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二部 第22章 激战曹公梯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守卫曹公梯隘口的是马春华的二营二连。

曹公梯位于太行山中部,山路宽约五尺。

从小崭再往上走几乎都是台阶,台阶沿着一道山沟一会儿在沟的左边,一会儿绕到沟的右边,弯弯曲曲的一直通向山顶。只是在山路爬到小崭(音zhan当地人把山崖下边儿第一层叫做小崭,上边儿的两层或三层都叫做大崭)时,山坡爬完了,再往上是壁立的四层悬崖,山势在小崭拐了一个弯儿,然后是直上直下的几百级台阶,上了台阶,再转一个弯儿,又是分成几段的台阶,再往上,才是隘口。

隘口像个簸萁,成向上敞开的漫坡,三面高,中间低。从山脚到隘口,有二十里路。曹公梯是从东面通向山顶最宽的一条道,

在布置防守任务时,马春华站在在隘口指着山下,对二连连长郭春安下达命令:“二连把部队分成两部分,一部隐蔽在山崖左边的山凹处,作为预备队;另一半人在小崭下边哪块巨石后边做工事,要形成交叉火力,封锁道路,不让狗日的小鬼子靠近山崖。没有命令不准撤退。”

“是,封锁道路,不让敌人靠近山崖!没有命令不准撤退。” 郭春安立正复述命令。

“三连在大崭的下边,山路拐弯儿的地方修筑工事;放上两个排的兵力,这里地形陡,台阶又位于沟北沿,在拐弯处完全暴露在我方火力之下,不便于敌人运动,要挑好射手放在这里,用准确的火力杀伤敌人,不让敌人通过这段石阶。”

停了停,他指着隘口对三连连长禚家富说:“三连另一个排。在崖边围着隘口修成半圆形工事,作为第三道工事。”

“弟兄们,杀敌报国的时候到了,我们要坚决守住山口,我的指挥部就设在北边山嘴后面。我不退,你们谁也不准退,听到没有?”

“听到了!”

战斗开始前,日军指挥官大平幸二大佐用望远镜观察地形,既看不到支那人的工事,也看不见士兵,烟雾蒙蒙中的大山像一座巨大的墙壁一样耸立在面前。他知道,只要皇军一登上山路,等待他们的将是猛烈的射击。他决定先试探一下支那军队的火力。

“开始冲击!”

一个小队的鬼子爬上山路,大头鞋踏在碎石子上,不时有人滑下来,他们只能小心地踏着路边的草丛,磕磕绊绊的向山上冲去。

快到小崭了,大平幸二平静地看着,扭头对身边的清水正夫少佐说:“这里有一支顽强的支那队伍,皇军将会遇到比昨天更英勇的抵抗,但是,大日本皇军是无敌的,无敌的皇军一定要踏碎支那人的阵地,登上山顶把打日本皇军的太阳旗插上最高峰。”

突然,在望远镜里,他看到刚刚接近山崖的皇军,在一阵枪声中像一群麻袋一样滚下来。

“狡猾的支那人躲在凹壁后面开枪。炮兵瞄准,目标:正前方山崖后边,开炮!”大平幸二命令。今天,他特意让住在县城的炮兵中队赶到阵地上。

九发山炮弹飞出炮膛,其中两发打在山崖上,其他炮弹飞过山崖,准确地落在山崖后面爆炸了。

炮声响过后,趴在地下的鬼子发起进攻,迅速接近山崖。

看看三连阵地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在山头上指挥作战的马春华急了,他跳出掩体,不顾一切地向二连长的阵地跑去。

看见营长冒着炮火跑过来,在山路拐弯儿处的二连长郭春安急得老远就嚷着:“营长,鬼子的山炮太厉害了,你不用过来,我现在就下到山凹里去!”

“先把鬼子打下去!丢掉阵地老子枪毙你狗日的!”

守卫山凹的是三连一排一班,班长姚喜来被敌人的炮火震蒙了,当他清醒后,见排长和两个战士已经牺牲了,敌人冲到了工事前边儿。他一边呼喊其他战士,一边儿摸起两颗手榴弹向敌人投去,爬上来的敌人没想到还有活着的人,被手榴弹炸倒了四个,剩下的敌人不要命的冲过来,危急时刻连长郭春安带着增援的二班赶到了,手中的驳壳抢像点名似的射向敌人,在大嶃上的三班配合下,把鬼子一个不剩地消灭在阵地前。

战斗越来越激烈,鬼子用炮火逐一轰击我火力点,战士们 一个一个地倒在敌人的炮火下。

三连全连牺牲了,敌人冲过三连阵地,开始向石阶对面的二连冲击。

清水正夫少佐手提指挥刀亲自带领下,鬼子像草原上的狼群一样,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冲锋。

到中午,三连一共打退了鬼子九次冲锋。敌人一层一层的倒在阵地前,我军战士也在减少,战斗中,一颗炮弹在二排长身边爆炸,二排长身子被撕裂成几片,噼里啪啦地摔在山坡上。

马春华站在工事里,要过战士的步枪,略一瞄准,“叭”的一枪,清水正夫少佐手提指挥刀一头扑在地下,再也没有爬起来。

随后,敌人用火炮猛轰山道拐弯处的二连阵地,战斗打得十分惨烈。

二连牺牲七十多名士兵,二连长郭春安被子弹击中头部也牺牲在阵地上,阵地终于失守了。剩下的十几名士兵退到了山顶上的第三道防线。


大平幸二站在山腰的一棵大柿树下,一遍一遍地挥舞指挥刀,驱赶着自己的士兵向山头冲,眼见士兵们一次一次地退下来。

他连连骂着“八哥亚路!冲上去,把支那人赶下山去。”

昨天晚上,大平幸二根据判断,已知自己面对的只是掩护撤退的小股支那部队。立即向上级报告了战场情况。

今天一早,驻洹水县日军三十五师团步兵大队最高指挥官渡边旅团长在电话里训示:“支那人的大部队已经撤走,留下的只是少量的后卫部队。岗村总司令已通知驻山西襄垣和晋城日军,全力堵截和消灭庞柄勋部队。你们必须尽快歼灭支那人留下的小股掩护部队,为下一步皇军进攻漳河流域的八路军开通道路。”

大平幸二几乎投入了洹水地区的全部日军。他摇了摇头,问麻锦回:

“在这小小的山口,皇军已经有近两百名英勇的武士捐躯了,守卫山口的支那人为什么还在战斗?难道他们真的不怕死?”

“因为他们没有后路了,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困兽犹斗嘛。”刚刚赶到的翻译官麻锦回接口说。

“是吗?”

“没错,以前我的父亲开煤窑,常来山上买支撑矿井的椣子,就是哪种柞木树杆儿,是我爹告诉我的,这座山没有后路,他们绝对没有退路(实际上,小路还是有的,只不过比东边的路难走得多罢了——笔者)。”

“嗦干!这就是说,只要冲上山头,皇军就完全胜利了。”

大平幸二高高的颧骨上脸皮耸动着。命令炮兵:“集中所有的炮火,打光所有炮弹,一定要拿下山口。”

猛烈的炮火继续轰击着所有发出子弹的地方。

中午过后,敌人调整了部署,调来了攻击莲花井隘口的部队。

龟田三郎率领进攻莲花隘口的日军向大平幸二报到,大平幸二训斥他作战不力。

“在忠勇的皇军面前没有攻不下的阵地,你给大日本皇军丢了脸,这是我们帝国军人的耻辱!也是你的耻辱”

“是的,我给大日本皇军丢了脸。上午在莲花井隘口,尽管丢掉了四十多名士兵的性命,还是没能拿下莲花隘口。我愿接受天皇陛下的惩罚。”

“我命令你,攻下眼前的支那人阵地,否则,就自裁向天皇谢罪。”

“是,感谢大佐您给我这次机会!”

下午三时,日军在伤亡二百四十名士兵后,终于摧毁了曹公梯阵地的最后防御,占领了隘口。

随后,大平幸二命令一个中队的皇军和一部分伪军向北面的曹公岭方向搜索;

龟田三郎指挥一个中队向南追击溃退的支那军队。他决心要把这股支那军队彻底消灭,以雪耻辱。

他听翻译官麻锦回劝告:“隘口向南没有退路,皇军休息休息,支那军队已经是瓮中之鳖,早一点晚一点儿没有关系。”

所以,他并不着急追击,他要使自己的士兵得到短暂的休息。

“是的,我要看看这股儿支那军队, 像被老猫逼到墙角儿的耗子,哪种失魂落魄的样子,说不定,他们会放下武器,跪在地下要求投降呢。”

第三连三排长王祥林带领自己的连队剩下的十几名士兵和部分伤兵在后边阻击敌人,掩护营长马春华转移,结果无一生还。十几名士兵被鬼子压迫在西大崭石坎下。这些战士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把空枪扔下了悬崖,高喊着“打倒日本强盗”,手挽手跳下了西大崭。

躲藏在附近丛林中的民兵小队,看到士兵们被迫跳崖,无比悲愤,贾东林瞄准了鬼子机枪射手“叭” 的一枪,子弹打了个正着,其他民兵一个排字枪,又达到了几个敌人。其他鬼子放过崖边的战士,向贾东林小队追来。

在山坡山,鬼子绝对追不上山上长大的贾东林小队。民兵们左转右拐,爬山钻沟,不一会儿就甩掉了鬼子。

到第二年秋天,砍椣子的山民还经常发现没有被掩埋的尸体,被山水冲刷成了一架架的白骨(笔者的爷爷就参加过掩埋烈士骨架的行动)。

马春华会合了一连连长李栋梁和跑散的八十多名官兵,被鬼子压缩在南、北四五里,东西不到二里地的狭窄山顶上,准备作最后的拼杀。

躲在落雁坡山顶树丛中的贾步正看到马春华部队已撤过石家庄,正向南退来,前边四五里路就是二郎豁绝谷。急忙和侄子贾东山悄悄地说了一阵。

贾东山站起来,带了两个队员,弯下腰提着步枪,沿着一条干涸的水沟,向南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