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1章 蓝眼睛的外国人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1章 蓝眼睛的外国人 贾步正有早起的习惯,今天,他早早起了床,因为昨天收到县委通知,要他到县里“剿蝗指挥部”报到。贾步正当即向新来的政工股长黄玉清交代了工作,下午,到县政府报了到。 洗了脸,走出县政府,信步来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贾步正有早起的习惯,今天,他早早起了床,因为昨天收到县委通知,要他到县里“剿蝗指挥部”报到。贾步正当即向新来的政工股长黄玉清交代了工作,下午,到县政府报了到。

洗了脸,走出县政府,信步来到姑姑台前,正在出早操的第四连连长还不知道贾步正已经离任的消息,急忙跑过来向他报告:“报告政委,四连正在出操,请指示!”

“继续操练!”

“是!”

他欣慰地看到,战士们一个个精神饱满,充满了朝气,认识他的干部战士不断向他点头致意。贾步正不愿意影响大家,赶紧掉转头,向回走去。

来到路边儿上一棵大柿树下,看见一个年纪五十多岁,精神健硕的人远远地向他打招呼,来到跟前叫了声“二叔”,贾步正定睛一看,“哎呀,文清,咋是你呀?”

来的人是贾步正的远房侄子,叫贾文清,家住李家寨的东边儿的卧虎村,还是贾步正的父亲贾三元全家搬到了西山落雁坡的时候,原在卧虎村的房子和二亩多山地,就交给了贾文清的父亲贾步礼照看,这一照看就是十七、八年,贾步正比贾文清小八岁,虽是叔侄相称,两家人不分彼此,过从甚密。

当下贾文清问了婶子好,才说起正事。

原来,贾文清家里有一个老娘和自己的老伴、儿子和儿媳妇、孙子五口人,种了自家三亩多地和贾步正家的二亩多山地。儿子今年到八路军石岗兵工厂工作,家里劳力减少,再种贾步正的二亩多山地有些吃力,想让贾步正收回山地。

“二叔,不是侄子不愿出力,实在是照应不过来,孩子去了石岗,家里就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地种好不容易,种的不好,岂不让街坊邻居看笑话?”

贾步正感到为难,自己分不开身,谁来种这二亩地?贾文清说话了:

“二叔,俺给你出个主意吧,你分一个孩子下山来成个家,还住在老房子里,哪三间房子我看过了,修缮一下还能住,再说了,你就真的把两个儿子都留在山上啊?山高路远的,有事么好?”

贾步正心里一动,是啊,穷归山,富归川,儿子大了,以后住到山下,既解决了房子和地的事儿,自己也有个照应,文清的主意也许不错。想到这里,对文清说:“你说得对,我和孩子们商量一下,你先收了这一季,五月后我再来种,不要误了农时。”

“唉!这就对了。你还散你的步吧,俺回去了。”

目送着贾文清走远了,贾步正开始思谋,两个儿子,让谁下山呢?

趁着工作告一段落,贾步正回了一趟落雁坡,和贾步诚商量了卧虎村祖产的事儿,最后老哥儿俩决定让东水搬下山,一来照看房子和山坡地,二来,也为着照顾贾步正的生活。

事情一定下来,贾东水就和父亲搬下了山,说是搬家,其实不过是带上一些日常衣服、粮食和锅碗,爷儿俩收拾了两挑子,就算搬了家。

东水今年整整二十岁,长得高高的个子,配上一个笔挺的鼻梁,显得十分精神。自从东水搬回卧虎村后不久,就有人上门给他提亲,贾文清的媳妇十分喜欢东水这个小兄弟,紧忙着张罗,前边儿几个姑娘他都不乐意,人家姑娘来了,看一眼就不再理人家。最后介绍的这家姑娘是申村的,叫申菊香,人常说“买眼镜要对眼儿”,东水一见菊香,就像给摄了魂儿一样,觉得看哪哪好。托人一打听,申家是几代雇农,菊香的父亲在外当铁匠,为人耿直,处事儿厚道,家中除了一个老伴儿,还有两个女儿,小儿子申广存在县立中学读书,还是学生会主席,抗日积极分子。

中秋节过后,给东水娶了亲,贾步正了却了一桩心事,一心一意放在灭蝗工作上。

转眼到了秋天,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天空万里无云,贾东水在家里和泥挑水,修缮厨房。

一阵轰鸣声传来,从东方飞来了两架飞机。一架画了个红五星的飞机,追着一架涂着一坨红日头的飞机,一边追,一边打着炮,翻翻滚滚向西飞来。

往常也有飞机飞过来,不是过路(侦察机)就是往村子里撂炸弹,人们还从来没有见过飞机在天上打得昏天黑地,看着一颗颗炮弹像莲花一样在空中炸开了花,人们反倒不害怕了,在地里劳作的农民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正在训练的士兵停下了步伐;就连机关的干部也跑到大街上,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稀罕。只有几个老太太“不识时务”,依然趴在路边儿上一边磕头一边祷告;“不要往人多的地方下蛋,下到漫了地去吧!”

天上,缠打得难解难分,先是红日头飞机在前边拼命地飞,红星飞机在后面追,后来狡猾的红日头飞机一低头,后边儿的红五星飞机抢到前边去了,一溜炮火擦着红五星飞机翅膀窜过去。飞到前边儿的红星飞机一个急拐弯儿,“嗯”的一下绕到了红日头飞机的后边,向红日头飞机打出了一串机关炮。

红日头飞机慌了,只顾逃命,左弯右拐,结果一头撞上了西边的大山上,爆起了一团烈火和黑烟。后面的红五星飞机急忙把机头拉起来,尾巴擦上了山崖,也冒起了浓烟,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拖着一团烈火浓烟直向左边山坡上栽下去。突然,从浓烟中开出一朵白色的花朵,下边还吊着一个小人儿,飘飘摇摇的落在了离开独立营驻地几里远的柞木林中,那是驾驶员跳伞了。

贾东山立刻给正在训练的部队发出“全营进入一等战斗准备,二连派出一个排的兵力前往搜索,发现跳伞飞行员立即带回来”的命令。

不大会儿,县委派人骑着快马赶来了,带来的命令很简单:“立即出动,全力搜救跳伞的苏联飞行员!发现目标,马上报告!”

这时,向县城方向警戒的一连传回消息,“鬼子和伪军已经出发,约五百多人正向常家寨方向赶来。先头一个小队的骑兵已经下了大路,最多四十分钟就会赶到这里。”

“鬼子来得好快呀!”贾东山命令:“各连轻装,跑步出发,二连沿山崖下的小道、四连沿柞木林边的小路,同时向降落伞落下的方向搜索前进!”接着命令:“通知一连,和敌人保持接触,用麻雀战袭扰敌人,迟滞敌人的行动。”

不大会儿,枪声在山下传了过来,一阵紧,一阵松,那是一连在袭扰敌人。

听说是寻找一个苏联飞行员,战士们来了精神,这些从未出过远门的战士,经常受到教育: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是我们的老大哥;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都想看看苏联人长的什么样儿,何况还是个从天上掉下来、会开飞机的苏联人。

一个小时以后,沿山崖下的小道搜索前进的二连班长李有元和战士王桂林,爬上一个小山坡,看到山窝里有一大块白布挂在一棵芙蓉树上,走近一看是降落伞,但是没有发现飞行员。

贾东山立即命令以降落伞为中心,在周围一里地以内进行地毯式搜索。

山下的枪声越来越近,敌人不顾一连的冷枪射击和袭扰,直奔降落伞落下的的方向而来。

“找到了,找到苏联老大哥了!”战士们欢呼起来。

一个深眼睛、大鼻子、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人从一块大石头后面走出来,一脸沮丧,手上刮破了一个口子。战士们把他带到了贾东山跟前,飞行员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些找到他的人,嘴里叽里咕噜的嚷着,两手比划着说着,“达万里希(俄语,同志),不要开枪,我是苏联人,把你们的长官找来,我要见你们的长官。”但是,在场的人们谁也听不懂他说的什么。

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县委派来的敌工科秦翻译和四连副连长带的两个排赶到了。

秦翻译和惊恐的飞行员吉里嘟噜了一阵,飞行员的脸上立刻绽开了笑容,秦翻译回头对贾东山说:“他说他是苏联飞行队的,是来打日本人的,他的飞机受了伤,落到了这座山上。他要求把他送到国民政府的军事机关,他保证,国民政府会给你们奖赏。”

贾东山也笑了,对秦翻译说:“你告诉他,我们是八路军,和他一样,也是打日本人的,我们不要什么奖赏,我们会送他到他要去的地方。请他放心好了。”

秦翻译把贾东山的话告诉了飞行员,苏联人伸出大拇指,连连说着“达万里希,噢轻合罗绍仪,普列街大街里斯大林、毛泽东!丝吧希吧!”(俄语:同志,很好,毛泽东和斯大林万岁,谢谢!)

贾东山告诉翻译:“为了打击正在追过来的鬼子,借飞行员的衣服用一下。今天晚上,派人送过去。”

随即命令:“三连立即出发,护送美国飞行员返回县委驻地;一连穿上飞行员的衣服,引诱敌人上山,把赶来的敌人引入三号既设阵地,会同二连和四连准备给敌人以痛击。”

原来,为了防备鬼子的袭击,县大队在离开驻地不远的柞木林中,选择了一些有利地形预先构筑了工事,这些工事都编了号,标定了射击诸元,现在正好用上了。

带队的鬼子大佐大平幸二心里清楚,西山柞木林是八路军独立营活动的地区,要想在这里抓住跳伞的苏联人,又要防备八路军的袭击,简直是虎口夺食,不是件容易事儿,想起一年前他在深沟遭到的惨败,对眼前的柞木林总有一种恐惧的心理,所以,他带了两个中队的鬼子和一个大队的伪军,几乎是县城百分之八十的兵力,紧急出动来抢飞行员。

一路上,他命令部下不要理会县大队的袭扰,直奔飞行员落下的山沟而来。进了柞木林,他又叫日军中队长:“部队排成两路,皇协军走前边,皇军随后跟进,骑兵在大路上接应。”

进了林子不久,一个士兵来报告“发现八路军!”

按照士兵手指的方向, 大平幸二用望远镜观察,离开他们大概有三四百米的山路上,一小队军人带了一个大个子穿皮夹克的人正往山上爬。

他感到疑惑:“八路军找到了苏联人,应该带向北部山区,上西山干什么?,哦,一定是因为到北边的路被皇军截断了,或者害怕皇军的骑兵?还是另有目的?”

突然,他看到山上的人加快了行进的速度。立刻命令,一个中队的鬼子向山上追击。为了提防八路的埋伏,命令其余的部队原地不动,准备随时接应出击的中队。

大平幸二走上高坡向四周观察,他在的地方是一条山沟的入口处,山沟不长,一条小路伸向林海深处,周围都是苍茫的树林。他的皇军就像游进大海的小鱼渐渐地看不见了。

猛然,他又想到了皇军在深沟的惨败。赶忙命令:“支那人狡猾狡猾的,快快叫向前追击的部队停下来——!”

但是迟了,正在柞木林中行进的鬼子,在一阵山摇地动的地雷爆炸中消失在硝烟中。接着,从石头后边儿,从柞木林中,飞出一群手榴弹,落在行进中的鬼子队伍中,紧跟着是一阵猛烈的机枪、步枪火力杀伤。

站在山坡的大平幸二急忙下令:“全体冲过去,包围支那人。不要他们让跑掉!”突然,两发迫击炮弹在他前边的鬼子群中炸响,两个鬼子被掀到半空中。

“快快撤退!”还没等他话音落地,枪声突然停了下来,柞木林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一样。

“报告!支那人发动了对皇军的突然袭击,在皇军还没有反击前,他们甚至没有捡拾地上的枪支,就在柞木林的掩护下悄悄地撤离了。”一名士兵跑来向他报告。

“废话。”事情经过,大平幸二看得清清楚楚:“打了就跑。是毛泽东游击战的典型战术。”大平幸二喃喃的嘟囔着:“一个中队的皇军被消灭了一半儿,连八路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八路军——狡猾狡猾的!”

他发誓,绝不再和支那人到柞木林中作战。

住在卧虎村的乡亲们,看见八路军带了一个“蓝眼睛、大鼻子、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外国人”来到李家寨,都跑出来看稀罕。

不过,这件事儿,直到二十年后,邻家大哥还说是亲眼看到八路军“抓了”一个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人,送到了李家寨县政府驻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