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8.html


3、重获自由


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老大”很快就又恢复了恭敬的神情:“你当然能啊,因为你是北京市甄市长的儿子!”

他竟然说我是北京市长的儿子,这个可恶的家伙难道中邪了!甄菊人吃惊地想。这时他也明白“老大”何以会割还两个手指给他,何以要恭恭敬敬地跪在他的面前,但他的说法却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不过,甄菊人还不能立即否认,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老大”一旦得知他其实并非什么北京市长的儿子,他又会怎么样对待他,他右手的小拇指已被切掉了啊!

“就算我是北京市长的儿子,可如今我是自身难保啊!”甄菊人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我现在和你老兄一样是囚犯,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见天日呢!”

“你是因为什么事进来的?”

“因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我密码箱的夹层里搜到了可卡因。”

“你是个大毒枭?”“老大”似乎吃了一惊,他钦佩不已地望着甄菊人,大声说道,“还真看不出啊,你可真厉害!若有机会出去,我一定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为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什么‘大毒枭’?我自己连那些玩艺是从哪儿来的都不知道,真不知道是撞见鬼了还是怎么的,我的密码箱里竟会出现毒品!”说到这儿,甄菊人忽然心中一凛,又厉声说道,“你方才说的珠海的那些混蛋究竟是些什么人?有没一个姓风的高个子?”

“老大”心中十分不满,他觉得甄菊人这是对他不信任。但他也很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哪有做贼的四处宣扬自己是贼呢!他此时对甄菊人是更加佩服了。

“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我以前也从未见过他们。来人显得很神秘,只许诺说可以救我出去。”

“你这个恶棍,你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就那么听他们的话,将我的一节小拇指给割了下来!你真是天下最笨的恶棍!”甄菊人自己都不相信,他竟然敢向这位老大式的人物大发脾气。

“是,是,我是天下最笨的恶棍。”此时,“老大”像一只温驯的猫似的,显得极为听话。过了片刻,他又小心翼翼地问:“有多少货?”

“听他们说大约有六百多克。”

“六百多克!有那么多?乖乖,那可真的不得了啊,30克就够条件枪毙了,你犯的罪足够枪毙二十次了!但你决不会被枪毙的,我坚信!”如今,“老大”对甄菊人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而这时,甄菊人却吓得脸儿都白了。“真的吗?那我可真是完蛋了……”他双手抱紧脑袋,一屁股坐倒在地。

甄菊人入狱的第五天,小樱经过多次与警方交涉,终于见到了他。

当看到甄菊人憔悴而瘦削的身影时,小樱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最初,她只是低声嘤嘤啜泣个不停,到后来,当听说“涉嫌贩毒30克就够条件枪毙”时,她便忍不住痛哭失声了。不久,探监的时间到了,她被警务人员带了出去。

但是,这位倔强而执着的女性仍是一直不肯离去,她的哭声也没有停止过,她一直徘徊在看守所大院外面的墙边,不停地哭喊着甄菊人的名字,直至深夜。住在看守所附近以及看守所里的很多人,都被她的哭声弄得不得安宁。她哭得是那么的伤心,不少人都为她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那天之后,谁也没有再见过小樱的身影,很多人都非常担心这位年轻歌手会不会轻生。后来有一天,诗人冯天成以《歌星小樱的哭声》为题,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一首诗,其中两句写得最为感人:“正如不能没有你一样/如果这世界少了一位温柔的女孩/将会苍凉许多许多……/可是,如果亲爱的你离我而去/我满腔的柔情啊/将向何方托寄……”

人们猜想,如果小樱看到这首诗,她一定更会痛苦得几欲疯狂,几欲轻生。

数日后,有人在深圳世纪公园里见到了小樱的身影,但令人无法相信的是,对爱情一直执着而忠贞的她,那天竟会挽着另外一位青年男子的手,在那里有说有笑地漫步。这好像一幅壮观无比的画面骤然间被人泼上了一盆污水,令人简直无法忍受。

和小樱在一起的,就是那天她在万绿园里遇到的青年男子。是他约她到深圳世纪公园来见面的,他在电话中对她许诺说:他有办法救甄菊人出狱。

见面后,他说如果她答应不和甄菊人结婚,他就一定会将甄菊人从牢狱里救出来。并明确地告诉她,甄菊人密码箱里的毒品是他放进去的。而那些毒品则是他从一伙来自珠海的毒贩手中得来的。他已经写了一封足以证明甄菊人清白的信件,这封信足以使甄菊人被无罪释放。

小樱经过一番痛苦思索之后,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但奇怪的是,这位急于得到小樱的男子,将信件交给小樱之后就立即离开了。

几天后,甄菊人真的被无罪释放了。他的入狱,与他正办理的那桩经济案件并没有任何直接联系。

他的历史全都很清白,以那封匿名信为线索,警方很容易就找到了证据,证明甄菊人确实是被人栽赃陷害的。而陷害他的人,就是一年前从北京监狱越狱潜逃在外的重刑犯海南洋。

此外,广州警方还意外地获知:原来甄菊人竟然是北京市一位副市长的亲生儿子!他刚出生不久,父母就离婚了。所以,他本人可能至今还不知道自己竟有一个地位如此显赫的父亲。而甄副市长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儿子的成长,他在甄菊人入狱的第三天就给广东方面打来了电话,询问甄菊人的情况。当听说儿子涉嫌贩毒近六百多克时,他请求广东警方一定要详细调查,如果载菊人真的是个大毒贩,他一定会大义灭亲的。但就他所知,甄菊人一向与毒品没有任何关系,可能是有人栽赃陷害。

事实证明,果然是有人栽赃陷害。所以,甄菊人很快就被无罪释放了。

半年过去了,那位强迫小樱离开甄菊人的“无赖”,却像突然间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没有出现过。小樱感到奇怪极了,她觉得那个人也许只是个喜欢恶作剧的无赖小生罢了。

之后,她便不再理会当初承诺过的事情,而是一如既往地恢复了与甄菊人的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