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6章 兵出东阳关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6章 兵出东阳关 部队驻地的东边,就是远近闻名的女娲峰。 在村前的平地上,各连反复演练着战场单兵动作。 早饭后,营长贾东山突然接到通知:团长武云刚;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林枫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部队驻地的东边,就是远近闻名的女娲峰。

在村前的平地上,各连反复演练着战场单兵动作。

早饭后,营长贾东山突然接到通知:团长武云刚;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林枫今天要来一营检查训练情况。

贾东山和教导员何凤鸣,立即通知各连长和作训股长尹明亮到营部开会。

不一会儿干部们都到齐了。

别看连长们平时在战士面前,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一旦躲开了战士们的视线,凑到一起,年轻人爱说爱闹的本性立刻显现出来。不过今天大家可顾不上打闹。

“团长前几天不是刚刚来检查过吗,咋又来了?”

李栋梁小声问营长贾东山。

“忘了团长批评你们刺杀动作搞花架子,许是又要来看看进步了没有?准当是!石虎泉,你看你,风纪扣也不扣,就这,咋带兵?”贾东山批评道。

“嘿嘿,刚才在操场上解开忘了系。”石虎全大大咧咧地说,一边赶紧

整理自己的军容风纪。

“没准儿是有什么战斗任务吧?”杨勇奇猜测。

教导员何凤鸣说:

“别瞎猜了,通知说,检查训练情况,待会儿就知道了。”

一阵马蹄声在村头响起,团长在爽朗的笑声中,和政委、作战参谋一起走进一营营部。

吴云刚今天特意叫理发员老张给他净了面,理了胡子,两腮和下巴上的胡茬子泛着青色,配上他那一对浓黑的眉毛,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了男性的阳刚之气,进门就问:“小贾啊,在搞什么名堂?莫不是正在布置应付我们的检查。告诉你们,我们今天什么也不看。”

贾东山分辩说:“没有,我哪儿敢哪?”

“应付也没啥,也算是来点儿促进吧,来来,都坐下,最近战士们的情绪怎么样啊?”政委说。

“可高了,经过半个月的军政训练,政治上提高很大,特别是在学习中,经过摆道理,战士们明白了为谁打仗,军事动作非常认真,战术上也有了明显的进步,纷纷要求打鬼子,杀敌人。”教导员何凤鸣说。

“好!我晋冀鲁豫部队就要发起对日寇的进攻作战,我团奉上级指示,打出东阳关,拿下莲花山煤矿,粉碎敌人‘以战养战’的计划,为我军发起对日寇的反击作战打开大门。现在让张参谋宣布作战命令。”

团长说完,带着近视眼镜的张参谋站起来,高声讲道;“为策应南下支队渡河作战, 总部决定由43团立即进至峰峰矿区,坚决攻取莲花山煤矿,同时组织力量,准备在野战条件下,消灭支援莲花山煤矿的敌人。”

政委林枫接过来说:

“同志们!就在上个月,日寇发起河南战役,国民党几十万部队,顷刻间一溃千里,把千里国土拱手让给了日本人,简直是乱弹琴嘛。敌进我进,党中央决定从我们太行军区抽调部队,跨过黄河,向豫西进击,准备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我们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进行抗日战争,到现在将近八年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主动攻击敌人!为配合西进部队过河,八路军总部决定同时组织部队向邯郸地区出击,牵制敌人,支援南下部队顺利渡河作战。”

吴云刚插话:“如果从‘九.一八’算起,这口气憋了十三年了,总算可以出一出了!我们来的时候,总部首长指示我们,莲花山煤矿是我国著名的煤炭生产基地,也是峰峰矿区目前较大的一个煤矿,是我国人民的宝贵财富。拿下它,既支援了我南下部队过河,又卡断敌人攫取我国煤炭资源以战养战的阴谋。为我军下一步出击敌人打开了东进的大门。在你们攻击莲花山煤矿时,峰峰的敌人必定要来救援,这就为我军创造了在野战中消灭敌人的有利时机,你们只管狠狠打,打得敌人越痛越好!”

政委说:“在你们去莲花山的路上,要经过黎城、神头镇和响当铺,前辈们当年在这些地方浴血奋战,为我们做出了光辉的榜样,是进行传统教育的好地方,小何啊,你是参加过这些战斗的,要抓住这次机会,对部队进行一次传统教育。

“同志们!我们的战略反攻已经开始了,打好这一仗,是我们开始大反攻的第一步,晋冀鲁豫人民看着我们,党中央和毛主席看着我们,有信心没有?”

“我们决不辜负党的期望,保证完成任务!”贾东山和何凤鸣齐声回答。

下边让张参谋具体讲一下这次作战部署。

正在擦眼镜的张参谋赶紧带上镜子,说:“我们已经派出二营三营向莲花山的北面进行警戒,防止邯郸的敌人增援,你们营的迫击炮配属二营使用,因为据我们掌握的情报,邯郸有鬼子的一个坦克大队,肯定会出动增援。三营向彭城和磁县方向警戒,现在,这两个营已经出发了。兄弟团正在按照总部首长的意图,进入攻击阵地,你们在黄昏后发起战斗,天亮以前必须结束,准备参加围歼峰峰来援的敌人。好了,我的话讲完了。”

团长回头问:“林政委还有什么讲的……没有了?好,小贾啊,今天中午给我们吃啥呀?” 团长笑着问贾东山。

“大白菜、猪肉熬粉条,脱皮儿小麦蒸饭管够。”

“很长时间没吃过脱皮儿小麦蒸饭了。有酒吗?”团长问。

贾东山故意沮丧地说:“没——有!”

“乱弹琴,有酒没菜,不算慢待,有菜没酒,抬腿就走。老林啊,咱们还是回去吃小米干饭熬白菜吧?”

政委林枫笑着说:“没酒就没酒吧,能吃过上一顿脱皮儿小麦蒸饭就不错了。老何啊,团后勤处给你们的月饼送来了吗?”

“送来了,已经发到战士手中,现在啊,恐怕早进肚子了。”何凤鸣笑着说。

“那就好,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节嘛,你们会餐没有?”

贾东山赶紧说: “会了,今天晚上,每个班一盘红烧肉、猪肉粉条炖萝卜管够,还有一瓶老白干。怎么样?通讯员!”

“到!”

“把饭菜端过来,把酒拿来,马上开饭!”

“是!”

下午,战士们没有进行训练,擦完了枪,各连交还借老乡们的家具,打扫村子里的卫生,把水缸挑满水,把牛圈里的粪出干净。晚饭后,班长招呼大家去装炒米,发弹药。

老战士们猜测,部队要开拔了。

太阳落山时候,一营在村子边儿集合完毕,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林枫特意安排宣传队来驻地给一营表演文艺节目。

村头打麦场上,连队战士们全副着装整整齐齐地坐在背包上。周围是村子里的老乡,有的坐小板凳、有的站着,孩子们则端端正正的坐在地下看节目。

节目还没有开始,各连刚拉过了歌儿,团里的宣传员正在教战士们唱歌:

“红日照遍了东方,

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看吧 ,千山万豁,铜墙铁壁,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听吧,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叫他在哪里灭亡!

歌声唱出了八路军战士对敌人的必胜信念,战士们学得很认真。一旁的男女青年也在大声地跟着唱。在他们眼里,八路军就是铜墙铁壁,是熊熊燃烧的抗日的烽火。

圆圆的月亮爬上了东边儿山顶,皎洁的光辉洒向大地,喜欢热闹的孩子们,坐不住了,他们不理会大人们的训斥,悄悄地爬上了场外的大树、麦秸跺、屋顶上。

演出开始了,第一个节目是《兄妹开荒》。

看着节目,贾东山不禁想起和玉花头一天结婚的晚上,玉花关于开荒的话儿,不知现在玉花又嫁了没有?东山眼前浮起李玉花离开家时走到院子西头儿,扭回头一瞥时眼中的幽怨目光,而自己竟硬着心肠没去送送她,现在想起来多少有些儿内疚。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当头,一只冰凉的小手猛地伸入他的衣领。蓦回头,见是杨丽琴悄悄地站在他的身边 ,正用一种渴望的眼光望着他。

贾东山点点头站起身,和杨丽琴悄悄地从队伍中走出来,俩人拐上上村旁的小路。

已经过了小寒,天有点凉意,月光像水银般的洒在大地和四周的山坡上。

村边儿的杨树下,贾东山把杨丽琴的小手攥在自己的手里。

借着明亮的月光,杨丽琴一双好看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贾东山,俩人就这样默默地站着,谁也不开口,俩人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心里的话。

贾东山心里清楚,再有两个小时,部队就要出发了,这事只有营里几个主要干部知道。他不能告诉杨丽琴,这是部队的纪律。

“工作还好吗?”

杨丽琴点点头,轻声说:“不知咋回事儿,一天见不到你,俺这心里就和猫儿抓的一样。”

“我也一样想你,但是我们必须把全部身心放在工作上,卫生队的工作很重要,护理伤员可来不得半点儿马虎啊。”

“人家知道,用不着你大营长来给俺上课。”丽琴撇着嘴说。

“你没有上过战场,护理经验还不丰富,要虚心向老同志学习。”

“嗯,又来了,就不能给人家讲点儿别的吗?”

远处,悄悄地跟来两个战士,走到不远处站住了。贾东山知道,那是警卫员李玉山和岳宝生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杨丽琴抬起头,深情地看着贾东山:“东山,好好……工作,等打完了鬼子,咱们一起回家……结婚,好吗?”

贾东山悄悄地吻了一下杨丽琴的额头,她的额头凉凉的。

杨丽琴把自己的滚烫的小嘴迎上贾东山的嘴唇,一对恋人长长地吻在一起。

“咱回去吧!”贾东山说:“俺不在跟前,要学会照顾自己。”

“俺知道。”

俩人默默地走回了演出场,坐回原来的位置上,戏台上正在演着《小二黑结婚》。

刚坐下,一旁的杨宝柱悄声问贾东山,“一场《鹊桥会》这么快就演完了?”

“啥鹊桥会?”

“就是七月七日,织女和牛郎在野鹊子搭成的天河桥上约会呀,咋,你们没看见鹊桥?”

贾东山推了他一把,笑着骂:“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谁也不会当哑巴卖了你!”

演出结束后,队伍还没解散,杨宝柱跑到队列前整理好队伍。

营长贾东山走到队列前讲话:

“同志们!上级命令我们营,隐蔽行进到集结地待命,部队马上就要出发。现在,请何教导员讲话。”

“同志们!经过半个月的军政训练,大家的军政素质都有了很大的进步,今天晚上。上级命令我们营去执行战斗任务。感谢麻家坪的乡亲们对我们的照顾。咱们营是从洹水杀出来的,现在还要从太行山杀出去!在我们的身后,有太行山的父老乡亲在看着我们,在我们的前面,辽阔的国土等着我们去解放,是英雄,是好汉,战场上比比看,同志们,我们绝不给洹水的乡亲们丢脸,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

刚刚离开演出场的老乡们,听说部队要走了,不约而同地返回来,给出征的战士们送行。

贾东山大声命令:“按照行军序列,出发!”

部队在夜色中行进,路两旁的大山黑黝黝的耸立着,默默地欢送踏上征途战士们。

部队沿着漳河向下走,山越来越低,河谷越来越宽阔,战士们兴奋地小声议论着。

“哎,班长,咱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呀?。”来自西河槽的李二栓小声问自己的班长。

“咱们一直都在向东走,看这样儿是到大平原跟鬼子干去!哎,你没听刚才教导员说‘要从太行山杀出去’吗?杀出太行山,那就是冀中大平原哪!”一班长李有元小声地回答。

“噢,大平原甚么样啊!”

其实,李有元也没到过大平原,不过他家离县城近,平时听人们说得多了,就信口胡咧咧:“大平原嘛,没边没沿儿的,地上平得像桌面儿一样,一不小心‘哧溜’一下就会滑出老远,你身上的东西可要拴住了,要不,一个跟头还不摔零碎啦!嗨,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那不和在冰冰上走一样吗”

“比冰冰是比不上,但也差不多!”

“那俺怎么追上小鬼子啊?” 李二栓发愁了。

“嘻嘻嘻!”边上的战士们忍不住地笑了。

东阳关,是晋冀豫边区的东大门,关口有我军把守。部队在天刚亮时到达东阳关,就地宿营,第二天白天休息,天黑后继续行军。

过了东阳关,部队进入一条长长的山沟,顺山沟走了不远,绕过一个小山包,一阵狗吠声传来,山沟的北坡出现一个小村子,大道从紧靠村子的山崖下通过,在二十多里地的山沟内弯弯曲曲的伸向远方。

部队停下来休息,参加过当年响当铺伏击战的何凤鸣教导员,叫值班员把队伍集中在一起,大声地讲道:

“同志们,这个村子叫响当铺,别看村子小,这可是个响当当的铺子哪。当年八路军从陕北过来,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我们在刘伯承师长和邓小平政委的指挥下,先在黎城袭击鬼子,又在神头岭设下埋伏,歼灭了从潞城出援的鬼子一千五百多名,给侵入晋东南的日军以沉重打击。半个月后,我们又在这里布下伏兵,把鬼子汽车运输队的掩护部队消灭得一个不剩,还把敌人的一百八十辆汽车全部烧毁,创下了山地伏击战的范例。大长了中国人的威风,同时也极大地挫折了鬼子的锐气。战斗结束时,大火黑烟烧得啊,那叫痛快!那时候,我才参军不久,战斗中,我们连长—就是现在的吴团长,带我们从哪边山坳里冲出来,我紧跟着我们班长,鬼子躲在车下边儿往外打枪,我们冲到车跟前,从后边儿捅车下的鬼子,那时候子弹缺啊!不到万不得已舍不得开枪。我捅死了一个鬼子,自己也受了伤。……。”

战士们听着教导员的讲解,借着皎洁的月光,遥望眼前的地形和远方的山峦,想象着当年前辈们英勇杀敌的过程,听得津津有味。

休息过后,部队继续前进。战士们边走边议论着教导员讲的故事儿。

“班长,你说咱们夺下了鬼子的汽车,为啥要烧掉呢,留着自己用多好。”李二栓为烧了鬼子的汽车感到可惜。

“那时候,咱们的力量小,留下也保不住啊。”

“留下放在哪儿,汽车开不上山,还不给敌人夺去啊?”

“可也是,不过,烧了毕竟有点儿可惜。”李二栓嘟囔着。

正走着,和贾东山并排走着的教导员突然站住了。

路边上,一块三尺高的石碑上,端端正正的刻着两个楷体子,教导员凑近了,辨认出是“常平”二字。

“常平?”贾东山问。

“是常平,走吧。”教导员边走边说:“常平是有名的古战场,历史上秦赵战争多次在这里发生,后来赵国中了秦国的离间计,启用没有实际指挥经验,只会夸夸其谈的将军赵括,被秦国的大军包围在这里,一连二十多天,赵军的粮食吃完了,战士们饿的走不动路,更别说打仗了,结果,二十万人被缴了械,秦国人怕这些赵国俘虏造反闹事儿,一夜之间在这附近挖大坑全部活埋了他们。这就是有名的秦赵‘常平之战。’有个成语叫‘纸上谈兵’,就是说的这个夸夸其谈的将军赵括。”

同样的故事儿,贾东山小时候也听二叔讲过,他实在佩服何教导员的知识渊博。

“我们一定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绝不能做今天的赵括,更不能做纸上谈兵的将军。”贾东山接上来说。

“‘纸上谈兵’还是要的,像我们制定作战计划,读一些军事书籍,这些都是‘纸上谈兵’,你能说这些就都不要了吗?不但要,有时还要来点儿‘夸夸萁谈’,但是,更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学习,在实践中检验。有了书本知识,又有实战经验,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员。”何凤鸣看了一眼正在行进中队伍,又说:“人民把这些子弟交给了我们,每一次战斗,每一次行动,你我都要慎之又慎,错走一步,都是犯罪,怎么对得起送儿子、丈夫来参军的乡亲们啊?”

贾东山听得连连点头:“老何,你讲得真好,我会记一辈子的。”贾东山真诚的说。

走在后边的杨宝柱问教导员:“教导员,你干嘛叫‘凤鸣’,多没劲呀,叫个‘虎啸’哪多带劲儿,再不就叫个‘龙吟’也行啊。”

“嗨,你不知道,我原来的名字叫‘何席珍’,是学堂里的老先生给起的,意思是‘席卷天下第一珍’,那时候家里穷,甭说‘席卷天下第一珍’了,中午总是带一竹筒稀饭到学校,留着中午吃,同学们就喊我‘喝稀粥(何席珍),拉犟屎’,多难听啊,我一气,又找先生改成了现在的名字。”一席话,说的周围的人都笑了。

天还没黑,部队就在一个叫西李庄的村子住了下来,这里到莲花山不到十里路。教导员立即派人封锁消息,安排部队住下。

贾东山带了四个连长,换了装骑马到二十里地以外的莲花山煤矿侦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