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5章 杨丽琴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又到了收获的季节。

田野里,大片庄稼已经收割完了,留下了满地的玉米茬子,间杂着尚未收获的大片红薯地,农民们经过减租减息,发展生产,加上小面积土地有了渠水灌溉,取得了罕有的好收成。

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大路上,飞驰来两匹骏马,前边的是八路军四十三团一营营长的贾东山,后边紧跟着的是副营长杨宝柱。

昨天晚上,团政委林枫到一营了解战士们的思想情况,教导员何凤鸣详细汇报了部队整编后,战士们积极性空前高涨。

临走时林政委问贾东山,“小贾呀,你跟那个杨什么风的关系发展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一下忙啊?”

“这……,”一向说话利落的贾东山没想到政委突然谈起这个问题,“政委真会开玩笑,还杨什么风?是杨丽琴。俺俩到没什么,只是没有见过小杨她娘的面,俺早就想去看看老人,一直抽不出空儿来。”

“那就趁火打铁,再努一把力。这样吧,部队马上就要出发,我和吴团长已经商量过了,明天给你一天的假,让杨副营长陪你跑一趟,顺便让他也回家看看,和家里人告个别。咱们干革命不能拖泥带水,人在外边心想着家里,对战士也是一样,走前让大家回家看看,要把家里的事儿安排好。”

“整编的事儿……。”

“交给老何去办吧,队里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你就安心地去见一见未来的丈母娘吧,部队这一出去,以后再见面就更不容易了。对了,我让供应处长给你准备了几斤点心,头次见面,不能失了礼。”

贾东山感动地说:“谢谢!哪,我俺就不客气了。”

今天一早,杨宝柱就催他动身。他们一起回杨家寨。

马儿不停地奔跑,洹水河、洪洞庄、抗日渠、回山脚,一个个熟悉的地方……。

“哎,营长,你看——。”顺着杨宝柱手里的马鞭指的方向,贾东山看到在村头上一棵大柿树下,她日夜思念的杨丽琴在向他们招手。

“营长,俺走了,要不中午到俺家,咱也来上两口上好的竹叶青?”

“算了吧,留着以后喝吧,待会儿俺还要到小杨家看看呢!”

“看我,丈母娘招待未来女婿还能缺了好酒吗?那就下午见了!”

没等贾东山回答,杨宝柱已经兜转马头,拍马转上了回家的小路。

贾东山来到杨丽琴身边儿,弯腰把她提到马背上,杨丽琴“啊”的一声惊叫,紧紧搂住贾东山的腰,把头埋在贾东山怀里,马儿没有进村,一直向西山跑去。

贾东山问杨丽琴:“刚才在村头望啥呢?”

杨丽琴小脸红了,不好意思的说:“你一走就是几个月,俺以为你把人家忘了,今天早上,俺家门前榆树上野鹊子喳喳叫,娘说,一准是你来了,俺也觉得你该来了,就在这儿等你……。”

“傻丫头,野鹊子叫也当真?”

来到柞木林边儿,贾东山下了马,再把杨丽琴抱下马来。

他放开马缰,让马儿在山坡上啃吃青草嫩芽。林子里,柿子红了,山楂红了,就连路边的酸枣也红了,家东山弯腰擷了一颗又大又圆的酸枣,轻轻地塞到杨丽琴的小口里。

“呀,酸酸甜甜的,真好吃!”

他们选了一块平整的石板坐下来。

柞木林静极了,不远处飞来一对儿黑色肚皮红色翅膀的小山雀儿,落在他们跟前的不远处的树梢上,用红色尖喙梳理几下羽毛,啾啾地叫几声,像是给一对恋人送上的祝福。

“东山,快看!”

“两个小山雀儿有啥看的?”

“嗯,你不懂,你看它们俩多么亲密啊!无忧无虑的。”杨丽琴羡慕地说。

一只小松鼠蹲在树枝上,小爪子梳理着长长的胡须,用一双圆圆的小眼睛盯着一对恋人看了几眼,识趣地悄悄跳开了。

杨丽琴紧紧地靠着贾东山,她觉得身边儿的贾东山就是一座山,是她心中的山,她要永远靠在这座山上,永远……永远……。

贾东山手指梳理着杨丽琴的头发,他又一次闻到哪股儿熟悉的少女清香。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他感觉到杨丽琴丰满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过了一会儿,贾东山用两只手捧起杨丽琴的脸,瞅着哪双漂亮的黑眼睛说“琴,我就要走了,这一次,也许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总之,不赶走小鬼子我就不回来,你呢?你怎么办,我的小排风?”

“真的?”杨丽琴的双眼一下瞪大了。

“真的,部队两天后就要出发。”

“俺等你,不管多长时间,俺都等着你,等你回来,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贾东山点了一下头,杨丽琴喃喃地说“抱紧俺,只有这样俺的心里才觉得踏实嘛。”停了一下又说:“俺要是能当兵就好了,咱俩一起当兵,那多好啊!”

突然,她推开贾东山,看着东山的眼睛说:“俺也去当兵,当女兵。”

贾东山吃了一惊:“真的!你要当兵?”

“俺要当兵?天天和你在一起。”

“家里人会同意吗?”

“同意,哪天俺对娘说要参军,娘叫俺哥特地去了八路军的后方医院,俺哥回来说:“没想到女孩子也能当兵,还只夸医院的女兵精神。娘还说……。”

“还说什么?”见杨丽琴停下来不说话,贾东方忍不住地问。

“还说要是俺参了军,咱倆以后在一起,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你看呢?”

贾东山想了一下,点点头说“我同意,琴,明天你先到区里找我二叔,他现在负责扩军的事儿,正好在部队整编,卫生队和宣传队也要扩大,都要女兵。”

“哪,俺一早就去!”

贾东山低下头吻了一下她那黑黑的眼睛说:“走,去看看娘和哥哥去!”

俩人牵着马并排向村子里走去。

锣鼓喧天,鞭炮声响彻云天。贾步诚在贾东林陪同下赶来县城,在大街上送别出征的儿子.昨天夜里,爷儿俩整整谈了大半夜。

和他并肩走着的是弟弟贾步正,百忙中挤出时间也赶来送别。队伍中不断有县大队的老战士向他打招呼。

营长贾东山和教导员何凤鸣英姿勃发地并排走在队伍的最前边儿,看见自己的父亲和叔叔,贾东山远远地招了招手:

“爹,俺走了!等打完了鬼子,俺就会来看您!”

贾步诚连连摆手说:“去吧 ,去吧,记住常来信啊!”。

杨丽琴穿着崭新的军装,臂上带着红十字袖章,走在队伍的中间。

她刚刚送走前来送别的哥哥和嫂子。嫂嫂的话还在耳边廻响着:“妹子呀,俺们从家来的时候,娘很高兴,她说,还是俺闺女有眼光,你看东山多能干,告诉丽琴在部队好好做事儿,出门在外,别像在家一样野!”

“谁野了?”

“不野不野,还说叫你多听东山的话。”

“哼,俺听他的话,他咋不听俺的话!”

“妹子呀,在部队不比在家,小事俩人商量,大事还要听他的。”

“不,大事听他的,小事听俺的。”杨丽萍坚持说。

“行,行,只要你们不闹别扭就行了!”哥哥插上来说。

“俺才不会呢!你们回去吧!”

“俺说呀,妹子,你可要把东山看紧了,千万不要让别人抢走了。”嫂嫂又加了一句说笑话。

“谁敢?!”

“记住往家捎个信!”哥哥一再叮咛。

“放心吧,俺会的。”

送别了哥嫂,杨丽萍刚回到队伍里。一眼看见贾步正正站在大街旁和人说话。杨丽琴急忙和身边的战友打了个招呼,然后快步来到贾步正跟前,先行了个军礼,甜甜地叫了一声:

“二叔,您来了。”

“来了,来了。”贾步正答应着,慈祥地看着杨丽琴,说“丽琴啊,这回满

意了吧。” 丽琴高兴地点着头。兴奋的小脸上红扑扑的。

“哎,哎,大哥!”贾步正转身招呼贾步诚,“哥啊,你这个公公还没见过小杨吧,这就是咱东山的对象哪,叫杨丽琴。”

“对象?”

“对象就是没过门儿的媳妇啊!”

“哦,你说的是丽琴,怎么?这就是丽琴?”贾至诚早听儿子说过了,只是还没见过面。

听了贾步正的介绍,杨丽琴明白眼前这个清清瘦瘦老人,就是自己未来的公公,小脸一下羞得更红了,连忙行了个鞠躬礼,甜甜地喊了声“爹!您老好?”

贾步诚喜得热泪盈眶,照老伴儿的吩咐,赶紧从自己兜里摸出了六个银元,塞到杨丽琴的小手里,这是洹水地方的习俗。既表示老人对未来媳妇的祝福,亦表示对晚辈的婚事正式认可。

贾步诚打量着杨丽琴,口里连连说“好!好!好孩子,今儿早上俺还怕见不着你呢,到了部队你和东山要互相照应,等打完了鬼子可要早点回家。啊!”

“唉!您老保重!”

卫生队的女兵们喊着:“小杨!快点儿,要走了!”

杨丽琴一边答应着,一边和二位老人告了别,甩着小辫子追赶队伍去了。

队伍里,战士们欢快地唱着:

“在那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就跟他拼到底。一、二、三——四!”

红旗引导下,队伍走出洹水镇,跨过洹水河,涉过漳河,奔向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腹地。

按照八路军总部的命令,四十三团进入了太行山根据地。

第二天部队来到一个叫做麻家坪的村子住下来,在这里,将要进行半个月的军政训练,着重提高部队政治觉悟和战术水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