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2章 蝗 灾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2章 蝗 灾 一九四三年,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迎来了第六个抗战年头。 由于春旱少雨,好不容易种下的庄稼,长出来的苗稀稀拉拉,洹水县政府组织军民抗旱浇苗,生产救灾,并号召减租减息,支持抗战。经历了去年夏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一九四三年,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迎来了第六个抗战年头。

由于春旱少雨,好不容易种下的庄稼,长出来的苗稀稀拉拉,洹水县政府组织军民抗旱浇苗,生产救灾,并号召减租减息,支持抗战。经历了去年夏季的大旱,人们期望今年能有一个较好的收成。

俗话说“旱生蚂蚱涝生腻。”(腻,指腻虫,就是蚜虫)谁也没有想到,一场铺天盖地的蝗灾,正向豫北大地袭来。

这一天,常家寨的常福元吃过午饭,嘬着牙花子走到院子里,刚要去提桶喂猪,发现不知从那里飞来了几只只有山坡上才能偶尔见到的,三寸多长的蝗虫,常福元随手拿起扫把正要拍打,说话不及,蝗虫越来越多,呼呼啦啦的把整个儿天空都遮满了,房上、树上、地下蝗虫越来越多,一下子落得满院子都是,连张福元衣裳褂子上也落下了几只蝗虫。

“俺的老天爷呀,这是咋的了?”

就见落在院里榆树上的开始嚼吃着树叶,连嫩枝儿都不剩下;落在窗户上的,啃吃糊窗户的纸,嚼得干浆糊喳喳响。满院子响起一阵嚓嚓的咀嚼声。刚才还在刨食的几只老母鸡,吓得咯咯叫着躲到棚子下不敢出来。

常福元大张着口,扎煞着两只手,一时竟呆在那里,看着这些小东西作怪。

不一会儿,蝗虫吃光了院子里能吃的东西,又像来时一样,呼呼啦啦的飞走了。

突然,楞在当地的老常醒过神儿来,“蝗灾!”这两个可怕的字眼,促使他几步冲出门外,远远地看到蝗群像一股浓烟在移动,移到不远处的一块玉蜀黍地里不动了。

老常跑过去,走近了,听起来像走进蚕室一样,一片沙沙的咀嚼声,他看见,在一棵二尺多高的玉蜀黍苗上,爬了十几只三寸多长的蝗虫,也就半个时辰,一棵棵玉蜀黍苗儿变成了一地光秃秃的小青棍儿。

常福元有点儿傻了,嘴里喃喃地说:“俺的老天爷呀,这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远远的人们拿着扫把、树枝,喊叫着跑来了,扑呀,打呀,喊呀,一点儿也不济事儿,蝗虫可不像老母鸡一样,一轰就都飞走了;你打死了一只蝗虫,另一个在边上照样大吃大嚼,真有点儿不畏死的精神哩。眼睁睁看着蝗虫吃光了一大片玉蜀黍,又向下一块谷子地里落去。

返回村子,大街上全是人,街头的小庙前,一群妇女已经在烧香祷告:

“老天爷、山神爷、还有龙王爷、受苦受难的观世音菩萨啊!叫蚂蚱飞到山上吃草去,少吃点儿庄稼吧,可怜可怜受罪的庄稼人吧……”凡是想得起来的神仙都请了。

常福元披了褂子就走,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件小事儿,“要赶紧向政府汇报去。”

1944年3月,豫北发生了严重的蝗虫灾害,洹水县顺河寨、东沙岗、洪洞庄等区当年减产5一7成。洹水县在"与蝗虫争食"的口号下,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剿蝗运动。

各地发生蝗灾的报告迅速传到了洹水县政府。新来的县长霍铁民、书记刘一舟,一面火速向上级报告,一面连夜召开县委扩大会,发动军民抓住蝗虫尚未孵化的时机,在全县组织了刨蝗卵运动。发起一场消灭蝗虫的战役。

4月,大批蝗蜅出土,洹水县7个区就有6个区出现蝗蜅(蝗蜅:刚刚孵出尚未长出翅膀的幼虫),县委坚决响应太行区党委和军分区政治部关于扑灭蝗蜅的紧急号召,将剿蝗运动推向了高潮。

会上还决定立即成立剿蝗指挥部,县长霍铁民亲自担任剿蝗指挥部总指挥,调县独立营政委贾步正担任剿蝗指挥部付总指挥,具体负责剿蝗战役。

剿蝗工作急如星火,接到命令后,贾步正不等新上任的政委来到,给主持工作的副大队长贾东山和政工股长黄玉清交代了一下,立即走马上任。

指挥部发动全县人民组成了一支8万人的剿蝗大军,村与村、区与区联合作战。

4月份刨蝗卵2.5万斤,捕蝗蜅45万斤。

洹水县再次组织十三个村万人剿蝗大军会战太平庄,又创辉煌战绩,在长一百零八丈,宽深各二尺两道封锁沟内,剿灭的蝗蜅就有5寸厚。

9天时间,将蝗蜅基本消灭。在剿蝗的日日夜夜霍铁民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群众同甘共苦,深得上级的信任和群众的称赞。 中共漳北地委、五分区政治部给在紧张捕蝗的军民及工作人员的慰劳信中,表扬贾步正,说他“细心筹划,组织动员8万人打蝗,是亲自动手的模范”。


一场前所未有的持续的剿灭蝗虫的战役在整个豫北地区打响了。

天刚亮,人们互相招呼着踏着露水来到庄稼地里,在东西十来里地宽的地界上,每五尺远站一个人,排成了一字长蛇阵,手拿蚂蚱拍子,劈里啪啦的拍打着被露水打湿了翅膀飞不远的蝗虫。

在这里,人们结成了真正的剿灭蝗虫的统一战线,不管是谁家的地块儿,也不管地里长的是玉蜀黍,还是谷子,凡是有蝗虫的地方,人们就立马赶过去,挥舞蚂蚱拍子劈劈劈劈叭叭猛打,一趟过去,脚底下都是打得稀烂的死蝗虫。

其实蚂蚱和蝗虫是有区别的。人们平时看见的蚂蚱个儿小,飞得不远,蝗虫个儿大,一个蝗虫的重量相当两三个蚂蚱,据说,成年的蝗虫群最远能飞几十里甚至上百里路。

自从靳子春牺牲后,县委决定由贾东山代理营长,暂时负责独立营的日常工作。

接到剿蝗通知的当天下午,贾东山和独立营作训股长杨宝柱、政工股长黄玉清商量部队参加剿蝗的事。

杨宝柱是杨家寨人,刚从太行军区新一旅调来,原先是新一旅的作战参谋,家住本县杨家寨,为人正直、热情,参军早,作战经验丰富,点子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

黄玉清紧锁剑眉,首先提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三个连队都参加剿蝗,别的不说,光是三百个蚂蚱拍子咋解决?剿蝗任务急如星火,我们一时半会儿到哪里去找三百个蚂蚱拍子呢,”

贾东山接过来说,“到底蚂蚱拍子是怎么做的,俺还没见过。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小小的拍子,就影响剿蝗任务的完成……。”

“可没有拍子怎么办,说句笑话,总不能让战士们用手抓吧。”黄玉清摊着两只手无可奈何地说。

正当三人绞尽脑汁想不出办法的时候,驻地杨家寨女民兵队长杨丽琴来找县大队联系做拥军鞋的事儿。

走进大队部,听到贾东山念叨“蚂蚱拍子”,忍不住地问:“怎么回事儿,你们也要参加剿蝗?噢——,没有蚂蚱拍子是不是?嗨!你们不是有枪吗?用枪打呀!用手榴弹炸呀!再不行,炸药包也可以用啊!”杨丽琴看着贾东山着急的样子,恶作剧的笑着说。

“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要添乱了。”杨宝柱和杨丽琴是一个村的,若从辈分上讲,杨宝柱还该着叫她一声 “小姑姑”呢。

“咋了,就这点小事儿把我们的三位领导给难住了?”

杨宝柱心里一动,试探地说:“咳,你不知道,县大队要参加打蚂蚱,可是还缺蚂蚱拍子呢?”

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黄玉清开口了:“杨队长,你这个杨排风,快帮咱们想个办法吧?”

杨丽琴双手一拍说:“不就是几个拍子嘛,这也用得着犯愁,要多少,说吧,啥时候用?”

杨宝柱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三、百、个,明、天、下、午、用!”

“行!别愁了,俺包了。”

“你包了,就凭你?” 贾东山以前在联防会上见过杨丽琴,只觉得她泼泼辣辣,有一股子朝气,没想到她今天一口应承下来,连个咳嗽也没打,不禁摇了摇头问。

杨丽琴歪着头,眼睛看着贾东山说:“不相信?叫你看看锅是铁打的还是泥捏的,明天中午以前,俺给你们送三百个拍子过来,来,挂钩!”

杨丽琴调皮的伸出了小手。贾东山童心大发,勾住她的小手指头拉了拉。

“自古军中无戏言,明天中午前做不成三百个拍子,我就把你军、法、从、事!”见杨丽琴要出门儿,杨宝柱故意又加上了一句。

杨丽琴走到院子里,又回过身来,撇着小嘴说:“哼!能的你。姑奶奶俺就不信这个邪!”扭头走了。

杨宝柱转过身来,蓦然发现贾东山神情有点异样。见他背靠门框站着,一双眼睛还在远远地目送着杨丽琴的身影,嘴巴一张一张的也不知叨咕着什么。

杨宝柱一直等到贾东山自己转过身来才盯着他的眼睛挪揄道:“咋啦?为蚂蚱拍子的事儿愁癔症啦?(癔症,又叫癫痫病。)这又不是什么降龙木,还用得着为她——着急哪 。”杨宝柱边说边指了一下院子的大门。

醒过神儿来的贾东山见杨宝柱一脸坏笑,黄玉清则抄着两手,歪着头在一旁看热闹,贾东山的脸没来由的红了起来。随后不自然地道:“嘿嘿,这个小丫头,真的就是个杨排风?不过拍子的事儿俺心里还是不跌底,毕竟这件事影响到咱们部队的行动。”

“她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你还不知道她?这个杨排风手底下可是有一百多个娘子军呢。”

“哇,我咋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洹北山区就在离杨家寨十来里的大道边儿上,有一个小村子叫穆家庄,传说就是当年穆桂英落草的穆柯寨。“太行山上降龙木,打得本帅头难抬”,戏剧《穆桂英挂帅》里杨五郎要来做斧子把儿的“降龙木”,据说就是这里随处可见的迎春木,人们还进一步引证说,迎春木所以就是降龙木,是因为蛇从来不敢爬上去。(笔者认为,蛇从来不敢爬上去的说法有待考证)

贾东山自言自语地像对自己又像是对杨宝柱说:“降龙木到底是啥,先不去说它,杨丽琴倒是真的像‘杨排风’哩!”

第二天吃过早饭,杨丽琴带五个女民兵把三百个蚂蚱拍子送来了。

“来,杨股长,你点收一下,打个条子,立即分配到各个班组,人手一把。”贾东山吩咐说。“好嘞,这就来了!”杨宝柱招呼五个姑娘抱了蚂蚱拍子出门去了。

瞅着没人,贾东山悄悄地问杨丽琴:“小杨,你给俺说说,你是咋完成这三百个拍子的?”

杨丽琴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浅色的兰士林洋布褂子,下身穿一条黑粗布裤子,高高的身材,齐耳短发,显得干净利索,尤其是举手投足之间,她那健壮的身材洋溢出一种女性特有的美,贾东山不禁多看了几眼。

发现贾东山在看她,一向泼辣大方的杨丽琴一下子变得腼腆起来,两只手捻着衣角,低着头,两只十分好看的眼睛瞅着自己的鞋尖儿,轻声说“这还不容易,俺村有男女民兵一百四十多号人,三百个拍子每家才分两把,谁家还没有一双旧鞋,剁下前半截儿鞋底,再用铁丝栓到棍儿上不就成了呗。”

别看他说得轻巧,贾东山清楚,从接受任务到做好拍子收上来,不知费了她多少精神儿,说不定半夜没睡好觉呢,再说,有些鞋底明显的还有八成新,根本不像旧鞋子。

叫贾东山不解的是,杨丽琴昨天哪股泼辣劲儿不知跑哪儿去了。

队伍出发了,按照县里统一部署,5月10日,霍铁民指挥洹水县15000人的剿蝗大军支援虫灾严重的焦家屯。

根据县政府的统一部署,独立营除了担任警戒任务的连队外,其他人一律参加灭蝗战斗。驻地到焦家屯有十几里地一路上没人说话,更没有人掉队,全副武装战士们每人还扛着一把蚂蚱拍子。

经过几次反扫荡之后,县大队的装备得到了明显改善,战斗部队每人一枝三八大盖儿,每班一挺歪把子机枪,战士们肩上的子弹带也是鼓鼓的。

“再也不是俺参军时,一些人形容的‘八路军,真扯淡,穿草鞋,露脚面,背步枪,没子弹。’哪钟尴尬的景象了。”

贾东山站在路边儿,对杨宝柱不无感慨地说。

“是啊,我们现在是兵精弹足,回想俺参军时背的一杆老套筒准星都没了,第一次上战场,班长发给我五发子弹,仗打完了,跟我要五个弹壳儿。哪时候的子弹带里装的都是草圪节,子弹金贵呀……。听老团长讲,咱们八路军一二九师刚组合的时候,全师上万人带刺刀的新式步枪只有五六十支,手榴弹也只有二百多颗,再看看今天咱们的晋察冀边区,这才不过几年时间,哈!正规部队十几万,今非昔比,鸟枪换炮啦!”

“报告!部队已经到达集合地。”

“原地休息,等候指示。”


天还没亮,各路支援大军陆续来到现场。8000亩蝗灾严重的土地上,人们排成了无数条长蛇阵、包围圈。

三个连队加入到剿蝗队伍中,使本来就热闹的的田野更加热闹了。尤其是和民兵队伍相接的两个连队,战士们个个精神振奋。

因为独立营队伍整齐,动作迅速,很快剿蝗队伍就形成一个倒放着的马鞍形。这时候,落在后边的群众队伍中响起“向八路军学习”的口号声,各民兵队不甘落后,急起直追,战线又慢慢拉平了。

休息的时候,贾东山张望了一阵,问杨宝柱,“看见她了吗?”

“谁呀?嗯?是那个杨排风吗?”贾东山在他肩上锤了一拳,说:

“你就只管装糊涂吧,还能有谁呀,今儿我咋没看见她们呢?”贾东山装出不经意的说。

其实,从贾东山张望的方向,王宝柱早猜到贾东山的心意了。

“来了,在哪边儿呢。”顺着王宝柱手指的方向,贾东方看见一群姑娘围在一起,正在听杨丽琴说着什么。

“我把它喊来?” 王宝柱故意问。

“啊,别,别,我只是随便问问。”贾东山搭讪着走开。

其实,王宝柱没有说,昨天吃过晚饭,杨丽琴找到王宝柱,假意唠嗑儿,询问贾东山的家庭情况。

“哎,宝柱子,给俺说说你们贾副队长家的事儿,比如,有几口人呀,都是干啥的呀,行吗?”

杨宝柱故意作出一副惊怪样子:“你问这些干什么,小姑姑,这可是属于军事机密啊!这要是给坏人听到了……。”

杨丽琴歪着头,两只眼睛乜斜着杨宝柱说:“咋了,俺是坏人吗,俺问问他家里几口人,算什么军事机密?俺还告诉你,宝柱子,俺问你的话儿不许你告诉他,听到没有?要不然,看姑奶奶俺怎么收拾你。”。

经过一天战斗,就把蝗脯全部扑灭。

自从太南军分区发动洹南战役,消灭庞柄勋和日伪军七千多人以来,敌人龟缩到洹水镇和靠近平原的一些大据点里,轻易不敢出来。

到了十月,全县共有十万人参加剿蝗,后期治蝗重点转到挖虫卵,防止来年复发上来。实际上,这时候,许多群众生活过的非常艰苦,人们已经为抗战拿出了所有力量。

一天,通信员小刘悄悄问贾东山,“大队长,你说蚂蚱蛋好不好吃?”

“是‘副大队长’,咋老也记不住,你说什么?蚂蚱蛋好不好吃?我哪儿知道呢,你自己弄点儿尝尝不就知道了。怎么,你想吃啊?”

“今天中午,我看见有几个老乡吃的糠窝窝星星点点的发着亮,仔细一看,你猜是什么?原来是在糠面里掺了蚂蚱蛋蒸成的。”

“真有这事,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小刘眼睛红了,吸溜了一下鼻子,说:“俺还尝了一口,是蚂蚱蛋掺糠面儿,怪腥气的,俺差点儿没吐出来。”

贾东山好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小刘看到他拿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像对自己,又像是对小刘说:“群众把粮食都交给了政府,目前秋粮还没下来,前几天,我就听说有人用锅炒蚂蚱蛋吃,老乡们为了支援抗战,真正做到了竭尽全力啊!他们为了什么,为的是叫我们多杀几个鬼子,多好的人民啊。”

停了一下,他又说:“一些群众过去曾对四十军、新五军等国民党军队抱有希望,认为他们是国军,是正规军,支援他们粮秣给养。结果怎么样,日军一来,一贯高喊抗日的国民党军队一触即溃,甚至投降日寇,当了汉奸,和鬼一样欺负老百姓。我军所到之处,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群众把敌、顽、我一比较,感到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好,把抗日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所以就把打下来的粮食都交给公家,支援抗战,我们绝对不能辜负人民群众的期望啊!”

经过军民半年多的连续奋战,加上天气逐渐变冷,轰轰烈烈的治蝗灭蝗战役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随后,洹水县组织千余人支援安阳县剿煌。剿蝗指挥部同时组织一千五百余人支援汲县、淇县剿蝗。后又组织上千余人支援新乡地区剿蝗。

半年来,贾步正忙得脚不沾地,调查蝗灾情况,组织外援灭蝗队伍,大小会议一个接着一个,总算控制住了灾情。现在开始考虑明年开春的工作,防止蝗灾死灰复燃。

打从春节过后来到县里已经三个多月了,贾步正每日忙个不停。这天下班后,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人,他想把写好的《灭蝗工作总结》再看一下。

门开了,贾步正头也没抬,说“不是说过叫你们先吃,给俺把饭留到锅里就行了。”

“爹,俺是东林呀。”

“啊,东林,你怎么来了?”

贾步正抬起头,见东林手里提了个包袱站在他面前,两个月没见,个子又长高了不少,比起东山来,更显得精瘦利巴。

“俺来区里开民兵队长会,来时俺娘叫俺给你带了点儿干粮,俺把夏天换的衣服给也给你捎来了。”

“喔,你娘身子好吗?”

“好,俺娘——俺娘要俺告诉你,玉莲她、她上个月占住了,给你添了个孙子。”东林显得点儿扭捏的说。

“啊,好!好!你媳妇和孩儿身子好吗?不对,是你还是你娘要你告诉的?”

“是俺娘,俺娘还说叫你不用惦念,安心做好你自己的事儿。”

“哎哎,告诉你娘,我这里一切都好。你们的会开完了?”

“还没,今天才报到,明天开会,开完会俺明天下午就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