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七十四曲:【刀劈劫云】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赫连舞与敦祁望着萧子邪被天空中龙蛇狂舞的闪电吞没,皆是微微色变,实在想不通为何天劫神雷会劈萧子邪。不过,二人可以肯定的是,看来不必亲自动手,这萧子邪也要被劫雷劈个魂飞魄散了。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血红色刀芒便生生从那密密麻麻的闪电中蓦然破茧而出,似一道无坚不摧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赫连舞与敦祁望着萧子邪被天空中龙蛇狂舞的闪电吞没,皆是微微色变,实在想不通为何天劫神雷会劈萧子邪。不过,二人可以肯定的是,看来不必亲自动手,这萧子邪也要被劫雷劈个魂飞魄散了。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血红色刀芒便生生从那密密麻麻的闪电中蓦然破茧而出,似一道无坚不摧的利爪撕开了层层闪电,又像一层汹涌的波浪冲碎坚石。只见一道圆形刀芒便以那中心为轴四散开来,“嗤嗤”的尖响不绝于耳,那一大片紫色闪电竟被生生击地粉碎,登时化作残光碎火,如烟花四散迸射,光芒刺眼!

萧子邪便从那重重闪电中隐现出来,手中握着三尺剐妖大刀,色彩变幻,忽明忽暗,刀芒三丈,血光闪闪,杀气腾腾!

萧子邪本来也是想试一试自己的修为,但接连被那劫雷追击,畅玩一阵便终觉不耐,眼见那劫雷以不死不休的架势一般追劈自己,心中颇为厌烦。待到被那紫色劫雷包围,萧子邪心里忽生一阵强烈不安,似乎感受到那紫色劫雷中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无穷能量,便再也不敢托大,恼怒之余心中也生起好强之心,不由分说便祭起剐妖刀,催动全身真元灌入其中狂怒横劈而出,却不想竟将那劫雷一刀劈散!

萧子邪心中畅快之极,顿生一股豪情壮气,不由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狂叹道:“苍天虽大,你奈我何!”言罢,催动真元,便如鲲鹏展翅一般冲天而起,没入那重重黑色劫云当中!

冷风狂作,黑色劫云浩浩汤汤、翻卷滚腾,似是层峦叠嶂的山峰重重叠叠,又像汹涌澎湃的大海波涛狂作,劫云中忽明忽暗,银光乍闪,时时从中传来阵阵雷鸣呜咽,似是野兽低吼,又像浪涛拍岸。不一会,那劫云翻卷越来越厉害,竟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漩涡中电光火石忽闪,云重气浪翻腾,而在那漩涡中间,赫然是手握剐妖不断搅拌劫云的萧子邪!

萧子邪用尽所有真元注入剐妖,只那刀芒便长达近十丈,似是一根巨大的红色铁棒!那劫云随着萧子邪的搅动越转越快,似是龙卷风一般呼啸盘旋。萧子邪以气导力,以力运刀,以刀带棒,以棒搅云,便制造了这千重劫云卷漩涡的千古奇观!

便在此时,萧子邪目光中精芒乍现,运气凝神对着那漩涡中心,剐妖刀横劈直上,口中大喝一声“开!”只见一道血芒横扫天际,横行数百丈,所到之处劫云立即散开,便连那劫云漩涡的中心也被一分为二。刺眼的白色阳光便从那道裂缝中射下,如瀑布绸缎一般倾泻下来,照亮原本处在昏暗当中的世间万物,万里天空就像是生生裂开了一个长长地口子!

萧子邪手握大刀,形单影只横亘天际,身影桀骜不驯,身前身后均是千层万重黑压压不断翻卷滚腾、涛浪狂涌的劫云,豪气干云,霸气冲天!在那一道缺口中的阳光下,萧子邪全身上下更是熠熠生辉,宛若神明!

这超绝震撼的一幕登时令赫连舞和敦祁目瞪口呆,二者都没有想到萧子邪竟如此勇猛强悍,赫连舞呆了好久,才冷笑一声阴沉道:“好一个呆子!”

又过了许久,那被劈散开来的劫云翻卷了一阵,却始终没有重新汇聚起来,而是渐渐散了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天空慢慢放晴,乌云散尽,冷风停息,日挂九天,阳光洒遍山河大地,世间万物熠熠生辉,一片生机盎然!

萧子邪见劫云散去,便将剐妖刀背在身后,从天俯冲下来,落到那片山谷之中,见原来枯萎的花草树木青翠欲滴郁郁葱葱,已然恢复活力,而赫连舞和那小男孩正看着自己,表情不一。赫连舞眼含异彩,咯咯冷笑,一袭黑衣秀发随清风飘荡,宛若空谷精灵。而那小男孩则是面色阴冷,目露戾芒瞪着自己。

想起自己似乎是误会了赫连舞,萧子邪刚才还豪气冲天狂喜火热的心登时变得冰冷,一时间极为懊悔恼怒,颇为手足无措,只得尴尬咳嗽一声说道:“那个,我误会你了,那黑莲却是一个大大的宝贝。”见赫连舞神情冰冷若霜,顿时便又失了三分底气,惴惴问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究竟如何才肯原谅我?”

赫连舞咯咯冷笑,终于开口道:“怎的,我现在便又不是妖女了?”见萧子邪惴惴不安并不答话,似是在等待答案,又接着说道:“大错铸成,已经无法挽回!”

萧子邪一听此话,不知为何,顿时心中微微绞痛,失落不已,心境也无法保持空明。想来今日情景均是自己一手造成,更加悔恨,不甘道:“难道真的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你要知道,我跟本就不想与你为敌。”

敦祁向前一步,站在赫连舞身前,小脸阴沉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你也敢与我姨娘为敌?我告诉你,不管是谁,只要胆敢与我姨娘为敌,便是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你要不要试试?”

萧子邪闻言微惊,想了一阵却始终猜不透赫连舞何时竟成了这妖兽的姨娘,但此刻却也再不敢轻易妄下定论,毕竟如果再次一起误会,那就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得问道:“你又是谁?”

敦祁嘿嘿冷笑,抬头傲然道:“吾乃大荒龙族五爪金龙王七子睚眦,敦祁是也!”

便在此时,敦祁着实郁闷不解,本来姨娘便与他说好了要一起收拾这人,不知为何,见了他刀劈劫云,姨娘竟又反悔,说要再留他一阵,要他替自己办一件事。却不知姨娘想要他做什么事,难道自己做不到麼?敦祁虽然不解,但是赫连舞的话,他还是不想违背,只得尝试激怒萧子邪,只要他先出手,自己便有了一个名正言顺击杀于他的机会。

萧子邪闻言,登时想起几日前赫连舞在清灵山就解封过一个上古妖兽。那日自己携带赫连舞逃出来,虽然没有亲眼见到那妖兽,但只听仙源众修真与它的打斗声便知情况之惨烈,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小男孩?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想起,自己与他先前那一战,竟是不分上下,而且还是在他重伤自己轻伤的情况下,感叹之余,对他又是高看一眼。

敦祁见萧子邪疑惑模样,以为他不信自己是龙族后裔,微一冷笑,好斗心起,不由面露凶光,呲牙咧嘴道:“你若不信,咱们便来比试一番!”

赫连舞闻言咯咯轻笑,立即猜到了敦祁此举是为了激萧子邪出手,名真言顺的教训他一番替自己出气,不由微微感动。但也赫连舞知道,萧子邪还有利用价值,暂时还不可与他决裂,只得轻轻拍了拍敦祁的脑袋,嗔道:“勿要作怪!”随即又冷笑看着萧子邪,一脸玩味地说道:“你帮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我便不再计较你误会我的事情,你看如何?”

萧子邪闻言心下立即惊喜不已,但随即有感觉不对,赫连舞原本还说自己的过错无法挽回,现在却又开出条件,前后变化太快了,难道有诈?或是她根本是在欺骗自己?又或者那件事根本就完成不了?

赫连舞却不肯给萧子邪思考的时间,冷笑道:“怎的,怕我卖了你么?我只数三声,你答应便罢,不答应咱们就此分手,从此不相往来!一……二……”

赫连舞连数两个数,见萧子邪怔怔思索,面色一冷,三字刚要出口,便听萧子邪开口说道:“我答应了!”赫连舞心下暗喜,有了这呆子的助力,这事基本上就定了。想到不日就可以达成心愿,救出那个人,赫连舞心中的喜悦已经无法言表。

本来赫连舞确实是想趁机同敦祁一起诛杀萧子邪,抢回剐妖刀,然后一起前去千雪流寒宫。但是当她看到萧子邪修为大进,以一己之力抵抗天劫,不仅一刀劈散劫云,更是毫发未伤时,不由暗自想道,敦祁本为妖仙,自己现在虽然已经成仙,但是仅仅是真仙初期,虽然对上四五个地仙很有胜算,但是萧子邪修为应该已经到了地仙极致,只怕离成仙也仅是一步之遥。在此之前,他力战绝器山庄三大长老也不见败象,现在他手握神器剐妖刀,更是如虎添翼,自己即便与敦祁一起联合强杀于他,只怕伤敌一千,自损也要八百,倒时如何去高手众多的千雪流寒宫取千里子母针?又如何逃脱?恐怕自保也成问题了。倒不如暂且再忍一忍,利用他帮助自己夺取千里子母针,一旦得手便嫁祸在他身上,自己也可逃离。这样一想,赫连舞才决定不与萧子邪翻脸,待到日后再收拾他,同时也与敦祁说了自己的部分想法。

此刻,虽然萧子邪已经答应赫连舞的条件,但是赫连舞在他面前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喜悦,面色依旧冷若冰霜,听到萧子邪的话,拉起敦祁便走,只留下一句话:“即刻去千雪流寒宫!”

萧子邪无奈,只得悻悻跟上又慢慢思考起来。

三人刚刚离开不久,一行数十人便从天边御器而来,赫然便是四大山庄和桃花仙源其余一些门派的仙级长老,为首的几人便是水月山庄水火木三位长老、绝器山庄赤骥真人、羽瑶山庄左冷轩等人。说来他们也当真倒霉,在前来追拿萧子邪和赫连冰舞的途中竟遇到了同样也在追寻他们的鬼门中人。所谓正邪不两立,他们遇到后立即大打出手。

鬼门此次为了抢夺剐妖刀解救圣女兵分三路,一路由鬼门三大护法之一的“黑狱乌神”周耶率领,前往绝器山庄抢夺剐妖刀,不想却被赫连舞抢先一步,待打听清楚是一男一女抢走了剐妖刀后,周耶大怒不已,立即派人只得四处搜寻他们的下落。另一路则是由鬼门另一护法“百鬼真君”夏侯婴元率领,直接前往千雪流寒宫等待,并作先前部署,查探圣女被困之地,伺机而动。最后一路,则是由“血煞老祖”聂磐率领,坐镇鬼门后方,一来派人联系妖族,二来准备百年一次开黄泉夺泉眼的鬼门盛典,迎接圣女归来。

而周耶此次未能夺得剐妖刀,本就失信于鬼门中人,狂怒之下,又被萧赫二人设计,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就在无处发泄之际,遇到了桃花仙源这些长老,周耶自然便将火气发在了他们身上。桃花仙源众长老也是一样,追击萧赫二人毫无成果,在清灵山损兵折将,也是满肚子的委屈和苦水,一遇到鬼门中人也是眼睛冒光,似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

所谓无巧不成书,就这样,两方人马辅一遇到都是目光血红,便像是吃了火药一般,二话不说便互相冲杀起来,一时间杀的是昏天暗地,山河色变,给萧子邪和赫连舞的安然离去留下了充足的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