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