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二部 第21章 巍巍太行山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贾步正带了贾东山和石虎泉的二班战士一大早赶回落雁坡。这里山坡陡峭,一条之字形羊肠小道蜿蜒而上,通向直立的大崭下。

“站住,干什么的?”路边的一块大石头后边儿闪出两名哨兵。

贾东山上前一步介绍说:“俺们是八路军县大队的,到落雁坡执行任务。”

“上峰有令,现在是非常时期,禁止通行。”

“非常时期,八路军也不让走吗?”

“这……。”

山路上下来了两个军人,前边是一名军官,正是马春华部下一连连长李栋梁,负责守卫莲花井隘口,看见贾步正他们,就问哨兵:

“怎么回事儿?”

“报告连长:他们说是八路军县大队的,要从这里过去。”

李栋梁看了看贾步正他们穿的灰军装,“哦,你们是八路军?”

贾步正说明了身份,李连长一挥手,“放行!”

回头对一起来的军人说:“三班长,你送他们上去!”

贾步正握住李栋梁的手,用力摇了摇,说:“弟兄们幸苦了,俺代表乡亲们,谢谢大家。”

莲花井隘口这条上山的路地势险要,本来就不需要修筑工事,此前抗日政府为了安全,在隘口下修了一个石门,往上就是莲花井隘口。班长陪同贾步正他们来到石门前。

“行了,我们自己走吧。”贾步正告别了班长,一行人走上隘口。

上了隘口,贾步正交代带队的班长刘飞虎;“你们去找一个叫贾东林的民兵小队长,和他们一起抓紧时间帮助群众转移,就说是我说的,事老乡转移完了后,叫他到这里来见我。”

看着刘飞虎和战士们走远了,贾步正才和贾东山爬上隘口北边大崭边儿凸出的小山嘴上,隐身在崖边儿的灌木丛里,观察山下的战场形势。

贾步正和侄子贾东山昨天就躲在这里整整一天。爷儿俩手扒树棵子,用肉眼观看山下的战斗,天气晴朗,隐约可以看得清绿色军装的是友军,穿土黄色军衣的是鬼子队伍,远远看去就像一群蝗虫。

昨天,爷儿俩看见,新五军和鬼子先是在卧虎寨打了一阵子,后来新五军向西退,鬼子在后追,再后来新五军在段家沟围上一股日军,新五军攻,日本鬼子守,只打得乌烟瘴气的,远远看去林子里像着了火一样地弥漫着硝烟。时间不大,新五军冲上了崖根儿,再也没看见鬼子的队伍。

远处大路上,扫荡的日军分成两路,一路向西北攻击前进,沿大路边的几个村庄起火了,冒起一股股的浓烟烈火。随后,另一路鬼子朝着莲花口方向冲来。

守卫莲花口的二营一连连长李栋梁。眼看着团主力向北撤去,因为要引诱敌人,他们坚守在这里,吸引敌人。

敌人的攻击开始了,一小队鬼子成一路向山上快速冲来。

贾步正活动一下僵硬的腿脚,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突然,他和贾东山听到一阵脚步声,回头看见儿子贾东林肩上跨着步枪,左手提了个大葫芦,刘飞虎右手提了个小包包,带着战士们快步赶来了。

“叫你们去疏散乡亲,任务完成得咋样了?人和粮食都安置妥了吗?”贾步正问儿子。

儿子东林是十几个居民点的民兵小队长。

“放心吧,乡亲们各自都找好了躲藏的地方,”

他板着指头说:“石东明家藏到老里沟了,尹清亮家里的人去了老君岩了,杨全林全家躲到后山去了,俺们家去了野猪岩。俺娘让俺给你们带来了干粮,还有水,俺娘说,吃完了再回去拿。嗯,快吃吧。”

“嗯,叫你娘和玉莲给莲花井隘口的部队烧两锅开水,你带民兵亲自送过去。”

“好的,俺就去办。俺娘说,从下边向上瞅,瞅得可清了,叫你们千万藏好。嗳,东山大哥,俺大爷大娘听说你回来了,要来看看你,被俺拦住了,他们叫你打完仗,无论如何回去看看,大娘可想你了。俺走了!”

昨天夜里,贾东林给民兵们布置完任务,已经快半夜了,回到家里,杨玉莲还没睡,见东林回来,忙把缝的东西放起来。

东林问:“咋哩还不睡,明天还要反‘扫荡’,缝啥呢让俺看看。”

“俺偏不给你看。”

贾东林拉开她的手,原来是一件婴儿穿的小衣服,随手丢在炕上,说:“俺还以为是啥呢,不就是一件小孩儿穿的衣服吗?也用得着掖着藏着的——哎,你给谁家做的?”

玉莲用手指点了一下东林的头,轻声说:“傻瓜!还能给谁做呢?”

“怎么,你有了?”

杨玉莲羞得脸通红,把脸埋在东林怀里说:“上个月那个没来,这几天俺老也没精神,光想拣没熟的青杏儿吃,娘说,俺是有了。算起来都十几天了。现在娘不让俺动凉水,洗碗洗菜都是她自己去。”

贾东林把脸贴上她软软的肚子,“让俺听听,有动静吗?”

“早着呢,听娘说,五、六个月才会有动静呢。”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俺的事儿多,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放心吧,俺能照顾自己,再说还有娘呢,用你操哪门子心呀。”

“不早了,明天跑老日,早点儿睡吧。”

山崖上,贾步正对儿子点点头,解开干粮袋儿,里面装的是荞麦面馍馍和腌制的苦菜叶子掺小蒜苗,馍馍和水还是温的,当下二人饱餐了一顿。

“鬼子爬上老虎坡了”东山说。

“快到膊垃盖了(膊垃盖:人的膝盖骨,这里特指老虎坡到小崭的一节山路)。”

东山着急地说着,回头看看他叔,贾步正点点头。

太行山基本上是由五到六层组成,最下边二里多路是山坡,山坡上面笔直的一层有三四十丈高的红褐色山崖叫小崭,小崭上面两层(也有的地方是三层)是大崭,上了大崭就到山顶了,再上面又是山梁,只有几十米高,太行山主峰海螺山从山下到山顶据说垂直高度有二千多米高。

“叭!叭!”

领头的两个鬼子被藏身小崭的友军射中倒下了,其余鬼子慌忙躲到岩石后,向小崭的友军射击。但是,鬼子怎么也躲不开大崭顶上几乎垂直向下的步枪射击,战士们像打靶子一样,瞄准了目标一枪一个,不一会儿鬼子伤亡大半,余下的鬼子翻身往回逃命,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滚下了老虎坡。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队鬼子成散兵队形向小崭冲来。离开崖根有几十丈,前进的鬼子趴在岩石后不动了。

不知啥时候,贾东林回来了。

“开水烧了吗?”

“放心吧,已经给部队送去了。”东林一边回答,一边向着山下张望。

“鬼子要干啥?咋没动静了呢?”

东林的话刚落音,象回答他似地“咣”“咣”几声,迫击炮弹在小崭我军藏身的地方炸开了。此后,小崭我军的枪声再也没响过。

“都牺牲了。”贾东山喃喃地自语,

趴在大石头后面的鬼子站起来,冲过小崭,直向大崭爬来。

在大崭和小崭的结合处,是一条平直的山道,左边是悬崖,向下望去,是三十多米高叫小崭的红砂崖,右边是二层同样高的大崭,壁立千仞,白云缭绕,小道位于山崖半腰上,所以叫“一脚嵋”。第一次走这样的小道的人,常常不敢直起腰,要一手扶着石壁才能慢慢走过去。鬼子刚刚战战兢兢地迈上天险“一脚嵋”,从大崭顶上摔下来了十几颗手榴弹,“轰隆”“轰隆”震得山崖上的浮石“哗啦哗啦”往下滚。

鬼子穿着大头鞋走这样的路,别说冲,就是走,也得小心,加上从崖顶上摔下的手榴弹,就是没炸着,闪闪腰也会掉下悬崖摔个稀巴烂。硝烟散去后,走上“一脚嵋”的鬼子一个没剩,也不知是炸着了,还是压根儿就没炸着,反正是一个不剩,全都掉下了几十米的悬崖。

就连躲在小崭下的鬼子,也被落下的石块砸的嗷嗷乱叫。

在崖顶上观战的爷儿仨,乐得哈哈大笑。

突然,从远远的窑底村响方向起了猛烈的枪声,不大会儿,洪洞庄天宁寺冒起了滚滚浓烟。

“是老靳他们和敌人干上了”贾步正轻声说.

贾东山止住笑:“靳叔他们在洪洞庄和鬼子干上了,咱们等在这里干啥?”

“别着急,再等一等看。”贾步正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山下的敌人静静的,有的趴在大石头后边儿,也有的趴在沟坎下,既不进攻,也不撤退。

“鬼子又搞什么名堂?”东林说:“爹,你快看,有一个人举着白旗上来了。”

“嗯。”贾步正还是没说话。

他们看见有一人,把白衬衣栓在小棍上,用手举着跌跌爬爬上了小崭。

在曹公梯下督战的大平幸二,抬头凝视着西边壁立的山峰,一层层几十丈高的肉红色的砂岩,在夕阳下是那么鲜静,看着看着,在他眼前幻化出一盘一盘的生鱼肉片,一家人围在一起,正在庆祝年迈的父亲七十岁生日……。

“报,报告大队长,八路,八路……。”猛然,一个鬼子兵跌跌爬爬的抢过来报告。

“嗯?八路怎么了?”

“八路占据了洪洞庄据点,正在和皇军……。”

大平幸二脸上的肉颤起来,眼前的日本军人一点也没有大日本皇军的威严;绑腿带开了,敞开着军衣扣子,脸上给汗水冲的一道一道的……大平幸二死眼盯着逃来的士兵问: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我在大门外站岗……八路打了进来……。”

鬼子兵突然住了口,一双眼睛看着一步一步走近来的大平幸二。

大平幸二铁青着脸,高高的颧骨上脸皮一下一下地耸动着。从牙缝里蹦出“临,阵,脱,逃!”四个字,一边把指挥刀仍在鬼子兵跟前:

“你,为什么不冲上去!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岗位上战死!逃避战斗,你是个可耻的逃兵1你给皇军丢了脸,你应该向天皇陛下谢罪!”

鬼子兵绝望了,他不再说什么,扑通一下跪在地下,捡起了指挥刀,双手捏住刀刃,“爹、娘,你们多保重 ,孩儿去了!”扑的一声插在自己的肚腹上。

大平幸二握住倒在地上的鬼子身上的刀,在拔出刀刃前用力向下划去,尚未死去的鬼子无神的眼睛看着大平幸二,吃力地点点头,瘫软在地上。

大平幸二把带着血迹的战刀高高地举在空中,声嘶力竭地说道:

“大日本皇军无敌天下,八路的偷偷的打,攻击洪洞庄是想减轻这里的支那军队压力,等我们返回去,他们早溜走了。通知南路的皇军,留少量部队把守下山的路口,不让支那人跑掉。其余的都调过来,一定要冲上山头,消灭支那军队。”

麻锦回去莲花井山下送通知。

带队攻击莲花井隘口的侵华日军少佐龟田三郎接到命令,让麻锦回和山上的支那部队联系,允许鬼子收回尸体和伤兵。

麻锦回不敢不听命令,他走到小崭下站住了,“不要开枪!上边的弟兄听好了,皇军今天要收兵了,不打了,请允许皇军把死去的和受伤的士兵带下山。”

守莲花口的二营一连连长李栋梁想了一下,向山下喊道:“我们同意他娘的小鬼子收尸,来人必须打白旗,不能带枪,只准来一个班。”

中午过后不久,鬼子小心翼翼的登上小崭,拖回死去的鬼子尸体和伤兵,也没有再进攻,真的撤走了。

“敌人要从这里冲上来,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不知曹公梯那边咋样了?” 贾步正忧郁地说。

“万一鬼子从曹公梯冲上来,马春华他们就会腹背受敌,这是兵家大忌。” 贾东山说。

“嗯,你学会动脑子了!孩子,打仗是流血玩命的事儿,一个指挥员,每一步都要动脑子想好了再去干。”

“俺去看看。”

“也好,有情况赶快回来告诉我。”

“好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