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一卷.毁损基石 第二章.箭翼联手(3)

shugangj11 收藏 3 1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1.2.3 第五大道20号 20:50 在禁闭室内的爆炸发生之前,舒展一直站在小楼西侧裙房的屋檐下,任凭乌烟瘴气的小楼内外乱成一团,他却连动也没动一下。电磁脉冲炸弹的袭击将他从深刻的自我剖析与反省中震醒过来,他顾不得多想,几乎是在下意识的驱使下便在第一时间冲出了裙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1.2.3

第五大道20号

20:50

在禁闭室内的爆炸发生之前,舒展一直站在小楼西侧裙房的屋檐下,任凭乌烟瘴气的小楼内外乱成一团,他却连动也没动一下。电磁脉冲炸弹的袭击将他从深刻的自我剖析与反省中震醒过来,他顾不得多想,几乎是在下意识的驱使下便在第一时间冲出了裙房。

他刚一冲出门口就看见了先他而到的陈墨,禁不住在心中赞道:好俊的身手,果然年轻气盛不让半分呐!于是,便在廊檐下站定,远远的看着陈墨指挥特工们迅速的恢复了小院的秩序,接着见他与林烈匆匆交待一番之后,又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小楼的门口。

舒展心想,六处上下,现在只有陈墨尚堪一用,如有可能的话应该联合上他一起行动。只是不知这个由总部直派下来的人是否也有相同的意愿呢?但愿我们能够心同所想、力同所向,这样,拯救这次行动尚且有望。

此时的六处走尹博失秦雅,丢荆轩弃荀循,只剩下一个林烈像个大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形势真的是岌岌可危了。幸运的是,舒展即使孤傲却知内敛,陈墨虽然豪放但不张扬。一旦暗翼得展明箭离弦,便是虎豹携手,何惧豺狼!


舒展接着想到,除此之外还有一人必须争取到手,那就是六处的通讯专家吕律调。但是,如此至关重要的一个人却还在史吏的严密扣押之下,潜在的风险巨大难于掌控。看眼前这乱糟糟的局面毫无终结的迹象,怕是到了天明也难得到改观。看来必须动用自己在国安局系统内的渠道才有望完成今夜的航母情资接收任务,而首先要做的还是要确保吕律调的安全,而今,她可以说是打开这场情资大战胜利之门的唯一钥匙,缺了她前景堪忧啊!

几乎就在他的想法刚一出笼的当口,小楼上的一声闷响几乎将他眼前的一线曙光消于无形。舒展毫不怀疑的认定,那是暗藏之敌对情资行动的又一次破坏活动,而这一次的受害者必是吕律调无疑。

在护送吕律调返回禁闭室的时候,他便心生了趁机解救她出走的想法,碍于洁身自好的秉性和尚存一线希望的幻想,他才按下了这个念头。而今看来,真可谓是错失了良机!如果事实证明那是吕律调唯一的逃生机会的话,舒展暗自悔恨道:你终生都得不到原谅。


悲观情绪的涌动,让舒展几乎肯定今晚的这次行动是彻底的失败了。他想,由此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秦雅的死原本可以换来第一支航母舰队,如今却因情资接收行动胎死腹中而变得苍白。秦雅的海外情报员原本可以创造奇迹而使自己跻身世界名谍之列,如今却因情资接收无果徒冒临渊之险而失去华彩。细数之下,误判纰漏比比皆是,无一不是麻痹轻敌和内乱所致。但已从自省之中得到升华的舒展对此却有别样的想法。

舒展觉得,此战虽败却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了国内特战组织中存在的问题,同时也暴露出了敌对势力对我方实施渗透打击的严峻现实,如能通过此败发现敌特踪迹,铲奸除恶修补漏洞,进而变被动为主动,倒也是扭转乾坤的大好机会。舒展想,利用国安局的力量适时介入,从新的角度发力重振总参六处雄风,了却尹博平生心愿,告慰秦雅早逝英灵,正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就在舒展决定摆脱桎梏剑走偏锋之际,有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头,舒展一惊回头看时,原来是陈墨悄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显然,这个始终准备挣脱束缚一飞冲天的年轻人也正在寻找着自己中意到合作伙伴。现在虽属六处却又置身其外的两个人在大难将至之时不约而同的站在了一起。


听过陈墨的简单描述,舒展的推测得到了证实了,刚才从楼内传出的闷响果然是对关押吕律调的禁闭室的袭击,但是,陈墨否定了舒展对吕律调出事的判断。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现场没有任何血迹和肉体残片,我想,吕律调或许就在这幢小楼里,是有人相助?还是遭人劫持?现在还不好说,这一点估计史吏也看到了。所以,接下来他将封锁整个20号院,由市警局的特警接管这里,我们都将接受审查。”

“封锁?审查?难道他连吕律调的生死安危都不顾了?如果劫持吕律调的内鬼被逼得狗急跳墙,必定出手伤人。那时,吕律调必死无疑!难道,他真的置今晚的行动于不顾吗?那可是关乎到蓝水舰队的重大战路啊!”

舒展义愤填膺的反问着自己,突然心里不禁怦然一动。他猛然觉得,一直以来,史吏的做法违反常态令人费解,但到了现在,他的用意却一下子变得明朗了。

其实他无非就是想要借机打压六处的骨干,趁乱夺权。然而控制了六处,他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莫非,他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甘冒临敌乱阵的风险,竟至国家安全的重大行动于不顾吗?哦,这样看来,他的身后必然还有更大的权势在支持着他。否则,以他一个反间局局长助理的身份是扛不起这个罪名的。就算到时候他把猎情的责任一股脑的都推给尹博,但他有这么大的胆量将六处全体人员逐个进行审查吗?

就在舒展快如闪电般的思考着重重疑点的时候,一旁的陈墨愤愤的说道:

“放弃,我看他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努力!”

“嘘!轻声,你打算怎么办?坐等来人审查?”

舒展闻听心中暗喜,他连忙低声喝止陈墨,跟着又问了一句,这让陈墨略有不快,他脸色凛然的说道:

“你不必再试探我,如果我不信任你,也决不会跟你讲这些,现在我们必须竭诚合作,才能扭转败局。”

舒展大喜,点头说道:

“形势复杂才不得不防,说说你的想法。”

陈墨回身望了眼身后,随后低声说道:

“我想另找渠道,单独接收这份情报。”

“我也这么想,只是短时间内找不到可供使用的设备,你知道,这不是普通设备能够胜任的。”

“设备我已搞定,但是…”

“你缺少开门的钥匙!”

“正是!”

陈墨和舒展陷入了两难境地,他们两人都很清楚,吕律调是航母情资接收的钥匙,可眼下非她不可之际,她却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必须找到她,时间有限,人多眼杂,她出不了这20号院。”

舒展肯定的说,陈墨赞同的点头应道:

“我们分头去找,我负责楼内,你负责小院。”

陈墨主动分工,舒展略略沉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我去楼内,你在楼外。一旦有了她的下落,你带她走时会更方便。”

陈墨赞成,但转念一想,又提醒道:

“不过,一旦发现她我们该如何联系?”

舒展经验丰富,他不假思索的答道:

“十分钟为限,无论有无结果,我们都回到此处见面。”

陈墨点头扭身便走,他想舒展说得对,的确,时间紧迫,如果十分钟内还无法找到吕律调的话,无疑证明了此路不通,他们就必须另觅他途了。

舒展从裙房的檐下闪出,朝小楼入口走去,边走边想,这吕律调身陷密室,如何能够逃过次劫?莫非?有人在暗中相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