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进行式/舞会的第一次接触


[联合报╱文/林金郎] 2010.12.23 03:53 am




学校第一场合法舞会在那年圣诞节于大礼堂盛大举行,我们精心设计的舞会主题叫「First Touch」……





我当大学学生会副主席是解严后隔年的事,当时社会虽然有强烈「改革开放」的声音,但民风还是普遍保守,尤其校园舞会还没解禁,学生跳舞总是偷偷摸摸,而教官循线抓人也是神出鬼没。


当时也是学生在校门口发传单、在中正纪念堂静坐时,教官会拿着大声公抓人的年代,校方跟学生之间可说是「相看两讨厌」。


背负民意跟学校请命

开办第一场合法舞会


圣诞节自然又是舞会的旺季,随着要求开放舞禁的声浪高涨,身为「学生议长」,只好背负民意去跟学校请命。不过先说明,这可不是因为我本身就是舞棍的关系,也绝不是争取选票的考量,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加速民主化和自由进步」。


当然,我相信这个理由训导长是不会接受的,所以我告诉训导长,学生需要有管理的舞会活动,这样可以避免他们流窜到「地下舞厅」去。


「地下舞厅」就是当时很流行的无照舞厅,而非在地下室的舞厅,曾经有一位女生问我,为何地下舞厅在九楼?我说,别闹了!


我诚恳的告诉训导长:「学校第一场合法的舞会应该由您和夫人开舞,虽然这只是您的一小步,却是学校历史的一大步!想想,那美妙的灯光、浪漫的音乐,还有您翩翩的身影、君子的风度,正是发乎情,止乎礼义的典范!」


训导长最后同意开放舞禁,以后的舞会也跟任何社团活动一样,只要报备核准即可。


于是学校第一场合法舞会,在那年圣诞节于大礼堂盛大举行,我们精心设计的舞会主题叫「First Touch」。


青春像舞会一样

终究会曲终人散


开场第一支舞曲是由Richard Sanderson演唱的Reality,那是电影《第一次接触》的主题曲。该片由法国女星苏菲玛索主演,喔,她当时可是电死人不偿命的清纯偶像,拍这部片子时才四岁。


当天傍晚六点多,大礼堂就传出准备就绪的音乐声,吵得人心痒痒。里面旋转的舞台灯缤纷四射,才一会儿工夫,人潮已经挤满门口,人人面露期待,情绪亢奋。时间开始final count down(最后倒数),一分一秒朝开场的那刻走去。


师长全部盛装赴会,教官也都笑容可掬的入场。在司仪宣布训导长开舞的那一刻,学校舞禁从此走入历史,全场欢声雷动。接着师生共舞成一片,气氛温馨,好似歌词里的情境:如梦似真,一个如此真实的美梦,我希望能一直活在这梦里,如果真是如此,我愿意……


回忆着二多年前学生时代圣诞夜的狂欢舞会,再低下头看到现在自己的大肚腩时,不禁有些感慨。青春就像舞会一样,再怎么热闹绮丽,终究会曲终人散,彷佛只有那个最初的梦,依然永恒真实的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