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

那时候,轩刚毕业工作半年,业务上有些细节半生不熟,那点骄傲自负的学生气还没被社会磨掉,常跟他负责的一家美资公司的人争吵。那可是他们公司订单量最大的客户,老板为了锻炼他大气地决定让他接手。为此他还被投诉过两次,在公司的高层有他的亲人和老乡,此类小事也就不了了之,他业务熟练表现优异后才知道。


在深圳,是看不出一年四季明显变化的。午后的办公室有点闷热,内地还是乍暖还寒,刚有点鹅黄嫩绿的初春,而他那没有一点冬天走过的痕迹。他忙后偷闲跑到窗户边拉开窗帘透气,外面郁郁葱葱,一阵风吹过来,芭蕉树肥大的叶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感觉很惬意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Daisy打电话过来指责他早上派车送去的样品出了点小问题。对于Daisy,轩认为她是她们公司脾气最火爆的女孩子,争吵也最多,尽管他跟她同年。




轩明明记得在做样品时有一个环节Daisy没有交代要去做,现在出了问题反过来又怪他。几句话后两人就争吵起来,最后两个人都吵得精疲力尽,完了Daisy用一种奚落的口气说:“James,你知道吗,现在连Angel都说你是一个无法沟通的人,跟你说话真的很无奈。”。“哦,真的吗?”,轩不置可否的应了声,匆忙挂了电话。




心中波澜起伏,如果他被她公司其他任何一个女生这么评论他都不觉得惊讶,但现在是Angel这么说他。Angel是谁?在他印象里,Angel 说话从来都是细声柔气,而且善良体贴,是一个与之交谈让人感到很舒服的女子。他可没跟Angel吵过啊,他印象最好的女子居然也这么看他?自视甚高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坠落,一连沮丧了很多天。




轩憋足了劲去做好业务中的每一件事情,处理问题时变得很有耐心,慢慢工作就有了很大的起色,跟那公司女生们的关系越来越好,用他的幽默哄得她们笑痛肚子,有什么事情就尽力地去帮她们。




或多或少的从她们公司年长的前辈口中得知,她们都很喜欢他,其实他自己也知道,Daisy和Cindy 在跟他聊天的时候提过让他去她们公司玩。轩当然想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跟她们虽然每天都有接触,但那仅仅局限在电话里与E-mail上,只能听到她们的声音,还没亲眼见到过她们,他一直都在憧憬着见到她们时的场景,特别是那个一语惊醒梦中人的她。




期待着有一次出差去她们公司,机遇恰到好处地就来了,轩的公司跟她们公司另外一个部门初次合作,很多事情需要他去那个部门亲自处理。那天早上他没有打电话告诉她们,按捺住心头的欢喜故作平静地上了公司的派车,直接去了东莞东城区她们公司总部。跟那部门的人员交接完后,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原来是同车来的本公司一位技术师傅告诉他Daisy 和Cindy 叫他过去。




这一刻到底还是来了,轩曾想象过无数个见面的场景,他穿着蓝色格子短衬衣,配上米白色的休闲裤,精心的准备使他信心十足的跟着师傅走向她们的办公室。进门后在师傅的介绍下轩微笑着向她们打招呼。“嗨,你好,Daisy!”,“嗨,Cindy,Hellen,………”。一个个他知道的人都被介绍到,可那一个他最想见的人始终没有出现,又不好意思问,他渐生失望。




他心存遗憾走到办公室门口,准备下楼去大门口坐车回去,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生抱着一个盒子脚步轻盈的从外面走进来,乌黑的头发一甩一甩。轩那时心情空落落的,看到了也没注意,擦肩而过,猛然Daisy喊了一声“James ,她就是Angel,你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哦”,轩惊喜地回过头仔细打量着这个一句话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人。




“你,Angel?",因为见到她不是他想象中的画面,来得那么出乎意料,轩问了句就看着Angel发呆了。Angel倒落落大方的把盒子放到旁边桌子上,满面灿烂的笑容,“嗨,James,去我那坐坐么?”,说完双手就做了个请的姿势。轩当时迷迷糊糊就跟着去了,Angel坐下来,指着自己笔记本电脑桌面上蔚蓝的海天一色,“James ,这个漂亮吗?”,“嗯”轩点了点头。




好久才想起,自己来想要问她的,“Angel,你是不是跟人说我是一个无法沟通的人,跟我说话讲不清楚道理?”,“没有啊,你听谁说的啊?嘻嘻”,Angel笑呵呵的回道。轩埋怨的告诉她这句话让他伤怀了很久,Angel妩媚的眼睛里满含笑意,“没有呢,肯定是Daisy在乱说什么。”,轩心里顿时澄澈,只不过明白又如何?想要兴师问罪的气势早已被她那双眼睛里的温柔所融化。




回去之后,Angel 笑靥如花的脸与柔情似水的眼睛无时不刻地在轩的脑海里浮现,有事没事就发短信过去,电话也多了很多,Angel的话里浸染着丝丝关怀,听起来并不刻意,那么自然,轩进入社会后第一次感到来自亲人以外的温馨。




一次聊天时轩开玩笑话说得很暧昧,Angel停了停,郑重地问他是不是喜欢她,轩当时迟疑了下,他从来还没被拒绝过,那颗心很骄傲,有点害怕她拒绝后自己不知道怎么应对。但他还是勇敢地说出一个“是”字,Angel“唉”了一声,告诉他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轩语无伦次地说没关系,我,我……要睡了,你早点休息。Angel不断地道歉并安慰他,他心痛地不知所措就挂了电话。晚上Angel发过来一堆短信,他一个也没回。




那几天里,轩只想逃避,然后重新开始。倒是Angel每天都打电话过来,轩有点负气,告诉她今后他除了工作上的往来其他时间他不会去打扰她的。那边便沉默了,稍后轩听到她的抽泣声,心一软反过来又去安慰她。说来说去两个人对彼此的了解又进了一步,重归于好。




后来他知道她跟她男友早就要分手了,那男的在外面很花心,而她本可以依葫芦画瓢去报复,却没有。Angel坦然地把这些都告诉给轩,她会正式跟男友分手后才会做考虑。轩觉得比起这个来他最厌恶的是欺骗,他敬重Angel的坦诚与保守,看过那男的照片后他觉得那男的条件跟自己差了不知多少,要长相没长相,要身高没身高,学历也没他高,那男的怎么有个这么好的女朋友还不珍惜?或许就是那男人有钱,有了钱在女人眼里才是最帅最有魅力的。心里骂了句粗话,这什么社会?




轩利用周末的时间买了一大束玫瑰坐车去看她,下了车跟着她去吃饭,本想随便吃顿就填饱肚子,没想到她硬带着他进了家星级的饭店,站在户外的升降电梯上,轩心有点忐忑,总共才带了七八百,在这个地方吃饭不会一顿就没了吧。才想起自己工资包吃住只两千来块,而她至少也是六千以上,隐约感觉出来点什么。




晚上逛完街回到宾馆,休息了下Angel说要回去,说实话看着丰韵高挑的Angel,轩心里不想发生点什么那才奇怪,便抱着她不准她回去,凭她的力气又怎能奈何,可到第二天早上什么也没发生,两个人紧紧抱着在沙发上躺了一晚,Angel总有她的办法来对付轩的。




第二天夜里,他和她去吃火锅,天气很热,房间里空调的冷气开的很大,龙虾很辛辣,吃完轩就全身发冷,一会儿又全身滚烫。冷的时候Angel给他盖上被子,还不够自己就抱住轩,烫的时候赶紧去敷上一块湿毛巾,折腾了一个晚上。早上去看医生,急性扁桃体炎加高烧,又打了一个上午的吊针,快要完的时候,轩发现Angel趴在床边昏昏欲睡,发丝凌乱,完全没了往日的白领气质,想也没想自己干裂的嘴唇就吻在她的额头上。




轩知道Angel已经分手后含蓄提醒她,她有意无意地说:“James ,我比你大三岁哦,do you know?”,轩说:“我知道,我喜欢成熟点的,女大三,抱金砖么!”。“James,我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稳定地生活,像Spring 一样。”她继续,“我也知道,我会努力的,我现在还年轻,刚从学校出来,几年后凭我的能力我会出人头地的,CEO都有可能的”轩满怀期待。




就算再没有社会阅历,轩也感觉出来了。他们的爱情不是学校里只要喜欢就可以,既要有牛奶面包与城堡,也要有王子与公主的彼此倾心。更何况,Angel已经二十七了,比他早进入社会那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他们的阅历不同,所想的自然也不同,她想要的他有又怎么能明白,就算他明白凭他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人,小车别墅这样的他又给的起么?他有的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年轻有为”与一个不能当饭吃的“一表人才”。




以后又去看过她几次,一谈到敏感的问题时两人就吵起来。其实那不是吵,是一个人在发火,另一个人坐在旁边默默流泪。Angel那么温柔的人,就算再怎么愤怒,也不会发火,最多急了红着脸说几句气话,声调都提不起来。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眼神,轩如发动机启动一般的愤怒与冲动又熄火了,他平素吃软不吃硬,Angel就是上天为他安排的克星,只好不顾自己的心痛,强作欢颜的去开导她。




轩也站在Angel的问题上想过,如果她跟他在一起,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得快,她又年纪比他大,人都是会变的,现在他喜欢她,随着时间的推移谁又能肯定以后会怎么样。再者就算不会变,她的年纪又耗得起他努力奋斗所要的那段时间么?生活就是这么现实,心里充满了无奈。




他决定回去考研,Angel只告诉他回去多多联系,他有点恨她,即使她有她的难处,就故意在回去的那几天里断绝了跟她的联系。可断绝不了对她的思念,坐在回去的车上,对她的牵挂一路飞飙………




(下)




心不在焉了,还拿什么去考研,勉强看了两个月的书后,呆在教室里的他犹如木雕,他的心已游离到千山万水之外有她的地方,每时每刻在怀念她不同于其她女子的温柔。不去努力又怎么知道不可以?他给了自己一个动身的理由,安排好一切后买了张南下的火车票,悄悄来到她所在的城市。




他没有告诉Angel他来到了这座城市,连手机号码也未曾告诉他,用E-mail和QQ跟她联系只问她过得好不好,其他一切他都没有透露过。忙着找工作,忙着出业绩,忙着应酬,忙了一年多后他的事业初见起色。他被公司老总鼓励,好好干,公司半年内有重大调整,你有机会的,工资随之直线上升。因为高兴喝多了酒,打电话给她,醉得迷迷糊糊地没把持住,用激动的口气一股脑儿全倾诉给了她。




第二天Angel说想见他,他执意不肯,丢给她一句等我有车时我会开车来你们公司接你的,就关了QQ,她当时就被气哭。




弹指间又是半年过去,来的时间已超过两年,轩如愿被提拔上了部门经理,公司给他配了一辆别克和一套公寓。这一次他自己掉眼泪了,喜极而泣,他已不再恨她,或许她的犹豫是对他的一种鞭策与激励,他今天的成绩还应该感谢她。




轩打电话过去的时候Angel正在洗衣服,他笑起来:“明天下班后我来公司接你,晚上帮我洗衣服。”。他最愁的就是洗衣服,以前过去看她,每一次都会顺便脱下衬衣给她洗。Angel可能也想到了以前,在电话那边嘻嘻地笑。




轩轻车熟路地把车开到她们公司大门口,时间也很准,五分钟之后她们都下班了。他开了车门,斜靠着车顶,一身深蓝色线条西装看起来特别深沉帅气。她穿着他喜欢的蓝色荷花裙子,白色的高跟鞋,款款走来,他为她很有风度地打开车门,两人上了车。在人少车稀的路上,轩转过头来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Angel,具体地说是凝视着她柔媚的双眼,压抑在心里两年的话终于说出:“Angel,我也曾想过放弃,我太恨你的迟疑不决。知道是什么让我对你难分难舍吗?”。Angel微笑着摇了摇头,"是你的温柔,你柔情似水的眼睛与清淡温馨的关怀,还有你轻声柔细的声音,即使远隔千万里,我的心都摆脱不了,哦,我真的无路可逃,只能来到你身边,我太痴恋你的温柔了!”,轩说完头转向前方继续开车。




Angel笑着笑着,眼泪又流出来了,尽管她爱哭,这一次,哭得好幸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