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29章 碧血青山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一九四四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一连下了两天雪,远山近水一片白茫茫的。

天终于晴了,阳光照在雪地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俗话说“下雪不冷消雪冷”。穿过林子的北风在树梢上呜咽着,把积雪从高的地方吹向山谷。雪花钻进人们紧裹着的衣缝里,袖口里,立刻化作冰凉冰凉的雪水。从口里呵出的热气凝结在人们的眉毛上,发梢上,路上的行人佝偻着身子,正是一年中间最冷的四九天气。

部队在山洞里学习文件两天了,今天下午,队部通知自由活动,处理个人问题。说白了,就是放半天假。

几个战士在小山沟里用小铁丝套兔子。山里的孩子大都会这门儿技术。

多数战士在整理两天来的学习笔记,尽管文化不高,但是,战士们并不笨,他们会用一些别人看不懂的符号表达自己的意思。

营部里,靳子春和贾步正交换意见,侦察员小刘进来报告:

“今天下午我到县城附近侦察,发现敌人又向群众征用牲口,俺分析敌人可能又要出动抢粮。”

第二天天未亮,靳子春就起来了,他身穿对襟棉袄,头裹白羊肚手巾,腰缠灰布崭带,(崭带,旧时男人用布做成用来缠腰的束腰带)一边挂着小烟袋,另一边插着盒子枪。今天,他要带着刘飞虎连队的二排潜人常家寨了解敌人的动向。

“快,敌人到了方家庄!”常福元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报告。正在抽烟的靳子春顾不上拿自己的小烟锅儿,一跃而起。

“来了多少人?”

“来了伪军一个排,是来催粮的,有二十多人,这会儿正在村公所吃饭呢。”

靳子春返身拿起烟锅儿,磕去烟灰揣在腰上,说声:

“揍他个狗日的。”

他带着二排长魏明福来到方家庄村西头,将队伍隐藏在路边儿一条大岸下。

过了一会儿,伪们军吃饱喝足了,带队排长口里唱着“一更那个天儿啊,小奴家睡不着觉,哥哥你在哪里俺见不着,二更那个……。”晃晃荡荡的走过来。

靳子春从一个队员手里接过步枪,瞄准走在前边的伪军排长,“啪”的一枪,排长倒在雪地上不动了。

这时,独立营战士们一阵排子枪打过去,撂倒了走在前面的两三个伪军,靳子春趁敌人摸不着头脑,大声喊道“一排向左,二排向右,不要让敌人跑了。同志们,冲啊!”余下的敌人扭头就跑。

靳子春和队员们追了一阵,收拾了敌人的枪支,顺着一条大岸向西转移。

这时去洪洞庄村东抢粮的日军刚刚返回,听到枪声,立即向靳子春右侧包抄过来,曹家庄村南的伪军一个中队也从左侧反扑过来。战士们寡不敌众,迅速向常家寨方向撤退。

五班长刘新雨不幸中弹牺牲。敌人来势凶猛,马上快要把他们包围了,形势非常危急。

靳子春看了一下地形,漫漫雪原上,远处是巍峨的西山和稀疏的村落,近处,是光秃秃的雪地,除了野兽的脚印外,只有孤零零的几个坟堆,这里到柞木林还有一里多远,进了柞木林就安全了。他当机立断:“快!避开敌人的攻势,退向西山柞木林。”

敌人看到独立营人少,非常骄横,象成群结队的狼群,紧追不舍。靳雨春指挥战士们且战且退。来到常家寨村东那个一丈多高的大石堆下,这个石堆是平时在种地时从地里一颗一颗检出来的石子堆成的。伪军见独立营没有动静,便大着胆子,冲了过来。

“打!”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队员们还击的枪声骤起,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刚才还在叫喊着“捉活的”的伪军顿时被打得七零八落,狼狈退回。

不远处,大队的鬼子以骑兵为前锋正在快速围过来。形势险恶,靳子春命令刘飞虎:“你们快撤,我留下来俺护!”

“不,还是俺留下来俺护!”刘飞虎说。

“我关系熟,地形熟,你们不要再争了,留下两名队员和我一起阻击敌人,执行命令!” 靳子春说完,只身冲向一个坟头,手拿两支盒子枪向敌人射击。

“二排长魏明福、战士杨冬宝和萧云庆留下来,其他同志跟俺走。”刘飞虎命令。

听说围住了靳子春,大平幸二特意带了一个小队的骑兵赶来了,他骑在马上,连说:“亚希,亚希,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个可恶的支那人捉住。”

他兴奋得脸上的肉又跳动起来,用手指着保安队第一支队长说;“你的,忠诚大大的,我的大大的有赏!”

伪军们立时气粗胆壮起来,伪军中队长指挥手下的人,把靳子春围在方圆半里地的圈子内。

战斗中,一颗子弹击中了杨冬宝头部,杨冬宝牺牲了。

萧云庆也负了伤,鲜血从他脖子上流下来,“大队长,给俺留下这颗手榴弹,您把我的枪带走,快撤,再晚就来不及了。”

这时,几个伪军已经绕过坟头,正向他们包围过来。萧云庆站起身来,高举着手榴弹向敌人扑过去,“轰隆”一声,萧云庆和几个敌人倒下了。

靳雨春拾起萧云庆留下的枪,向西跑去。

他像一只迅猛的豹子,窜过路沟,跳下高岸,鬼子的机枪子弹猛烈地扫过来,子弹“扑扑”地不断在他身边落下。他一口气跑过一块开阔地,跳下一条小岸,再过一条小路就是浩瀚的柞木林。

就在越过那一条小路时,一颗机枪子弹射中了他的左大腿,骨头打断了,这个坚强的汉子倒在了雪地里。

受了伤的靳子春用枪支起身子,艰难地向前跳了一步、又一步……雪地上留下了一溜鲜红的血印。

危急中他把枪口对准自己的鬓角,心中默默祝祷:

“同志们,永别了,祝你们早日把鬼子赶出中国去!”他毅然扣下了扳机,但是枪没响,他的子弹打光了。

蜂拥而上的敌人像一群狼一样地围上来。

大平幸二骑着马走过来,用手里的指挥刀指着靳子春恶狠狠地问:“你的,靳子春?”

靳子春不屑一顾,他慢慢掏出小烟袋,装上烟丝儿,打燃了火镰,长长地吸了一口,然后用一条腿艰难地站起来,看着眼前巍峨的大山和绵绵的柞木林。

一个伪军说:“皇军问你话呢,你可是靳子春?”

“我就是靳子春!怎么样?” 靳子春瞪着两只的流圆的大眼睛,盯视着敌人,那个伪军被靳子春的凛然正气慑得连退两步,再也不敢看他一眼。

大平幸二脸上的肉不停地抽搐着,大声吼道;“八格!把他捆起来!”

几名伪军向前走了几步,靳子春看了他们一眼,伪军们一个个吓得站在原地不动了。靳子春指着他们大声骂道,“你们这些狗日的,当了汉奸替日寇屠杀中国人,心叫狗吃了!我劝你们早日投降反正,我们八路军优待俘虏。如果继续作恶,决没有好下场!”

伪军越来越多,他们静静地听着靳子春铿锵有力的话……。

靳子春喘了一口气,“我再告诉你们,八路军很快就要打洹水县城了,你们这些不认祖宗的东西,及早回头,人民会宽恕你们,否则,总有一天人民会惩办你们的!"

大平幸二指挥如狼似虎的鬼子扑向靳子春。他们剥下靳子春单薄的棉衣,按倒在地,残忍地用铁丝穿透锁肩骨,吊在路边儿的大柿树上。殷红的血顺着靳子春的胸脯和大腿淌下雪地,洁白的雪地上开出了一片鲜艳的红花,一朵……两朵……。

敌人用刺刀驱赶来村里的老百姓。靳子春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周围衣衫褴褛 、瘦骨嶙峋的老人和嗷嗷待哺的婴儿,他的眼睛湿润了。

他抬起头望着天上飘动的白云,默默地祝愿:白云啊,你们飘过我的家乡,告别我的亲人,永别了!

靳雨春转过头来,怒目圆睁,义正辞严地斥责鬼子:

“你们这些屠杀中国人民的法西斯,八路军和中国人民和你们算总账的日子不远了!”

鬼子举起上了刺刀的步枪朝靳子春身上猛刺……。

“哒滴哒滴哒滴——”,嘹亮的军号声在柞木林边儿上响起,像狂飙摧柳,似滚汤泼雪,英勇的八路军战士像泰山压顶似的向敌人冲来。

在一片“老八路来了!”“快跑!”的叫喊声中,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平幸二和鬼子立即飞马向县城逃去。

我太南军分区独立营去洹水南执行任务路过常家寨,随队伍行动的周中南书记听到前面枪声一阵紧似一阵,知道敌人正在常家寨肆虐。

正在这时候,刘飞虎和战士们跑了过来:“快!俺们靳营长还在敌人的包围中,快去救救他!”

吴中南立即命令新任太行五分区独立团团长马春华向敌人发起冲击。在八路军滚汤泼雪般的突然打击下,敌人狼狈地逃走了。

由于部队还另有任务,独立团一刻也没停留,随即集合队伍继续前进了。

人们流着眼泪,把靳子春从大柿树上卸下来,又找到了刘新雨、杨冬宝和萧云庆的遗体,平平实实地放在铺了被子的门板上,静静地守在他们的遗体旁,谁也不愿意先离开。

消息传到柞木林,正在焦急等待的贾步正和战友们赶来了,他们挥泪向靳子春的遗体告别。

消息传到常家寨,田福元来了,各村的保长们也来了。他们不约而同地站在了靳子春的遗体前,哀悼这位人民的好儿子。

消息传到李家寨,县委、县政府的同志们泣不成声。在追悼会上,县委书记周中南眼含热泪,举起愤怒的拳头,高声向大家说:

“同志们! 靳子春同志是人民的好儿子,他是共产党人的好榜样,是八路军战士的好榜样。他为洹水的解放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血决不会白流,我们一定要记住这笔帐,血债还要用血来还!”

人们举起拳头高呼:“为靳队长报仇!”“血债还要用血来还!” “为死难烈士报仇!”

莽莽太行山昂起愤怒的头,悠悠洹河水发出无声的呜咽;夜色笼罩着大地,大地一片昏黑。

贾步正和县大队的队员们抬来了棺木,收殓了敬爱的战友和兄弟的遗体,常福元特意擦干净了靳子春的小烟袋,和装满了烟丝的烟布袋放在一起,牢牢地插在靳子春的腰带上。他们不畏山路崎呕,把战友的棺木送到太行山边,扒开泥土,把棺木小心翼翼地放进去,再用岩石砌好,用泥土封好。

他们站在烈士的墓前,深切悼念这些为洹水人民的解放而献身的八路军战士。

解放后,人民政府在竹节山上建立了烈士陵园,专为靳子春、萧云庆和常有财烈士隆重地举行了移灵仪式,把他们的遗体安葬在他们和他们的战友们战斗过的山岗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