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三十回 祝福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既然说到这个事情,肖强起身和梅姐换了个位置,坐在周世祥身边悄悄地告诉他一个骇人听闻的秘密。


原来,他认识的还有另一伙儿毒贩,是长期往来于内地和云南之间的人。由于这个时候的检查设备还不是很完善,他们携带小批量毒品几乎都很顺利,只是在云南那边想把生意往大了做,难免会与当地一些黑势力发生口角摩擦甚至动刀动枪。


于是这些人为了扩大自己的队伍与黑帮抗衡,就在内地物色一些其貌不扬而且身体素质极好的人进行拉拢。后来他们把目光瞄准了偏僻农村和大山里的年轻人,因为这些人里很多都没有案底,思想也单纯,身体更是比常人要扎实许多。尤其是那种没有户籍(俗称黑户)的年轻人更受欢迎,因为他们即使是杀了人公安局想找线索都异常困难,想抓捕他们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找这样的人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只要给他们一点点甜头,让其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从此厌恶了自己的生活环境,其思想工作做起来要比常人容易许多。当然,也有一部分特别老实的人是很难用金钱和物质来打动他入伙的,不过没关系,只要被这些毒贩看中的人就会想办法经过多次接触后,令其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沾染上毒品,不怕他到时候不乖乖就范。


而肖强他们这个盗墓团伙虽然目前不会像那些毒贩一样需要随时准备与人拼命,但在每次盗得文物销赃之际总会遇到一些社会上想黑吃黑的人敲诈勒索。虽然目前还没有挖到什么特别值钱的文物,但保不济哪天挖出些“大家伙”来,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去干掉几个前来惹事之人也是非常可能的,因此趁现在还没发展到火拼的地步,早些收罗点各种不同类型的人才实乃未雨绸缪之举。


靠,这也太玄乎了吧!周世祥如果不是今天和这伙人深入接触,只会觉得天永远是蓝的水永远是绿的,根本都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存在着,但——这就算黑暗吗?只有天知道!


周世祥听完肖强这番话,隐约中想起龚烨华的兄弟龚海华来。难道这家伙就是如同肖强刚才所讲的那样,也是被毒贩看中后跟他们一起跑到云南发了财,然后衣锦还乡再拉上龚烨华准备出山一起“革命”的吗?


见周世祥有些发呆,肖强还以为他有点害怕了,笑笑道:“怎么啦,想什么呢?古人说过一句什么什么能者劳心,什么劳力之类的屁话,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你只管放心就是了,以后要打架的话也不会喊你动手,你在我们这里面只要动动智慧就能抵过千军万马啦!”


这话可把周世祥听糊涂了,肖强不是看中自己的枪法,也不是看中自己的体力,那是看中自己什么了?若要讲智慧,自己在他面前实在没显示过什么聪明才智啊?


周世祥正准备问问肖强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时酒菜已陆续开始端上来了,众人赶紧把话题扯向别的,他也只好把问题留在肚子里闷上一会儿了。


宾馆的菜肴十分精致,每一盘量虽不多但看上去就有食欲,让人觉得这里的厨子手艺高超,这顿饭多花点钱来吃也是值得的。


豹哥手中拿着瓶茅台酒嚷嚷着要亲自为每个人满上,周世祥虽然酒量不错却也知道自己已经两天没怎么睡觉了,精神不佳非常容易喝醉,于是赶紧告了个罪说是要上一趟洗手间,跟服务员问明了方向,走到二楼厨房门口从配菜员那儿悄悄买来一只洗净的白萝卜和一杯纯牛奶。


这两种东西一个可以解酒一个可以护胃,特别是赴酒宴的人在得知逃不掉白酒“攻击”的时候,一定要搞到这些简单易寻的玩意儿来抵挡,再吃些比较油腻的食品垫垫底就基本可以应付比平常多一半的酒量了。(有的老说法是茶、醋可以解酒,茶就不说了那是绝对不行的;喝醋,笔者试验过两回感觉对快速解酒基本无效)


周世祥快速服食后回到包房内,见众人都还在等着自己动筷子,忙再次告罪后才与大家吃喝起来。


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几个男人多少都带着些醉意,还意犹未尽地要求去卧房里继续麻将战斗。卧房共开了两间,周世祥推说由于考虑入伙的事情已经两天没有睡好觉了,也不管他们的嘲笑,走进其中一间后到浴室里简单冲了个澡,反穿了裤衩儿,裹着浴巾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周世祥朦胧中感觉有人钻进自己的被窝,而且从背后用一条手臂轻轻地抱住了自己。


难道是自己在做梦?周世祥任然闭着眼睛在胸前摸了摸,嘿,真的是有人钻进了自己被窝!这一吓,立刻睡意全无,赶紧睁开眼睛转过身望望究竟是何方神圣摸上了自己的床头。


借助床头小壁灯散发出的粉红色光芒,周世祥终于看清了自己背后的人是理发店里的蓉蓉小姐,忙开口道:“你怎么也来了,他们呢?”


蓉蓉睁着大眼睛望着周世祥轻声道:“他们都还在那个房间打麻将,梅姐叫我先过来陪陪你,我就过来了。”


“这房间还有两张床呢,你怎么不睡到那上面去。”周世祥道


话一出口,周世祥立刻有些后悔了,不是为别的,而是怕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再次伤害到她的内心世界,忙又解释道:“我不是别的意思,只是说那个啥,那个……”


这时蓉蓉的一只小手轻轻地抚上了周世祥的嘴唇,幽幽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我如果睡在别的床上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那咱们下午的戏就算白做了。梅姐很清楚,一个处男如果有了第一次欢爱的经历后就如同吸食过毒品的人一样会幻想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样的经历,所以梅姐才问我和甜甜谁愿意过来陪你睡觉,甜甜知道我喜欢跟你在一起,就叫我过来陪你了。”


汗一个!原来还有这么一说。周世祥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后,从心底对这伙人有了一丝丝的好感,不管别的怎么样,起码他们对自己的兄弟关照起来蛮细心的。只是自己跑来做卧底,等将来把他们抓获后自己良心上会不会过意不去呢?周世祥心中悄悄地问了下自己。


见周世祥没有做声,蓉蓉以为他还在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再次轻轻道:“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不会去冒犯你的。你把最美好的第一次留给心爱的女友,我祝福你们!今天我也决定了,过年时和甜甜一起趁着回家的机会去郑州寻个地方开个小饭馆儿,以后再也不做这个事情了,到时候欢迎你带上女朋友一起过去玩儿吧!”


“哦?真的呀,那太好了!”周世祥闻言兴奋道:“我也祝你们将来都做成大老板,多多的赚钱!呵呵!只是,你们为啥想去郑州开饭馆呢?”


“因为那里人多呀!”蓉蓉笑着解释道:“那里好像是全国最大的铁路中转站吧,如果能在那儿的火车站旁边开个饭馆,你想,生意该有多红火呀!”


你们两个一定能为自己的将来闯出一片天空!周世祥心中暗暗祝福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