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二部 第24章 李本堂和他的羊群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24章 李本堂和他的羊群 贾东山和石虎全到县政府驻地杨家寨送信。天就要黑了,两人一路紧赶,看看来到曹公梯路口。 贾东山小心地停下来看了看,见一队鬼子走下山去。 正要快步通过,忽然一阵惊天动地的滚石声传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贾东山和石虎全到县政府驻地杨家寨送信。天就要黑了,两人一路紧赶,看看来到曹公梯路口。

贾东山小心地停下来看了看,见一队鬼子走下山去。

正要快步通过,忽然一阵惊天动地的滚石声传来。二人循声望去,见一个人正低着头拼命向山下掀石块。

“砸鬼子,谁这么大胆!”贾东山吃惊地说。

“是,李本堂!”石虎全看清了。

“快去!帮帮他。”贾东山一边说一边快步向前跑去。

李本堂老汉今年四十八岁,家住曹公岭下,是山顶上十几户山民中唯一一户日子过得比较磁实的人家。

李老汉家有八亩山坡地,养了一百六十只羊。家中人口不多,老婆、女儿嫁给了西河槽郭家,就是那个胖胖的老郭的媳妇。两个儿子,大儿子十八岁在村里当民兵。小儿子今年十三岁,上了三年学,不上了,在家放羊。不是孩子不愿学,是李老汉不让上,照李本堂的话说,“识几个字,会记记账就行了,咱庄户人家不考状元,学多了有啥用?在学堂学字吃闲饭,还不如在家放羊、干点儿活呢。”

李本堂个子不高,满是皱纹的脸上,崁着两只精明的小眼睛,身上衣服总是收拾的干净利落。他处事稳到,事事不落后,也不往前凑,用他的话说:“命里有五升,不用起五更。”又说是:“命里没时运,不要往前蹭,慢了穷赶上,快了赶上穷。”村里收缴公粮,不早交也不晚交,区里派民工,不早去也不晚去。

前几天,村长在会上动员年青人踊跃参军,大儿子李有元参加了动员会,回到家里跟他爹商量。

晚饭时,有元给爹端上一碗饭,说:“爹,俺想当兵去。”

李老汉刚喝了一口稀饭,急忙咽下去,烫得嗓子冒泡:“啥!当兵?不行!”

“咋就不行?”

李本堂小眼睛一瞪:“不行就是不行,还用问为啥。”

“南头贾东山、还有老石家石清林、尹家庄尹清亮、尹明亮兄弟俩,他们都当了八路军。打鬼子,报国家,你看人家多光彩,别人能去,为什么俺就不能去?”

“别人是别人,咱是咱。”

“你没听村长说打鬼子人人有份嘛。不行,俺也要去!”

“你没听说中国闹革命就是先从南方开始的,咱在北边,现在革命还没挨到咱这儿,打鬼子?鬼子离咱这儿还有十万八千里哩,中国人多了,打鬼子也不在乎你一个。”

李本堂从来没有一气说这么多话。见儿子不为所动,换了一口气,又说:“政府号召参军,不也是说要个人自觉,全家自愿嘛!既然是自愿,咱家俺就不自愿,你不能去!”

“你同意,俺自己去报名。”

“你敢!”

“俺明天就去报名!”

李老汉现在才知道,事情严重了,知子莫若父,儿子是个出了名的拗种,他打定的主意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扬起满是皱纹的脸,用两只精明的小眼睛看着儿子,斩钉截铁地说:“你要去当兵也行,先把俺埋了再走。”

“你别拿死吓唬人,俺不怕。”

“不信你就试试,你敢去报名俺就去跳崖!”

“你看你们爷儿俩,说着说着就瞪眼儿。”老伴儿插过来数念李本堂:“你就不能和孩子好好说说?”

李本堂把碗往石头上一墩,碗里的饭溅了一大摊:“咋!说也说不得了,他还要上房揭瓦呢,你让吗,哼!”说完了,又加上一句:“都是你从小惯的,小的时候,俺打他一下你都不让,看看吧,娇子出忤逆!”

说归说,李老汉也知道儿子动了的心很难劝回来,自此,处处留心儿子的行动,一会儿看不见就问:“他娘,老大去哪儿?”就怕他真的跑去参了军。

这一来,李本堂成了村上动员参军的重点儿对象。

第二天晚饭时,三十儿岁的村长杨启明端着饭碗来到李家,边吃饭边向李本堂宣传抗日的道理,还许下了当兵一年,村上给一石麦子的好处,这可是五、六亩地的收成啊。但是,任凭你说破嘴皮子,李本堂是“徐庶进曹营——一声不吭。

末了,村长站起身恼火地说:“好你个榆木疙瘩,给你脸你不要,好吧,俺把话儿撂到这儿:有元去当兵,政府优待,不去,你就等着开你的烤饼会吧!”拍拍屁股要走了。

李本堂说话了:“你想拿‘烤饼会’唬我,俺是吃饭长大的,不是吓大的,告诉你,咱李本堂不吃这一套,你们敢开俺的‘烤饼会’,俺就去县政府告你们,试试谁怕谁,哼!”

村长气得差点儿倒噎气儿,临走时,饭碗也忘记拿了。

那还是去年冬天动员参军时,附近有个村子发生了一件事:几个不愿参军的人家,被村干部集中起来,请到一间大屋子进行动员,门口放了岗,屋里生起了炕火,开会的人,要不在地下站着,要不在炕上坐着。火炕烧得烫屁股。参加动员会的人嗓子渴了,屋里准备有开水,管喝。但除了上厕所,哪儿也不准去,报名一个走一个,不报名就跟你干耗着。村干部们轮流上课,讲得嗓子冒烟,听会的人烤的裤子发焦,“动员”了整整一天一夜,几名参加会的人都报了名。

有人给这次动员会起了个名字,叫做“烤饼会”。

事情反映到区里,哪个村的村长受到了县里的严厉批评。

山下曹公梯的枪声、炮声像爆竹似的响了两天。

家里人都躲到了曹公岭上的小山洞去了。

圏里只剩自己家那一百六十只羊,一来山洞小,放不下,二来那天商量 “跑老日”,自己刚一提出来,儿子先就反对,“把羊和人藏到一起,鬼子来了,羊一叫唤,鬼子还不知道了。”

李老汉想想也是,毕竟羊不懂事,要想悄没声地藏起来也实在办不到。想来想去只好把羊赶到了后山沟里,放上一堆草,这里远离道路,非常偏僻:

“咳,事已至此,羊啊,是好是歹,你们就听天由命吧。鬼子来了可千万别叫唤,实在憋不住了就吃上几口草,要是鬼子听到了,你们的小命就保不住了,啊,听话。”

站在一边儿的儿子等不及了,嘟囔着:“算了吧,它们听得懂吗?”

“听不懂也要说。”

这曹公岭是仅次于太行山主峰海螺山的一座山峰,不同的是,以落雁坡的高度向上算起,海螺山成螺旋形向上升起了有一层半山崖,活像一个倒扣在山顶上的大海螺;曹公岭则像是一座城堡上加了一层墙,因为只比海螺山低十几丈,平日常上面风大没人家住,只有李老汉在天好时把羊赶上去放。

今天下午,躲在洞里的李老汉听着山下曹公梯下的枪炮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山隘口响了一阵后就沉寂了。

李老汉心中忐忑不安,没敢告诉家里人知道,一个人悄悄钻出山洞,走去看自家的羊。

刚刚转过山嘴,就见一群鬼子向着曹公岭跑来。李老汉左右看看,紧走几步,缩身在一簇茂密的野蔷薇后面。

来的是侵华日军大佐大平幸二派了向曹公岭方向搜索的一个小队,任务是追击在曹公梯抗击日军的马春华部队的。约有十几个鬼子,跟了三十多名伪军,踢踢踏踏地从李老汉前边不远处跑过去,直向后山李老汉藏着羊的山沟跑去。

李本堂大吃一惊,待鬼子过去后,悄悄地在不远处跟去看。

来到一道山坡上,一个鬼子停下身来,侧起耳朵听了一阵儿,随后喊了一声什么,鬼子和伪军立刻一窝蜂地向小山坳赶去。

跟在鬼子身后面的李本堂连连叫苦,果然,鬼子从山坳里赶出了李老汉的羊群。一个鬼子连说带比划了一阵,几个伪军赶起羊群向来路返回来。

李老汉连跌带跑地赶在羊群前边,“老总,行行好,这是俺全家人的命根子,你们千万不能把羊赶走,行行好,……”

“滚开!你的这些羊啊,慰劳皇军了。这年头,我们给你行行好,谁他娘的给我们行行好,老子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呢,你咋不来行行好啊!”

“哪……你们把大羊撵走,小羊和母羊给俺留下来,等明年老总们来了,俺再孝敬你们,行不行?求求您老总啦。”

“放屁!老子今天吃了这顿饭,还不知道他娘的能不能吃下顿,说这种话儿糊弄三岁孩子。明年孝敬老子?明年你孝敬鬼去吧。滚开!”

一个伪军冷不防从后面一脚,把李本堂踹倒在地,伪军们赶着羊群扬长去了。任他在地上打滚,哭喊。

闹了一阵儿,李本堂看看伪军走远了,站起身来,破口大骂:“日你娘,日你八辈子祖宗,吃俺的羊,叫你得隔食病(隔食病:食道癌俗称隔食病,也叫噎食病),活不过大年初一。”

骂了一阵骂累了,不再骂了,他感到绝望了,一只大羊能卖两个大洋,好几年积攒的家当就这么没了,“三百块大洋啊,狗日的日本人。”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恨不得手中有一支枪,把那些鬼子和伪军全都杀光。

太阳落山了,向北去追杀新五军的鬼子返了回来,他们走过李本堂身旁,一个鬼子兵歪头看看李本堂,骂了声“巴格牙路”,把李本堂一把推到了路边儿,径直往曹公梯走去。

“前边,曹公梯的?”一个鬼子返回来问他。

“曹公梯。曹公……。”李本堂念叨了一句,一个什么想法在脑子里闪了一下,“对,曹公梯的,俺砸他狗日的!”

李本堂狠狠地说:“吃了我的羊,俺叫你们都不得好死!”

“嗯,你的说什么?曹公梯的?”

“是曹公梯的,是曹公梯的。”

鬼子过去了,李本堂振作起精神,追上了鬼子的队伍,远远的跟在后边,来到曹公梯隘口。

一直等到鬼子的队伍下了大崭,李本堂使出吃奶的劲儿,把当兵的修起来的工事上的石块一个一个的推下崖去。

刹那间,山崖下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石块滚动声。大石块带动小石块,在山崖上碰撞,轰轰隆隆,夹杂着鬼子的惊叫声。

他不敢停下来,一停下来鬼子就会冲上山来用枪和他算帐,掀完了小块的,又掀大块的,最后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掀几块卧牛石,掀了几次没掀动。正在这时,石头竟然自己滚下了山崖,抬起头,首先看到的是两杆枪,李本堂吓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再看看,面前的两个年轻人背上背着枪,正在帮他向山下掀石头。

这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帮自己咂鬼子?这时,前边哪个人也直起腰来,冲着李本堂咧嘴笑了,李本堂看清了,是贾东山!另一个是前边儿村里的石东明的儿子石虎全。

在轰隆轰隆的石块滚动声中,附近再也没有石头可以掀了,崖下隐隐传来鬼子的喊叫着,接着是一串子弹擦着耳朵飞上天空,李本堂喊道:“快跑啊!小鬼子要上来了。”

“大叔,你先走,俺们随后就来。”

李本堂离开山口,一溜烟儿的逃过山梁,径往后山跑去。他自小在山上长大,在山路上跑起来和在平地上差不多。因为害怕鬼子报复,他不敢回家,一直来到家里人躲藏的小山洞。

背后,一群鬼子攀上山口,子弹追着他们的身子飞来。贾东山和石虎全爬在一块石头后边,接连朝鬼子甩出几颗手榴弹,紧接着又是一阵射击。也许是天就要黑了的缘故,鬼子缩下山口不见了。

贾东山和石虎全看见李本堂跑没影了,俩人背起抢,朝着回山脚县政府驻地奔去。

李本堂进了山洞,身子一软,瘫在地上,口里连连嚷着:“哎呀,累死我了!真他娘的解气,给俺……快给俺倒一碗水来。”

一家人看到跑回山洞的李本堂,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一股儿喜气,都不解地围上来,儿子把一碗水递给他,关心的问:

“爹!你这是咋的了,鬼子在山后转悠了大半天了。这一大会儿你跑哪儿去了?俺去找你,娘还不让,你不好好呆着,瞎跑啥?”

老伴儿拧着一双小脚赶上前,递上一条羊肚子手巾,埋怨道“你个没脑子的,又到哪里去瞎转悠了,鬼子就在山边儿说话,叫俺们提心吊胆的,找又不敢去找。嗯,接着,快擦擦脸上的土。”

李本堂一口气把水喝下去,抹了一把嘴,定下心来,连说带比划,讲述了鬼子怎样抢走羊群,自己又如何向山下掀石块砸鬼子,中间不知从哪儿冒出个贾东山和石虎全,帮他一起掀石头砸鬼子的经过,一家人听的目瞪口呆。

“哪,后来呢?”

“后来鬼子追来了,……。”李本堂猛然站起来:“东山和虎全呢,东山和虎全怎么没来?”

他窜出洞外,听了听,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贾东山和石虎全就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冒出来,又突然不见了。

家里人见他神经兮兮的,老伴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烧了?”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烧啊,东山压根儿就没有来这里,你发的什么疯?谁见他们的影儿啦”

“贾东山叫俺先跑,他和石虎全在后边儿,俺还听到他们放枪、扔手榴弹来着,怎么忽然就不见了呢,这俩孩子……鬼子爬上了隘口,呯呯叭叭的打枪,要不是东山和虎全在后边儿挡住了鬼子兵,我还不知怎么样呢。连一口水也没喝,就不见了,俺也只顾自己跑了,也真是的…….。”

“咳,一定是东山哥还有急事儿,办事儿去了,人家还用得着你操心?”儿子安慰他。

李本堂想想也是。“没准儿,他们一定是到回山脚办事儿去了。”

“爹,这下子你不说‘现在革命还没到咱这儿,鬼子离咱这儿还有十万八千里’了吧,不让俺去当兵,怎么你自己倒先打起了鬼子呢?这革命也太快了吧?”

“你狗日的别将你爹的军,俺明天就和你一起去报名参加八路,这下行了吧。”

“哪,你该不会跳崖了吧?”

“越说越上脸,那壶水不开提哪壶。俺不也革命了嘛!去,把你姐夫过年带来的那瓶汾酒找出来,叫你娘炒几个鸡蛋,咱爷俩今晚上好好喝几口,老子今天高兴,真解气!”

一家人哈哈大笑,连老伴儿也笑弯了腰。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山路上的鬼子不敢停留。这一阵石弹,十几多个鬼子三十多个伪军,被砸死的,摔下山崖跌死的不说,活着的几乎没有不受伤的,当下也顾不上清点人数,拖着砸死的,搀着受伤的,跌跌撞撞的逃下山去了。

第二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李本堂怒砸鬼子兵的事儿,村长带人来到大崭下,拖起了六具缺肢断臂的鬼子尸体埋了,还带人修好了砸坏的石阶路。

事情报到县政府,县里在全区大事宣传,还奖给了李本堂一石小麦。

李本堂的儿子李有元顺利地参加了县大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