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30章 狼狗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0章 狼狗 保安队第二支队支队长胡福来,因为给鬼子腾房受了鬼子的训斥,部队到青阳河抢粮,粮食没抢到不说,被八路军打死了一个连长,死伤了不少弟兄。更气人的是,鬼子少尉还在青阳河桥头劈死了两名保安队士兵。下边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保安队第二支队支队长胡福来,因为给鬼子腾房受了鬼子的训斥,部队到青阳河抢粮,粮食没抢到不说,被八路军打死了一个连长,死伤了不少弟兄。更气人的是,鬼子少尉还在青阳河桥头劈死了两名保安队士兵。下边的弟兄们也都一肚子怨气。这几天,经常有开小差的。为此,胡福来受到大平幸二的训斥,几天来,心里窝了一股火没处发泄。

这天晚上,熄灯号响过后,胡福来正要上床睡觉,突然,听到一阵喧闹声,接着是鬼子的呵斥声、打骂声传来。

胡福来急忙走出屋子,发现声音来自大门口,就赶了过去。

大门前,几个鬼子围在一起,拧住两个保安队士兵的手,正在用枪托、皮带往死里打。

胡福来上前制止,一个鬼子推开胡福来,指着旁边的一动不动的狼狗说:“你的士兵的大大的坏,杀死了皇军的狗,死了死了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等一等你就会知道的!”

随着喊声,新来的鬼子少尉河野三郎带着几名鬼子气汹汹走过来,他没有看胡福来,径直走到人群中,叫喊:

“保安队的集合!”

一阵哨子响过,保安队员们呼啦呼啦地跑出来。两个中队长整理罢各自的队伍,正要向胡福来报告,河野三郎大步走到队列前,脸上的横肉耸动着,张开破锣嗓子喊道:

“大日本皇军,为了与中国共存共荣,到中国来帮你们消灭共军,辛苦大大的。可是,竟有不良分子,和皇军作对,良心大大的坏了,今天,我要让你们看看,敢和皇军作对的人的下场,带上来!”两个伪军被五花大绑地推到了队前。后边儿,一个鬼子还拖来了死了的大洋狗。

胡福来认出了被捆的一个是前几天死去的二连长的弟弟王守成,另一个叫王二栓,和王守成一个村子的,两个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军衣扯得稀烂。王二栓一条腿拐着,见了胡福来,连连喊:“支队长,救命!”

河野三郎狞笑着,用军刀跳起王守成的下巴问:“你的不要怕,皇军不杀你们,老实讲讲清楚,皇军的狗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我没看见皇军的什么狗!”

“巴格!”河野三郎扬手一刀,王守成的嘴巴还在张着,脑袋已经飞出去了,一腔鲜血窜出几尺远,尸体一歪,倒在了地下,手脚踢蹬了几下,不动了。

在场的伪军无不吓得心惊胆颤,王二栓浑身哆嗦着,几乎倒在地上。河野三郎转身对他说:“你的,说不说?不说,一样的下场。”

看着惨死的同伴,王二栓明白自己是过不去今天这个坎儿了。既然都是死,何必落个怕死的名声,让弟兄们日后笑话。想到此,王二栓开始觉得血往头上涌,渐渐地身子不再颤抖,他扬起头,大声说:

“俺说!”

“亚希,你的快快的讲!”

“弟兄们,俺姓王的不是孬种,再过二十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他娘的,鬼子的狼狗是俺杀死的。”他喘了一口气,接着说:“今儿晚上,俺和王守成实在受不了,想回家去,走到大门口,被哪个畜生拦住了,他向俺扑来,俺急了,用手里的上衣从前的面捂上了他的头,守成哥从边儿上给了它一刺刀,是俺害了你呀,守成哥!这畜生咬死了多少中国人?叫俺说,它早就该死了!”

王二栓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是该杀!”

“该杀!”

“中国人的命还不如一条狗!”

“放了他!”

队伍开始骚动起来,鬼子把枪栓拉的哗哗响。

胡福来明白,稍有不当,一场变故就在眼前,不能让弟兄们再流血,他大步走到王二栓面前,甩开胳膊打了王二栓几个耳光,口里骂道:

“你这个混蛋,王守成杀死皇军的狼狗,你为什么不拦住,来人,打他二十军棍,关一个星期的紧闭。”

河野三郎对王二栓的话听明白了七八分,见两个伪军上来拖王二栓,伸出军刀拦住了,扭头问胡福来:

“狗,真的不是他杀的?”

“不是,是死了的哪个人杀的,他当时抱着狗亲热,被王守成误会了,上来……嗯,”胡福来做了个手势:“狗的杀死了。 王守成也被皇军杀死了。”

河野三郎疑惑地看看胡福来。

这时,伪军们越来越激动,一个个交头接耳,面上露出不满。

河野三郎明白情势不大妙,毕竟自己只有二十几人,而伪军有二百多人,众怒难犯,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他也怕受到上级的惩罚。

他把军刀插入刀鞘,指着王二栓说:

“他的,要严厉的惩罚!他的逃兵的,同班的人都要关紧闭!”

“我一定严厉的惩罚!”

等鬼子走了,胡福来低声对新来的二连长说:“给王二栓放一个月的假,让他马上离开天宁庵。他在的五班,关禁闭两天。王守成按战死上报,等抚恤金下来后,你要亲自送给他的家人。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天宁庵发生的事通过内线李忠福,当天就传给了独立营政委贾步正。

贾步正向县委作了汇报,县委书记周中南指示:抓紧做胡福来的工作,争取伪军反正,时机成熟时拔除洪洞庄的敌军据点,把洹水镇以北连成一片。

过了一天,做饭的李忠福手里拿了一封信,煞有介事的来找胡福来,“支队长,你说怪事不?今早俺去买菜,回来时发现蓝里有一封信,俺不识字,你老给看看,信是给谁的?”

胡福来接过来一看,是一张信纸,折成了万字形,信的抬头写着“胡先生福来亲啓”他有点奇怪,继续看下去,头上慢慢沁出星星汗珠。连忙向李忠福摆手说:

“信是我的一个老乡写给我的,写的都是俺家里的事儿。没你的事儿了,你走吧,走吧!”

等李老头走了,胡福来起身走过去,探头看看门外无人,才关上门,继续看下去。

“……你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当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立志保国为民,曾追随宋将军哲元参加长城抗战,继而临沂杀敌,平汉路破袭,这些战例均为先生昔日之光彩,不意陵川一战,身陷敌伪,今日竟为虎作伥,甘为倭贼驱使,岂不为祖宗蒙羞?近来日军军力日蹙,已到捉襟见肘地步,闻倭贼胁迫日盛,以先生为人,岂能受一区区倭奴所制?我为先生谋,望早日另辟蹊径,以为退步。如先生有意,明日中午,请到北关‘顺通饭庄’一唔,有另请相告,切切!”信尾没有缀名,但是,他心如明镜,一看便知是八路军写来的。

胡福来是冀中人,自小家庭贫困,靠一个远房舅舅的资助,考上了保定师范。“九. 一八”之后,刚满二十二岁的他怀着一腔热血,投笔从戎,参军抗日。由于他作战勇敢,长城抗战后当上了排长,临沂守卫战中与敌白刃格斗,给鬼子的刺刀穿透了大腿,战后整编补充队伍,他还在医院养伤,就被任命为连长。随后参加了徐州会战。

陵川一战,他们被鬼子的队伍冲垮了,新五军军长孙殿英见突围无望投降了日寇,部队被改编为保安队,他由中尉连长提升为驻洪洞庄的伪军保安队第二支队支队长,手下有两个连队的弟兄。也许是受苦人出身的缘故,他身上没有沾染太多旧军队的习气,不养小妾,不用仆人。平时爱护士兵,深受士兵的爱戴。

看了八路军写给他的信,胡福来觉得句句说到了自己心里,这些话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过去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迫切,整整一个晚上思前想后没有合眼。最后决定先会会约见他的人,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第二天上午,他在床上眯了一会儿,约莫十点来钟,他换了一件白色的府绸对襟上衣,戴了一顶宽边儿礼帽,一个人溜溜达达的走向大门。

路过伙房门口,李忠福和他打招呼:“支队长,您老出去呀!”

“出去溜溜,会个朋友。”李忠福追到大门口,对胡福来,也是对大门外的卖菜的独立营班长李有元说:“支队长,您老早点儿回来吃饭呀!”

戴着大草帽的李有元,挑了一担新刨出来的玉蔓菁(土豆)在路边儿上卖,听到李忠福的喊声,抬头看了一眼胡福来。待胡服来过去后,连忙收拾起挑子,对围上来的妇女说:“不卖了,不卖了,今天集市上菜价太贱了,俺要留着自己吃呢!”担起挑子,不动声色地串小胡同去给贾步正报信儿。

‘顺通饭庄’是洪洞庄唯一一家像样的饭馆,老板是外地人,会做生意,现在正是营业时间,吃饭的人进来出去,生意挺兴旺。贾步正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悠闲地喝着茶水,嗑着瓜子。其实,自小喝惯了白开水的他对茶水一点也不感兴趣,总觉得苦啦吧济的。

贾步正看到李有元站在街对面儿摘下草帽扇了两下,明白胡福来到了。

过了不大会儿,换了便衣的胡福来出现在门口,茶房赶紧迎上去,接过礼帽,小声对他说:“您来了,哪边儿桌上有客人等您大半天了。”

随着茶房的手指,胡福来看到一个身材清瘦,长额挺鼻,慈眉善目,身穿长袍,先生打扮的中年人从靠窗的座位上站起来向自己点点头。

胡福来大步迎上去。“鄙人胡某,请问先生您贵姓?”

“不敢,免贵姓贾?”

胡福来放低了声音:“可是贾步正贾先生?”

“正是在下。胡先生请坐。”

听说眼前的人就是八路军独立营政委贾步正,单身一人竟敢到洪洞庄来,胡福来不禁肃然起敬。连声说 “佩服,佩服!”。

胡福来抬头看看,见屋里没有认识的人,遂在贾步正的对面坐下后,急不可待地问:“久闻大名,请问先生何以教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今天只是认识一下。”

“那么请问贾先生,像我这样的人,政府将会怎么对待?”胡福来开门见山地问。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组成抗日民族统一阵线,是我党在现阶段的政策核心。胡先生是明白人,我可以负责地说,胡先生如站到人民方面来,我们将真心地欢迎你,愿意带兵可以带兵,愿意从政,我们也可以安排从政。目前,国际反法西斯战线已经形成,日本人在南洋处处受挫,在中国战场上兵力匮乏,捉肘见襟,处于每下愈况的境地。胡先生是个明白人,自不必我来饶舌。时不我待,现在就看你的行动了。”

“你们要我作什么?”

“团结你周围的人,身在曹营心在汉,到适当时候,把队伍拉出来。”

“咱们怎么联系?”

“我们会和您联系。”

“好,痛快!胡某也是个有骨气的男子汉,说话板上钉钉,你们以后看我的行动好了。我要回去了,贾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我送您两个字:‘谨慎’。”贾步正站起来。

“谢谢!别别,不要送。我走了,改日定当一醉方休。”

看着胡福来远去的背影,贾步正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掌柜的,算账!”


回到独立营驻地,贾步正歇了一口气,立刻给县委写报告,详细叙述了和胡福来见面的经过。又把新来的政工科长黄玉清找来,向他通报了有关胡福来的情况。

这一切办完了,贾步正把自己的被子抱出来,找了一棵大橡树,把被子搭上去晒,说是晒,其实是晾,为了不暴露目标,县大队特别规定 ,不许在敞亮的地方晒被子,只能在树荫下晾。

部队睡在山洞里时间长了,都想早点儿搬出来睡。昨天夜里,本来是晴朗朗的天气,见战士们都在山洞口的大石板上睡觉,贾步正也出来凑热闹。睡到半夜,一阵山风吹过,突然变了天,随后一场小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等到他被战士们叫醒时,被子早淋湿了。连他自己也为自己睡得太死感到好笑。今天一大早,因为急着去会胡福来,还没有来得及晒。

突然他听到一个战士在大声地骂谁,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李有元在骂鸟儿。“您看,俺娘给俺做的新被子,来了一只野鹊子(喜鹊)偏偏看上了俺的被子,拉这么一泡屎,连道个歉也没有就飞走了,政委,你给评评理,可气不可气?”,李有元一边说,一边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逗得周围的人一阵大笑。

“哪只野鹊子是有点儿太不象话了,告诉你们连长,关它两天紧闭。”

“是!政委。”

贾步正不禁也笑了,“多好的战士啊!”他在心里说。

“有元,你没闻闻,哪只野鹊子是公的呢还是母的?”战士申禄财打趣他。引起一阵更大的哄笑。

“政委,县委通知。”通讯员赵天义走来把一份文件递给贾步正。

贾步正一看,是《洹水县县政府关于成立剿蝗指挥部的决定》。决定抽调人员组成剿蝗指挥部,同时任命贾步正为剿蝗指挥部副总指挥。

通知是昨天签发的,限定有关人员今天下午务必到县政府报到。



保安队第二支队支队长胡福来,因为给鬼子腾房受了鬼子的训斥,部队到青阳河抢粮,粮食没抢到不说,被八路军打死了一个连长,死伤了不少弟兄。更气人的是,鬼子少尉还在青阳河桥头劈死了两名保安队士兵。下边的弟兄们也都一肚子怨气。这几天,经常有开小差的。为此,胡福来受到大平幸二的训斥,几天来,心里窝了一股火没处发泄。

这天晚上,熄灯号响过后,胡福来正要上床睡觉,突然,听到一阵喧闹声,接着是鬼子的呵斥声、打骂声传来。

胡福来急忙走出屋子,发现声音来自大门口,就赶了过去。

大门前,几个鬼子围在一起,拧住两个保安队士兵的手,正在用枪托、皮带往死里打。

胡福来上前制止,一个鬼子推开胡福来,指着旁边的一动不动的狼狗说:“你的士兵的大大的坏,杀死了皇军的狗,死了死了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等一等你就会知道的!”

随着喊声,新来的鬼子少尉河野三郎带着几名鬼子气汹汹走过来,他没有看胡福来,径直走到人群中,叫喊:

“保安队的集合!”

一阵哨子响过,保安队员们呼啦呼啦地跑出来。两个中队长整理罢各自的队伍,正要向胡福来报告,河野三郎大步走到队列前,脸上的横肉耸动着,张开破锣嗓子喊道:

“大日本皇军,为了与中国共存共荣,到中国来帮你们消灭共军,辛苦大大的。可是,竟有不良分子,和皇军作对,良心大大的坏了,今天,我要让你们看看,敢和皇军作对的人的下场,带上来!”两个伪军被五花大绑地推到了队前。后边儿,一个鬼子还拖来了死了的大洋狗。

胡福来认出了被捆的一个是前几天死去的二连长的弟弟王守成,另一个叫王二栓,和王守成一个村子的,两个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军衣扯得稀烂。王二栓一条腿拐着,见了胡福来,连连喊:“支队长,救命!”

河野三郎狞笑着,用军刀跳起王守成的下巴问:“你的不要怕,皇军不杀你们,老实讲讲清楚,皇军的狗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我没看见皇军的什么狗!”

“巴格!”河野三郎扬手一刀,王守成的嘴巴还在张着,脑袋已经飞出去了,一腔鲜血窜出几尺远,尸体一歪,倒在了地下,手脚踢蹬了几下,不动了。

在场的伪军无不吓得心惊胆颤,王二栓浑身哆嗦着,几乎倒在地上。河野三郎转身对他说:“你的,说不说?不说,一样的下场。”

看着惨死的同伴,王二栓明白自己是过不去今天这个坎儿了。既然都是死,何必落个怕死的名声,让弟兄们日后笑话。想到此,王二栓开始觉得血往头上涌,渐渐地身子不再颤抖,他扬起头,大声说:

“俺说!”

“亚希,你的快快的讲!”

“弟兄们,俺姓王的不是孬种,再过二十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他娘的,鬼子的狼狗是俺杀死的。”他喘了一口气,接着说:“今儿晚上,俺和王守成实在受不了,想回家去,走到大门口,被哪个畜生拦住了,他向俺扑来,俺急了,用手里的上衣从前的面捂上了他的头,守成哥从边儿上给了它一刺刀,是俺害了你呀,守成哥!这畜生咬死了多少中国人?叫俺说,它早就该死了!”

王二栓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是该杀!”

“该杀!”

“中国人的命还不如一条狗!”

“放了他!”

队伍开始骚动起来,鬼子把枪栓拉的哗哗响。

胡福来明白,稍有不当,一场变故就在眼前,不能让弟兄们再流血,他大步走到王二栓面前,甩开胳膊打了王二栓几个耳光,口里骂道:

“你这个混蛋,王守成杀死皇军的狼狗,你为什么不拦住,来人,打他二十军棍,关一个星期的紧闭。”

河野三郎对王二栓的话听明白了七八分,见两个伪军上来拖王二栓,伸出军刀拦住了,扭头问胡福来:

“狗,真的不是他杀的?”

“不是,是死了的哪个人杀的,他当时抱着狗亲热,被王守成误会了,上来……嗯,”胡福来做了个手势:“狗的杀死了。 王守成也被皇军杀死了。”

河野三郎疑惑地看看胡福来。

这时,伪军们越来越激动,一个个交头接耳,面上露出不满。

河野三郎明白情势不大妙,毕竟自己只有二十几人,而伪军有二百多人,众怒难犯,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他也怕受到上级的惩罚。

他把军刀插入刀鞘,指着王二栓说:

“他的,要严厉的惩罚!他的逃兵的,同班的人都要关紧闭!”

“我一定严厉的惩罚!”

等鬼子走了,胡福来低声对新来的二连长说:“给王二栓放一个月的假,让他马上离开天宁庵。他在的五班,关禁闭两天。王守成按战死上报,等抚恤金下来后,你要亲自送给他的家人。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天宁庵发生的事通过内线李忠福,当天就传给了独立营政委贾步正。

贾步正向县委作了汇报,县委书记周中南指示:抓紧做胡福来的工作,争取伪军反正,时机成熟时拔除洪洞庄的敌军据点,把洹水镇以北连成一片。

过了一天,做饭的李忠福手里拿了一封信,煞有介事的来找胡福来,“支队长,你说怪事不?今早俺去买菜,回来时发现蓝里有一封信,俺不识字,你老给看看,信是给谁的?”

胡福来接过来一看,是一张信纸,折成了万字形,信的抬头写着“胡先生福来亲啓”他有点奇怪,继续看下去,头上慢慢沁出星星汗珠。连忙向李忠福摆手说:

“信是我的一个老乡写给我的,写的都是俺家里的事儿。没你的事儿了,你走吧,走吧!”

等李老头走了,胡福来起身走过去,探头看看门外无人,才关上门,继续看下去。

“……你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当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立志保国为民,曾追随宋将军哲元参加长城抗战,继而临沂杀敌,平汉路破袭,这些战例均为先生昔日之光彩,不意陵川一战,身陷敌伪,今日竟为虎作伥,甘为倭贼驱使,岂不为祖宗蒙羞?近来日军军力日蹙,已到捉襟见肘地步,闻倭贼胁迫日盛,以先生为人,岂能受一区区倭奴所制?我为先生谋,望早日另辟蹊径,以为退步。如先生有意,明日中午,请到北关‘顺通饭庄’一唔,有另请相告,切切!”信尾没有缀名,但是,他心如明镜,一看便知是八路军写来的。

胡福来是冀中人,自小家庭贫困,靠一个远房舅舅的资助,考上了保定师范。“九. 一八”之后,刚满二十二岁的他怀着一腔热血,投笔从戎,参军抗日。由于他作战勇敢,长城抗战后当上了排长,临沂守卫战中与敌白刃格斗,给鬼子的刺刀穿透了大腿,战后整编补充队伍,他还在医院养伤,就被任命为连长。随后参加了徐州会战。

陵川一战,他们被鬼子的队伍冲垮了,新五军军长孙殿英见突围无望投降了日寇,部队被改编为保安队,他由中尉连长提升为驻洪洞庄的伪军保安队第二支队支队长,手下有两个连队的弟兄。也许是受苦人出身的缘故,他身上没有沾染太多旧军队的习气,不养小妾,不用仆人。平时爱护士兵,深受士兵的爱戴。

看了八路军写给他的信,胡福来觉得句句说到了自己心里,这些话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过去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迫切,整整一个晚上思前想后没有合眼。最后决定先会会约见他的人,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第二天上午,他在床上眯了一会儿,约莫十点来钟,他换了一件白色的府绸对襟上衣,戴了一顶宽边儿礼帽,一个人溜溜达达的走向大门。

路过伙房门口,李忠福和他打招呼:“支队长,您老出去呀!”

“出去溜溜,会个朋友。”李忠福追到大门口,对胡福来,也是对大门外的卖菜的独立营班长李有元说:“支队长,您老早点儿回来吃饭呀!”

戴着大草帽的李有元,挑了一担新刨出来的玉蔓菁(土豆)在路边儿上卖,听到李忠福的喊声,抬头看了一眼胡福来。待胡服来过去后,连忙收拾起挑子,对围上来的妇女说:“不卖了,不卖了,今天集市上菜价太贱了,俺要留着自己吃呢!”担起挑子,不动声色地串小胡同去给贾步正报信儿。

‘顺通饭庄’是洪洞庄唯一一家像样的饭馆,老板是外地人,会做生意,现在正是营业时间,吃饭的人进来出去,生意挺兴旺。贾步正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悠闲地喝着茶水,嗑着瓜子。其实,自小喝惯了白开水的他对茶水一点也不感兴趣,总觉得苦啦吧济的。

贾步正看到李有元站在街对面儿摘下草帽扇了两下,明白胡福来到了。

过了不大会儿,换了便衣的胡福来出现在门口,茶房赶紧迎上去,接过礼帽,小声对他说:“您来了,哪边儿桌上有客人等您大半天了。”

随着茶房的手指,胡福来看到一个身材清瘦,长额挺鼻,慈眉善目,身穿长袍,先生打扮的中年人从靠窗的座位上站起来向自己点点头。

胡福来大步迎上去。“鄙人胡某,请问先生您贵姓?”

“不敢,免贵姓贾?”

胡福来放低了声音:“可是贾步正贾先生?”

“正是在下。胡先生请坐。”

听说眼前的人就是八路军独立营政委贾步正,单身一人竟敢到洪洞庄来,胡福来不禁肃然起敬。连声说 “佩服,佩服!”。

胡福来抬头看看,见屋里没有认识的人,遂在贾步正的对面坐下后,急不可待地问:“久闻大名,请问先生何以教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今天只是认识一下。”

“那么请问贾先生,像我这样的人,政府将会怎么对待?”胡福来开门见山地问。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组成抗日民族统一阵线,是我党在现阶段的政策核心。胡先生是明白人,我可以负责地说,胡先生如站到人民方面来,我们将真心地欢迎你,愿意带兵可以带兵,愿意从政,我们也可以安排从政。目前,国际反法西斯战线已经形成,日本人在南洋处处受挫,在中国战场上兵力匮乏,捉肘见襟,处于每下愈况的境地。胡先生是个明白人,自不必我来饶舌。时不我待,现在就看你的行动了。”

“你们要我作什么?”

“团结你周围的人,身在曹营心在汉,到适当时候,把队伍拉出来。”

“咱们怎么联系?”

“我们会和您联系。”

“好,痛快!胡某也是个有骨气的男子汉,说话板上钉钉,你们以后看我的行动好了。我要回去了,贾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我送您两个字:‘谨慎’。”贾步正站起来。

“谢谢!别别,不要送。我走了,改日定当一醉方休。”

看着胡福来远去的背影,贾步正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掌柜的,算账!”


回到独立营驻地,贾步正歇了一口气,立刻给县委写报告,详细叙述了和胡福来见面的经过。又把新来的政工科长黄玉清找来,向他通报了有关胡福来的情况。

这一切办完了,贾步正把自己的被子抱出来,找了一棵大橡树,把被子搭上去晒,说是晒,其实是晾,为了不暴露目标,县大队特别规定 ,不许在敞亮的地方晒被子,只能在树荫下晾。

部队睡在山洞里时间长了,都想早点儿搬出来睡。昨天夜里,本来是晴朗朗的天气,见战士们都在山洞口的大石板上睡觉,贾步正也出来凑热闹。睡到半夜,一阵山风吹过,突然变了天,随后一场小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等到他被战士们叫醒时,被子早淋湿了。连他自己也为自己睡得太死感到好笑。今天一大早,因为急着去会胡福来,还没有来得及晒。

突然他听到一个战士在大声地骂谁,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李有元在骂鸟儿。“您看,俺娘给俺做的新被子,来了一只野鹊子(喜鹊)偏偏看上了俺的被子,拉这么一泡屎,连道个歉也没有就飞走了,政委,你给评评理,可气不可气?”,李有元一边说,一边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逗得周围的人一阵大笑。

“哪只野鹊子是有点儿太不象话了,告诉你们连长,关它两天紧闭。”

“是!政委。”

贾步正不禁也笑了,“多好的战士啊!”他在心里说。

“有元,你没闻闻,哪只野鹊子是公的呢还是母的?”战士申禄财打趣他。引起一阵更大的哄笑。

“政委,县委通知。”通讯员赵天义走来把一份文件递给贾步正。

贾步正一看,是《洹水县县政府关于成立剿蝗指挥部的决定》。决定抽调人员组成剿蝗指挥部,同时任命贾步正为剿蝗指挥部副总指挥。

通知是昨天签发的,限定有关人员今天下午务必到县政府报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