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三部 第27章 滔滔青阳河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3部 《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第27章 滔滔青阳河 天气渐渐凉了,已经到了天河调角儿,烧吃猫耳豆角的时节。 西山坡上的独立营驻地。 柞木林中,几块小地页儿地头上,几块卧牛石上斑痕累累,一连战士排成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第3部 《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第27章 滔滔青阳河

天气渐渐凉了,已经到了天河调角儿,烧吃猫耳豆角的时节。

西山坡上的独立营驻地。

柞木林中,几块小地页儿地头上,几块卧牛石上斑痕累累,一连战士排成两列,正在作行进间的投掷手榴弹训练。

一连四班长焦玉生左手提着步枪,右手拿着一颗教练弹,向前垮了三步,一扬手,教练弹像流星一样飞出手去,准确地砸在五十米处的卧牛石上,接着又是一连四颗,全部命中目标。“好!”战士们一片喝彩声。

后边儿紧跟着常有财投中了四颗,另一颗刚飞过卧牛石,落在了石头后边儿。连队文书喊着“准确性一般,中四颗,及格!”常有财不服气的歪了歪头,走回了队列中。

轮到新战士刘林远,小伙子细高挑个儿,迈着大步走上场,一阵助跑,刚要扬手,站在一旁的连长贾东山喊了声“停——!”小刘趔趄两步,站稳了身子。

“你们排长没给你讲过,左手的枪要向外斜吗?你刚才投出手里的石子,身体必然左转,右胳膊很可能碰上刺刀尖儿误伤自己。来,你看着我,……。”

贾东山拿过他的枪,正要做示范,猛然喊了一声:“全连注意,就地解散,隐蔽!”

一眨眼的功夫战士们迅速没入柞木林不见了。

不远处,二连战士们戴着用树枝扎成的伪装帽,提着枪,从一棵树后跳到另一棵树后,慑手慑脚地走近刚才一连站过的小地页儿,带头的是二连长刘飞虎,他带领着二连进行山地战术训练,本来准备给一连来一个“偷袭“。却没想到,“敌人”不见了踪影。

这时,刘飞虎正站在柞木林边儿上观察周围动静。

“咦!真是大白天见了鬼了,刚才还看见‘敌人’在这边练习投弹,一眨眼到哪儿去了呢?”一班长李明亮奇怪的说。

二排长李有元说:“咱们找找看,‘敌人’跑不远。”

二连战士刚要散开搜索,只听一阵“不准动,举起手来!”

“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

喊声在身边响起,一连战士从树棵子里,石头后边端着枪站了起来。一些战士口里还学着“哒哒哒哒”和“叭勾儿”、“叭勾儿”的枪响声。

“去你的吧,俺们自己送上门来,还优待俘虏呢!”见贾东山从柞木林中走出来,刘飞虎佩服地说:“你们的动作可真够快的,俺们从对面山头下来,几十双眼睛盯着你们,刚走过这条小山沟,你们咋就忽然就不见了。”

“你这家伙,不好好训练,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带着二连‘袭击’我们,胆子不小啊!”

“哎呀!贾东山你可别冤枉好人,这可是大队长给出的主意啊!”

“哈哈哈!很好,现在我来讲评一下,”靳子春大步走过来,手中挥舞着小烟袋,高声说:“同志们!两个连队的表现都很好,以后,咱们就这么练,要我说嘛,一连警惕性高,战士们动作快,不过,有的战士隐蔽得还不够好;二连战术动作熟练,可是,在来到这片地方时,就不再隐蔽自己,几个人站在这里讨论起‘敌人’的去向来,结果反被‘敌人’包了饺子,这说明你们的实战观念不强,实战观念不强,上了战场是要吃大亏的!”

早几天已经收拾了好了山洞,后勤部门给每个队员发了一条油毡,(油毡,本地出产的一种用绵羊的毛和绒,掺上植物油做成的毛毡,可以折叠又可遮挡雨水——笔者)既柔软和又防潮,再过几天队员们就要搬到洞里去住了。

这天晚上,二连长刘飞虎查哨回来,见贾步正坐在山洞前的板栗树下沉思。

“指导员,想什么呢?” 刘飞虎走过去问。

“咹,你来的正好”,贾步正抬起头,说“你马上通知靳营长和贾东山、魏书云到我这里来,我们开个党委会,研究一下下一步的行动,你也参加。”贾步正对正要坐下来的刘飞虎说。

“是!”

刘飞虎转身走了,不一会儿,人都到齐了,大家在队部门前席地而坐。

“来,吃啊!”通讯员小刘把一个筐子放在中间,里边盛着大半筐剥去外皮儿的新核桃。

“那儿来的?”贾步正站在一棵板栗树下,严肃地问。

“下午,俺和班长在老乡摘过的核桃树下捡来的。”

见大家到齐了,贾步正说;

“找大家来是想商量商量县大队下一步的行动。一段时间以来,庞炳勋仗着日本人的力量,经常派他的部队越过洹水河,对我洹水以北地区进行袭扰,抢夺老百姓的粮食。今天接到县委指示,要求我们县大队做好准备,保卫群众秋收。现在,临时把大家找来,议一议咱们县大队当前的行动。”

“刚才,教导员讲了老百姓家里很苦。现在。政府粮食供应也很紧张,晋冀豫边区部队粮食供应标准已经从过去的一斤半小米减到了十五两(折合现在的9.4两),每个战士一顿饭还不到一碗小米饭。后勤部门要搞一些野菜、树头菜和副食,千方百计让我们的战士吃饱、还要吃好!”

贾步正接过来说:“就在今天下午,一个战士给我反映,咱们一个战士,叫张清林,在林子里摘了老百姓的柿子吃。我了解啦,那个战士一共摘了老乡三个柿子,是我们三连八班的。”

三连连长魏书云插话:“小张这几天病了,不想吃饭,嫌连队伙食差,在山上摘了几个昏柿子吃,回来后在班务会上主动讲了出来,他已近写了检查,认识还不错。”

“这是严重的违反群众纪律的行为,回去后,要在全连大会上作检讨,还要给记过处分。要给战士们讲一下,熟透了掉下来的昏柿子可以检,只要还长在人家树上,即使已经发了紫(不熟的柿子成橘色或黄色,熟透了快要掉下来的柿子呈紫色——笔者。)也不准动,这是一条纪律。”

靳子春抽了一口烟,开口说:“军队就要有纪律,我们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经常讲,让它在大家脑子里生根。这个问题就到这儿。下边重点儿研究一下如何保卫老百姓秋收,不让敌人抢走粮食。”

二连长刘飞虎说:“要我看,我们得先敲打敲打庞柄勋这个瘸子,要不然,瘸子到处跑,就真的不是瘸子了。”

尹明亮说:“昨天我们连队护送过路首长,完成任务后返回驻地途中,在北关村西路口抓到一个日伪密探,审讯中得知:侵华日军大佐大平幸二最近接到训示。要在秋收期间抢到一千五百石秋粮。”

“密探呢?”贾步正问。

“被我们就地处决了。到处都是敌人,大白天带了个汉奸咋走路啊。” 尹明亮说。

原来,洹水县地处进山的要到,经常有我党我军的高级干部途径这里去延安。邓小平和陈毅就从这里走过,不过,首长们都有自己的警卫和保卫部队,县大队只是临时接到通知后,派部队担任一些向导或外围禁戒任务。

“以后处决汉奸一定要慎重,特殊情况下可以临机处置,但是,事后一定要报告。总之,我们要打击敌人,保卫秋收,绝不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贾步正总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掌握敌人活动的规律和了解敌人兵力布署情况,我们还必须作进一步侦察,靳队长明天是不是再去找禄元,了解一下鬼子抢粮的具体时间和去处。”

“中!俺明天一早就去。” 靳子春答应。

贾步正嘱咐:“进城一定要注意安全。先去常家寨找一下福元,明天我也要去给保长们讲讲形势,咱们一块走。最近,保长中有邪气抬头的迹象,要多宣传宣传党的政策,防止在恶劣的环境下有人反水。”

一年来,贾步正和靳子春带领独立营经常出没常家寨、洹水河村、方家庄、刘家洼一带,并多次深人虎穴侦察敌情。


第二天,贾步正和靳子春潜入常家寨,来到地下交通员伪保长常福元家里,贾步正妻子郭金翠是常福元的母亲郭玉翠的亲姐姐,郭金翠每次下山回娘家,因为裹过脚,不能走长路,都是把妹妹家作为第一站,在妹妹家休息一个晚上,姐俩趁机唠唠家常。

常福元见是自己的姨父来了,急忙把贾步正带到家。郭玉翠一边儿给自己的老姐夫倒水,一边打听自己姐姐的情况。

贾步正先让常福元去通知四周村庄的保长们,到村东头的林子里来,准备给他们训话。

等常福元走了,贾步正才坐下来和郭玉翠拉家常。


常家寨村头有一大片果树林子,林子内全是直径一搂粗(一搂:两只手合抱的尺度)的核桃、板栗树。

林子外戒备森严,县大队在周围站了岗,附近村上的保长们在林中各自找了石头坐下,贾步正站在中间一棵板栗树下,正在给他们宣讲党的主张:

“……我党现在实行减租减息,团结抗日的政策,号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持抗日。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天把大家找来,是要给大家讲一讲形势,眼下的形势是:自打日本军方发动南洋战争以来,战线越来越长,兵力也越来越不够用。最近,敌人集中兵力‘肃正’我华北根据地,就是为了保证他的后方安全,好抽出力量南下作战。我们的毛主席说过,抗日力量越强大,日本人的力量就会越衰弱。目前,抗日战争很快就要进入第三阶段,日本人就要从进攻转为防御,而我们呢,我们就要从防御转为进攻,全国人民的战略大反攻已经开始了,日本人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啦。

“可是最近我们发现有个别人,弄不清当前的形势,还在实心实意地帮助敌人做事儿,我可以告诉你们,最近,抗日政府给你们每个人都建了‘红黑帐’,你给人民办了一件好事,我们给你记着,你给人民做了一件坏事,我们也记着,谁做的坏事儿够了五次,或者虽然不够五次,但是给抗日造成的损失太大了,我们就会找他算总账。像今年春天民主政府向大家借粮,凡是拿出了粮食的户,我们就给他记了红道。当然,不借的也不计黑道,本来借粮就是自愿嘛,这和做坏事可就不同了,帮日本做事儿是对不起祖先,对不起人民更对不起子孙的事儿,我们当然要追究。俗话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神鬼难逃。我劝你们回去后,好好想一想,是为自己留条后路呢,还是要一条路走到黑,老辈子人常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人活着不能让人戳脊梁骨!不为自己还要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好的名声吧。”

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保长们纷纷点头。

“是啊,这保长不好当呀,日本人来了找你,抗日政府也找你,自当上这鸡巴保长,就连吃饭睡觉都不得安生。就连俺那五岁的小孙子早上醒来,喊着“不叫奶奶穿,俺要叫‘汉奸爷爷’给俺穿!’你们看看,这、这是咋说的吗?”

“谁说不是呢,说句实在话,‘有头发谁愿意当秃子’呢?歪好有三分办法,谁愿意心甘情愿地给鬼子做事儿,叫他出门碰上‘笑无常——’哎呀呸!呸!看俺这嘴。”人群中响起一阵“嘻嘻”的笑声。

“说真的,咱们也是没办法才干这差事,不过,天理良心,俺可是没做过啥坏事啊,就不知政府的‘红黑账’上……。”

另一位保长抢着说:“官长,俺们都是中国人,要对得起祖先,应付日本人,俺们可是做做样子……。”

贾步正看见站在场外的常福元远远点了一下头,大声打断保长话 “你叫常永明?”

“是俺。”

“八月初二日本人到梁家坡是你给带的路,日本人在村里还整死了两个村民,对不对?”

常永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结结巴巴的说:

“是…是…俺去…去李家庄给俺孩子他二舅家修房子,路上遇见日本人,他们逼俺带路……老天爷在上,俺不是真的愿意给敌人做事儿,俺也是被逼无奈,不带路他们就要杀俺…,俺该死!俺该死……。”

他一连打了自己五个耳光。

“起来吧,我们查了你的过去,没做过恶事,你说的是不是实情,我们可以再调查,这一次先记上一笔,我们等着看你今后的表现。”

“是!是。”

贾步正最后说:“去年天大旱,今年又是大旱,长言说:‘旱生蚂蚱涝生腻’,目前各地已发现有小股儿蝗灾。在谁的村子和地块上发现,就要立即组织人扑灭,不在你的地块上,只要离你地块儿近,也要发动乡亲们参加扑杀。”

保长们听到贾步正说起了蝗灾,七嘴八舌地又议论起来:

“俺听说东沙区已经闹起了蝗灾,可厉害了!”

“真闹起了蝗灾,哪可不是玩儿的,蝗虫飞过去,连老爷儿(太阳)都遮住了,见啥吃啥,弄得不好颗粒无收啊!”

“真闹起了蝗灾,咱么几个村可得齐心灭蝗呀!”

“那是,蝗虫可是不分你的我的,谁的都吃。”

在我党的政策感召下,常家寨附近一些村的村、保长,纷纷站到抗日民主政府一边,将城里敌人的消息及时向区政府汇报。

常福元揣着“良民证”,背上钱搭子,就要和靳子春去找弟弟常禄元了解敌情。临出门,老伴儿拿出一双给他新做鞋。

“孩他爹,赶集穿上它,看你那双鞋,都露出你姑奶的头了,活了半辈子的人了,也不知道收拾自己。”

常福元笑着说:“俺听人家说‘露出了老丈人的头’,可还没听说露出姑奶的

头。”

“你敢胡说!俺就说是姑奶的头,就是你姑奶的头,咋了?”

“是,是,姑奶就姑奶呗,行啦吧,俺姑奶也是你姑奶,反正她都死了快二十年多了。”

老伴儿又给他扯扯衣服下摆,常福元“嘿嘿”笑着:“这又不是去相媳妇儿,只管给俺收拾啥?”

老伴儿用指头在他的光头上戳了一下,“有本事你去找啊,美得你,走吧,到了城里小心着点儿,咹!”

靳子春站在一旁看着这老俩口子,手里拿的小烟袋也忘了吸,忍不住地笑。

县城里的大街上冷冷清清,赶集的人没几个,往年这个时候,正是人们筹备农具, 调配籽种,准备秋种的时候。自从伪新五军和伪县长李同秀再次盘据洹水县城以来,抢粮抓人,破坏生产,拆毁老百姓的房屋,修筑碉堡,挖掘沟壕,加岗加哨,妄图以县城为据点作垂死的挣扎,广大群众深受其害。许多人不敢上街,害怕稍有不慎,飞来横祸,县城大街上赶集的人群稀稀拉拉的。

靳子春身穿长衫,头戴灰瓜皮帽,肩背褡裢,扮作做买卖的小商人,手里拿着那个从不离身的小烟袋,笑嘻嘻地远远地跟在老常后边,只是,那两只溜圆的眼睛一刻不停地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他们把敌人在县城四周构筑的碉堡、工事的位置,以及火力配备情况都默默地记在心里。

转了一圈儿,俩人径直来到伪保安队第三支队驻地,站在大门前,常福元故意咳一声,然后探头往院子里张望。

“干什么,鬼头鬼脑的?”一名伪军走过来大声地呵斥他。

“老总,常禄元在这里吗?他是俺的亲弟弟。”

那个伪军立刻脸上开了花儿,“喔,是常哥啊,常队长刚刚回来,快进去吧。要不,俺给您老通报一声。”

不一会儿,常禄元从院子里快步走出来,老远就打招呼:“哥,来赶集呀!”

“嗳,进城办点事儿,”接着,常福元假装生气地训斥道:“恁长时间,你答应二叔家的事儿办了没有?办不了就不要答应二叔。”

常禄元会意地点点头:“不就是想让俺帮他找一间门面做些小买卖吗。好吧,今天正好有时间,俺跟你出去走走。”

来到靳子春近前,常福元点一下头,三人一起向前走去。

常禄元几乎和哥哥一摸一样,只是脸上显得年轻一点儿,脊背也要比常福元挺直些儿,显得朝气和干练。

看看前后没人:“最近,你要掌握鬼子抢粮的动向,这几天他们准备到哪儿去抢粮?” 靳子春问。

常禄元凑近靳子春,小声说:“后天上午,到青阳寨,保安队去二百人,鬼子去一个小队,五十多人,人和大车都准备好了。”

“好!千万小心。到时候你找个借口请一天假,别跟他们一起去,现在你回去吧。” 靳子春说。

“大哥,我就不跟你们去了,见了杜老板就说是俺让你们去的就行了。”常禄元高声说。

一年前,在一次反扫荡中,靳子春了解到,贾步正的外甥常福元有个弟弟叫常禄元,早年因为家里穷在县治安队当兵,后来日本人来了,随部队改编成了伪保安团,现在是伪保安团第三支队支队长。靳子春和贾步正交流了自己的想法,贾步正于是指示常福元一定抓紧做常禄元的工作,要他“身在曹营心在汉”,一年多来,常禄元为抗日做了一些工作。

回到营部,靳子春和贾步正、贾东山、刘飞虎、尹明亮一起研究了伏击敌人的部署。

后半夜,靳子春和贾步正带着独立营悄悄出发了。

夜色中,隔了两个山头,青阳寨坐落一段平缓的山坡上,洹水河的支流青阳河弯弯曲曲地流过山脚。河水有齐腰深,十几丈宽,河的两岸,长着一人多高的芦苇。东岸石桥头上,离开桥头二十丈远处有一片一人多高的杨树苗圃地。

天亮了,一向清澈见底的青阳河水打着旋儿流向前去。河的两岸长着茂密的芦苇,苇叶儿在微风中发出细微的涛声,苇喳喳(苇喳喳;生长在芦苇中的一种小雀儿——笔者)在芦苇丛中唧唧喳喳叫个不停。

小桥上原先搭放的石板,给刘飞虎带人拆得一块儿不剩,只留下一溜儿光秃秃的石头墩子戳在那儿。

按照预定方案,二连埋伏在河边上茂密的芦苇中,担任阻击任务,不让敌人过河,一连和四连分别在河的上游、下游一里地的地方埋伏,防止敌人迂回偷渡。等靳子春的讯号,在上、下游一齐蹚过河去,从左右两翼包抄敌人,即使不能全歼也要达到重创敌人的目的。

早饭后一个多时辰,敌人来到河边时,见桥已经被拆了,还以为被大水冲走了。

鬼子先向对岸的芦苇丛打了一阵枪,除了惊起一群苇喳喳,一点动静也没有,带队的鬼子少佐田中车雄命令伪军涉水过河。

等到鬼子走到河的中间,靳子春向刘飞虎点点头。

“打!”刘飞虎一声令下,几十条枪对准渡河的伪军一齐射击,顿时,河水泛起了团团血花。

刘飞虎下令集中火力射击冲过河来和即将冲过河来的敌人。

“叭!叭! 叭!”一个棑子枪,儿个上岸的鬼子应声倒下,接着是一阵机枪火力,射向过河的敌人。后边的敌人见势头不妙,连忙回头逃上岸去。

在河边儿督战的鬼子少尉田中车雄举刀劈倒两个伪军,强令退却的伪军继续渡河。 一群伪军战战兢兢地又下了水,弯着腰磨磨蹭蹭向对岸走来。

“轰隆!” “轰隆!”,接连几声巨响,手榴弹在渡河的敌群中开了花,紧接着子弹象雨点一样,向敌人飞去。渡河的伪军队伍顿时大乱,扭头溃逃。

“瞄准对岸的鬼子,狠狠地打!” 贾步正命令。

“还是让俺来吧。” 靳子春接过焦永久的步枪,瞄准了对岸的鬼子,“叭”的一枪,一个鬼子倒下了,紧接着一连三个鬼子倒在了河边儿上。

敌伪军第二次渡河,遭我迎头痛击,田中车雄气急败坏地嚎叫着,命令用小炮猛轰对岸的苗圃地和岸边的芦苇丛,隐蔽在苗圃中的三班长焦运久被鬼子的炮弹炸得飞起老高,光荣牺牲了,和他在一起的二排战士们也大都牺牲了。

战友的牺牲激起战士们的无比怒火,他们更加沉着地射击,牢牢地坚守着阵地。

战斗从上半晌打起,时缓时紧,时断时续,一直打到半后晌。敌人几次强渡,均未得逞。

贾步正发现对岸鬼子的队伍明显地减少了,转身和靳子春交换了一下眼色,靳子春点点头,立即通知在苗圃地后边的第一、第三连做好迎击敌人的准备。

不一会儿,激烈的枪声在河的上游响起,水面上飘下来缕缕血水和鬼子的尸体,溯水渡河的鬼子受到贾东山连队的迎头痛击。

日头搁山了,在炮火掩护下,田中车雄驱赶着成群的伪军最后一次跳下青阳河里。

一阵大风卷过,风声伴着芦苇发出瘆人的啸声。前边的匪兵刚刚下河,后边枪声骤起,原来是贾东山率领他的第一连从上游、刘飞虎率第三连从下游同时渡过青阳河,绕到了田中车雄的后侧,前后夹击敌人。

一时间,枪声、水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天色朦胧中, 鬼子和伪军打了一天仗,早己疲惫不堪,如今见八路军从两翼包抄过来,不顾田中角雄的拦阻,个个如惊弓之鸟,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一双腿,跑得快的丢枪弃弹,狼狈地逃回洪洞庄去了,跑得慢的,跪下当了俘虏

田中车雄见势不妙,从鬼子队伍中抢过一匹马,一连加上几鞭,一溜烟地逃走了。

独立营乘胜追击,缴获了不少武器和弹药。

战士杨冬宝和萧云庆追在最前边儿,见一个伪军扛着机枪的在前面跑,二人没命地追上去。萧云庆伸手去夺伪军肩上的机枪,伪军被追急了,丢了肩上的机枪还要跑,杨冬宝兜屁股一脚把他蹬了个狗吃屎。

伪军趴在地下爬不起来,两个战士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三个人就这样瞪着眼大口大口喘粗气,那个伪军翻了个身坐起来,举着手喊“老总!饶命啊,俺不跑了,俺……投……投降。”

这一仗,消灭日伪军八十多,打死一个伪军中队长。活捉了二十一名俘虏。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气焰,保卫了秋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