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4章 浴血竹节山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4章 浴血竹节山 县政府驻地李家寨村东头广武庙的大殿里,独立营连以上干部动员会正在进行。 新来的洹水县委书记万金铭在会上讲话: “同志们,日军扫荡过后,投降日军的国民党县长李同秀在日军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县政府驻地李家寨村东头广武庙的大殿里,独立营连以上干部动员会正在进行。

新来的洹水县委书记万金铭在会上讲话:

“同志们,日军扫荡过后,投降日军的国民党县长李同秀在日军的卵翼下,依仗庞炳勋的保护,组织了“太行剿共保安队”,配合日伪军卷土重来,占领了县城洹水镇。这股伪军成为我八路军开辟新区的主要阻力。他们和日本人狼狈为奸,抓丁派夫,修筑据点,妄图以县城为基地,围困、蚕食我太行根据地。军区于1943年8月18日,发起了一系列攻击作战。消灭了伪军孙殿英、庞炳勋部7000多人,攻克日伪军据点80余处。敌人伤亡惨重,慌忙从洹南地区一些村镇撒出,龟缩到县城和靠近平原的据点去了。我军通过一系列战斗给伪军以很大打击,但是,他们仍盘据着县城并建立了许多大小据点,不时对我进行侵扰和袭击。日军扶植特务队和一些地方反动武装,打击我在敌后的武装工作人员。一些地区聚集着反动会道门,同伪军勾结一气,杀害我革命干部和人民群众。

“在新形势下,上级要求我们,要做到‘区不离区,村不离村,坚持对敌斗争’!”

停了一下,他继续讲道:“八路军太南军分区根据目前的严峻形势,通知所有参加劳动生产的部队立即转入备战,准备迎击敌人的扫荡。”

万金铭指着旁边坐着的人说:“为了加强我县的武装斗争力量,太南军分区从主力部队选派武云刚到我县来担任独立营营长。”

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坐在一旁的吴云刚站起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吴云刚是河北唐县人,一九四〇年八月八路军一二九师组织百团大战,十九岁的吴云刚在学校报名参军。随即参加了正太路破袭战,战斗中,他作战勇敢,两个月后在被提拔为班长。当时日军调集了大批部队对我抗日根据地实行灭绝人性的“灭绝战”,一路日军侵入我八路军总部不远的武乡县关家垴,怒不可遏的彭总亲自下令消灭这股敌人。战斗中,我军先后发动了十八次进攻,敌人顽强抵抗,双方打得十分惨烈,最后彭总把身边的特务连调上前线,才把这股敌人消灭。

战斗结束后,吴云刚所在的连队只剩下不到一个班的战士,他被提为排长,不久又被被提拔成连长。一九四四年八月,太南军分区为了加强地方力量,调已经担任主力营营长的吴云刚到洹水县担任独立营营长。

待吴云刚坐下后,万金铭书记继续说:

“现在我宣布:军分区决定,我本人兼独立营党委书记;林枫同志为副书记、教导员兼政治处主任;军分区决定:贾东山同志任独立营付营长,杨宝柱任军训股长,黄玉清任政工股长。下辖四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一个警通排。

一连连长原路平;二连连长刘飞虎;三连连长杨勇奇;四连连长尹明亮;机炮连连长石虎全。马春华同志带领部队南下去了豫西。县政府已组建警通连另外负责县政府机关的保卫任务。独立营实行‘三三编制’,总人数七百六十二人。同志们,我们部队的扩大,是抗日力量壮大的标志,各连要深入开展团结教育,使部队拧成一股绳,打起仗来像一个人一样。”

整编后的洹水独立营军力大大加强。

太行军区当机立断,发起洹南战役。军区司令员李达和区党委书记兼政委李雪峰的亲自指挥,以太行第五、七分区司令员皮定均就带领军分区一部分同志组成前线指挥部(简称前指)。

洹南战役中庞炳勋、孙殿英伤亡惨重,慌忙从洹南地区一些村镇撒出,龟缩到洹水县城和靠近平原的据点去了。

我军通过这次战役给伪军以很大打击,但是,他们仍盘据在县城并建立了许多大小据点,不时对我进行侵扰和袭击。

日军扶植特务队和一些地方反动武装,打击我在敌后的武装工作人员。一些地区聚集着反动会道门,同伪军勾结一气,杀害我革命干部和人民群众。

在此形势下,中共太行区党委指示:扩大根据地,收复洹水县城。

根据形势的需要,军区敌工部秘密通知驻洪洞庄的伪保安队第二支队支队长胡福来带部队立即反正,投入人民阵营,使洹水镇以北的解放区连成一片。

两天后,胡福来以训练为名,把保安队第二支队连同全部装备拉到卧虎山下,早已等在那里的吴云刚代表洹水县政府热烈欢迎他们,并安排他们进入晋冀豫边区进行整编和军政训练。

贾东山带领着独立营在胡福来他们离开后,立即向驻洪洞庄的河野三郎小队发起攻击,全歼了这股儿鬼子,洪洞庄彻底解放。

随后,前指把攻取敌人盘踞的洹水县城的任务交给了独立营。

前指决定:“战役第一步,先攻取位于洹水县城东南的竹节山、扫清敌外围据点;第二步,对洹水县城敌人进行长期围困,逼迫敌人逃跑,当敌人逃跑时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前指指挥长皮定均指示:洹水镇地处太行山根据地的南大门,是重要的战略据点,敌人在这里还有三个团的伪军,三个中队的日军,当我军扫清敌外围据点前,敌人可能会向县城收缩兵力,集中成一大疙瘩,不利于各个击破。为此,必须在扫清敌人外围据点前,把敌人各据点逐个包围,不使敌人逃逸。

在军分区独立团的配合下,独立营采取突然行动,迅速包围了和拔除了洹水镇周围的几个据点。

随后,吴云刚带着各连连长,连续几天对洹水镇周围的敌人部署进行侦察。

竹节山是洹水县城东南唯一的一个制高点,离洹水县城有二里来路,山高六、七十米,利用山上的火力点,居高临下可以控制大半个县城。同时,在山上就可以直接控制彰德到潞安的公路,防止敌人顺公路东逃。我军拿下了竹节山,还可对攻打洹水镇的部队实施火力支援。

在讨论战斗方案时,大队长武云刚首先发言:“从对竹节山地形的实地观察,和伪军内线提供的竹节山敌人驻守情报得知,山上驻了鬼子两个小队和伪军一个连,敌人有四挺机枪,六具掷弹筒,战斗部队将近二百人。日军大都是刚从国内调来的新兵,没有经过多少战斗锻炼,战斗力不强,住在山顶的三个大地堡内,其余地方由伪军防守。”

贾东山认为:“进攻路线选在山坡较缓的东面,便于突破。一连负责打援,截击从城里支援的日伪军;二连担任主攻,三连负责警戒彰德方向的敌军,同时从东南面向竹节山敌人发起徉攻,第四连和机炮连坚决阻击由县城来援的敌军。”

吴云刚说:“我完全同意贾副营长的意见,这是咱们第一次攻坚作战,要多准备一些炸药包,每个爆破小组三个人,每个连要有至少四个爆破小组,要反复进行地形演练,咱们先按这个方案进行准备,战斗方案经前指批准后实施。”

战斗方案很快被批准了。

山坡上,各连在进行爆破训练。

吴云刚、贾东山和作训股长杨宝柱从训练场地走回营部的路上。警卫员小刘突然问道:

“怪了,这座山叫‘竹节山’,可俺看不光山势一点儿竹子的样子也没有,山上山下也没见有竹子啊,贾副营长,你是本地人,你给俺讲讲咋起了个这名儿?”

贾东山回过头来,对小刘说:“小时候听俺二叔说古,据《洹水县地方志》记载,传说元朝皇帝抑佛重道,有一位道士在圣符山上修行,这位道士平时拄一根竹竿儿,人称‘竹节先生’,据说功成时这位道士骑上竹杆儿飞走了,至今山顶上还留有这位‘竹节先生’骑竹竿升天的遗迹和一座六角形的砖砌六重宝塔,在山的西南坡上雕刻有‘圣符仙境’四个大字。不过一般的老百姓并不知道什么‘竹节先生’也不知道什么‘仙境’,只知道它叫做竹节山,‘竹节先生’ 骑竹竿升天的事儿,不过是文人墨客牵强附会罢了。”

吴云刚只对山上的工事感兴趣:“敌人是什么时候开始住到山上的?”

杨宝柱回答:“打从一九二八年二月,庞炳勋部镇压天门大会时起,竹节山因为地处要害,山上就没断了驻军。一九三九年七月间伪军千余人首次扫荡洹水地区时,在山脚下建了营房,山的周围加了铁丝网,修了炮楼,从此竹节山成了军事禁区,一般人不准靠近。国民党新五军军长和四十军投降日寇的两个月中,为抵抗八路军的进攻,抓民夫,抢粮食,日夜赶修、加强工事,现在山上碉堡林立,山下壕沟纵横,紧要地方还砌起了三米高的陡岸。”

“易守难攻啊,还真是块骨头哩!”吴云刚感叹道。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前指发出进攻的命令,随突击连行动的贾东山和二连连长刘飞虎带着突击连的战士,向敌人阵地摸索前迸,就在将要靠近敌阵地时,被敌岗哨发觉了。

“口令”,敌哨兵大声喝问。

“中秋节!”二连长刘飞虎大声回答,“自己人,不要误会。弟兄们刚从沙岗执行任务回来,没想到天晚了,怎么,今天是你老兄值班啊……。”

刘飞虎啰啰嗦嗦地回答着。趁这当儿,战士们一拥而上,将敌哨兵摁倒,一下子冲到敌战壕墙下。墙高壁陡,攀援无着。

响声惊动了巡哨的敌人。

“有八路,快开探照灯!”。

立刻,敌人的探照灯亮了,机枪、步枪喷出条条火舌。

“快,冲上去!”贾东山二连迅速占领突击出发阵地。

战士们隐身的陡崖下,是敌人炮火的死角。利用这一有利时机,贾东山指挥二连战士在战壕墙上开辟多条突击通道。

黎明时分,总攻开始了,三连连长杨勇奇首先发起佯攻。枪炮声在山的东南方激烈地想起来。

副营长贾东山举起手枪高喊:“同志们,彻底解放洹水县,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冲啊!”

二连连长刘飞虎带领战士们爬上战壕,勇敢地向敌人冲去。

碉堡内的鬼子机枪喷出一条条火舌,冲上去的战士接二连三地被机枪打倒了,二连被压在一条小岸下,抬不起头来。敌人的火力很猛,三个碉堡内的机枪构成一个火力网,死死地封锁着通往山顶的道路。必须立刻炸掉这三个碉堡,为占领山头阵地杀出一条道路。

“杨秋来,上!炸掉东边第一个碉堡!”刘飞虎命令。

一班长杨秋来看了一下地形挟起一个炸药包,沿着一条小沟向山上运动。刘飞虎和战土们屏住呼吸,每个人的视线都随着杨秋来蠕动的身躯一步步向前移动。快要接近火力点时,敌人发现了杨秋来,机枪、步枪一齐向他射击。刘飞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机枪掩护,压住敌人的火力!”。

就在这时,空中的照明弹慢慢地熄灭了,杨秋来趁机一跃而起,向敌碉堡扑去。他巧妙地利用沟坎的掩护冲到了碉堡前。

就在杨秋来将要拉响炸药包的时候,敌弹击中了杨秋来的腰部。英雄的杨秋来倒下了。

杨秋来的倒下激起了广大指战员对敌人的仇恨,紧跟在杨秋来身后的二排长刘新元一边把手榴弹投向敌人,一边奋不顾身的冲向班长杨秋来,弯腰拾起杨秋来留下的炸药包,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硝烟继续冲向敌人碉堡,敌人的机枪子弹在刘新元身前身后“扑扑” 地落下,突然,刘新元一个趔趄栽到了,连长刘飞虎气得眼睛红了,正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突然,刘新元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几步跃进到碉堡下,接着火光一闪,“轰隆”一声,敌人碉堡飞上了半天。

“李二蛋,上!炸掉敌人的第二个碉堡。”

“不,让俺来!”一排长李明亮抢过炸药包就要冲上去。

“排长,你……。”

“别争了,我倒下了你再上,机枪掩护。”一排长李明亮腰粗膀圆,个头高大,他拦住李二蛋,弯腰抄起炸药包,冲出掩体。二连的三挺机枪对着敌人的射孔猛烈扫射,压制敌人火力,掩护李明亮。

又一颗照明弹飞上天空,把阵地上照得如同白昼,空气好像突然凝固了。就在这时,机枪射手王学良牺牲了,刘飞虎抢过去抱起机枪:“兔崽子,俺和你拼了!”

空中的照明弹慢慢地熄灭了,李明亮跃起来又向前扑去。敌人的几挺机枪一齐向李明亮射击。刘飞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只见李明亮几步窜到地堡前,接着火光一闪,传来震天撼地的爆炸声。

就在这时,战士们在火光中看到,倒下的杨秋来在敌人的火力下又动了起来,他拖着受伤的身子吃力地爬向敌人第三个碉堡,战土们屏住呼吸,每个人的视线都随着杨秋来蠕动的身躯一步步向前移动。一步、又一步……,终于,他爬到了敌人碉堡前,“轰隆!”一声,最后一个地堡飞上了天。

指导员尹清亮把帽子往上一推,向战士们高喊:“同志们,洹水的父老乡亲看着我们,向杨秋来学习,冲啊! ”飞身向着山顶扑去。

就在尹清亮和战士们快要接近山顶时,残破的地堡里又伸出一挺机枪,发疯似地吼叫起来,冲在前边的战士被打到了,尹清亮和战士们被迫卧倒。

这时,李二蛋敏捷地向前爬去。他没等下命令,就主动承担了消灭敌人的任务。只见他滚进一个弹坑,拿起一颗手榴弹,狠狠地向敌人掷去。在手榴弹炸响的一刹那,李二蛋把炸药包奋力投向敌人机枪。

连长刘飞虎高喊着 “冲啊!为杨秋来报仇!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

战士们在连长的带领下,喊杀声响彻云霄,冒着密集的子弹,冲上山顶。

突然刘飞虎趔趄了一下,紧跟在后的二排长刘二壮发现情况不妙,伸手扶住了刘飞虎,一边高喊着“卫生员!卫生员!你他娘的快过来!”

鲜血从刘飞虎胸前和后背涌出来,他用力推开刘二壮的手,说:

“快!快!,消灭敌人的机枪,叫、叫指导员指、挥。”头一歪,昏过去了。连队卫生员赶来了,就地进行了包扎。

战火中,县中学学生自动组成的担架队,在学生会主席申广存带领下,冒着枪林弹雨冲上来,抬走了重伤的刘飞虎。

指导员尹清亮大喊着:“为咱们的连长报仇啊!”挺身冲出掩体,刘二壮抹了一把眼泪紧跟在后,紧跟着向前冲去。

这时候,分散在周围三个小地堡内伪军,我们的内线鼓动下,已经停止了抵抗,从抢眼内扔出了枪支,举手走出了地堡。

第四个小地堡里的伪军慑于我军战士们英勇无畏的气概,早就想缴枪了,无奈支队长刘璋之在背后亲自督战。

这个支队长就是曾经带领伪军围捕靳子春的原保安中队长,上个月刚刚提升为支队长。他整天提心吊胆,怕的就是八路军找他算账。眼看着其他地堡内的伪军放下了武器,气急败坏,夺过一挺机枪瞄准走出地堡的伪军就是一梭子。和他在一个地堡内的伪军,早就看不惯这个平时飞扬跋扈的东西,见他向自己弟兄扫射,发一声喊,几支枪一起射向刘璋之,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侩子手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倒在了血泊中。

地堡内的伪军举着白衬衫投降了。

守卫营房的的鬼子躲在地堡内拼命向外扫射,妄图拖延时间,等待城里的敌人增援。

贾东山命令“爆破组实施连续爆破,二连组织机枪掩护,坚决消灭顽抗的敌人。”

二连一排长李有元亲自带了一个爆破小组冲上去,没到地保跟前就全部牺牲了。第二个小组冲上去也倒下了。

守候在武云刚身边的机炮连连长石虎全急得团团转。眼见别人冲锋杀敌,自己却趴在窝里不能动:“大队长,咱们的迫击炮等着生仔啊!”

“你哪五发炮弹是咱们压箱的武器,现在是时候了,石虎全!”

“到!”

“用三发炮弹打掉敌人的主碉堡,有把握没有?”

“有!”

早已架好小炮摩拳擦掌的机炮连两发炮弹打出去,“轰!”“轰!”两声巨响,炮弹准确地落在敌人的主地堡顶上,敌人的地堡飞上了天空。

这时候,城里的敌人在日军驻洹水县最高指挥官大平幸二大佐的指挥下,带领一个中队的鬼子和一个大队的伪军,拼命赶来增援,贾东方从西北方向传来的激烈枪声中知道,担任阻击的第四连正在坚决地抗击敌人。

夺取竹节山敌人制高点后,城里还有不足三个团的伪军和一个中队的鬼子,此外,还有一批从乡下逃来的恶霸地主和会道门组织。

在我军的攻势下,守卫洹水城的日伪军惊慌失措,他们知道洹水县城迟早也守不住。

这时,前指皮皮定均司令认为:

“敌伪有三个团,我军要全歼敌人有困难。我们要对洹水县城的敌伪军实行围困战,断其交通,封锁粮秣供给,采取了围而不攻的战术,同时虚张声势迷惑敌人。敌人弃城逃跑时,在运动中消灭它!”

按照前指的命令,洹水独立营在竹节山上活动,扮成观察地形的各级指挥员,造成攻击敌人的假象;同时在县城周围村里用老部队的番号挨家挨户号房子,让两面政权人物不断向敌人报告情况。一时间,到处传扬着八路军主力部队要攻打洹水县城的消息。

县城里的敌人在我攻城部队合围之前,终于撑不住了,除留伪军一个团兵力守城外,鬼子中队和其他两个团的伪军突围出城,沿公路东窜彰德。

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在前线指挥部统一指挥下,独立营将县城内剩下的敌人团团围住。

城里围住的是庞炳勋的三十九师第四团。该团王团长眼见八路军就要攻城,他清楚,以他这点兵力,要想挡住八路军的凌厉攻势,无疑是螳臂当车,正当他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参谋长窦青纯走进来。

“团座,八路军在县城的东、南、北三面已经将部队运动到位,只剩西面还没有合围,咱们要打是打不起,要走还来得及,是走是降,总要拿出个主意吧!”

“走,八路军会让我走走出去?”王团长反问。

“哪,还是……?”

“起义!”王团长终于下了决心。又说“只是,我们和八路军平时没有接触,这临时抱佛脚……,”

“我已经了解过了,保安团一个中队长常禄元是本地人,可能和八路军有交往,即使没有交往,本地人也比我们好说话,就叫他去,先了解一下八路军的意图再说,怎么样,团座?”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你们去安排吧。”

第二天,常禄元在张福元陪同下来到位于竹节山上的前指敌工科。

敌工科长根据皮司令指示,和张禄元进行了交谈,指出:“这些伪军过去为虎作伥,对人民犯下了大大小小的罪行,今天敌人已经到了穷途末日,你也看见了,我们完全有力量消灭他们,但是八路军是仁义之师,念在他们当年参加伪军也是各有苦衷,干坏事儿又是执行命令,才允许你们主动投诚,希望他们看清楚目前形势,不要一误再误,自绝于人民,你过去为革命做过一些工作,党和人民会记着的,希望你再做一些工作,努力促使伪军反正,投向人民阵营。”

张禄元说:“是啊,俺们干这种辱没祖宗的事儿,整日人不人,鬼不鬼的过日子,祖宗都叫人骂臭了。俺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回到伪军团部,王团长正在焦急地等待常禄元回话。

听了常禄元的汇报,窦青纯提出,“你明天再去,要向八路军提出:第一,我们反正在政治上算是起义;第二,保证军官们的私人财产不被没收;第三,愿意当八路军的留下,不愿意参加八路军的发给路费,准其回家;第四,准许回家的军官携带枪支,以便路上自卫。”

敌工科请示了前指政委高扬,明确回答:“第二条可以答应,但是,第一条参加反正的部队最多只能算投诚,在政治上不能按起义对待,第四条更不能答应,不作考虑。”

敌团长不再提出别的意见,同意接受我们的条件。

一小撮不愿投诚的死硬分子和从乡下逃来的恶霸地主、会道门头目,打开城门逃跑,在逃亡彰德的途中,被我军坚决消灭了。

至此,洹水县全境解放,各级政府和党组织公开和群众见面。

欢乐人群急忙了大街。群众热烈庆祝,唱起《翻身不忘共产党》的歌子:"尊一声乡亲想一想,从前过的啥时光,新五军和日本鬼,针线胡芦他都要抢,嗨呀,唔呀,嗨唔呀,他都要抢;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八路军共产党,赶走了顽匪和日本鬼,洹水人民得解放,嗨呀,唔呀,嗨唔呀,得解放"。

七月,按照太行军分区的统一部署,洹水县独立营整编为太行军分区三十四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