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的日记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特训?折磨?(三)

风月彷徨 收藏 3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size][/URL] 非人的腹部肌肉训练持续了两个小时,刚开始还好说,收紧腹部肌肉还能硬挺着,但时间一长,整个肌肉酸痛难忍,到后来这种酸痛转为撕心裂肺的剧痛,没一脚下来整个身体如同条件反射般不断抽搐,全身如同被针狠狠刺穿。 终于等到教官的解散口令,一群人几乎是相互扶着挪向各自的休息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


非人的腹部肌肉训练持续了两个小时,刚开始还好说,收紧腹部肌肉还能硬挺着,但时间一长,整个肌肉酸痛难忍,到后来这种酸痛转为撕心裂肺的剧痛,每一脚下来整个身体如同条件反射般不断抽搐,全身如同被针狠狠刺穿。

终于等到教官的解散口令,一群人几乎是相互扶着挪向各自的休息室。

“到我的休息室吧,正好空着一个床位。”那名误伤我的泰国士兵好心的将我扶起来,让我一阵感动,回头看了一眼威利教官,此刻他正跟那名黑人军官满是戏谑的表情,看着被折磨的不像人样的士兵哈哈大笑。

黑人军官见我看他,用嘴朝着那名扶着我的泰国士兵努了努,算是默许我住进那间营房。

一张硬板床,一套洗刷用具,这里就成了我临时的家,抹上那名代号叫做病猫50号的泰国士兵递给我的奇怪药膏,原本就火烧般的腹部,更是变的如同刀割般剧痛,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般,倒在床上任凭汗水浸湿床单。

“每天都进行这种训练吗?”等到刚开始那阵剧痛稍稍减弱,我问旁边床位的50号,看到他也同样痛的只冒汗,不过从他还能挣扎着起来倒水看,应该是有些适应这种训练了。

“已经是第四天了,明天你会更加发现,那帮教官就是把人往死里整,对了,你看上去不像泰国人,怎么会到这里来?”没等50号说话,另一个床位上一个身材瘦小的士兵从上面探出头来问我。

“我叫邓正,是被保安公司派来进行特训的。”想到自己还没做介绍,赶忙抬头冲着他回答道,我也没算说谎,佣兵团在法律意义上就是保安公司,如同美国的黑水公司一样,其实就是佣兵团。

“病猫40号,我也讨厌这个名字,但在这里,所有人都只有代号,如果被教官听到私下里叫名字,少不了又是一顿毒打,你也一定签了生死协议了吧,在这里教官打死人是不用负责任的。”40号好心的提醒我,他后半句话却吓了我一跳,什么生死协议?怎么从没听队长说过?

“52号,我们这些都是被政府选拔过来的士兵,进行特种训练,组建成一支专属于泰国新政府的特种部队,就如同美国的海豹突击队类似,刚选来时一百个人,三天的时间,被教官开除掉49个,被开除是一名军人的耻辱,虽然教官一个个都很恶毒,但我们相信,这种训练才能练出真正的士兵,所以我们必须坚持,而且每天的训练都在加重,很多训练方式都会有生命危险,我们在来之前就已经签下了生死协议,你刚来,需要慢慢适应。”50号递给我一杯水,见我一脸的疑惑解释起来。

我接过水说了声谢谢,点点头有些明白这些士兵了,泰国这些年一直动荡不安,新任政府需要组建一支特殊的部队来维护自己的政权,这些士兵应该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怀着对自己祖国的热爱自愿签下生死协议,就为了把自己锻炼成一台杀人的机器,虽然听起来很可悲,但爱国情这种东西是没法用理性的分析来理解的,正如我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一样,在这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跟他们完全一样,为了祖国,为了自己的使命,再苦再累也值得,哪怕为此需要付出生命做代价。

“明天,你真的要跟威利教官打吗?那条规矩从第一天我们便知道了,但没有人去碰,因为大家都是自愿来这里的,嗯,或者说,能够进入这里训练,是我们泰国军人的荣誉!”同一个休息室剩下的一人说道,见我望向他,这个身材高大的泰国士兵笑了笑接着说道:“我的代号是病猫34号。”

“对,既然说了就一定要做,我倒很想见识一下他除了会折磨人外还有什么能耐,喊我们病猫,要有这个资格才行!”想到今天那名威利教官的嘴脸,我不由从心底涌起一股厌恶,再怎么说我在部队上时也是队里的佼佼者,虽然背上还有伤,刚才的训练又损伤到了腹部肌肉,但再怎么样也不会输得太惨,最起码也要让他看看,老子不是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软柿子!

“据说他原本就是泰国前特战队的队长,离开特战队后加入过一支佣兵军团,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狠角色,虽然这段时间只是体能训练,并没有见过教官亲自出手,但总觉得他应该很厉害,总之,明天你要小心些。”50号好心的提醒我。

我轻声嗯了一声,可能这几天一直躺在病床上,今天晚上突然进行剧烈的训练,身体有些吃不消,一躺到床上眼皮就沉重无比,腹部抹上药膏后除了刚开始剧痛无比外,慢慢转换为一丝丝的清凉,这种清凉的舒适更加剧了睡意,其他的士兵也都不再说话,一天的训练下来,人人都累得虚脱,随着鼾声响起,纷纷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一阵扑鼻的臭鸡蛋味传来,熟悉的C4烟雾弹味道让我猛然从梦中惊醒,周围黑乎乎一片,不时传来一阵叫骂和穿衣服的悉索声。

“52号,快穿衣服,三分钟内赶不到楼下,教官绝对会让你一天不得好过!”50号的声音传来,妈的,没想到这竟然是起床号,用C4来叫醒人,那帮家伙还真想的出来!

忍着呛鼻的臭气,我抓起衣服迅速套在身上,在部队时也没少经历过紧急集合,不过呛鼻的烟雾弹的味道熏得两眼全是泪水,好在衣服都是在伸手可以摸到的地方,很快便摸到套在了身上。

昨晚50号给我的膏药确实非常实用,虽然腹部肌肉仍有些酸胀感,但已经不影响正常活动了,只是背部的伤因为还没有好全,加上昨晚又被那个教官一阵折磨,我隐隐感觉伤口有恶化的可能。

套上军靴奔下楼,迎面便碰上威利教官恶狠狠的眼神,我理都没理他,三分钟时间没有到,我并没迟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