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人的“三陪”情结为何最强烈?


■端木刑天


“三陪”不一定是农村人,但农村人一定是“三陪”。


看到这句话,请各位准备拍砖的农民兄弟和农民的兄弟(农民工)且慢拍砖——其实偶也是农村人,所以这篇文章绝对没有贬低“咱们”的意思。


知道板砖现在很便宜,知道农民兄弟有力气,但是,“三陪”不一定就一定是不好的东西,所以建议板砖和力气……还是留着盖房比较好。


农村人都是“三陪”。——这不是一个骂人的诊断,而是一个夸人的论断。


农村人的“三陪”具体表现为“三陪”:




第一,“陪天”。


谁的命运都没有农村人的命运和天更近。很大程度上,“靠天吃饭”意味着“风调雨顺”与否直接决定着农村人的收成好坏,与农村人的贫富程度息息相关。


“面朝黄土背朝天。”“天亮而作,天黑而息。”“民以食为天。”“靠天吃饭。”农村人对天有着与生俱来割舍不掉无条件崇拜的情结。所以,无论是“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的“亢旱三年”,还是“老天自有安排”的“秋风秋雨愁煞人”,以及“和风细雨不须归”的“风调雨顺”,农村人都是最能感受到天的威严、高傲,和喜怒无常的。


而几千年来,农村人最熟悉的景色亦莫过于天。无须花钱,无须排队,从童年到老死,头顶上永远是那片天,蓝色的,清澈的,高远而令人敬畏的,抬头就可以看见。


农村人陪着天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曾经有过很快乐和很单纯的岁月,然而现在,农村人看着天慢慢地由蓝变成了灰。


天还是那片天,但被污染被损害了的,早已不能够称其为景色。


天已不是纯净的天,但每一个农村人的心中,依然会永远记得,童年阳光里那一片金不换的蔚蓝天,会陪伴自己一生一世。




第二,“陪地”。


地是农村人的命根子。历史上无数次为了土地而发生的各种“革命”最能说明这个命题。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所有的农村人乃至城里人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农村人视地为宝,“家有三件宝,丑妻、薄田、烂皮袄”就是对此的真实写照。也正因为如此,农村人对土地有着城里人无法想象的深厚感情,那感情就像鱼对水的感情,鸟对天的感情,儿对母的感情……


然而现在,许多土地变成了工厂,许多土地发展成煤矿,比如山西,很多农村的地底下已经被挖光采尽镂空,地表裂缝塌陷,房屋大量倒塌,村庄面临毁灭……


但农村人安土重迁,他们依然固执地守着陪着他们童年记忆里肥沃多彩的土地,幻想着奇迹出现,死也不愿离开生他们养他们的土地。




第三,“陪故乡”。


“故乡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升起。”席幕蓉的诗可谓是写尽了游子心中的故乡。相比较城里人,农村人对故乡的感情是刻骨铭心的。我见过我们家乡的一个老人,今年已经有90岁的高龄,他16岁出去当兵,金戈铁马血雨腥风几十年,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很多省份做过高官……他退休之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和老伴一起迁回故乡。他说:“几十年来我出生入死很多次,每到最危险的时刻,最大的心愿都是希望能够再回一次故乡……城市再好,比不上我住一天窑洞啊!”而阎锡山到台湾以后竟然自己在山里挖了一个窑洞长住,则更是反映了他对他那农村故乡的深深依恋。


近年来成千上万农民工涌入城市,有离乡背井的辛酸,也有登堂入室的幸福,可逢年过节,他们还是愿意跋山涉水挤破头颅地“返乡”,因为陪在他们心里的故乡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农村。




“陪天、陪地、陪故乡”,此之谓“农村人的三陪”。这样的“三陪”反映了人性深处最柔软最可敬最真最善最美的部分,只要不在现代工业和商业的进攻中沦陷成“赔天、赔地、赔故乡”的“三赔”,就没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