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7章 漆黑的矿井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7章 漆黑的矿井 山路上,驰来了五个骑着马的汉子,在莲花山东边的路口下了马,把马匹寄放在路边儿的客栈里,买了供品,溜达溜达地朝着山上的大庙走来,一看就是远道来的有钱香客,前来拜佛烧香的。五个人登上了莲花山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山路上,驰来了五个骑着马的汉子,在莲花山东边的路口下了马,把马匹寄放在路边儿的客栈里,买了供品,溜达溜达地朝着山上的大庙走来,一看就是远道来的有钱香客,前来拜佛烧香的。五个人登上了莲花山顶,径向庙里走去。

山上大庙内整日香火不断。鬼子为了麻痹老百姓,鼓吹中日亲善,同种同文,没有在山顶和庙里驻军。

因为已是下半晌,庙里稀稀疏疏的没有几个香客,和尚们陪着五个人烧了香,磕了头。香客们好像并不在意那些雕梁画栋,返身出了庙门,又不急于下山,站在山顶西沿儿,大声地议论着日落前莲花山的美景和山下不远处的煤矿,直到天完全黑了才下山回家。

这是贾东山他们化了妆来侦察敌情的。

莲花山煤矿是山西出东阳关的第一座煤矿。也是国内少有的几个生产优质煤的矿山之一。产出的工业用煤不经选矿,直接装车运到了日本。

煤矿座落在一片儿高地上,背后紧靠着远近闻名的莲花山,山上有一片大柏树,古庙就座落在哪片柏树林中,

煤矿所在地的高地,原本是一个孤独的小山包,开采时间长了,矸石填平了煤矿和北边儿一里地外的另一个小山包之间的山沟,把两个山头连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大“蝌蚪”,有煤矿的一头继续增大,形成了“蝌蚪”的头,向北边伸出去的小山包成了“蝌蚪”的尾。长治通往邯郸的大道就从“蝌蚪”背上爬过去。

鬼子因为这里地扼山西和河北的交通要道,又是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在矿山上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守卫矿山的是鬼子一百零八师团一个中队的鬼子和一个大队的伪军。总兵力约四百五十人。

北部的“蝌蚪”尾巴较矮,地形也比较缓, 山坡上长满了一人高的牛条和荆棘棵子;敌人在“蝌蚪”尾巴上修了五个小地堡,在越过“蝌蚪”背的大道南边,是一大片修理车间和一排一排石头砌成的低矮的矿工宿舍,再往南就是下坡,向阳的山坡上散布者一座座民房;西边儿“蝌蚪”肚子是一个大山凹,放眼望去,黑乎乎的一片,都是新出的矸石。

在“蝌蚪”的头上,有一个高高的井架,一条矿山小导轨铺向矸石堆顶上。敌人在矿井周围和高高的矸石堆上,修建了火力点,在矿井的后边儿,用钢筋水泥修建了坚固的三层办公楼,办公楼、矸石堆和北段的地堡互相呼应,形成一个笼罩整个矿山的三角形火力网。

回到营部,顾不上休息,贾东山和连长们在一起研究和制定作战方案。

正在这时,一声“报告”,没等屋里的人回应,两名女战士跑进来,前边是团卫生队队长黎文娟,后边紧跟着杨丽琴,二人向着贾东山立正敬礼:“奉团首长命令,卫生队五名战士前来报到!”

黎文娟比杨丽琴显得更成熟,她是团政委林枫的爱人,和贾东山早在集训时就认识了。跟在她身后的杨丽琴身穿军装,腰上掖了把精巧的小手枪,不住地斜眼看贾东山,有点儿腼腆。

“欢迎你们,白衣天使。”贾东山还了个礼,回头喊了声:“通讯员!”

“到!”正在擦枪的通讯员李金水快步走进屋子。

“带她们去休息,就住团部隔壁的房子。”

三个人敬过礼,转身出去了。

目送他们出去的贾东山转回头来,见大家都看着他笑。

原路平问:“营长,啥时候吃你们的喜糖?”

“早着呢,不打走鬼子,你小子就别想。”

原路平咂咂嘴皮子,“俺有点儿等不及了。”

在座的连长们都给逗笑了。

会议接着进行。

二连长刘新元说:“北部是伪军守卫,战斗力差,地形又比较和缓,我看就从北边攻上去。先解决北边儿敌人,再向南卷过去。”

“不行,从北向南进攻,井口矸石堆上的火力可以居高临下进行支援,进攻时间必然延长,我看这样,” 三连长杨勇奇说着拿了桌子上的墨水瓶:“这是矸石堆,”又拿了一张纸,叠成一个长条儿压在墨水瓶下,“这是北边的山尾巴,我们从北边儿佯攻,南边儿派三个小组从矸石堆向上爬,爬到跟前,用手榴弹招呼。先取下矸石堆这个制高点,战斗就解决了大半儿,然后再……。”

“不行不行,矸石堆上的矸石块不稳定,脚一蹬就向下流,惊动了敌人怎么办?”作训股长尹明亮提出不同意见。

杨勇奇急了,“这也不行,哪也不行,总得有个办法吧!”

一连长原路平提出自己的意见;“从南面儿进攻,有民房掩护,便于接近敌人,减少牺牲,怎么样?”

“不行!”这次是贾东山反对,“南面是莲花村,我们不能惊扰和伤害老乡们。我看这样,”停了一下才说:“教导员带一连在北边儿攻取敌人的地堡,吸引敌人的火力。二连从矸石堆向上爬;万一敌人发现了,就改为二连佯攻,一连坚决拿下北山火力点儿。我带三连作为预备队,一连得手后,直接从大道向南进攻。四连作为总预备队,同时监视驻磁县的敌人动静,怎么样?”

“俺反对!三连实际成了突击队,还是我和三连一起行动吧。” 四连长谢泽山提出了不同意见。

教导员何凤鸣和贾东山交换了一下眼色:“不要争了,别的同志还有什么意见没有?没有,好,就按营长的意见,尹股长把我们的战斗方案立即上报团部,天黑后开始行动,拂晓前解决战斗。各连回去准备。”

太阳慢慢地滑下山坡,起风了,大道上的灰土被吹上天空,天地间立刻变得灰蒙蒙的像蒙上了一道纱。

部队集合完毕,教导员作了简短动员,部队朝着莲花山煤矿急进。没有人说话,只听到嚓嚓嚓的脚步声。

两个小时以后,部队转过一个山包,前边已经能看到灯火通明的矿山,贾东山和连长们对了一下手表:“九点钟发起攻击,现在各连进入出发阵地!”

贾东山和三连隐藏在矿山向西的山凹里。四野很静,只有上下煤井的矿车在有规律地倾倒着矸石,不时发出“哗—哐当”的一声,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九点整,一颗红色信号弹划过夜空,枪声在北边的“蝌蚪”尾巴下骤然响起。

敌人拉响了警报,凄厉的笛声几乎压过了激烈的机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警报声中矿山上灯光几乎同时熄灭了。代之的是强烈的探照灯光。等在西边的二连长一声“上!”三个突击小队冲向矸石坡上早已选好的小道,战士们手抓脚蹬地向上爬去。

一波又一波的炸药爆炸声中,北边儿的一连攻下了敌人的两个地堡后,第三个地堡内的敌人顽强抵抗,冲上去的两个爆破小组全都倒在了敌人的机枪火力下,战斗成了胶着状态。

第二连的突击小组进入了活石区,突然,杨冬宝一不小心,触动了一块大矸石,矸石下滑,带动了一群小矸石,哗哗的向下流去,矸石的响动惊动了鬼子,雪亮的探照灯光刷的一下直射过来,敌人的机枪立刻向着黑乎乎的矸石堆扫射起来。接着,萧云庆小组也被敌人发现了。

偷袭失败了。

在山坳里的贾东山发现一股敌人从车间里冲出来,向“蝌蚪”尾巴冲去,正在攻击大地堡的二连处于腹背受敌的处境。

“三连长,上!把敌人拦住!决不让他们支援北边儿的敌人。”

“是!三连的,冲啊!”三连长杨勇奇答应着,一跃而起,带领部队向山梁上的敌人冲去。

刚刚越过大道的敌人受到三连的迎头痛击,慌乱地缩了回去。三连趁机冲近了修理车间,守卫修理车间的敌人还在顽抗,贾东山一声“准备手榴弹!瞄准大窗户,投!”

一群黑压压的手榴弹钻进了进去,车间内给炸得唏哩哗啦。三连趁着烟雾冲进了车间,在一片“缴枪不杀”的喊声中,伪军们一个个乖乖地缴了械。贾东山立刻指挥三连向矿井攻击前进。

上班的工人已经逃散,离开修理车间一百多米,高高的矸石堆像一个怪物耸立在离井口不远的地方,鬼子在上边修了工事,五挺机枪轮番射击着,贾东山正在考虑怎么接近它,“轰!轰轰!”手榴弹接连在矸石堆顶上爆炸了。原来,二连班长李雪平带着第三突击小队趁三连发起冲锋,敌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的机会,快步爬上了矸石堆,向敌人投出了手榴弹和炸药包,矸石堆上的鬼子机枪立刻不响了。

这时候,一连全部解决了北边的敌人,赶来参加围歼矿井附近敌人的战斗。

远远地东北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担任阻敌的二营和三营跟敌人接上了火。莲花山离敌人重兵驻守的彭城不到四十公里,敌人交通便利,乘汽车一个小时就到了,如果不能在天亮前结束战斗,我们将被迫撤出战斗,前功尽弃。

守卫矿井的鬼子,退入了机房,依托矿井后面的办公楼做最后的顽抗。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天就要亮了,上极限定的时间快要到了。莲花山山头上的团指挥部里,团长武云刚棱角分明的脸上浓黑的眉头皱成了两个疙瘩,焦急地观察着战斗的进展。

电话响了,吴云刚接过电话筒,听筒里传来程士渠司令员的声音:“吴团长吗?战斗进行得怎么样?”

“报告首长,战斗打得很激烈,……担任主攻的是贾东山营……是,是……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放下电话,他低头看着手表,对身边的参谋说:“刚才总部首长来电话,峰峰方面很吃紧。去问问武云刚,六点钟前能不能结束战斗?”

阵地上,围攻矿井的战斗已进入最后阶段。

团长吴云刚正在发急:“乱弹琴,怎么还不炸掉敌人的办公楼!”

三连长杨勇奇喊道:“爆破组,上!”

班长冯虎生带着爆炸组沿着轨道下的的阴影向办公楼冲过去,过了一会儿,在猛烈的爆破声中,办公楼塌了下来,里边的鬼子大都被埋在倒塌的房子下边。

凄厉而又嘹亮的冲锋号声响起。何凤鸣一跃而起:

“同志们,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根据地的人民看着我们,洹水乡亲们看着我们,冲啊!”当先向守卫矿井的敌人冲去,警卫员杨全有急忙跟上去。

警卫员小李子一把没拉住,贾东山已经从修理车间里冲了出去。小李子刚要追上去,一颗子弹打进他的胸膛,他还没来得及和自己的营长招呼一声,就倒下了。

敌人围着矿井修了一圈工事,贾东山带头跳上工事,用手中的驳壳枪向敌人点射,战士们紧跟在贾东山的身后,冲了上去。

突然,一个被震昏的鬼子醒了过来,从后边儿猛地抱住了贾东山。贾东山用手中的驳壳枪抵着鬼子的头搂了火,但是枪没有响——他的子弹打光了。

鬼子死死地抱着他不放手,贾东山丢开枪,脚蹬在一堆装满了土的子弹箱上,猛地把敌人甩起来,惯性使他转了一个圈儿,俩人一起撞向矿井边儿的工事上,战士李二栓冲上去,惶急中抡起枪托向鬼子砸去,枪托落在鬼子鬼子的背上。

装满土的炸药箱砌成的工事被撞倒了一个大口子,露出工事后黑黑的井口,像地狱一样张着大口。

鬼子放开手,惊恐地大叫起来。贾东山把鬼子狠狠的抡起来,甩下矿井,就在鬼子落下井口的一刹那,他那四处抓挠的手,又牢牢地抓住了贾东山的脚,贾东山的身子失去了平衡,两人一起向黑黑的矿井坠去……

战斗结束了。

战士们呼喊着营长,疯狂地涌向井架,但是,眼前是黑黑的井口,他们再也看不见自己亲爱的兄长。

作训股长带来了团长的命令:“一营立即出发,配合兄弟部队,消灭从峰峰城里前来增援莲花山煤矿的日军,六十里路限两个小时赶到。”

来不及打扫战场,部队集合起来,面向着矿井,满含热泪,向他们敬爱的营长告别,在何凤鸣教导员的带领下,奔向新的战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