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老兵回忆:整连志愿军以射击姿势冻死阵地

asdf718 收藏 5 6173
导读: 核心提示:徐邦礼是20军58师172团2营6连的指导员,他们连队的任务正是在公路上阻截柳潭里南撤的陆战第1师部队,可是美军通过的时候,连队并没有发起猛烈的攻击,这让58师的师长非常生气。当师长赶到阻击阵地查看情况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全连的战士有一半的士兵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冻死在阵地上,他们如冰雕一般,而剩下的一半也都有严重的冻伤。 凤凰卫视12月22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朝鲜战场长津湖的战役才刚刚开始了三天,志愿军9兵团各个作战部队汇总的伤亡统计情况就让司令宋时轮


核心提示:徐邦礼是20军58师172团2营6连的指导员,他们连队的任务正是在公路上阻截柳潭里南撤的陆战第1师部队,可是美军通过的时候,连队并没有发起猛烈的攻击,这让58师的师长非常生气。当师长赶到阻击阵地查看情况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全连的战士有一半的士兵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冻死在阵地上,他们如冰雕一般,而剩下的一半也都有严重的冻伤。


凤凰卫视12月22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朝鲜战场长津湖的战役才刚刚开始了三天,志愿军9兵团各个作战部队汇总的伤亡统计情况就让司令宋时轮大吃了一惊,美陆战一师的重型火力装备和空中的优势,再加上严寒的天气,让9兵团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就已经损兵折将了近万人。


当年43岁的宋时轮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他原先部署的作战计划是准备全歼位于东线的美军,可是通过战斗发现,无论装备对比还是后勤保障,志愿军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长津湖一战的艰难是宋时轮和9兵团都始料未及的。


长津湖战役异常残酷 志愿军9兵团伤亡惨重


解说:志愿军9兵团在出兵朝鲜之前,毛泽东曾经专门找过司令宋时轮谈过一番话,指出9兵团在东线作战的重要性,特别提醒他如果东线打得不好或打得不及时,江界就有可能失守,美军将从东面威胁志愿军西线部队,西线部队完全有可能处于东西两线敌军的合围之中,必将造成全局上的不利态势。


长津湖战役是宋时轮出兵朝鲜的第一仗,也是不容有失的一仗,如果打不掉陆战第1师,自己将成为千古罪人。可是目前的情况实在是太残酷了,9兵团20军、27军的伤亡实在太大了。


朱文斌(原志愿军20军58师173团作战参谋现83岁):我们冲到铁丝网的时候,美国的探照灯就开始照,那个机枪曳光弹夜晚看得很清楚,一排一排红的绿的黄的一串串的打出来,都是坦克打出来的子弹。


那我们战士就是往东面冲,冲之后就是在铁丝网附近伤亡最大,因为过铁丝网有伤亡,有的战士甚至于伤了,加冻加伤,伤了还冲进去。


张成阁(原志愿军20军58师174团特务连副连长,现79岁):冻重伤八千多人,所以这个天气、这个气侯太恶劣,那么再加上我们的装备也跟美国差距很大,美国他是机械化装备、坦克、汽车,他是这个装备。


二次战役,长津湖战役,我们打了四仗,我们这个连开始我还是副连长,我们连长牺牲了以后我当的连长。


解说:张成阁在长津湖一战火线提拔,当上了连长,这年其实他也才只有19岁,张成阁当兵入伍时候是1944年,他的年龄比较小,只有13岁,当时连队专门成立了一个小鬼班,10几个战士都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张成阁是小鬼班的班长,他虽然也经历过解放战争,对战场上流血牺牲的事情也算是司空见惯了。


但长津湖战役没吃没喝的艰苦作战,对他来说却是头一遭。


张成阁:解放战争开始,这种情况很少了,基本上没有了,有饭吃了,老百姓支援有饭吃了。


到了淮海战役,那我们有饭吃,国民党没有饭吃了,兵饿得向这跑,跑过来以后给他个馒头吃高兴死了。我们就喊话,我们这里有馒头,你来吃吧,他就跑过来了。


长津湖战役那不一样了,在朝鲜二次战役确实是艰苦,那战士眼巴巴的冻死。


解说:张成阁所在的9兵团20军,主要负责对陆战第1师的部队进行分割包围,在长津湖战役打响的这三天里,被围困的美军每天都在伺机突围,他们所使用的战术并不复杂,飞机轰炸坦克开路,完全是凭借火力的优势。


张成阁连队所阻截的是从下碣隅里到新兴里的公路,几十辆坦克疯狂的向他所在的阵地发起攻击。


张成阁:敌人的坦克从我们这个连冲过去了,我们一个战士叫高金河就爬到坦克上去了,他想着把坦克盖子拉开以后拽个手榴弹,坦克不就打掉了吗。结果没拉开,就牺牲了。


我们打坦克那个火箭筒打到坦克上冒点烟就算了,打不掉,口径太小。美国都是重型坦克,我们打不下来的。


解说:陆战第1师从下碣隅里北上的突围部队是要打通和新兴里美军的联系,他们一旦突出了志愿军的包围,必将会合兵一处,战斗力将会随之增强。


9兵团的志愿军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张成阁的阵地位于公路边的小山头上,虽然有居高临下的优势,但美军分兵两路一边攻击志愿军的阵地,一边组织坦克顺着公路突围。


所以张成阁不能只在阵地上阻击,必须带着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围堵坦克。这种情况让连队的伤亡很大,张成阁也负了伤。


张成阁:把臂打断了,叫坦克打的,打断了以后接上去了,就把这个胳膊打断了,一直多少年都不行。


长津湖战役那牺牲的很多,没有办法,现在想不起名字来,想不起来。


解说:张成阁能在长津湖活下来算是捡了一条命,后面来支援的部队把他转移到了后方的救护站进行了包扎,在冰天雪地的长津湖作战一旦负伤,失血和寒冷马上就会把身体冻僵。


正是这样的原因,才造成了志愿军9兵团三天来的巨大伤亡。


张成阁:真正有功劳的是那些牺牲的同志,他们用鲜血换来的,所以说想起这个来,心里边就痛。一些战友,我们一起出来的小孩,都很小很小的,一些战友都没有过这个关。很多人战场上都牺牲了,所以想起这个来,我们都满足了,真的,真都满足了,我已经80岁了。



志愿军唯一一次全歼团建制美军


解说:在长津湖战场,一到夜色降临的时候,美军的飞机就无法执行空中支援的任务,地面的美军部队也就会停止所有的突围和进攻行动,全部龟缩在阵地里进行防御,而这个时候恰恰是志愿军最活跃的时候。


张桂绵所在的27军80师第239团悄悄的摸到了新兴里的美军阵地的附近,在正要发起攻击的时候,却发现了美军的哨兵。


张桂绵(原志愿军27军80师第239团2营教导员,现81岁):所以赶到傍晚两点钟的时候,我就跟营长商量要把这个岗哨摸掉,要不摸掉的话,暴露目标不得了,最后一下子摸掉了。


一下就抓了,战士上去一下子捂住嘴一下就拖下来了,按着脖子就拖下来了,拖下来以后就送指挥所了。


陈晓楠:在长津湖战役的前线指挥所里,最高的指挥官是9兵团的副司令陶勇,在长津湖战役之前呢,宋时轮和陶勇就进行了分工,宋时轮在兵团总部来指挥全局,而陶勇在前线指挥作战,陶勇和宋时轮搭档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太长,但两个人却都有着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脾气。


自从长津湖开战以来,陶勇就一直觉得不对劲,美军的兵力和情报显示的有很大的出入,而这个忧虑通过审问美军的俘虏,果然得到了证实。


解说:9兵团副司令陶勇是安徽霍邱县人,原名叫张道庸,17岁参加革命,骁勇善战,深受陈毅的喜爱。


陈毅觉得张道庸这个文绉绉的名字并不符合他的性格,因此就亲自帮他改名叫陶勇。


陶勇通过美军俘虏的口供和详细的统计,逐渐的清晰了各个包围圈里美军的建制,也掌握了美军在长津湖的兵力部署。


在新兴里,有美陆军第7师32团的一个营、31团的一个营以及57野战炮兵营,在柳潭里有陆战第1师第5团、第7团和陆战炮兵第11团,在下碣隅里有陆战第1师第1团和工兵营以及陆战第1师的师部,在古土里有陆战第1师1团团部及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E连,陆军第7师31团B连,陆军第185工兵营等零散单位。


如此说来,美军在长津湖的兵力总和竟然达到了3万多人,比曾经情报所显示的兵力竟然多出了三到四倍之多,原本9兵团的目的是要把长津湖的美军全部歼灭。可这一变故使得全歼的目标难以实现。


宋时轮在得到陶勇的汇报之后,面对着地图,仔细计算着敌我兵力,兵器情况,思索着新的作战方案,他觉得与其分兵同时攻击各处敌人,不如集中力量一个一个的敲掉被围之敌。


因此,宋时轮当晚发布了新的作战命令,决定集中27军的主力,首先消灭新兴里的美军第7师部队,然后转兵逐次消灭柳潭里、下碣隅里等处的陆战第1师部队,还向作为预备队的第26军发出指令,让他们迅速行军到长津湖,增援20军和27军。


长津湖新兴里的美军总计有3100多人,虽然他们装备着各种精良的轻重武器,但志愿军已经封堵了新兴里向外的所有通道,美军处于没有任何外援的孤立状态。


11月30夜晚,9兵团27军向新兴里进行了猛攻,238团首先突破了火炮和坦克围成的新兴里阵地,攻入纵深与美军展开逐屋争夺,敌我短兵相接,让连日激战外援断绝的美军显得士气畏缩。


张桂绵所在的239团在激战中攻进了一个营房的指挥所。


张桂绵:连长进去一看呢,看像是敌人指挥所一样,又是地图,又是装地图的箱子,又是什么样的,一看躺着的还是上校团长,还是个上校呢。


解说:张桂绵这时候并不知道,自己部队攻打的正是美军第7师31团级战斗队的指挥所,这个部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可是成功的攻入了俄国的西伯利亚,因为战绩卓越被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亲自授予了“北极熊团”的称号。


而这位被击毙的美军军官正是该团的最高指挥官团长麦克莱恩上校。


长津湖新兴里的战斗,志愿军9兵团充分执行了夜战进攻,近战打击的战术,反而美军已经习惯了步炮协同,坦克开路的打法,一旦和志愿军面对面的肉搏,打起巷战来完全慌了手脚,只能边打边撤,物资装备也顾不上了,所以张桂绵在组织连队进行追击的时候,并没有受到重火力的抵抗,美军就连装备精良的火炮阵地也都拱手让给了志愿军。


张桂绵:敌人的火炮停在那个地方,那个炮口帽都没拿掉,什么叫炮口帽?炮口有个帽子戴着保护这个炮口。那个东西都没有拿掉,还有炮拴这个地方炮衣都没脱掉,说明他还没有进入战斗状态,还在和平时期,和平行军的状态,所以12门火炮一门也没动。


解说:宋时轮对新兴里的作战部署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几个小时之后没有被消灭的美军都被压制在了1.5平方公里左右的范围之内拼死抵抗。


新兴里一战在整个朝鲜战场里具有着非凡的意义,志愿军在冰天雪地里完全靠着意志力挺过了严寒的考验,在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赢得了主动权。美军不但被打得丢盔卸甲,就连象征部队最高荣誉的军旗也顾不上了。


张克勤(某集团军军史馆主任,现75岁):炊事班长说打完仗了,咱们改善改善生活,准备蒸点馒头,没有蒸馒头的布,说你们到战场有没有缴获的东西,我们用来做蒸饭馒头的布。


班长说我这有,我这有一个还挺厚实的,就拿出来了,营长说不对,这家伙不像是蒸馒头的布,这上面绣的这么漂亮,叫那个翻译看,翻译看完了以后说这个是团旗,这样才上缴。他原来包在包袱里当枕头用来着。


解说:12月1日早上新兴里美军的炮弹已经用尽,高射机枪、迫击炮的弹药也都所剩无几,残余的美7师部队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开始四处的溃散。


新兴里一战对于美军来说是个惨痛的教训,上校团长阵亡,团旗被缴获,这个号称不可战胜的北极熊王牌团全军覆没,创造了志愿军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唯一一次全歼团建制美军的战例。


毛泽东在给9兵团的来电中专门提到,我9兵团数日作战,已取得很大胜利,不但在下碣隅里将陆战第1团及其它数部增援部队基本歼灭,而且在新兴里地区将美7师一个多团完全消灭,如我军能将其他部队各个歼灭,在朝鲜战局上将起很大变化。


而这个时候,打下新兴里的志愿军正在兴高采烈的在美军的帐篷里寻找战利品。


陈龙岗(原志愿军20军60师178团3营7连特级班班长,现84岁):搞吃的东西,饼干,朝鲜很冷的,我们衣服都是东北发的衣服,很薄的,我们自己也想扒美国衣服,穿美国衣服,美国的武器。他们是卡宾枪、冲锋枪、八零快,他的枪都很好。


朱文斌:占领以后缴获的饼干也有了,罐头也有了,糖果也有了,山上他有小仓库,美军他的供应很丰富的,服装都有了,但是他去了以后不是说我先大饱一顿,战士里就派人,身强力壮比较好的往后来送,送给伤病员,送给团长指挥员去吃,那是非常感动的,那种场景相当感动人。


都是好人让给轻伤,轻伤让给重伤,我也是好几天,两天没吃东西。


解说:几天没怎么吃到东西的志愿军缴获了一些美军的罐头,虽然只能两个人才能分到一个,但也算是补充了一点热量,有的战士还抽上了骆驼、红圈这样高级的美国香烟,虽然天寒地冻,但是胜利的喜悦感染着大家,战士们甚至觉得世界一流的美国部队其实也不过如此。


龚欲民(原志愿军20军59师保卫科长,现87岁):我记忆当中,有澳大利亚人,有白人,也有黑人,有当官的,也有当兵的,当官的我记得有一个是中尉副连长,是炮兵副连长,就是美国人,这我还记得。


朱文斌:我们同日本、国民党、伪军、汉奸都较量过,但是呢,真正向我们跪下缴枪的还只有美国,他就是跪着。



志愿军为阻击撤退美军 成连士兵冻死在阵地上


陈晓楠:长津湖新兴里的战局震动了整个东线的美军部队,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拿着低劣武器装备,后勤也不足的志愿军居然可以攻破由坦克和火炮组成的这钢铁阵地,歼灭了新兴里一个团的美军部队,让这个“北极熊”团的建制永远的在美军的序列中消失了。


通过新兴里一战,志愿军9兵团在长津湖形成的4个大的包围圈,也已经成功的解决掉了一个,随之他们马上兵分三路,准备一一击破其他的美军阵地,而美军面对新兴里的失利,也马上作出了重新的部署。


解说:下午2点的时候,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匆匆的飞抵了下碣隅里的临时机场,召集史密斯等陆战第1师的高级军官开会,确定东线美第10军所属部队,立即全线向咸兴、兴南地区撤退,特别是陆战第1师要集中力量突出志愿军的包围,尽快撤离长津湖,并且授权他可以破坏影响撤退的一切装备。


史密斯作为陆战第1师的最高指挥官,他并不想把自己的部队搞的丢盔卸甲,他想把士兵、坦克、物资装备全都带走,这么做他觉得代表陆战第1师的尊严,但同时他也明白,围追堵截的志愿军绝不会让他们轻轻松松的走出长津湖。


因此,史密斯命令属下的部队振作精神,发挥王牌部队的作风,要给志愿军还以颜色。


徐放(原志愿军20军59师政治部主任,现95岁):我那个弟弟,原来是在后勤工作,经常去爬山拿粮食这些东西,他这个时候呢跟着后勤追敌人的,追敌人呢,晚上他没有上山,其他部队都到山上去睡觉了,他带了一部分人就睡在公路边上。


第二天呢,美国就派飞机扫射,他当时没有死,负伤了。


解说:长津湖战役的时候,徐放是20军59师政治部的主任,新兴里胜利之后,他的弟弟作为后勤人员尽量的帮部队收集粮食和给养,弟弟徐文华比徐放小10岁,当时26岁,可以说弟弟当兵深受徐放的影响。


可是长津湖的战场上,徐放有自己的战斗任务,他看到自己弟弟伤势并没有致命的危险,特别嘱咐把他撤到后方去,和很多伤员一起安置在一个山洞里,在经过一段紧张的追击后,徐放还专门派自己的通信员去看望弟弟,给他带了一些缴获的美军罐头。


徐放:我就派了一个人我说你看看我弟弟怎么样,那送国内送不了,送国内是个别团级干部,师级干部以外,一般的不送国内的,一去以后说他已经牺牲了,就是冻死在山洞里头,这个呢,也没有办法,冻死的也不是他一个人。


解说:弟弟牺牲在长津湖,而死亡主要的原因却不是枪伤,这让徐放的父母无法释怀,他们埋怨了徐放很多年,因为他这个做哥哥的还是个干部,都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哪怕徐放给弟弟一件大衣,一块毛毯,也许就能让他挺过去。


可是在长津湖,徐放没有一点办法,弟弟和众多的战士都留在了长津湖的岸边。


徐放:不要说是一个小干部,包括20军的后勤部长,还有20军的团长送不回来,太远了。也牺牲了就地埋,周总理一句话,青山到处埋忠骨。


你不能说,一定要送回国,所以真正回国的,沈阳的抗美援朝纪念馆里没几人,没有几个人,十来个人,大部分牺牲的都回不来。毛主席儿子也在那里牺牲。


抗美援朝是真正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大家没有留下名字,有的名字都知道,有的连名字也不知道。


解说:自从史密斯师长下达了向南撤退的命令,陆战第1师柳潭里的部队开始向下碣隅里拼命的突围,他们在撤离之前进行了坚壁清野,把所有的废弃物包括残留的口粮,收集到一起进行焚毁,由于他们把所有能携带的东西全部装车了,行军队伍还必须保持着战斗队形,抵抗不断追击和围剿的9兵团志愿军,所以行动非常的缓慢。


从柳潭里到下碣隅里约22公里的路程,平均每小时行军约285.7米,也就是说,每走一公里都要花上三个半小时。


9兵团司令宋时轮此时下令,一定不能让陆战第1师分散的各部会合,务必把美军消灭在撤离的公路上。


徐邦礼是20军58师172团2营6连的指导员,他们连队的任务正是在公路上阻截柳潭里南撤的陆战第1师部队,可是美军通过的时候,连队并没有发起猛烈的攻击,这让58师的师长非常生气。当师长赶到阻击阵地查看情况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全连的战士有一半的士兵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冻死在阵地上,他们如冰雕一般,而剩下的一半也都有严重的冻伤。


徐邦礼(原志愿军20军58师172团2营6连指导员,现83岁):我们师长去看这些冻伤的人,在那里嚎啕大哭,政委就劝他,说师长你不要这样子,话还没有说出来,没有说完,自己也在那里嚎啕大哭了,说明那个冻伤非常的惨,有的手没有了,有的指头没有了,有的脚从这个骨骼这里都没有了。


因为整个山这个道路是给我们封锁,是我们卡住的,你是突围我是阻力啊,我是完全可以打你的,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打了,他主要是冻伤,打到最后没有兵力了。


解说:这天下午,柳潭里撤离的美军用了三天时间疲惫不堪的抵达了下碣隅里,陆战第1师师部的账篷食堂为他们准备了热气腾腾的热狗,新鲜的蛋糕,各种果汁和咖啡。


合兵一处的陆战1师即刻启程,准备向南方后撤,这个时候下碣隅里的临时机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美国二战期间的主力军用运输机C47不停的起降,把1400多名美军伤员转运到后方。


陈晓楠:从这一天开始,美军在朝鲜东线的所有部队开始向南方败退,志愿军9兵团虽然拿下了新兴里,但美军陆战队第1师的主力部队并没有伤筋动骨,而且他们在下碣隅里已经形成了集结的态势,虽然开始撤退,但部队的后勤保障和战斗能力并没有减弱。


而9兵团目前已经在长津湖决战了整整一周了,严寒和饥饿的问题依然还是没有解决,所以9兵团要想消灭陆战第1师这样装备精良的王牌师团,所面临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2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