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二部 第23章 野猪岩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2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23章 野猪岩 前边已经到了二郎豁,面对百丈悬崖,撤退到这里的马春华和他的部下惊得呆住了。 悬崖边上,长着浓密的榔木丛(一种灌木,叶小,嫰叶可做粥,也可晒干储存,是山民一年中的主要山菜之一)。 在山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长在崖边的树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前边已经到了二郎豁,面对百丈悬崖,撤退到这里的马春华和他的部下惊得呆住了。

悬崖边上,长着浓密的榔木丛(一种灌木,叶小,嫰叶可做粥,也可晒干储存,是山民一年中的主要山菜之一)。

在山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长在崖边的树木不准砍。人们平时宁可下到几十丈深的大崭、或是更深的小堑去砍柴,也不会动崖(音ye)边的一根小树,不光是因为悬崖边上的灌木不好砍,更是为了在危急情况下,防止人畜滚下山崖挡身用的,所以叫“拦崖树”。

溃兵越来越多,挤在悬崖边上。

向下看是笔直的崖壁,白云缭绕,令人头昏目眩,对面,隔了几十丈是太行山主峰海螺山。

一个士兵惊慌地问自己的连长李栋梁:

“连长,怎么办,鬼子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慌什么!鬼子来了咱和他拼了!”

“对,拼了!”

“拼了!”

马春华暗暗叫苦,他跳上一块大石头,高声喊道:

“弟兄们,为了抗日,为了保卫国家,许多弟兄战死在阵地上。今天,轮到我们了,咱们现在前有悬崖,后有追兵,大家说,怎么办?”

“我们宁死不当俘虏!”

“奶奶的,老子今天就死在这里了,营长,我们跟小鬼子拼了!”

“拼吧,营长,再过十八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营长,俺今天一共打死了四个鬼子,够本了,该死鸟朝上,拼吧!”

“好!现在听我命令:立即清点人数,修建简单的野战工事,就地抵抗敌人。记住,在我们的背后就是悬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全团缩编成一个连,由第一连连长李栋梁指挥,团部警通排分到各班去!弟兄们,开始行动!”

贾东山带着战士,避开敌人,绕道来到二郎豁阵地前。

“营长,有人正向我们接近,您看,在那边儿!一共有三个人。”

“别打枪,穿灰色军装,他们不像是敌人,看看再说。”

马春华伸手拦住正要开枪的士兵。

这时,一连长李栋梁凑近马春华说:“俺看像是昨天和今天都曾通过哨卡的那几个八路军,前边那个好像还是个排长。”

“哦,这时候,八路军来干什么?”

来人快步跑了过来:“弟兄们,俺们是八路军,来给你们带路的。”

“八路军来给我们带路的,带什么路?” 马春华命令道。“把枪背上,举着手过来。”

贾东山把枪倒挂在肩上举着手来到跟前,急忙问:“你们谁是马营长?”

“我就是。什么事?”马春华上前一步说。

“八路军县大队连长贾东山、班长石虎泉,奉命前来带路,快跟我们走!”

马春华苦笑了一声:“跟你们走?我倒是想跟你们走,可这里根本没路?往哪儿走?”

“俺们都是本地人,这儿有一条砍柴的小道,你们看过来看!”贾东山走到东边不远处的崖边儿,指着崖边上的灌木丛说:“从这里下去,绕到西大堑,可以到野猪岩。就能绕出去。”

一行人聚到贾东山手指的崖边,扒开拦崖树,贾东山和二班长石虎泉先下去,士兵们一个跟一个下去。

马春华走在队伍最后,用手扶起踏倒的小树和野草,他透过浓密的树枝看到,鬼子正转过不远处的小山脚向他们追来。他急忙走下坡道快步追上他的士兵,跟着贾东山他们走下去。

踏着崖边石块向下走了十来米,眼前显现出一条打柴的小道,顺小道向南走了一百多米,队伍停下了,前边没路了,在悬崖上有一段凹进去的山岩,约有四五米长,在凹进去岩石上方,有一块石板突出崖壁三四寸。

崖上传来敌人叽里咕噜的叫喊声,就在头顶上,敌人已经追到悬崖边。

贾东山示意大家静下来,士兵们把身子紧贴在石崖上,静静地等着。

山崖上,鬼子少佐龟田三郎来到崖边,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在前边不远处有一支支那军队,怎么会不见了?”他命令:“给我仔细搜索。”

过了一会儿,士兵们回来报告:“报告,支那人不见踪影。”

龟田三郎登上马春华刚刚站过的哪块大石头,望看对面的山峰,海螺山像一个倒扣在地上的螺蛳,云雾笼罩着她的山尖。再往脚下看,是万丈悬崖,他试着踢一块碗口大的石头下去,好半天才听到“咚”的一声,接着是大石头带下的小石头“哗”“哗”的响声,惊起几只岩鸽,嗖地直冲蓝天。他的士兵们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

龟田三郎挠了挠头,走下石头,围着崖边走了一圈儿,没有路能够下去。在百思不得其解中,他摇了摇脑袋,无奈的挥挥手:

“支那人的没有了,集合,开路!”

崖壁下,贾东山他们先是看到鬼子踢下的石头在眼前不远处飞下,离开他们藏身的地方仅有十几米远,接着带下来的小石头“嗖嗖”地从面前落下。人们紧紧贴着崖壁,直到鬼子杂沓的脚步声听不到了,才开始过这段险路。

马春华盯着贾东山的动作,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盯着贾东山的动作,人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只见贾东山两手抠住石板上沿,脸和身子像壁虎似的贴在石壁上,右脚向外挪了一脚远,右手也向外挪了相等的距离,然后左手左脚再跟上,就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挪了过去。

过去断壁的贾东山转过身子,接过石虎泉投来的绳子,再把绳子栓在石阶两端的两棵小树上,告诉大家不要往崖下看。士兵们学着贾东方的动作一个一个的挪过了断崖。

再往前走里把路,到了二郎豁的西边,脚下,是西河槽露水河白色的河床,隆隆的流水声震耳欲聋。眼前,一条两米宽的断缝拦住了去路。

贾东山和石虎泉在山崖根下存放的柴火垛里找处两段树身子,用绳子绑在一起,并排驾在断缝上,试了试,小心翼翼过了断缝,士兵们学着他的动作过去了。

又沿着崖根向前走了有二里多路,来到一道三米多高的断崖下。贾东山说,:“上面儿就到野猪崖了。”他边说边蹲下身子,说声“上!”

“搭人梯,一个一个爬上去……” 马春华话没说完,崖上“呼啦”一声丢下两根绳子来。

贾步正在崖上轻声说: “快!快上来!”


在高大敞亮的野猪岩。

贾东山介绍说:“这是我们的教导员,刚才,是他安排俺俩去接你们过来的。”

马春华含着泪水,紧紧拉着贾步正的手不放。

“孩子!”听到声音,石秀娥迈着两只小脚走出洞来,紧紧地把一年多没见面的贾东山搂在怀里……。口里不断“喃喃”着:

“你可回来了,俺天天烧香,求山神爷保佑你,山神爷还真灵呀!快,叫娘看看你。”

贾步正全家都躲在野猪岩。

这是一个半亩地大的山洞,洞口高两三米,长有十来米,上面儿是三四十米高的山崖。洞前向下是一片宽约三十米的漫坡,漫坡上长满了碗口粗的柞树林,坡下又是悬崖,从洞口向北去,穿过三百多米柞木林,沿着一条天然石阶走上三十多米,就到了老贾家吃水的山泉下面儿。

“快!进洞去。”贾步正招呼马春华和他的战士们。

野猪岩是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洞子有十几米深。一家人烧火的柴,用不着的农具和粮食,都存放在这里。由于西边就是河槽,山顶上吹下来的风,会把洞子里做饭燃起的烟吹的分散开来,即使站在崖边儿上,也不会发现。

见马春华他们进来,郭金翠和杨玉莲赶紧端出开水和干粮给大家吃。

正在这时,在山顶上监视敌人的贾东林背着枪回来了。

“爹,鬼子向南过去了。这会儿还没有返回来。”东林对贾步正说。

“有多少人?”

“八九十人,还抬着一门那么粗的鉄桶桶。”东林用手比划着说。

“好!敌人还带着迫击炮哩。”贾步正回头对贾东山说;“敌退我追,东山、东林,带上你们的队员和民兵,趁天快黑了,去敲小鬼子一下,记住打了就走,不可恋战。”

“是!”东山起身就要出洞。

“等等!”马春华说,“揍鬼子的事儿,让我们去干吧”

“还是让他们去吧,你和弟兄们好好休息一下。”

“弟兄们也休息好了,我们还要找部队去。”

“那就一块儿行动,我的人交您指挥,完了以后,到家里去吃饭,我还有话跟您说。记住,不要恋战”。

贾步正强调说。

马春华说:“我们有一百多人,鬼子有八十多人,打他个狗日的,出发!”

从野猪岩上到山顶后他们迅速绕到了落雁坡后边,在路边儿上的林子里躲起来。

离开二郎豁向北走的路上,龟田三郎脑子里一直在嘀咕,“支那人会到那儿去呢?莫不是另有小路下去?…不会!全部跳崖了?不可能!哪,支那人会到哪儿去了呢?……只有一种可能,支那人我们赶到之前,绕到我们后边去了?支那人毛猴子的,溜走了……”

“不!太君,中国军队都跳到崖下摔死了。”麻锦回接口说。

“你的糊涂的大大的,中国军队的没有死,他们从小道溜走了!他们可能躲在什么地方,”龟田三郎做了个包抄的姿势,最后口中“叭!”

“叭”的一声,龟田三郎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一颗子弹准确地射中他的脑袋,龟田三郎带着对支那人的许多不解死去了紧接着,一群黑色的“鸟儿”从山坡上的柞木林子里飞过来,等敌人明白过来,手榴弹已在敌群中爆炸开来,炸得鬼子人仰马翻,紧接着一排子弹从林子里射出。

敌人没想到会受到袭击,其他鬼子乱了一阵儿,立即就地趴下胡乱地开枪,可是袭击他们的支那人只打枪,不见人。

麻锦回感到脑子里发麻,惶急中他一声喊“快快冲过去!”,鬼子兵立刻起身,一窝蜂似地逃走了。

战斗结束了,一共消灭十三名鬼子,缴获了二十一枝三八大盖儿,还缴获了一门儿迫击炮,五发迫击炮弹。从此,县大队有了自己的机炮排。

贾步正走出老远来迎接他们。

半年来,马春华被八路军抗日救国、解放受苦受难人民群众的革命行动所感动,马春华握着贾步正的手,坚决地说:

“我要脱离国民党部队,参加八路军。今后我和你们一起打鬼子。”

“参加八路军?”

“是的,参加八路军!”

“现在是统战时期,这要请示县委!你考虑好了没有?还有,你的这些弟兄们都同意吗?”

“看你说的,我早考虑好了,我也问过了弟兄们,他们都也都同意参加八路军。”

“那好,东山!”

“在!”

“你和虎泉不要等饭了,带点干粮,马上到县委去,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一下,最好请周书记来一下。”

“好,俺们马上走!”

晚上,贾步正和马春华一夜长谈,从全国的抗日形势,谈到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从中央军的士气,谈到为谁打仗,马春华说:

“俺是洛阳伊阳县人,家中有三亩多山坡地,还有一个年迈的父亲,有一个多病的妻子和幼小的孩子,未成年的弟弟……。”

马春华出生在土匪横行的豫西山区伊阳县赵堡镇马家岭,在他的家乡,男子一到成年,不当土匪就当兵,个个都会打枪,人人争强好勇,马春华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既不让春华当兵,又不让他当匪,父亲要让儿子也做个老老实实的庄户人。

十七岁那年,国民党第二十路军第三师师长王凌云在他的老家伊阳扩军,说是“打土匪保家园,组织自卫军,两丁抽一。”马春华拒不当兵,被保长带人一根绳子,捆着送到王凌云征兵处,就这样当了兵。

“嗨,家里父亲年纪越来越大,妻子带孩子回了娘家……。”他抬起头来,看着贾步正说:“庞柄勋这两年只管保存实力的草头王,在战场上耍滑头,现在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奶奶的,老子真想当个响当当的军人,打日寇,报国家,死了也值。”

马春华谈完了,贾步正说:“目前,庞炳勋已带部队退往山西,日军正沿着通往潞安府的公路追击。”

贾东山带着给县委的信连夜赶往县委驻地杨家寨,第二天早上,贾东山和吴中南书记、靳子春队长一起来到了落雁坡。

贾步正和老战友又见面了。

吴书记传达了县委的指示,他说:

“我代表中共洹水县委,欢迎马春华和他的弟兄们参加到革命队伍中来。但是,你们各人家中情况不一样,确实不愿留下的,发给路费,礼送回家。另外,县政府决定奖给贾东山小队二百发子弹,三十颗手榴弹。”

马春华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一致同意参加八路军。吴书记先对马春华说:“委屈马营长了,参加八路军只能当个副营长,不过,我们绝不会埋没人才,只要好好干,你的前途是无量的。”

吴书记又说,“我首先代表根据地全体军民热烈欢迎马春华和七十三名官兵参加八路军,为了适应反扫荡作战的需要,上级决定从各区干队抽调一批骨干,和原来的县大队合在一起,组建洹水县独立营。由原来的两个连队扩编成四个战斗连队。我本人兼任独立营党委书记,靳子春同志任营长,马春华任副营长,贾步正任政委,王文友同志任政治处主任,贾东山为独立营第一连连长。二连长刘飞虎,三连长尹明亮,四连连长李栋梁。今天新参加八路军的同志编入第四连。今后第四连随县政府机关行动,任务是保卫党政机关;第一连和第二连、第三连由靳营长和贾政委带领,仍然以白猿寺为中心进行活动。

吴中南对贾步正和靳子春说:“队伍扩大了,首先要注意内部团结,拧成一股绳,再一个,要注意提高军事技术,打得准,冲的上,也要同时提高部队的战术动作。另外,你们一定要保住靠西山边儿这条交通线,这是目前我们和南方的唯一一条通道。”

吃过早饭,吴中南和靳子春带着马春华他们上路了。

贾步正处理完善后事儿后,再返回营里去。

他们攀上山顶,看到到处是鬼子的尸体,和损坏的枪支、以及丢弃的衣物、鞋子。

一九四四年,日军进攻豫西,汤恩伯部队溃败。中央命令太行军区迅速派遣部队过黄河,打击日伪军,开辟豫西革命根据地。太南军区将开辟豫西革命根据地这一重任交给开路先锋皮定均同志。接受任务后,皮定均立即组织新的挺进支队。洹水县二十余名干部随支队开辟新区。担任了太南军分区独立营营长的马春华,带领新组建的独立营参加了挺进支队,跟着皮司令西征洛阳,此事后话。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