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逃犯 外传 2、奇异的栽赃

红色太平洋舰队 收藏 2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8.html[/size][/URL] 2、奇异的栽赃 甄菊人是海南一所大学政法系的的副教授,他最担心的还是他和小樱的事情会被学院知道,他倒不担心学院会对这件事作出什么处理,而是担心他的学生们会怎样看他。 甄菊人所在的那所大学名叫春风学院。是一所培养文学和司法人才的私立大学。 甄菊人越想越怕,只觉得那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8.html


2、奇异的栽赃


甄菊人是海南一所大学政法系的的副教授,他最担心的还是他和小樱的事情会被学院知道,他倒不担心学院会对这件事作出什么处理,而是担心他的学生们会怎样看他。

甄菊人所在的那所大学名叫春风学院。是一所培养文学和司法人才的私立大学。

甄菊人越想越怕,只觉得那个自称叫什么“海南洋”的家伙真是一个再可怕不过的混蛋。

刚刚在草坪上的那番甜情蜜意,此时已是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满腹的忧虑。

当天夜里,学院的一位副院长来到甄菊人的住处,告诉他学院这天上午开了一次常委会,决定派他到广州去一趟。两年前,学院和香港光明实业公司合作,在广州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其中春风大学占40%的股份。春风大学委派一位名叫风正杨的系主任担任公司的董事长。不久前,春风大学得悉:风正杨涉嫌将公司23%的股份转移到了另外一家公司。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要求春风大学推荐一名懂技术、懂外语、懂法律的同志前去协助调查。于是,学院领导经过常委会认真研究,最后一致决定由甄菊人前往广州协助当地检察院调查此案。并且,这位副院长在会后就派人到机场给他订好了次日飞往广州的机票。

第二天正午时分,甄菊人乘飞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谁知他刚一下飞机,两名刑警便快步向他走来,对他全身上下以及他随身携带的一只密码箱进行了相当仔细的搜查。

甄菊人并不知道何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还以为广州出现了什么特殊状况,这才严格搜查进出机场的每一个人。但很快他便明白,那两名刑警是特地冲着他来的,他们似乎早就在那儿等着他了。

一名刑警严厉地盯着他,另外一名刑警则用刀子将他随身携带的那只密码箱割开了,并很快从密码箱的夹层找出了一袋又一袋的白色粉状物品。

甄菊人不由得惊呆了!

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他更不知道那些东西怎么会跑进他的密码箱里。

这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甄菊人当场就被告知:“涉嫌贩毒”,将被刑事拘留。


在拘留所里,甄菊人全身的衣服被脱得一丝不挂,他的衣服被扔在潮湿的角落里。这是进牢房前的例行检查。之后,有人让他穿上内裤,双手呈抱头状走进一道铁门。经过几条长长的走廊,他被带进一间30多平方米的牢房。

所有的床位都被先到的犯人占据了。甄菊人刚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坐下,一个满脸络缌胡须的中年男子便阴沉着脸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过去。他想,这也许便是人们所说的老资格犯人要“提审新兵”吧?

当得知甄菊人是大学法学系的副教授兼律师时,这位“老大”模样的络缌胡男子不由得对他肃然起敬,继而,他冷冷地向其中一张躺了三个人的床上高声喊道:“他是律师!”

话音刚落,那张床上的三个人便都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原以为这几个人起来是要狠狠揍他一顿的,谁知这时他却意外地得知:他可以睡到那张床上去。

甄菊人发现,整个牢房里也只有他和“老大”是单独睡一张床的,其他人都是三四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更多的人则是睡在地板上。甄菊人不由得感激万分地望了“老大”一眼,发现他这时正在床上寻找着什么。

不一会儿,“老大”拿着一张三天前刚刚收到的判决书走了过来。他向甄菊人叙述了他的案情,然后说他对判决不服,希望甄菊人能帮他写上诉状,作他的辩护律师。

“老大”名叫程文正,他是因为老婆与人私通失手打死了奸夫这才入狱的。

次日清晨,甄菊人一觉醒来,发现有八名犯人千奇百怪地站着,其中三名犯人肚子紧贴着墙壁,两名犯人头顶着墙壁,另有三名犯人站在厕所里一动也不动。微一思索,甄菊人便明白这八人原来也是昨夜新来的。他为自己能免吃这一顿“杀威棒”而暗自庆幸不已。

早餐时,甄菊人吃了一口牢饭便再也吃不下去了。“老大”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几根火腿、两个鸡蛋,递给甄菊人,说:“凑合着吃点吧,妈的,不吃这些又能吃啥!”

甄菊人满怀感激地点了点头。

中午,甄菊人在睡梦中被踢醒了,“老大”不知怎的突然变得凶巴巴的。

看到甄菊人已经醒来,他狠狠地揪住甄菊人的衣领,将他从床上拉起,又一下子将他推倒在地板上,恶毒地说:“还想睡床!到地板上睡去吧!”

甄菊人吃惊极了,他不知道“老大”何以会如此对他,他还对他满怀感激过好几次,难道他以前所做的都是假的?

躺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浓浓的恶臭不断扑鼻而来,向四周看时,他发现这种令人直想好好呕吐一番的气息,对其他人竟好像一点影响都没有,难道他们的嗅觉都失灵了?但他知道不是这样。他们是习以为常了。也许在这儿住上一、两个月之后,他自己也会对这种气味习以为常的。

一想到要在这儿住上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甄菊人不由得难过得哭了起来。

他密码箱里的毒品到底是怎么来的?究竟是谁想置他于死地?哼,只有风正杨他们一伙人!因为他们一直担心学院会找到他们犯罪的证据。但他并不担心自己会真的被判刑,因为他相信学院定会派出得力人手前来为他洗刷冤情的,此外,更因为他确实并没有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显得很坦然。

次日清晨,甄菊人吃惊地发现自己右手的一节小拇指不见了!

伤口被包扎得好好的。

此时,甄菊人并没有太多的痛苦之感,他只是感到悲哀极了。

不久,他发现“老大”一直都在阴险地冲他笑个不停。

一定是他干的!可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有一点他十分想不通:那就是他截去他的小拇指的时候,他为什么一点疼痛之感都没有?后来,他清楚地记起,昨夜睡觉前,“老大”似乎又变得好心了,他端给甄菊人一碗自制的饮料,甄菊人再次满怀感激地将它喝了。

那碗饮料一定有问题!

到了第三天清晨,甄菊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又躺回到了床上,并且还是睡在“老大”的床上!

他惊恐极了,急忙从床上一跃而起。这时才吃惊地发现:“老大”竟直直地跪在床前,其他所有同牢房的人则齐齐地跪在他的身后。他望了一眼“老大”那双微微有些红肿的脸盘和眼眶四周的两个黑圆圈,便明白这恶棍一定是在地上跪了整整一夜。

突然,甄菊人更加吃惊地发现:“老大”两只手的小拇指都不见了,伤口只进行了简单的包扎,鲜血仍然不断地渗出来。

这些人是不是都疯了!

“你们……”

甄菊人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直到这时,“老大”才抬起头来,颤声说道:“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真该死!”说到这儿,“老大”回头向跪在身后的犯人吼道:“都给老子滚到厕所里去!”

一眨眼功夫,就只剩“老大”和他两个人了,其他人都听话地“滚”到厕所里去了。

甄菊人扶“老大”在床沿上坐下,心中对他鄙夷极了。同时,他的内心还不无担忧: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更何况是“双倍割还手指”和通宵下跪的大礼呢!

可是,上次“老大”让我睡在床上,最后我却失去了一截小拇指,而这次他又会对我怎么样呢?这个恶棍,他竟然狠毒到割下自己的两个小拇指,这可真是骇人听闻啊!

“甄先生,我真该死,我不该割下你的小拇指……”说到这儿,老大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

甄菊人连假意劝阻都没有,不仅如此,他还在心中不住地说:你是该死,竟敢割下我的小拇指!

这时,“老大”又继续说:“我不该听信珠海那帮混蛋的话,他们说你偷了他们一样极为重要的东西,要我狠狠地教训你。还说三天后他们会再来见我,如果我能帮他们达成任务,他们许诺说可以救我出去。但我知道那些家伙都是一群喜欢吹牛的混蛋,他们狗屁本事都没有。而你……”

“老大”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他胆怯地望了甄菊人一眼,又急忙低垂下了脑袋。

这个狂妄的家伙竟然也会胆怯!

看到甄菊人一声不响的样子,老大又继续说:“而你,你甄先生才真的是神通广大的人物。我知道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将我救出这个牢笼,那就是甄先生你了……”

甄菊人吃惊得有些想笑了:“你说什么?你说我能救你出狱?你真是在开天大的玩笑!这怎么可能呢!即使我能够出任你的辩护律师,帮你打官司,但我也不敢保证你能安然无恙地走出牢房,因为你毕竟杀了人啊。”

“老大”的脸色一下子又变得极为难看,凶狠的神情一下子又流露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