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逃犯 外传 1、莫名的邂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8.html


1、莫名的邂逅


如往年一样,三月刚过,有南中国海上明珠之称的海口便准时地热了起来。

一座座摩天大楼鳞次栉比地排列着,火辣辣的太阳就从这些摩天大楼的楼顶直晒到地面上来,使得人们连门都不愿出了。直到黄昏时分太阳快要下山时,人们才陆续走出家门,开始了花样繁多的夜生活。海口市也因之被称为“不夜城”。

小樱便是在太阳快要下山之时走出家门的。

这天,她一刻都未停留,便径直驾车前往频临西海岸的万绿园。在路上,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只听得“嘟、嘟”两声,一个男子的声音便清脆地响了起来:“我已经在万绿园了。”

那个声音仍然显得那样地温柔,永远给她一种绵羊式的温柔之感。

小樱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低低地骂道:“这家伙,可真是个听话虫。”然后,便加快了车速。

不一会儿,就到了万绿园。

小樱停好车,刚走到入口处,就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在万绿园的草坪上向他招手。

那人三十来岁的年纪,正是她的现任男友甄菊人。

她漫不经心地走到他身边,在他脸上随意地吻了一下,低声问他:“带卫生纸了吗?”

甄菊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又忘了。你等着,我这就去买来。不过,我们要在这里来一次吗?”

他怔怔地望着小樱,心中充满了疑惑:这儿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啊,虽说这个时候人还不算多,但万一有人看到了,大家都住在海口,那可难堪死了。

虽然挺刺激的,但心里却觉得有点浪漫过了头。

小樱娇嗔地斜了他一眼:“我看你是越来越胆小了,这儿僻静地方有的是,你是怕我找不到还是怎么的?”

甄菊人苦笑了一下,连忙向万绿园的出口处飞奔而去。

剩下小樱一个人的时候,她就那么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草坪上,先是怔怔地望了一会儿空中缓缓飘过的白云,继而便低下头来,一只手支撑着美丽的脑袋,一只手捡过一根树枝,在地上胡乱地画着些什么。

忽然,一个模样不算难看的青年男子倏地闪现在她的面前,并挨着她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青年男子还不时地四处张望着,似乎生怕有什么人会发现他在这儿似的。

小樱看也不看他一眼,脸上却现出了极为恼怒的神情。

正当小樱想站起身走开时,青年男子“嗖”地一声掏出一柄铮亮的三棱匕首,在小樱面前晃动了几下,低声说:“小姐,你最好坐着不要动!”

小樱轻蔑地冷笑了一下,“腾”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声说道:“胆小的家伙!你敢对我怎么样?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一个大男人对付我这个弱女子,难道还需要这柄可笑的匕首?哼,你有胆量就捅死我!”

青年男子万万没有想到掏出匕首反而会弄巧成拙。小樱无所畏惧的神情,更使他神色不安地向四周张望个不停。

没想到掏出匕首最终感到恐惧的反而是他自己。

看到这种情景,小樱更是冷笑着不止:“你最好赶快滚蛋,我男朋友到外面买东西去了,他马上就会回来的。”

青年男子不由得目露凶光,阴恻恻地说:“他只要敢出现,我就干掉他!”

小樱脸上露出了更加轻蔑的神情,干脆转过头去对他不加理睬。内心却颇为担忧,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但她却担心眼前这个恶棍会伤害到甄菊人。

小樱默默地想了一小会儿,渐渐收敛起满脸傲慢的神情,低声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和你好像并不认识,对吧?”

“听说你很快就要和甄菊人那傻瓜结婚了,是吧?”青年男子神情阴沉,答非所问地说。未等小樱说话,他又说,“但你决不能和他结婚!”

小樱“格格格”地娇笑起来。“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我不和他结婚,难道和你结婚吗?真是笑话!可你到底是谁,你好像认识我?”

青年男子没有理会小樱嘲笑的语气,依然阴沉着脸说:“你不用管我是谁,但你却得和我结婚,而不是和他!”过了片刻,青年男子又说:“还是告诉你吧,我是海南洋。”

小樱不由得微微一怔。直到这时,她才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了青年男子一眼。但也只是淡淡一瞥,她便再次冷笑起来。这更让青年男子觉得象是受了某种令人无法忍受的侮辱似的,他的自尊心被深深地刺伤了。

青年男子用比小樱还娇嫩的手指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匕首,而这时的匕首却显得像一个小孩儿玩具似的可笑,仿佛它那充当凶器的一面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你是海南洋?哈,你是海南洋,那可真是笑话奇谈!海南洋被判了死刑,正在北京的监狱里受苦呢,你可真蠢呢,竟会对我撒这样的谎!”说到这儿,小樱叹息了一声,又幽幽地说,“几年前我还在北京时,当时我是众多北京公子哥儿的宠儿,而他,却是被美女簇拥的花中之王。遗憾的是,我自始自终都未能见上他一面,他就坐牢了。唉,他的样子应该是蓄着短短的小胡须,白净的脸庞上笼罩着淡淡的忧伤……”

说到后来,小樱已是语带哽咽,说不下去了,而她的眸子里更是早已泪涔涔的了。

见此情景,青年男子不由得冷笑几声,淡淡地说:“就算我真的不是海南洋,但据我所知,海南洋早在一年之前就已越狱潜逃在外了。此时的他,正不知流浪在哪个风光秀美的城市,或者根本就是在哪个角落里风流快活呢。”说到这儿,青年男子突然目露凶光,狠狠地瞪视着小樱,又说:“你是真的不肯跟我走,对吧?”

小樱显得更加不屑一顾了。

“跟你走?如果你真的是海南洋,我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跟你走,因为海南洋是所有女人的梦想,但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头蠢猪而已!”片刻之后,小樱流露出悠然神往的神情,又叹息着说,“可惜你不是,你只不过是一个冒牌货,一个纯粹的无赖!”

青年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却不再出声。

小樱冷哼了一声,又用挑衅的语气说:“不怕告诉你,我亲爱的菊人是到外面买卫生纸去了,我们待会儿要在这儿ML,在这样宁静而风景秀丽的公园里ML,难道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在一个喜欢她的男人面前说她马上将和另外一个男人ML,再没有任何一种侮辱会比这种侮辱更强烈了,除非这个女人是妓女。青年男子不由得恼羞成怒:“吴小樱,你不要欺人太甚!”

说完,他猛地从地上跳起,气咻咻地走掉了。身后传来小樱开心的大笑。

几分钟之后,甄菊人便从外面买卫生纸回来了。二人在万绿园的草坪上翻天覆地一番之后,小樱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甄人。之后,两人便把那男子当作笑料议论了一番,最后,两还都觉得那个小丑般的男人不是神经病,便是吃错了药。两人一边谈论他,一边不停地大笑着。

后来,小樱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怔怔地呆在那儿,好半天一句话都不说。

甄菊人忙问她怎么了,她却只是望着甄菊人,“吃吃”地笑个不停。一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止住笑声,说道:“你猜刚才那个家伙会不会还没走开,而是躲在一个角落里偷看我们做那种事?”

甄菊人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不会吧……”

但他只说了这三个字,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觉得那家伙若真的就躲在附近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看到了他和小樱刚才的那些亲呢的动作,那该怎么办呢?唉,那个该死的卑鄙下流到了极点的家伙,说不定他还将他和小樱刚才的事情用相机拍了下来呢。可那家伙究竟是谁呢,他为什么要和他“夫妻”二人过不去呢?虽然他们还没领结婚证,但在甄菊人心里,他和小樱早已是一对恩爱夫妻了。

可是,若是那家伙真将刚才的事情拍了照,那他今后还怎么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