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二卷 浴血征战 第三十九章以杀止杀(三)

程志 收藏 14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三十九章以杀止杀(三) 夜幕渲染般慢慢覆盖大地,钻石般的星辰点缀着幽暗的夜空,寂静的黑夜,清爽的晚风。无数黑衣身影快速逼近山谷中的匈奴军营。 而此刻的呼延宴军营热闹非凡,他们这一次收获不少,数十坛美酒,而牛,羊更是无数,重点是抢来的近名妇女,酒酣耳热,猜拳,叫嚣声不绝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九章以杀止杀(三)

夜幕渲染般慢慢覆盖大地,钻石般的星辰点缀着幽暗的夜空,寂静的黑夜,清爽的晚风。无数黑衣身影快速逼近山谷中的匈奴军营。

而此刻的呼延宴军营热闹非凡,他们这一次收获不少,数十坛美酒,而牛,羊更是无数,重点是抢来的近名妇女,酒酣耳热,猜拳,叫嚣声不绝于耳,士兵们围着火堆欢呼跳跃,无数妇女泪流满面。

威武雄壮的年角号响彻大地,仔细一听有点后世解放军冲锋号的韵味。

突如其来的号角,在黑夜里格外清晰,这让呼延宴大感意外,短暂惊慌失措之后,他迅速冷静下来,他很快就明白了眼前的局势,他们被敌人包围了。如果慌乱只能中了敌人的圈套。虽然匈奴军军纪散漫,但是他们都凶悍无比,在队长、百夫长的集合下,匈奴兵赶紧推开怀中的女人,操起武器准备迎战。匈奴人见得众黑衣人来袭,不仅不慌,反而目露凶光,像打了鸡血般兴奋,个个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呼延宴的军营都动了起来,脚步声,呐喊声,一时间声震大地,而火把也将夜空映得雪亮!

兵者,诡道也!谢飞身为后世的特种兵指挥官,怎么会连这个最基本的常识也不知道,其实他是想用铁血的手段把部下训练成真正的精锐之师。曲阳军虽然训练有素,但是必竟恶仗险仗并没有打过,只有鲜血才能造就真正的士兵。谢飞要的是部将敢与与敌拼命的气势,逢敌必亮剑。

谢飞大喝道:“布阵”

原本散漫的攻击队形,迅速变成有规矩的跑动状态。

不过凶悍的匈奴军对奔跑而来的曲阳军却无视他们存在,反而一路杀奔而来。

这时呼延宴凶狠的目光锁定在谢飞身上,他感觉此人定是敌军将领。

从发起攻击的地点到匈奴军外围防线,距离不会超出五百步,由于匈奴军也是迎击之势,所转瞬间两军开始进入一百五十步的弓弩有效射程之内。

谢飞军开始有条不紊的已经完成了变阵, 最前端垒起几乎齐人高的大盾牌,后面是备战的标枪兵。

再后面的八百多人的弓弩兵,前面的四百多人一起弯弓,准备射箭。后面的四百人处于发射的准备状态。

眼看匈奴兵进入弓箭射程,谢飞军的阵营里步军统领贾顺将手中旗帜一挥。

如蝗虫般飞箭射出!

射完箭,这四百多士兵也是默默的后退三步,他们身后的四百多战友与他们擦肩往前踏上三步。拉弓射箭。

贾顺将手中旗帜再次一挥。

如蝗虫般飞箭第二次射出。

箭雨没入涌动的人流之中,随即惨叫声响起,匈奴军最前端反击队形一拨又一拨的士兵开始倒下,一团团血雾喷洒而出,在妖艳的火光下甚是美丽,立时毙命。 惊心动魄的嘶喊声和惨叫声,不绝与耳。

刚刚一接触,匈奴军损失数十人,伤者无数,正在涌来的匈奴军人流就仿佛撞到了礁石似的顿了一顿,随即从密集的攻击队形迅速变成防守队形,同时匈奴兵也用弓箭展开还击。

匈奴兵不停地弯弓搭箭向对面的曲阳军倾泻箭雨,不过效果有点差强人意,如蝗虫般的飞箭打在曲阳军阵前的盾牌上,发起叮叮当当的声响。当然也有有一些露网之鱼进入后面的点阵之中,曲阳军开始出现伤亡,不过这种伤亡与敌人的伤亡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百五十步的距离,转眼间就到了,即将接敌,曲阳军前面的盾牌兵队形再次变化,从弧形防守阵变成三角攻击阵形,而标枪兵开始单手持枪,三步助跑,在百夫长的命令下,

“标枪”

“瞄准”

“准备”

随着一声“发射”的声音,众多手持标枪的士兵口中也喊出“发射”的声音,震耳欲聋伴随着标枪齐刷刷的划弧线往直冲匈奴军,标枪不比弓箭,必竟标枪杀伤力大,弓箭只要不命中要害,还不至于一下子丧失战斗力,但是标枪不同,标枪的重量重,虽然射程有限,但是标枪重量加上敌军冲锋的力量,威力惊人,无数匈奴兵被穿胸而亡。

一时间惨叫声,哀号声连连。

这时,弩箭兵收起手中的弩弓,挂在后背上,拔出腰间的横刀。横刀,也就是现在所称的“唐大刀”,是唐朝兵士普遍所佩之刀。

横刀,也为双手刀,是在汉朝的环首刀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而研制的,去掉了在汉朝常见的刀柄尾部的环,并延长了短柄改为可以双手使用的长柄,使其变为可以双手使用的窄刃厚脊的长直刀。横刀的基本形状和现在的“日本刀”很象,但唐朝横刀的刀身及刀锋基本上都是直的,不象现在的常见的“日本刀”是带着弧度的弯曲着的,唐朝横刀的形状为直刀形状。可以说现在的“日本刀”的形状总体上就是完全抄袭中国的唐朝的“横刀”样式,虽然这对于喜欢标榜“日本刀”攻击力的日本人来说是种难堪,但是这的确就是真实的历史。横刀的锻造技术在当时世界上是极为先进的,锻造出来的刀锋锐无比,而且步骑两用,制造横刀的技术后来被日本学去,成就了日本刀后世的声名。

与环首刀单持刀不同,横刀是双手持刀,匈奴身强体壮,晋代汉人普通瘦弱,兵刃对击,甚是吃亏,但是使用横刀就不同了,就算一个人力量大,但是单手必竟敌不过双手。在冷兵器时代,横刀的杀伤力是最大的。

然而甫一接战,匈奴军他们便惊恐地发现眼前的敌人完全不同与之前遇到的晋军,他们每次凶猛地撞击在曲阳军的阵线上,最后却撞得头破血流。曲阳军抵御住匈奴军数轮进攻后,齐声发出一声大喝一股勃然杀伐之气散发出来。

曲阳军士兵个个心头亢奋,将生死置之度外,每个人的眼中都闪耀着愤恨,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有道是一人拼命,十人莫敌,何况一千多名铁血汉子拼起命来,后果可想而知。

贾顺扬起手中的横刀,虽然他对这个怪异的兵刃并不认同,但是比起他以前的长剑来差别甚巨,但是他也喜欢横刀一起,脑袋被砍下来的感觉。

贾顺手中的横刀挽出一道光华,一个斗大的脑袋飞向半空中,断口处的血如喷泉一样喷出,甚是美丽。在贾顺身后,数百名手持横刀的部将也同样扑了出去,宛如一条条恶狼一般,冲进去后便挥舞着手中的横刀,一时间血雨漫天。

如果不是凶悍的匈奴人,在如此场面下很可能发生崩溃,但是匈奴人嗜血成性,以往他们习惯杀人,也都喜欢这中杀人的快感,说他们是变态,不如说是他们秉性的释然。血腥的场面让匈奴兵兴奋起来,虽然他们损失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战斗力,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丝想要后退的迹象。

以杀止杀,谢飞别无选择。

谢飞望向阵中,曲阳军每个人都浑身浴血,红色的液体顺着额头和嘴角“滴答滴答”地直往下落,也不知是血还是汗!虽然如此,每个人的眼中依旧利芒四射,战意昂然。谢飞满意的点点头。

谢飞举着明晃晃地横刀冲杀过去,高声喝道:“兄弟们杀,一个不留!”

此刻,呼延宴部损失过半,剩下的那些兵马得到呼延宴的号令,纷纷向军营当中靠拢,聚在呼延宴的四周,短短的盏茶功夫,聚集近两百人,呼延宴下了号令,凡退败下来的士兵立刻被组织成锥形的阵型,准备突围。

以往呼延宴他们面对数对数千晋军也得轻易将其击退,没想到此刻却碰到了一处铁板,虽然对方人数不少,但是也没有达到让呼延宴恐惧的地步,不然他早就跑了。

贾顺一刀砍掉一名匈奴兵的脑袋,反手一刀又刺进另一名士兵的胸膛,血如喷雾,贾顺傲然一笑,喝道:“下一个谁来?”

无论任何方面,胜利的曙光都笼罩在曲阳军上空,曲阳军包围圈越来越小,战场中抵抗的匈奴兵也越来越少。

匈奴兵每个人都是血倒债累累,血肉横飞的场面他们也见得多了,但是什么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自己成了别人杀戮的对象,要说不怕死,那得分什么时候,在绝对没有一丝胜利的希望面前,他们也会害怕,也怕死。死亡在战场上或许说非常容易,也可以说非常难,脑袋一刀被砍掉,这样的死亡在匈奴兵心中渐渐的成了奢望,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曲阳军并不会一刀将他们杀死,而是先断其四肢,然后任他们在痛苦恐惧中自生自灭。

呼延宴似乎绝望了,心中竟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若是有军队救援自己那就好了!”可刚刚想到这里,他便苦涩的一笑,自己的部下根本没有人能冲出去,又哪里来的军队救援自己啊!于是他只能绝将绝望化成悲愤,化成力量,最终灌注在他那把柄长刀之上,杀一个是一个吧!

惊心动魄的嘶喊声和惨叫声中,匈奴兵的人数在飞速减少,交战了数刻钟,双方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匈奴军处在崩溃的边缘了。而谢飞的曲阳军则越战越勇,不断掀起猛烈的攻势。

惨号声此起彼伏,匈奴军被杀得鬼哭神嚎,狼狈不堪。呼延宴也变得麻木了。突然他发现一个犀利的目光望向自己,抬头与其对望,发现目光的主人是一个脸有刀疤的男人,特别是从眼角划至下巴的那道刀疤,让人看了不寒而栗,从内心深处发怵。

看着部下挣扎哀嚎着,看着眼前这些敌人如同地狱恶魔,呼延宴喃喃的说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自己的末日到了,呼延宴看着身边仅存的百多人,而且每个人都带着伤,可以想象,接下去将是怎样一场残酷的屠杀?他们平日没少作恶,出来混始终要还的。呼延宴心中突然升起强烈的求生欲望,眉头一拧,举起弯刀,冲周围的将士喊道:“快跟我冲出去!”

话语还未落便一马当先向谢飞那里冲去。

谢飞冷冷一笑,身子如一道虚影般楔入匈奴军中间,随即便看见那两个匈奴军军士的身体飞上了半空,紧接着在血红的寒光之下匈奴军将士纷纷溅血倒地,惨叫声接连响起。 众匈奴军将士心中惊恐连连后退。

“放下武器者,不杀!”谢飞一脸杀气地喝道。

众匈奴军军士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不要怕!杀了他,冲出去!”呼延宴扯着嗓子吼道。他也读过《孙子兵法》,当然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谢飞冷冷一笑,脸上的那道刀疤如同蜈蚣一样扭曲,看着让人感觉从内心中发寒,谢飞手中横刀在四周迅疾地画开一道寒光,数名匈奴军军士登时惨叫着溅血倒下。

匈奴军士渐渐地失去信心,在曲阳黑衣军的攻击下节节后退。呼延宴见形势不可逆转,无奈的说道:“我们投降!”

面对这不足百人的匈奴伤兵,谢飞并没有痛下杀心,只是他的善待俘虏观念渐渐动摇了。

谢飞命令祁雨及其部下看管俘虏,令贾顺打扫战场。

这时,战场静了下来.这时,贾顺来到谢飞身边沉默不语,两眼微红。

谢飞以后,问道:“怎么了?”

贾顺喃喃的说道:“将军请随我来。”

在军营的里端是一个同百多辆大车围起来的大圈子,车上都是装满匈奴军抢来的粮食和财物,里面关压着七八百衣衫不整的妇女,每个人身上都体无完肤,看到那些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妇女,原本他们抓来近千人,仅仅两三个时辰就生生的折磨死了两百多人。

谢飞看到如此惨景再也无法忍受。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狗咬人,人虽然不能去咬狗,但是,人可以将狗杀死。


PS:《原始血刃》是程志即兴之作,当初读《惠帝本纪》灵感而发,因为是第一次写小说,效果差强人意,不过程志会的将来的日子努力提高,当然也需要大家的支持,不过历史是不能还原的,只是让大家明白,中国历史上的血泪,YY一下,娱乐自己,也是娱乐大家!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