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八章 左右开弓穿夜幕 纵横深沟避强梁 第二八章(2)深沟隐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在薛官庄村子北面包围进攻的是赫连洪率领的两个班的伪军。崔玉田、赫连洪、乔象福三人在率领着骑兵连赶到村子南面的场院以后,立即兵分四路对薛官庄展开了四面包围。

崔玉田虽然是羊八寨据点伪军的最高军事长官,可实际军事指挥大权却掌握在了赫连洪的手里。因为骑兵连的主要骨干力量大都是于家务民团的老班底,是阎康侯的嫡系部队,外人是指挥不来的。

在赫连洪的指挥下,由崔玉田带了两个班的伪军去了村子东面进行围堵,由乔象福带了两个班的伪军去村子西面围堵,在村子南面则留下了瞿金河率领着两个班的伪军进行围堵。赫连洪则亲自率领着两个班的伪军绕行到村子北面去进行围堵。

赫连洪的如意算盘打得是蛮精的。他知道趁着夜色发动突然进攻固然是最容易得手;可是,此时的薛家庄四门紧闭,又不能够轻易进入,如果贸然进攻,一旦枪声响起,是最容易让土八路趁着夜色钻隙逃走的。

再一方面,一旦交火打起来,自己的人马在明处,土八路在暗处,吃亏的定然是自己的这一方。更何况,整个村子有百十多户人家,如果土八路听见枪声藏匿起来,一家一家地挨户去搜也太过麻烦。

所以他斟酌再三,还是决定先分兵把村子四面给围困起来,等到天一放亮村里的老百姓自动把四门打开的时候再一涌而入,那就可以兵不血刃地把土八路一个个擒拿在手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把崔玉田和乔象福二人及其所部伪军给打发走以后,巡哨的索勇就赶了过来。其时,在房顶上放哨的只有一个小战士,其余三个战士正在房间里睡觉。

南面的场院相距设哨的位置不过一二百米,巡哨过来的索勇目力早已适应了深沉的夜色,一到哨位他就觉得不大对劲儿:你想,二百来匹战马麇集在场院上那能是个小动静,一下子就给索勇给盯上了!

在这个时候,派人去给许耀亭报告已经全然来不及了。眼见得情势危急,索勇当机立断,也不等唤起在房间里睡觉的三个战士上房防卫,他就抡起驳壳枪向着黑影憧憧的场院上打了一梭子。


此时此刻,赫连洪刚刚同瞿金河交代完四面围堵的战斗部署,正要带着手下两个班的伪军绕向村北,不想冷不丁索勇一梭子子弹打了过来。虽然由于距离过远,没有伤及到伪军的一点皮毛,还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

“他姥姥的,这土八路还够灵的!”赫连洪骂了一句,返身又撤了回来。随即指挥着所有的伪军展开了还击。可是,打过了一会儿,他听得还击的枪声并不猛烈,心中狐疑道:“就这么两杆枪也想跟老子叫阵?”

忽儿他醒道:“他姥姥的,这些土八路别是跟我玩什么花活吧?弄两个小萝卜头在这里缠磨着老子,掩护其他的重要人物从北面逃跑?”想到了这里,他向瞿金河吩咐道:“你小子在这儿给我顶着,我带人去北面围堵他们!”

又叮嘱道:“土八路就这么几个人,几条枪,你用不着组织进攻的,只要给我堵住了就成,千万千万不要不让他们摸黑给漏出去!”

瞿金河明见到对面的八路军也没有几个人,而自己的手下有四十多人枪,若是发动进攻可能会有人畏缩不前,这围住了打枪是没有人不高兴的,便爽快地应道:“这都是手拿把攥的事情,没有问题的,你就放心去好了!”

赫连洪这么一耽误,便把围堵村子南面的时间给耽搁了下来。若不是贾相臣等人还在观望,这第一拨人马他定然是截不住的。

那贾相臣是个武林高手,耳聪目明异于常人,一见到在夜幕下有黑影向着村边运动,知道是敌非友,便指挥着手下的战士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按道理来讲,赫连洪的手下有四十多人枪,是占有绝对的优势的;可是,在贾相臣等十来条枪的骤然袭击之下,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等到他调整进攻的队形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又有许耀亭等五个人五条枪加入了进来,这又是他所始料未及的,所以又再次败下了阵来。

到了这个时候,赫连洪不但没有丝毫的懊恼,反而心中喜不自禁,他庆幸自己做出了最为聪明的决策,已经把土八路的主力给生生地堵在了村子里;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支主力部队多不过十余人。他已经从枪声中听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他并未曾想到,还有曹金海、索勇等十几个战士正在撤退的途中向着村北阻击阵地运动而来。有了这两支小部队的加入,反击的火力就会骤然增加上一倍还要多。

在两军对阵最为紧要的关键时刻,许耀亭的手下已经有了二十六个人,二十六条长短枪。在赫连洪的手下,加上伤员满打满算也不过有四十多人枪,在兵力火器上已经没有了太大的优势了。

有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对阵,许耀亭和贾相臣等人对在南面围堵的敌人兵力已经是了如指掌;而赫连洪对村子里的抵抗力量还囿于十多个人的估计。所以在稳定住阵地发起第三次进攻的时候,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战场上生死相搏,拼得主要的还是个士气。许耀亭及其手下的抗日救国军战士个个都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绝境,不拼死相搏就只有死路一条,憋足了十二分的劲儿要拼杀出重围,大有以一当十的气概。

而赫连洪手下的伪军就不一样了,在这些伪军之中没有一个想真玩命的,就连赫连洪也不例外。尤其是在接连两次进攻受挫以后,更是士气低迷。这些人本来都是想仗着人势众跟着拣个洋落来的,见到第三次进攻又受到重创,便一个个像是打了蔫的茄子秧一样再也提不起神来了。

当曹金海等人摔出的一枚枚手榴弹在阵地上轰隆轰隆爆炸的时候,赫连洪等四十多个伪军都像是见到了黑白无常一样,一个个吓得匍匐在地,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生怕把自己的魂魄被勾了去。

到发现曹金海、索勇等十多个战士透围而出的时候,匍匐在地的大部分伪军这才长起了精神,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嗷嗷乱叫着充起了大尾巴鹰。赫连洪也趁机挥舞着驳壳枪吆五喝六地指挥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从东西两面涌到村子里面来的伪军也在崔玉田和乔象福的带领下循着枪声追击了过来,三支人马兵合一处实力大增,士气高涨,马上展开了大规模的追击行动。

也就在这个时候,许耀亭、贾相臣等十几个战士也冲出了包围圈,并虚张声势地展开了反击行动,一排排子弹朝着伪军追击的方向泼洒了过来。

赫连洪一听到西北方向又有反击的枪声响起,当即指挥着伪军兵分两路展开了追击。赫连洪和乔象福合兵一处向着东北追击了下去;崔玉田则率领着手下的人马向着西北方向追击了下去。

曹金海、索勇等十多个战士一路朝东北撤退,许耀亭、贾相臣等十多个战士一路朝西北撤退,凭借着纵横交错的交通沟边打边撤。伪军兵分两路在后面紧追不舍,在黑暗中也不辨东西南北,似风逐流云一般追了个零乱不堪。


在空旷的原野上,杂乱的枪声乒乓乱响,从枪口里射出的子弹在夜空里划出了道道红光,如流星般在人头上飞窜,把附近的夜空都给映红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管是被追击的抗日救国军战士,还是在后面紧追不舍的伪军士兵,没有几个是看清了目标再瞄准射击的,大都瞄见人影儿就开枪,听见人声就搂扳机,乱乱糟糟地混战在了一起。

其时,不论是先前突围出起的曹金海、索勇一路人马,还是许耀亭、贾相臣一路人马,虽然说已经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实际冲出去并没有很远,与追击上来的伪军直线距离不过一二百米。

就其奔跑的速度来讲,抗日救国军的战士在蜿蜒的交通沟里奔跑,远没有伪军在平展的野地里奔跑的速度快。可是,抗日救国军的战士突围心急,从心底里涌发出来内在潜力催动着脚下的步伐,越跑越快;而伪军却要顾忌乱飞的子弹找上自己的脑壳,所以给追了个不即不离。

赫连洪与乔象福所部追击的是曹金海和索勇一路人马,眼看着追击的速度和就是提不起来,不由得心里焦急万分。他不甘心眼睁睁地看着在锅里快要煮熟的鸭子再给飞走了,急切之间突然一醒,大声呼喝道:“停止追击!”

乔象福在一旁正带着人马追击得起劲儿,突然听得赫连洪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大惑不解,朝着赫连洪大吼道:“这正追击到紧要关头,怎么你要下达这样的命令,难道咱们就这样作罢了不成?”

赫连洪得意地奸笑道:“你他娘的,一点脑子也不会动,瞎嚷嚷什么呀!你小子忘了咱们爷们是干什么吃的了!咱们都是骑兵,放着四条腿的战马不用,辛苦咱们自己个儿的这两条腿干什么?”



——出其不意暗添兵,深沟隐遁出牢笼!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