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富不仁是当权不仁的幌子

lixiaolan 收藏 3 80
导读:锐观点]老百姓天然就认为,钱是可以买到特权的。假如权力不能套现,而只是服务民众,那么卖官鬻爵、原告被告通吃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因为权力自己的不检点,才会让钱有趁虚而入的机会。这种权力真如其所标榜的那样,钱和权之间自然会泾渭分明、壁垒森严。老百姓的仇富心理,其实并不是仇富,而是仇权。官员的权力系由公民授权,而这种权力却并不认真服务公民,当然在痛恨之列。 最近分别发生在杭州、长沙的两起著名车祸,据闻都是富家子弟撞了平头百姓,引来极大民愤。类似的撞人案之前也有很多,哈尔滨的宝马撞人案想必大家都记忆犹新。正是在

锐观点]老百姓天然就认为,钱是可以买到特权的。假如权力不能套现,而只是服务民众,那么卖官鬻爵、原告被告通吃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因为权力自己的不检点,才会让钱有趁虚而入的机会。这种权力真如其所标榜的那样,钱和权之间自然会泾渭分明、壁垒森严。老百姓的仇富心理,其实并不是仇富,而是仇权。官员的权力系由公民授权,而这种权力却并不认真服务公民,当然在痛恨之列。

最近分别发生在杭州、长沙的两起著名车祸,据闻都是富家子弟撞了平头百姓,引来极大民愤。类似的撞人案之前也有很多,哈尔滨的宝马撞人案想必大家都记忆犹新。正是在宝马撞人之后,许多人在街上都特别怵宝马,见到年轻女子开宝马的,必称其为二奶或者公子党。这样的说法多了以后,有人开始提出百姓的仇富问题。

一个健康发展的公民社会,社会成员致富的机会应该是基本均等的,上升通道也是畅通无碍的,个体努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个人前途,故而很难有仇富情绪出现。在咱们这儿,这种机会好像只有一部分人才有。比如公安局政委的女儿,就可以顶替别人的去上大学,硬生生断绝了别人的上升通道。新华社的一篇文章就此评论说,只要有权和钱,一切都能搞定。拿杭州撞人这事情来说,同样是20多岁的小伙子,一个站在斑马线上,一个坐在跑车里。撞了人还回家上网,难怪网友呼吁不要放过他,搞得警方压力极大,特别表态说会秉公办理,好像以前有过疏漏一般。肇事者的朋友也被传为是杭州市委某部部长之子,杭州市政府也做了澄清。从民众的惯性思维来看,只要发生这样的事情,肇事者不是衙内,就是少爷。

这种惯性思维,跟个体经验有关。杭州这个肇事者,去年已经有过200多公里的时速记录,假如交警认真些,驾照早就吊销了,要是普通百姓,恐怕还要交一笔罚款。从最简单的逻辑去想,此人绝非常人。也就是说,不管是权还是钱,总能让小鬼推磨。法律只是给老百姓制订的,有权及有钱者不在管束之列。

最近发生了好几起官员嫖宿幼女事件,一概轻判。海事局的党委书记,可以大言不惭地要把幼童收为干女儿。这样下去,不如恢复古代官妓制度,老百姓的女儿还能安全一些。当官员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件集中发生的时候,这个社会就有点病入膏肓的感觉。这两周以来的新闻就两句话:官员在嫖幼,富豪在撞人。网友痛恨的不是这些人的身份,而是他们拿权力来糟蹋百姓。

老百姓天然就认为,钱是可以买到特权的。假如权力不能套现,而只是服务民众,那么卖官鬻爵、原告被告通吃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因为权力自己的不检点,才会让钱有趁虚而入的机会。这种权力真如其所标榜的那样,钱和权之间自然会泾渭分明、壁垒森严。老百姓的仇富心理,其实并不是仇富,而是仇权。官员的权力系由公民授权,而这种权力却并不认真服务公民,当然在痛恨之列。

仇富这个问题该这样看,仇富仇的不是这些人的钱,而是背后的权钱交易。一些当权者贪图富豪的钱,给他们开了方便之门,他们也乐于用钱来换取特权。反过来说,很多靠自身努力白手起家的富豪,是没有原罪的,他们的子女就更没有了。一些与权力不搭界的富豪权益照样被损害。为富不仁这句话,说到底是当权不仁。

当年水泊梁山上,富豪可不少,卢俊义、柴进、花荣那都是地主出身,照样上了梁山,就是因为这些富人不想通过钱去获得特权。但是要做生意,非得给官员送钱不可。所以这类清高之人通常无法在官商勾结的环境中正常生存。所谓的逼良为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有一句名言流传很久了,据说是岳飞说的,“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天下太平。”如今看来,这两项恐怕都值得疑问一下。




大家不担心车祸,担心的是车祸背后那种见不得人的勾结,所以请报纸网站编辑们也不用再以“富家子弟”这样的噱头来争眼球。这样来想,中国的这些问题其实一点儿不复杂。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