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第一财经日报》引述外媒报道,就中国稀土出口问题,美国或将决策时间点提前,从而决定是否在WTO采取行动。



“如果他们不正式申请磋商的话,我们会非常诧异的。”在今年9月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起过请愿的美国钢铁工人联盟组织律师斯图尔特表示。



美国钢铁工人联盟组织的请愿中列出了他们认为的五项违反了WTO规则的中国清洁能源政策,其中就包括中国的稀土出口政策。



在今年10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接受了上述请愿,并表示在明年1月决定会否要求中国在WTO框架下寻求争端解决对话。



鉴于目前的政治局势,“我想他们可能会把这个决定提前”。Dewey &LeBoeuf 律师事务所的贸易律师沃尔夫表示。



此前,美国、欧盟以及墨西哥曾就中国在铝土矿出口方面类似的限制要求,在WTO提出过起诉,目前尚未得到最终结果。



正在访华的欧盟贸易委员古赫特表示:“稀土问题是我们欧洲企业关注的问题,中方向我们确保将不会影响到供应。”


与此同时,在近期接受美国国内电视采访时,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表示:“我们只是要求他们别把稀土产品当成贸易武器。”



洪博培认为,中国在降低稀土出口方面有灵活的方式。对于其中有可能违规的行为,“正处于研究之中”。洪博培还表示:“但是这与其他的违规案件相比,没有那么明显。”



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上周出访华盛顿时,否认了中方出于政治动机而减少对外稀土出口。他表示,中国政府的稀土政策是出于环保的考虑。



施压中国稀土政策 美国不惜上诉WTO



美国又一次在对待中国的稀土政策上展现了颇为矛盾的一面——在高调宣布“不依赖中国”的稀土政策后,又开始对中国的稀土政策施压。昨日,有媒体称,美国或就稀土问题在WTO起诉中国。



事实上,今年以来,美国诸多企业和政治家不断在各种场合对中国的稀土政策进行施压,而有关“到WTO起诉中国”的说法其实更不新鲜。今年10月,美国一位贸易官员就对媒体称,“将就中国的稀土政策上诉到WTO。”但之后,美国一直没有实质性动作,反而开始与其他国家寻求开发稀土资源,并联手日本和欧盟继续用“文斗”来挑衅中国。



“就目前情况看,美国未来就中国稀土问题去WTO进行上诉的可能性并不大。”昨日,江苏明弘律师事务所吴俊锋律师对《本报》记者表示,“因为,从历史经验上看,WTO更多的是从进口方面进行协调,且很少在能源和资源问题上‘动手’。”


吴俊锋所言非虚,早前WTO总干事拉米就公开表示,WTO没有权力去解决类似的原料纠纷,“对于出口,这个问题似乎更多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的主权问题。”此外,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刘敬东认为,中国管理稀土资源有WTO的法律依据,“稀土作为一种矿产资源具有不可再生性,属于可用竭的自然资源,GATT1994第20条项条款及上诉机构在‘美国——海龟案’中展示的司法理念为中国政府的举措提供了WTO规则和判例依据”。




外国对中国稀土问题说三道四太没良心



中新社报道,“中国拥有全球30%的稀土资源,却供应了全球90%以上的稀土需求”,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15日在华盛顿说,“就此还有人对中国稀土问题说三道四、还有人把它政治化,实在是太没有良心”。



来美出席第二十一届中美商贸联委会的陈德铭在当日会后的记者会上被问及所谓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问题时作如上表示。


陈德铭透露,在本届中美商贸联委会期间,两国官员讨论了稀土出口的问题,中方向美方解释了中国因保护环境而减少稀土产量的问题。



他指出,最近15年以来,中国支撑了90%以上的全球稀土出口量,供应世界各地;而据美国地质局的统计,这15年来,中国稀土资源已从占全球的43%下降到只占31%。



“世界其他一些和我们国土差不多的大国,他们都有丰富的稀土资源,但是他们却至今没有开发”,陈德铭说。



他强调,中国减少稀土产量的原因纯粹是因为环保的问题,中国在减少产量的时候,对本国的使用也进行了限制,这样的做法符合中国参加世贸组织时所作的承诺。



“我们没有限制对任何国家的出口,只是减少了出口量。”陈德铭说。



他还表示,这次中方与美国就稀土问题进行讨论以后,还将和其他国家继续讨论以下三点:如何提高稀土的开采技术,使之符合环保要求;如何使其他含有稀土资源的国家也能在保护环境的基础上开采稀土;如何使稀土循环使用以及如何寻找它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