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青年 第三章:个人篇 021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7.html


这是张泛黄的黑白照片,还是做副军长的时候留下的随影,照片里的自己正拿着一只大烧饼啃着,身边还有一支从敌人手里缴获的三八式步枪。

不管今后身在天涯海角,每当看起这张老照片的时候就想起了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光. 现在龙崎军长怎么样了呢?不知道国民政府那些个大佬们有没有人找他的麻烦,现在自己和这些弟兄们孤零零地身处这片原始森林。这里虽然日子过得单调一些,但这远离城市的喧嚣,有着不一样的清静。

孙浩:他醒了,你们快来看啊!

龙崎、李东、刘盛三人走了进来,外面的弟兄们在各自干着手里的活计,但大多的人正在训练中。

龙崎:“起床了,起床了”,怎么还没醒啊?

赵大海醒来了,并用手擦了擦眼睛,只见身边围着好多个不可能见到的人。有龙崎、李东,只见他们都很亲切地关心着自己说:怎么样,身体没掉啥“零件”

赵大海:零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梦?照片呢?照片怎么不在了。

龙崎看了看赵大海一脸茫然的样子,这时候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这人自从前天晚上睡觉后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一连三天没有进水了。现在终于醒来了,但看他现在的样子不会连自己都忘了吧?

赵大海:这不会是做梦吧?我有点不信,龙崎你打我一下!

龙崎向赵大海的脸 “啪”的一声就打了一巴掌….

赵大海:随着一声“哎哟,这不是梦啊” ?

龙崎:老赵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你去了鬼门关了?随着这么多的担心,龙崎和大伙们都不太明白了,难道他是失忆了!老李快过来看看,你看看我们老赵是怎么回事,已经睡了几天几夜了,今天中午一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赵大海:在确认自己还是在现实中的时候,但还是有点怀疑,并亲自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奇怪!疼的啊?

李东不知在哪找的凉水给赵大海灌了下去,随着凉水咕咚咕咚地入口后,一直冰凉着心一个凉透的感觉,妈呀,这是做梦还是梦不醒啊?

龙崎看着异样的赵大海并没有再叫唤他,以前听老人说过,有的人会在夜晚睡觉的时候梦游,当人在梦游的时候千万不能突然地叫醒他,这样会过度地让梦游人受到惊吓死去的。

这时候,李东正想又给老赵脸上泼点凉水,但被赵大海制止了,赵大海轻声地对李东说:老李,可能老赵是在梦游,咱别叫醒他,这样会死人的。

李东吓得赶紧地站在了龙崎身后,看着脸色煞白的赵大海还真是吓人,还好这是在太阳出来的大白天,如果是在晚上一定会把人吓得半死。

李东:龙哥,老赵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龙崎看着赵大海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快1分钟了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嘴里嘟哝地念着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语言,难道这就是梦游?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随着一阵哈哈大笑后,赵大海猛的睁开了双眼,并翻腾地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对!是跳下来的,这可把一向胆子比较大的龙崎也吓退了三步….

龙崎:老赵你这是干啥?你是人是鬼说个话啊,这日本鬼子我都不怕就怕你这种装神弄鬼的人,你再这样装神弄鬼地信不信我就揍你?

不知是不是这些天一直没吃饭了,所以肚子很饿,这种感觉更让自己相信这不是梦境,这一切都是真的!

赵大海:龙哥,我在醒来之前的时候做了很多梦,梦见我有好多个弟兄,我们手里有枪支弹药,抢劫了银行,我还杀了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梦呢?

龙崎:你小子忘了什么事都可以,只要没把你的大哥和师兄弟们忘了就行。不错,是抢过银行,但也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还有弟兄们训练的事最近这段时间很感谢你啊!要是没有你,相信即使我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办法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将弟兄们训练成这么好。说事居然把事给搞忘了。老李快去把热粥端来给大海吃一点,现在他不能吃硬的食物,得慢慢调理,他现在是我们“重点照顾病号”。

赵大海:我昏迷了这么多天,怎么回事啊?

龙崎:不好,难道我们老赵真的失忆了?

赵大海:我睡着的时候做了很多梦,梦见了很多死去的兄弟。

龙崎:呵呵,那也许是你太紧张了,现在没事了就好,那天你受伤后就一直没有醒来,还好你醒了,要是我的赵先锋没在了,我们就没了半个臂膀了。

李东:老赵,你这一觉足实地睡了三天三夜,我们真害怕你醒不过来。

龙崎:是啊老赵,孙浩一直守在你的房间,就看你什么时候醒来,这次干不干大事不要紧,老赵你的身体要紧啊!

赵大海:军长,我真的在睡觉的时候做了很多梦,我对以前的很多事都记不得了,现在弟兄们呢?他们都在哪。

龙崎:哎,弟兄们都完了,全部完了。

赵大海:只见龙崎摇着头并无回答,老李,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东:我们的军队在前线与日军决战的时候被拼光了,老蒋使用的是添油战术,确将他们的主力部队放在后方根据地里钻山沟,说什么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可国军的军队就没有前进过一步啊?我们的兵力调往前线与日军拼消耗,咱们四川所部兵力空虚,全被唐式遵所部蚕食了,在我们弟兄们在四川基地几乎全军覆没。还好,在关键的时候发生了一次大爆炸,那些神秘的技术设备和武器永远地随着匪军一起消失了,方圆两三公里的大山随着轰隆一声被夷为了平地。

赵大海:那死了多少人?

李东:不知道,我们的整个军队就只剩我和龙崎逃了出来,剩下的兄弟全部完了,他们死的死、亡的亡,也有投降的不少。

赵大海:妈的,还投降啊,看来真是些乌合之众!老子还在的时候真想一梭子解决了他们!

龙崎:算了,人各有志,做大事的人能屈能伸,我们什么世面没见过,有好日子的时候就过好一点,穷日子的时候就省一点,这人还是好好的活下去才好,不过咱现在的日子也确实是穷了点,咱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的弟兄了,现在我们从零开始,好好地策划着打出一片新天地,解救那些在水深火热中的老百姓。

赵大海:那咱们根据地陷入唐式遵手里后那些老百姓怎么样?他们没有为难吧,咱们地盘丢了没关系,只要老百姓日子过得好也没有什么,想的开一些,没有地盘以后我们还可以从敌人手里去抢。

龙崎:你还真以为唐军长这么好人啊,现在也苦了那些老百姓,不过说实在的,这老百姓啊咱对他们太好了反而让他们觉得我们有利可图,你看唐军长他们把社会秩序 “管理得井井有条”,谁还记得咱们啊。

赵大海:难道当地的百姓们就不记得咱们对他们的好吗?不记得我们曾经对他们的庇护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比如说一块属于自家的房子、土地,还有公平的竞争机制,还有我们发给他们手里枪难道是烧火棍啊,就这么老老实实地被唐式遵给征服了?可悲、可叹啊!

龙崎:别不想不通了,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是有不少老百姓想搞到枪庇护平安,像土匪什么的来抢东西了还可以自卫,但四川在我们的管理下哪来的土匪呢,随着和平了很长时间,因此大家都没有防忧患于未来的想法,眼前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比如说钱、粮食是目前最为紧张的,谁家钱多、粮食多的就在当地有威望,上门提亲的可以把门槛都踏破了。

赵大海:有这么严重吗?不说这些了,我为什么睡这么久呢,你们又是怎么找到这的呢,这一切都是奇迹啊。

李东:我来替你回答问题吧,第一:关于严重性我想现在的情况比咱们想象的还遭,唐式遵使用的是温水煮青蛙的战略方式,现在就连我们根据地的老百姓也不相信我们了。唐式遵军队在接管我们根据地后,开始那段时间也不很太平,为民间私人持有武器的事首先进行了收缴,他们采取了重金利诱、局部各个击破的手法将老百姓手里的枪支收了去,然后接着就是进一步的思想教育,天天到处大街小巷、大村、小村地去播放黑白电影,电影内容就是宣传咱们的“坏”,电影中描述咱们龙崎军长拥有的奢侈生活物品拉了两列火车、房产400多处,个人资产无数。这些无中生有的个人资产罪名给扣上了还不够,还在电影中展现了我们军队是如何欺骗众民进行诈骗,说我们给老百姓们放高利贷坐收渔利、还有到处开设赌场、娱乐赌博场所压榨老百姓的血汗钱,甚至在黑白电影中还出现了我们在某处的秘密基地设有地牢,里面专门用来存放鸦片和关押犯人的地方,为了显示真实性,不知在哪找到的猪血涂在了墙壁上,他们宣传说这是我们逼供犯人的地方,说有某某人惨死在这里,当老百姓看着这些重复内容的时候无人不对咱们痛恨,现在如果有兴趣出去看看的话,经常能看到那种黑白电影。

赵大海:黑白电影!啥玩意?

龙崎:烦死我了,你说咱们有那么坏吗,那个“地牢”其实是咱们用来存放蔬菜的菜窖,可被他们硬说是咱用来存鸦片、关押犯人的,你说还有这种宣传的方式吗,这不是欺骗是啥,不过咱也习惯了,人就得被习惯,呵呵。

李东:老赵,你在山里待着当然没见到黑白电影了,现在只要没到晚上12点,整个白天和晚上到处是电影、喇叭声,号召老百姓们举报私藏枪支的个人或户,举报有奖,那阵势煞是热闹啊!

赵大海:那抢银行的是怎么回事,我做梦的时候梦到过,但又想不起来了呢?

孙浩从训练场上走了过来,向坐在床边的龙崎和赵大海敬了一个军礼!

报告副军长:“11.14”银行大劫案、“11.17劫枪杀人案”都是你干的。

孙浩早就将这些了解的事报告给了龙崎和李东,在重复地向副军长报告后笑了起来,赵哥是不是真的失忆了啊!

赵大海:怪的很啊,自从做了一个长梦后以前好多事都忘了,真是健忘啊!

龙崎:其实现在像你这样岂不是更好,没有历史包袱和压力更适应新的环境,比如我和老李进入这片迷茫的原始森林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建在这树屋上的房子,当时在我豪无希望的时候看到了希望,想不到在异乡的地方还有孤立于唐式遵军队管辖范围外的民众,心目又燃烧起了解救万民于水火的强烈想法。

赵大海:那唐式遵在打败了我们后,现在对老百姓好不好啊?

李东:吃不起菜、买不起肉,物价及其上涨的情况下工资不涨,买房只是个奢望,到处是假货,“除了你爹妈是真的外你所看到的都是假的”。

赵大海:老李,有你这么损人的吗,什么除了我爹妈是真的,我看到的都是假象?很深奥耶!

李东:哈哈,自己理解吧,给你说了也没用,像现在的你,只知道一天呆在深山老林里面,像你这种只满足于现状的人来说不跟你讲,和你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赵大海:哈哈,你小子竟拿我开玩笑,谁说俺只满足于现状了,我成千上万的弟兄们就在外面,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杀向东京,把日本鬼子的天皇给打死了。哈哈哈哈!

龙崎:又在说胡话,你虽然健忘了可还是把老毛病改不了,什么杀向东京,现在日本人正在中国赖在不走了呢,这些日本鬼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赵大海:老李,现在我们还有多少弟兄啊?

李东:弟兄们都进来吧。这时孙浩、吴刚、吴刚树、邓光明等四人鱼贯地走了进来。

赵大海:记得进来的弟兄们以前还是那种白白的小脸蛋,现在已经变得黝黑黝黑了。当看着这些的时候似乎想起了在训练场上的事,自己为什么会躺了几天几夜呢?至于怎么回事又让自己陷入了郁闷之中。在经过努力地回忆后还是想不起来,大海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失去记忆。

龙崎:说完正事后我说说我和李东的“来历”吧,在我们所部全军覆没后,军队里的主要骨干都遭到了唐式遵的秘密杀害,能联系上的和逃出来的只有我和李东两兄弟了,为了方便化妆逃跑,我们出门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就连一颗手枪子弹都没带,窘迫得很啊。

赵大海:只要人没事就好,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李东:说起来我们也很怀念以前的时光,如果上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的话,我想咱们一定会东山再起,人在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机会了将一切潜在的敌人全部消灭!

龙崎:别说以前的事了,我们化妆成老百姓以后到处逃着,我们为了方便化妆,在逃跑的时候路过一村庄,那正在进行强制拆迁,我在一建筑垃圾堆里找到了这身衣服,我们将身上的衣服烧了后就选择逃往,后来到了青川县这个地方避难,这里人烟稀少,国民政府的军事力量薄弱,还有就只知道大海兄也在这里,可我们刚到青川县的时候城里到处贴满了我和李东的画像,县城里不敢久留,因此我和李东两人就在镇上买了两把开山刀逃进这片林子里,是时候差不多风声过去后,准备再出来伺机东山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