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英德稀土矿非法盗采严重续:7名官员被查处

呼啸的斯图卡 收藏 0 203
导读:深圳新闻网12月23日讯 10月14日,南方日报刊登《一山藏5矿英德稀土盗采猖獗》的报道,对英德市东华镇鱼湾文南村的稀土矿非法开采行为进行了曝光。当日下午,省国土资源厅、清远市国土资源局及英德市立即联合开展了整治工作,成立了查处非法开采稀土矿工作领导小组,重拳出击整治非法盗采稀土行为。   联合工作组、纪检部门派出专门工作组进驻东华镇,调查询问有关人员13人,追究党纪、政纪责任人7人,包括市直有关部门、东华镇政府和当地村委会干部,其中,东华镇林业派出所所长降职,东华镇国土所副所长行政记大过,东华镇党委

深圳新闻网12月23日讯 10月14日,南方日报刊登《一山藏5矿英德稀土盗采猖獗》的报道,对英德市东华镇鱼湾文南村的稀土矿非法开采行为进行了曝光。当日下午,省国土资源厅、清远市国土资源局及英德市立即联合开展了整治工作,成立了查处非法开采稀土矿工作领导小组,重拳出击整治非法盗采稀土行为。


联合工作组、纪检部门派出专门工作组进驻东华镇,调查询问有关人员13人,追究党纪、政纪责任人7人,包括市直有关部门、东华镇政府和当地村委会干部,其中,东华镇林业派出所所长降职,东华镇国土所副所长行政记大过,东华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被警告处分。


截至目前,5个非法开采稀土的矿点已经被彻底摧毁,犯罪嫌疑人胡某和廖某等人先后遭到刑拘。整治小组专门组织人员在非法采矿点种植了4万多棵桉树,修复被严重破坏的山体。



整治不给盗矿者翻身机会


“南方日报的报道真实客观,我们看到报道当天就采取了行动。”清远市国土资源局一位负责人介绍。清远国土资源局对非法开采稀土矿进行核查后确认,英德市东华镇鱼湾文南村委的心田村猴子栋、新老村上坡坑、东坝村上坡坑这3个矿点是以挖矿池、原地浸泡法盗采稀土矿。陂坑和排子村背夫两个矿点是正在进行盗采的准备工作。


南方日报报道刊发当晚7时,清远市国土资源局组织英德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调集3台钩机、3台拖车出动进驻鱼湾,并临时从各单位抽调80多名执法队员乘坐17台车,分成2个小组开展打击非法开采稀土矿专项整治行动。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也派出执法人员前往现场监督,要求全面清场,并给整治行动定下“四不留”的硬目标———不留机械设备,不留矿池和工艺池,不留从业人员,不留工棚。如此强硬整治手腕的目的就是———不给非法开采者翻身的机会。


经过整治后,5个非法采矿点、45个洗矿池、6台柴油发电机、17个工棚、2000米水管……现场的生产设施均被摧毁或收缴。


11月5日,专项整治组还联合市民爆公司,彻底炸毁原山泡矿窟窿,坚决不留一池、一管,可谓对非法采矿点进行了彻底摧毁。



复绿


4万棵桉树疗养山体鳞伤


盗采稀土矿给当地造成了重大影响,“洗矿废水所到之处鱼虾绝迹,农田绝收。”当地村民如此哭诉。环保局的调查报告显示,东华镇非法稀土采矿点采用的是“原矿—硫酸铵水浸析—碳铵沉淀—板框压滤—精矿”的简陋工艺。如此一来,稀土精矿的选取率不到40%。


该报告还称,虽然稀土元素对环境和人畜本身影响不大,但毫无保护的、野蛮的开采,给生态造成了明显的破坏,如严重破坏植被、产生水土流失隐患和存在一定环境污染等。幸运的是,这些被污染的水,水流量只有烟岭河水的几十分之一,在河水的稀释和降解作用下,烟岭河在监测中并未发现氨氮和铅这两种污染物超标。


环保局在评估后建议,控制非法采矿点的水土流失,并且在矿场土壤表面撒生石灰或石灰浆来降低土壤酸度。最为关键的是,要尽快实施植树复绿工作,控制沙源,才能确保生态稳定。


这一建议被专项整治组采纳,专项整治组在清远市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的组织下,已安排人员在被破坏的矿场上种植桉树约4万棵,对破坏的山体进行复绿。这些种植的树苗也经过了严格挑选,苗高要求在20厘米以上,以提高树苗抗旱、耐酸、成活的能力,确保树苗成活成林。



尴尬


法律真空多执法很被动


“整治非法盗采,执法很被动!”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对非法开采行为的约束力有限。


比如,国土资源执法缴获的矿产盗采设备没有扣留权,只能保存登记。截至目前,清远市国土资源局今年已经缴获挖土机超过300台。然而,英德市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因停放挖土机拖欠停车费10万余元,拖欠执法拖车费1万余元,却不能拍卖非法采矿设备。


再比如,根据执法规定,对于矿产盗采行为,要求第一次发责令整改通知告知,第二次才能采取强制措施。


“难以给盗采者定罪也是造成稀土盗采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主要是取证困难。”清远市国土资源局一位负责人介绍,根据规定,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在5万元以上,才能构成刑事犯罪。“盗采的矿产绝大部分进入黑市交易,核准破坏储量和取证交易很难,最终无法鉴定矿产破坏价值而导致很难定罪。”


广东省地质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业人士称,很少听到有人因为盗采而被判刑的。“国家对矿产资源保护立法很不完善,真空地带很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