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剿匪之遇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回到凤城后,独立团对被俘的土匪进行了甄别,除六十几个惯匪被移交给凤城公安局外,其余经教育后全部发给路费释放。

大虎从小就是个懂得谦让的孩子,从不吃独食,这个习惯伴随了他一生。他知道军区和县委县政府都刚刚成立不久,都很困难,能帮多少是多少。于是和政委商量了一下,将缴获的生活物资、金银财宝现大洋分出两部分,一部分送给军区司令部,一部分送给凤城县委县政府,同时还将缴获的武器挑了一部分送给县政府。

首战告捷,独立团将第二个目标锁定在了陈福源股匪身上。陈福源号称“刀枪双绝”,早年曾担任过凤城县警察局的警长,九一八事变后,跟随邓铁梅参加了东北人民自卫军,曾是自卫军大刀队的副队长。曾经参加过攻打凤城、夜袭龙王庙、攻打大孤山等一系列战斗,后负伤被俘投降了日军,担任过伪满军团长。日本投降后,陈福源纠集了一批伪满军、土匪、原日本关东军人员,盘踞在翟家堡子一带打家劫舍,为恶一方。

虽然到处为非作歹,陈福源却始终守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从不在翟家堡子一带做恶,甚至知道谁家揭不开锅了,还会派人接济一些。因此虽然在外面名声狼藉,在巢穴周围却没有民愤。

独立团打李春光股匪可以用奇袭战术,打陈福源股匪却不能用奇袭战术。为什么呢?李春光股匪在山寨里住,只要是山寨里的都是土匪,不必担心误伤老百姓。而陈福源股匪是住在堡子里的,和老百姓混聚在一起,如果像打李春光一样突袭,很难分清谁是土匪谁是老百姓。这也是陈福源的狡猾之处。

陈福源盘踞的翟家堡子,在鸡冠山镇西南,紧挨着鸡冠山,村子南北两面都是山。只要情况不妙,土匪立马就可以窜进大山老林里。

据凤城县公安局的同志讲,鸡冠山火车站原来驻有日本关东军的一个守备大队,日本投降后,一些不愿回日本的关东军带着这些武器投了陈福源。所以陈福源股匪的势力是当地最大的,不仅有机关枪,还有两门日造迫击炮。

接连两天时间里,独立团的领导们都在考虑如何围剿陈福源股匪的问题。这天吃过早饭,独立团的几位领导不约而同地来到团部作战室,围着沙盘琢磨着如何破敌。

如果换成是国民党军队剿匪的话,根本不存在什么难题,四周一围、各种武器一齐开火、部队一冲,基本上就解决了。国民党军队为了达到自己的作战目的,向来是可以不择手段的。1938年国民党为了阻止日军西进,至上千万老百姓生命财产于不顾,炸毁黄河大堤,致使豫皖苏三省上千万人民流离失所、饥寒交迫,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可是独立团不行啊,他们是共产党的队伍,是人民军队,不可能向国民党的军队那样,为达到自己的作战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土匪是不穿军装的,在激烈的战斗中是没有时间分辨谁是土匪、谁是老百姓的,难就难在这里。

正沉思间,胡贺山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叼在嘴上,打着火吸了起来。剩下的这几个老烟枪立刻被感染了,纷纷掏出烟来点着。不一会,作战室里便成了云山雾罩的神仙之地。

大虎吸烟向来是先吞进肚里,然后过了一会才从嘴里吐出来,再把这口烟从鼻子吸了进去。

这时一个干事走了进来,一看满屋子的烟,赶紧打开窗户。这个干事是个大学生,入伍还不到仨月,因为文化水平高被留在了团部,不会抽烟,一边开窗户一边不停地咳嗽。大虎看着小干事不停地咳嗽的样子,对于凤鸣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说如果突然打起仗来,老百姓是什么反应?”

于凤鸣随口答道:“那还用问,躲起来呗。”

大虎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呀!如果打起来,老百姓肯定是躲起来的,只有土匪才会出来。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没想起来呢。”想到这里,大虎自嘲地拍了拍后脑勺。

看到大虎的动作,别人就知道他有办法了。郑浩问道:“怎么,有办法了?”

大虎点点头,说道:“这样,我们在吃中午饭的时间将翟家堡子围起来,压制住敌人火力后攻击。”

郑浩说:“就这么简单?”大虎又点了点头。

郑浩说:“这也没解决如何识别老百姓和匪徒的问题啊?”

大虎说:“吃午饭的时间,匪徒都是聚在一起的,老百姓也都是呆在家里的,对不对?”说完看了看大家。

几个人点了点头。

大虎又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们行动,土匪的哨兵肯定会发现我们,报告匪首。土匪知道我们前来围剿,会有什么反应?”

胡贺山说:“拿枪抵抗呗。”

大虎说道:“对。那老百姓听到枪声呢,会是什么反应?肯定会躲起来,所以我们面对的都是土匪。”

大伙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这时郑浩补充道:“但是我们要注意,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土匪可能会躲到老百姓家里去,搜索起来比较困难,部队应该先进行一下这方面的演练,尽量避免我们和老百姓的伤亡。”

从凤城到翟家堡子大约九十多公里,其中凤城到鸡冠山镇这段距离有铁路,经过研究,由胡贺山去协调一列火车,部队坐火车到鸡冠山火车站,然后徒步去翟家堡子。部队马上开展针对性训练。

三天后,独立团三个营加机炮连全部出动,乘座一列闷罐车前往鸡冠山。独立团所有人,包括大虎在内,谁都没有意识到独立团将处于危险之中。

中国有一句古话“骄兵必败”。所以毛主席说“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刘伯承元帅一贯主张“牛刀子杀鸡”。

独立团剿匪第一仗完美全胜,使大家对土匪都产生了轻视之心。

《孙子兵法》说过:“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而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大虎在讲武堂就读过《孙子兵法》,可是今天剿匪却忘了这句话,一时的疏忽给独立团造成了损失。

陈福源当年也是经历过多次血战的人,有着相当强的军事素质。独立团要乘火车前来围剿的情报,在两天前就有人偷偷送过来了。得到情报后,他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一个关东军守备大队的全套装备,六百多个弟兄,不比八路差多少。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为了把握更大些,他又派人给赵孝言、郝振义传话,要他们带人前来助阵。

独立团乘火车离开凤城的时候,陈福源也带齐人马摸进了鸡冠山火车站。在控制住车站人员后,陈福源派人带着两门迫击炮和重机枪占领了站台对面的制高点,根据地形将众土匪埋伏在铁路两旁,在铁轨上堆放了石块、枕木等障碍物,然后静等独立团上钩。

大虎在上火车时,心里又有了些异样的感觉。每次有这种感觉,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所以大虎临时命令机炮连全部上到闷罐车顶上为全团警戒。正是这个决定为独立团争取了时间,减小了损失。

当时由于日本战败投降,苏联将大量的煤矿设备拆走,以至于煤炭资源丰富的东北居然煤炭奇缺,火车只能靠烧木材产生蒸汽运行,所以速度很慢。几十公里的路程居然走了三个多小时。

刚刚开进鸡冠山车站,车顶上的轻重机枪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四周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子弹打在车厢上噼啪山响。闷罐车里的人们立刻意识到出了意外情况,迅速打开车门往外跳。但是不少人刚跳出车厢,就被飞来的子弹打倒。

车顶上,机炮连的轻重机枪不停地向围拢过来的土匪扫射着。在机炮连的掩护下,独立团的战士们纷纷冲出车厢,趴在铁路两侧向围攻过来的土匪射击。陈福源挥舞着手枪对身边的炮手说:“赶紧打火车上的机枪、小炮!”

当时鬼子入伙的时候,操炮的几个人没跟着入伙,土匪队伍里也没人爱摆弄这个笨重的家伙,所以这个东西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吓唬人的东西。

几个土匪七手八脚地摆弄着迫击炮,调了又调、试了又试,终于装上炮弹放了出去。炮弹在距离火车二十多米的地方爆炸了。

陈福源过来就是一脚:“你他妈的会打不会打呀,都他妈打哪儿去了。”操炮的土匪被踹了一个趔趄,没敢吱声,赶紧调整角度,又打出去一发炮弹。这发炮弹弹着点近了不少。土匪的迫击炮立刻引来了独立团的迫击炮。独立团机炮连的迫击炮弹很快就飞了过来。

当迫击炮弹带着死亡的啸音划过空中时,陈福源倒是立刻趴到了在地上,其它几个操炮的土匪可没有这么快,被炮弹炸飞了出去。打掉土匪的迫击炮后,机炮连的迫击炮又开始打土匪的机枪火力。随着独立团渐渐展开,土匪的火力终于被压制下去。三个营随后对土匪进行了反冲锋。土匪们渐渐抵抗不住,向车站外退去。

陈福源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下令撤退。土匪们一哄而散,向山里跑去。独立团跟在后面紧撵。不时有土匪在奔跑中被击中。大虎一看土匪都跑散了,知道很难一下子将土匪聚歼,只得下令收兵。在号兵的号声中,战士们陆续停止追击撤了回来。经过简单清查,这一仗独立团消灭土匪二百多人,但是自己也伤亡了七八十个。整理完队伍,独立团只好返回了凤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