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十一节 沈阳兵工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东塔西面的东三省兵工厂,这是一座占地1800亩,长达2.5公里,宽1公里的大型工厂。兵工厂管辖“八厂四处”以及学校、医院等20多个单位。这座兵工厂的规模,比当年许多小县城都要大得多。

花园式厂长区中,有一座建于20年代初的白色二层小楼和一座建于1927年的灰色小楼。这里是督办、厂长、厂卫队长和高级工程师的办公区。兵工厂督办曾经是杨宇霆,在张作霖死后,杨宇霆为张学良派遣他的卫兵所枪杀。现在住在白色小楼里的兵工厂督办名叫戴恩厚,此人乃是熙洽的亲信,他和熙洽一样也是满人,是满洲正白旗瓜尔佳氏。

兵工厂仍然在彻夜生产,仿佛外面的枪炮声和这里没有任何关系一样。此时兵工厂内的工人和厂卫队卫兵都还以为日本人只不过是正常演习,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嘈杂的机器声响彻不停,忙碌的搬运工把一块块国产和进口的钢材送到车间内。随后钢材被送上德国和日本进口的流水线上,变成步枪、机枪、迫击炮、子弹和炮弹走下生产线,搬运工们又把成品用小车推到仓库。

工厂专用铁路线上停着一列货车,不断有人把车上的钢材、木头和各种配件搬下车,又有人把经过校验的成品从仓库内运出,搬到火车车厢上。

从东塔街通向铁西区的街上,早已有大批日军布下了哨卡,阻挡任何中国人通向兵工厂。日本人只等多门师团的增援部队赶到,立即向兵工厂发起进攻。

天色已经蒙蒙亮,一条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晨雾弥漫的大街上。

哨卡上的两名日本人看到那条人影,其中一名日本兵喊了声:“快看,花姑娘!”

另外那名日本兵转头,只见迎面走过来的竟然是一名绝色美女!虽然素面朝天,却显得十分淡雅,清纯娇嫩的脸儿看起来又不失有几分诱人的妩媚。再看那身材,更是没话说的好,这美女个子高挑,身上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女子看起来好像腿有些瘸,手里还拄着一根用树枝做的拐杖。

“花姑娘!快过来!”两名日本兵以生硬的汉语大喊起来,还吹了一声口哨。

这些关东军士兵因为在中国呆的时间都比较久,大部分会几句简单的汉语。

却见这女孩径直两名日本兵跟前,以一口流利的日语喊得:“叫什么叫?你们不知道我是谁?”

猛然听到那女孩会说日语,再看那女孩气质不俗的样子,两名日本兵一时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居然呆呆立在哨卡前一时不知所措。

“花姑娘?”哨卡中的日军机枪手也探出头来欣赏这美女。一看到这女子,日军机枪手当即就愣在那里。他在心中发誓说,这保证是他到现在为止,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此前虽然也见过不少“花姑娘”,可是那些美女和眼前这女子一比,简直就如庸脂俗粉一般。

其中一名日本人反应过来,问了这女子一句:“姑娘,请问你是?”

邱思雨落落大方的以日语回答道:“本姑娘是黑龙会的成员!名叫秋田惠子。”

听说该女是黑龙会的成员,那几个日本兵都肃然起敬,再也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以此女的姿色,在黑龙会中肯定会有什么大后台,甚至有可能拥有黑龙会和特高课双重身份也难说。不过,其中一名日军还是说:“姑娘请回吧,这里已经戒严,除了多门将军的人,任何人都不能从这里通过。”

邱思雨已经走到日军机枪手跟前,忽然她从怀里摸出一把刺刀,以闪电之势一刀刺入日军机枪手的咽喉。刺刀往回一拉,那名日军机枪手的脖子被整个割断,一股污血喷溅到邱思雨洁白如玉的脸上。

另外两名日本兵完全没有料到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其中一名日军士兵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邱思雨重重一刀刺入心窝。刺入心脏的刺刀抽回,一股带着腥味的鲜血在心脏压力作用下喷出两米多远,这名日军士兵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名杀人不眨眼的少女,摇晃了几下才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最后那名日本兵刚刚反应过来,端起早已上好刺刀的步枪,就要向那个连杀了他两个同伴的女孩刺去。

邱思雨虽说腿上有伤,此刻身手不是很敏捷。但是她这名优秀的特工,要对付一个普通的日本兵却不是什么难事。她身形一闪,躲避过日本兵刺过来的这一刀,再以左手抓住对手的步枪轻轻一拉,同时脚下使了个绊子。

日军士兵扑了个空,又被邱思雨借力一拉,日本人一下就趴在地上。根本没给这个家伙站起来的机会,邱思雨已经一脚在那名鬼子背上,手起刀落,寒光一闪,刺刀狠狠扎入他的后心。

转眼就收拾了三名日军士兵,在收拾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邱思雨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在瞬间收拾了那家伙。但是她自己却也因为用力过猛,感觉腿上的枪伤传来一阵痛疼。邱思雨痛得眉头轻轻一颦,但她还是忍住了痛疼,在日本人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擦干脸上的血迹,向对面笼罩在晨雾下的兵工厂走去。

兵工厂督办戴恩厚刚刚起床,厂卫队队长张少校走上前来:“报告戴督办,外面有一名女子说要见您!说有事要禀告。”

听说有女子来找自己,向来好色的戴恩厚眼睛一亮,连忙问道:“有女子找我?她长得怎么样?”

“长得十分美丽,大约刚刚二十岁出头吧。”张少校答道。

“快让她进来!”

张少校面带难色的说:“可是督办,那女子我们不认识,这里是兵工厂重地,我们不能随意把陌生人放进来。”

“那你让她在外面等一会儿,告诉她,我马上就出去亲自见她。”戴恩厚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

邱思雨在兵工厂门口被两名卫兵拦住,她被告知不可随意出入,若要见督办,请在门口等候。不久之后,卫队长从门内走出,见到邱思雨便说:“姑娘请在门口稍候片刻,戴督办一会儿就亲自出来。”

邱思雨等了没多久,就见到一名上校军官在张少校和两名士兵的簇拥下走出工厂大门。

远远看到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站在门口,走近了几步,戴恩厚仔细看了一眼,却见那女子果然长得国色天香气质不凡,就这样的女子,若是放在古代,绝对是贵妃皇后这类的角色啊!这家伙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老子今天碰到这样的美女,真是来了艳福了!若是能把这样的女子娶了过来当姨太太,那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

走到邱思雨面前,戴恩厚嬉皮笑脸的说:“姑娘来找本人,是有何事相求?本人十分愿意为姑娘效劳!”

邱思雨面若冰霜毫无表情的看了戴恩厚一眼:“您就是这里的厂长?”

“我不是厂长,但是我比厂长还大,我是这里的督办,我叫戴恩厚,你叫我戴督办好了。这里不止一座枪械厂,还有迫击炮厂,每个厂长都要听我的!”戴恩厚还是嬉皮笑脸显耀似的说道。

邱思雨微微点了下头,很严肃的对赵恩厚说:“戴督办,日本人就快要打过来了!您赶快把枪发下去,让厂里的工人武装起来吧!不然就来不及了!要是这座工厂被日本人拿去,就变成生产杀害我们中国人武器的工厂!戴督办,您不能让这座工厂就这样完好无损的落在敌人手里!”

戴恩厚皱起眉头:“是谁让你来的?你奉了谁的命令?是哪个长官?”把武器发下去,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万一出了乱子,少帅枪毙自己都够了!

邱思雨眉毛一扬道:“是我自己要来的!我是一个情报人员!根据我们得到最可靠的情报,日本人这次根本不是演习,是赤裸裸的侵略!他们想要占领整个沈阳,进而一口吃掉整个东三省!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他们已经攻下了北大营,多门师团很快就会派人来这里!如果你们再不组织起来,这里所有人不是死在日本人手里,就是被迫当亡国奴!”

戴恩厚脸色一变,听这女子说了那么多事情,便相信了眼前这名女子是情报人员。看她的衣服上还有血迹,肯定是经过一番血战才来到这里的。毕竟此事非同小可,如果这女子所言都是实情,那日本人很快就会过来!于是戴恩厚道:“姑娘请稍候,在下先去打电话请示长官!”

说完戴恩厚转头走回到白色小楼中,抓起电话打通了暂时担任临时司令一职的荣臻参谋长的电话。

“喂,是荣长官吗?”

得到电话那头肯定的回答,戴恩厚连忙立直了身子在电话里汇报说:“我是兵工厂的戴督办,刚才有一位自称是情报人员的女子来汇报,说日本人就要打过来了,让我们把枪发下去,让工人组织起来……”

戴恩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荣臻毫不客气的打断:“抵抗?谁命令抵抗的?少帅命令不许抵抗的!你没有收到命令?现在我就给你传达命令:不准抵抗!挺着死!军队都没有抵抗,你的工人要瞎折腾什么?给我听好了!你要是胆敢给工人发枪,我今天以谋反罪毙了你!”

“可是荣长官,如果日本人来了,他们要杀我们怎么办?”戴恩厚央求道。

“杀你们?杀就让他们杀,不是我让不让抵抗,是少帅的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吼完,荣臻“啪”一声就挂上电话。

戴恩厚愣住了,他什么时候听过这样的命令啊!简直是荒唐至极,不可理喻!但是他又不敢违抗上级的命令。这时候赵恩厚感觉自己十分无奈,又很无助。突然他想起一个人:把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熙洽。

想到这里,戴恩厚拨通了那个把自己当成亲信的长官电话。

“喂,长官吗,我是您的学生荣厚啊。”电话通了后,戴恩厚对着话筒开门见山就说。

“我是熙洽,怎么了?”

听到自己长官的声音,戴恩厚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请示说:“长官,刚才有情报人员来报,说日本人这次不是演习,是要吃掉我们整个东北啊!情报人员说,多门师团已经开始总攻了,可是现在少帅却让我们不抵抗。”

“既然是少帅的命令,那就应该遵守!”熙洽在电话那边道。

熙洽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亲兄弟莫尔哈齐的后裔,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骑兵科。清朝灭亡之后,他一直在致力于复辟清朝的“雄心壮志”,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这次日本人发动了九一八事变,而且打头阵的又刚好是自己的老师多门二郎!这样的事情在熙洽可真是一个利用日本人“光复”大清帝国的绝好机会啊!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更何况,多门二郎还是自己的老师!

戴恩厚央求道:“长官,可是日本人来了要杀我们怎么办?”

听到自己的亲信如此说,熙洽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边上只有自己的几个亲信外,就没有别的人,于是他压低了声音,嘴巴紧贴着话筒说:“荣厚啊,不瞒你说,你我都是满人。日本人来了要杀人,我们当然不能让日本人杀。但是这可是复兴我们大清帝国的最好时机啊!我们可以借着日本人的手,恢复我们大清帝国往日的兴隆!荣厚,你是我的亲信,我告诉你,日本人来了,你干脆把整个工厂献上去给他们。反正是少帅下令不抵抗的。等我这里献了吉林,你就跟着我好好干吧。”

“长官,这不是当汉奸吗?”戴恩厚浑身冒出冷汗,他连忙压低了声音说。

“不是汉奸,我们不是汉人,记住,我们身上流着满洲人高贵的血液。跟着我好好干吧,这次来的多门将军正好是我的老师,也是你的师公了!”

戴恩厚放下电话,他心里在做着一番极为矛盾的思想斗争。确实他的老师说的没有错,趁着这个机会献上东三省,那就有机会恢复大清帝国的辉煌。可是对手是日本人啊!当年甲午战争,日本把大清国打得多惨?同日本人合作?这是卖国大罪啊!以后自己的后代几辈子都要抬不起头的!

忽然戴恩厚恶狠狠的想道:既然少帅都下令不抵抗了,与其被日本人杀死,还不如趁机献了工厂投降!更何况多门将军是自己的师公,以后自己的老师熙洽必然能飞黄腾达,那自己就跟着他好好干吧!

真实的历史上,戴恩厚就这样当了可耻的汉奸,后来跟着熙洽一直干下去,直到爬上伪满中央银行行长的重要位置。

已经拿定了主意,戴恩厚转头对卫兵说:“卫兵!现在我已经证实,门口那个女人是日本间谍!给我拿下!把她押到我面前!记住,一定要活的!不要伤了她性命!我要亲自审问她!”

那女子是情报人员,也就是特工,想要让她当自己的姨太太看来可能性不大。但是就这样杀了她,戴恩厚还是觉得下不了手,怎么说也得先享受一下美人吧。到时候再看了,若是她不从再杀还来得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