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传奇:利剑 第二章-和平,是荣幸!也是不幸。 第四十五节

wangsiqi28 收藏 2 27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2.html[/size][/URL] 王哲敲门,门里关泽颖:“进来!” 打开门,王哲进入一见到关泽颖便问:“我昨晚跟你说过什么?” 关泽颖也知道自己擅自出来有点不妥:“对不起!今天集团的确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副总不行,我只得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2.html


王哲敲门,门里关泽颖:“进来!”

打开门,王哲进入一见到关泽颖便问:“我昨晚跟你说过什么?”

关泽颖也知道自己擅自出来有点不妥:“对不起!今天集团的确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副总不行,我只得来。”

王哲冷漠的问:“你知不知道,刀疤帮那群人时时刻刻都在盯着你!想尽办法想把你,好了!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一通劈头盖脸的话后,王哲气稍微消了消,自己被利用?对关泽颖好感顿时急转直下。

关泽颖听完王哲的话,也有了点不顺:“好了!”

王哲冷笑,直勾勾的看着关泽颖。说实话!

关泽颖身上忽然泛起一股股寒意:“你怎么了?我知道我错了,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吧。”

忽然,姚鑫宇在门外小声说:“唐斌升已经控制好局面,我们从后门走。”

关泽颖穿上大衣,王哲在前,姚鑫宇在后,三人从清洁工走的小门。在王哲的带领下,三人上了奥迪车。姚鑫宇驾车,关泽颖和王哲坐在后座。

姚鑫宇发动车,开始往别墅区行驶。

王哲看着前方:“关泽颖,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俩实话。”

关泽颖被这么突然一问有点不知错所:“什么实话?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王哲:“我恨被人利用。”

关泽颖笑了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被谁利用了?”

王哲转过头,锐利的目光直刺关泽颖的眸子:“我要你说实话。刀疤帮和政府闹成这样,还要我们特种兵亲自给你担任警戒。你以为我会相信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你吗?”

关泽颖镇定自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哲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说实话,我救过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关泽颖挣扎着:“你放手!放手,你弄疼我了!”

姚鑫宇:“冷剑,被太过。”

王哲急了:“你说过,我们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可以!但我们不能被别人当玩具耍。”

关泽颖哭了:“你放手,我说。”

王哲看见两行清泪从关泽颖俊美的面庞滑落,不仅被触动,放开手。

关泽颖的卧室里。关泽颖仔细检查好门窗后对坐在椅子上的王哲和姚新宇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俩一个是特种部队主官,一个是功勋狙击手,你们来保护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经历。我也不应该再骗你们。但,这些事情关系到中阳集团的最高利益,我不能说!你们走吧。”

姚鑫宇一脸的无奈,是事情太复杂还是自己的多疑?王哲心里也越来越乱。

关泽颖的眼泪越来越多,一滴一滴黄豆般大小的美人泪渐渐融化了王哲冰冷的心。自从在79年高平外围战斗被年幼的范丽刺伤后,王哲深深认识到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善恶丑美。在战争中,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中,人是多么渺小!生或死,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也好,马前卒的列兵也罢,都可以用一颗子弹来衡量。利益,一切都在为了利益!国家打仗,为的是利益。青年参军,为的也是自身的利益。大到一个国家民族,小到个人团体,一切活动的出发点都是两个字——利益!而在利益的同时,又被利用!苏联想利用越南拖住中国,为了苏维埃的利益。而中国又不想让越南在东南亚做大,威胁自身利益而反动战自卫还击。国家利用先进武器和青年打仗,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利益和利用并存,正义与邪恶同在。而二者又有何区别呢?人如此,社会如此,世界亦如此!都在为利益被利用。可我们却无力改变世界,人生下来,为存活于世的定律就是学会为了利益去利用和被利用。看破这些又如何?只得添愁苦增白发。我们不是决策者!只是执行者。我们不是一国之领袖,而只是军队中的一员。

既然这样,我们要生存!就要生存的好,在这大千世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中国军人作为国家的暴力机关,主权的守卫者,就要为了国家民族拼搏!战争年代,一支虎贲雄师。和平年代,藏刀闭剑,枕戈待战。尽管本质是利用,是利益,但我们为的是祖国!我们是军人,维护的是国家民族的最高利益。人谁不死,死国,中意之大者。中华民族历经沧桑不变,中国的男人,中国的军人,中国陆军特种兵,忠义礼贤孝,永恒不变。

中国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吾之誓言永不变!

但军人不是工具,特种兵是一把利剑,执行任务是本职,但我们有权知道知道真相,知道我们为何而战。

王哲冷漠的说:“如果你能把事情讲清楚,或者给我一个理由说服我,我会尽力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关泽颖情绪很激动的回答:“如果我说不呢?你走吧!走啊。”

王哲:“我会执行上级的命令!但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私人关系了。”

姚鑫宇拍了拍王哲的肩膀:“冷剑,执行命令!很多事情,不该问的不问。”

关泽颖一脸的不屑:“我们有什么私人关系吗?请问。”

王哲被问住了,但他还是迅速做出了反应:“是!我们没有任何私人关系。我执行上级的命令,好了不打扰关总休息了。狙击手,我们出去吧。”

说完,二人推门而出。关泽颖看着门渐渐挡住王哲的背影,我的心好疼!当这城市渐入夜色,当感情经过,真正幸福的能有几个?

别墅二楼的走廊里,姚鑫宇长叹:“还记得保密守则么?我们违反纪律了。我想得太多,我把事想歪了。”

“我们不该怀疑,不该质问,只有执行。”

“狙击手,没脑子的兵我不喜欢。”

“冷剑,想法太多的兵也不好。”

关泽颖瘫软在床上,好乱!

不知道在那个地方监视的杨局放下耳麦,关上机器:“不得不说,王哲太有头脑了!事情分析的井井有条。还有那个狙击手,赛桃芳是吧?我看应该赛诸葛了。我们小瞧利剑了。”

董彦杰喝了一口热茶:“早就清楚这俩人早晚会发现问题,但没有料到这么快。我们对刀疤帮的行动,才刚刚开始啊!似乎他们只有执行权,没有调查权。王哲越轨了!”

杨局坐下:“先把王哲和那个狙击手换下来,这是他俩不能知道的太多。”

董彦杰笑了:“嗨!我又得和商司令通电话了。这老头,对咱们可不感冒。”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