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七十四 龙虎(五)

东篱剑客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马佳军东南面(左前方)两里,后金中军。 努尔哈赤听得镶蓝旗的战报,眉头紧缩,平静地发话道:“起来罢,不罚你们了。今天碰到的明军都是精锐,打垮了他们,辽沈就无人能阻挡我大军。唔,对了,查明白北面来的明军是哪一路没有?” 镶蓝旗的旗主贝勒、阿敏躬身答道:“禀汗王,哨探回报,是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马佳军东南面(左前方)两里,后金中军。

努尔哈赤听得镶蓝旗的战报,眉头紧缩,平静地发话道:“起来罢,不罚你们了。今天碰到的明军都是精锐,打垮了他们,辽沈就无人能阻挡我大军。唔,对了,查明白北面来的明军是哪一路没有?”

镶蓝旗的旗主贝勒、阿敏躬身答道:“禀汗王,哨探回报,是游击将军马佳部,有五百人左右。在他后面,还有明军大队人马。”

“马佳!”努尔哈赤额头的皱纹更深了。

正在此时,镶黄旗的固山额真、阿敦高声跪道:“大汗,奴才请命扑杀此獠。这个马佳,屡次抗命我天兵。当年,就是他,在叶赫城上打伤了费英东大人,使得大人他含恨而终。奴才请求带领本旗红摆牙喇前去复仇,斩下马佳的狗头,来祭奠费英东大人的在天之灵!”

这费英东,不但是努尔哈赤的五大臣之一,还隶属于镶黄旗,是此旗的大靠山。所以,阿敦对马佳咬牙切恨,不是一天两天了。

努尔哈赤欣慰地点点头,抚慰道:“镶黄旗志气很高,值得赞扬。但是,你们还要监督南边川兵之战,昨天的耻辱,还要你们去洗刷!”

说完,他又转头对阿敏说道:“既然是你这一旗先发现的,功劳就给你立了。记好,带上五俩盾车,防备明军枪炮。”

“喳!”阿敏低着头,躬身退出发兵去了。

正黄旗的固山额真、达尔汉虾在努尔哈赤身旁轻轻说道:“大汗,镶蓝旗昨天刚被马佳部击败,恐怕士气上。。。。。。”

努尔哈赤眼中厉芒一闪,厉声道:“沙场之上,有进无退,才能百战百胜!朕兴兵以来,大小多少仗,箭疮无数,什么时候畏怯过?”

且说阿敏集齐镶蓝旗众兵将,安排好进战的步骤后,心里嘀咕道:“大汗太小气,怎么只给五俩盾车?啊,我知道了,又是在削弱我的实力。哼,好东西都集中在他手里,我就是命苦。”

阿敏是努尔哈赤弟弟、舒尔哈奇的次子。当年,舒尔哈奇与努尔哈赤一起打江山,努尔哈赤七千兵,舒尔哈奇五千兵,可谓是黑白无常。但是,努尔哈赤是个标准的最高统治者,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他眼见舒尔哈奇总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很是不满,不断设计防范,最终逼反了舒尔哈奇。努尔哈赤后来打败了舒尔哈奇,并把他关到黑屋里,屋用铁锁锁死,只留两个洞,用来送饭和出屎尿。最后,舒尔哈奇是怎么死的,无人知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努尔哈赤并没有放过自己亲弟弟的意思。因为,后来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也被他关了两年,也死了。

现在,阿敏的镶蓝旗在八旗中算第二大的,有33牛录,仅次于努尔哈赤亲领的45牛录的正黄旗。但是,阿敏知道,自己该得的远不止这些,自己父亲舒尔哈奇留下的底子,至少值70牛录!

就这样,阿敏在满腹牢骚和狐疑中,缓缓地朝马佳军靠过来。

阿敏军的左前方,沈阳城南五里,马佳军方阵。

“哈,来得不少啊,这架势,有四五千人吧。”马佳估摸道。

“来多少都是送死,马下锅,人上杆,扒皮抽筋。”陈捷擦拭着大枪和腰刀说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包二包先勇倒是实在,嗡声道:“我们人手不够,抓不过来,就留一半给尤总兵吧。”

马佳嘿嘿一笑:“你们倒是口气不小,就算七千头野猪,也不见得一只都闯不进阵来吧?看看,还有盾车呐。”

陈捷闻声起立,望了一眼,随即答道:“这倒是个麻烦。也好办,烧了他先。”

包先勇问道:“谁去烧?建夷的盾车可是有枪炮的。”

陈捷嗤道:“那铳打得准吗?选几十个腰腿灵活的,五十步内,闪躲滚过去。”

马佳摇头道:“这是以前的不得已。建夷盾车后都有兵,防着呢。还是先用速射炮的实心弹打坏盾车的表皮,露出木头来,然后用火箭烧。火枪兵瞄准盾车的射击孔开火,压制住敌人。”

陈捷点头道:“这是最好的。实在不行,还要挑选几对好手,拼命毁了它便是。”

马佳紧紧盯着镶蓝旗的军阵,咬牙令道:“火夫杂役,取出火箭、油布,点火准备!”

二百步,二十几名镶蓝旗红摆牙喇,分成两路,从马佳军阵前掠来,进行试探。

“不理他!”马佳令道。

一百五十步,五十几名红甲兵,与前次一个套路,掠过。

“不理他,提高戒备!”马佳发令。

一百步,一百余名红甲兵,两路掠来。

马佳连下两道命令:“瞄准,第一行,开火!”

“第二行,开火!”

顿时,建夷红甲兵人仰马翻,七零八落。马佳军司级方阵的一面一次齐射,是18或27支线膛枪,两次两面齐射,足以把这次建夷的试探兵打垮。

吃了亏的镶蓝旗不再派红甲兵过来,只是缓慢地推着五俩盾车,一步步地进逼。

马佳望见,嗤笑道:“真是胆小如鼠。七千人呐,就是无码步兵,只要下狠心,冲也冲过来了!建夷看来被打怕了,三年来,头一遭啊。先勇,看,这就是当年抢掠我们三岔儿堡的镶蓝旗。哼哼,这回不能让他们完整地回去!”

包二、陈捷闻听,立即大噪鼓动起来:苦大仇深啊,非把鞑子皮当被褥睡不可。

八十步,已经可以看到盾车上的黑洞口。

马佳面色冷峻,下令道:“前面第一行,瞄准盾车的洞,开火!”

“第二行,开火!”

“第三行,开火!”

“呯!。。。呯!。。。呯!”三行正面排枪过去后,建夷的盾车停了一会,便依旧缓缓推进以来。

六十步。

马佳咬牙道:“速射炮,实心铁弹,开火!”

“嘭!”一个个小铁球呼啸着砸到盾车上,把表面蒙皮撕破,深入木板四五寸。

“可惜了。”马佳暗想道。论装药量来说,由虎蹲炮改成的速射炮是有能力穿透建夷的五六寸盾车的正面的。但是,为了轻便,炮筒太短,只有两尺,对铁弹的加速不够。当然,放近到三十步内,还是可能打穿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