洹水悠悠 第二部 第17章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3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size][/URL] 第17章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一九四二年六月 庞柄勋部在日寇的进攻下保存实力,全军退往山西平顺县深山区。留下他的部下王炳祥和第五团,做为全军后卫,阻击衔尾跟进的日军。 部队撤退的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3.html


第17章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一九四二年六月

庞柄勋部在日寇的进攻下保存实力,全军退往山西平顺县深山区。留下他的部下王炳祥和第五团,做为全军后卫,阻击衔尾跟进的日军。

部队撤退的头天晚上,庞柄勋亲自召见王炳祥,在交代任务以后,庞柄勋说: “大部队走了以后,你们的任务是把日本人顺大路引向北去,要记住, 阻击,不是目的,只要不教日本人跟在老子的屁股后面转就行了。他奶奶的,老子一共才有十个团,我把一个团交给你,老五团可是我的老底子,你还要完整地给老子带回来,你要把第五团给我拼光了,老子饶不了你。还有,记住:千万不要招惹八路军,那可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啊!还记得上次朱怀冰那档子事吧?”

见王炳祥点了点头,庞柄勋接着说:“诶,记住就好,记住就好。”

王炳祥返回团部,召集各营营长开会。

“军团长命令我团在部队转移时做全军的后卫,现在咱们研究一下,怎样才能按照军团长的意图,把敌人顺大路引向北边,既保存部队实力,又完成掩护任务。”

“奶奶的,又是老子做后卫,替别人挡枪子。”一营长张天宇今天喝了酒,一双眼睛红红的,说话时酒气喷出老远。

“阻击日军?人家枪好,炮好,咱和小鬼子交手也不是两三次了,真是吃根灯草,说话轻巧。听说小鬼子都在啥啥……鸡巴道。”

“得了吧你,那叫武士道,是一种教育士兵的方法,和咱们中国持斋炼丹的道士不一样!”

“反正是一种邪门歪道……小鬼子仗着在道,武器又好,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前边是他娘的坦克、装甲车开道,人家有的是弹药,战车上的机枪一扫一大溜,打也打不动,拦也拦不住,就是他娘的天王老子也得跑,后卫后卫,卫个屁。”

不爱说话的三营长李宝忠拿着他媳妇捎来的烟布袋,满满装了一烟袋黄灿灿的关东烟,滋滋的抽了一大口,抬起脚在鞋底上磕了磕烟锅,,一边吹着烟圈儿,一边慢条斯理的嘟囔道:

“团长,咋搞呢,老是俺们团做后卫,长城保卫战咱不说,就说咱台儿庄会战吧,部队撤下来,咱们团是后卫;临沂阻击战,还是后卫;每次都是在撤退中与追击的日军发生激战,损失惨重;咱就说徐州撤退,开始,上边喊得贼响,什么‘决战’啦,‘聚歼鬼子主力’ 啦,后来呢,仗还没打又让撤,把大伙儿刚刚鼓起来的‘气儿’给泚了,你说这不闹着玩儿吗?小日本趁机围上来,大军陷入鬼子的重围之中,一到突围时,军团长就记得让俺们团担任后卫。抗日以来恶仗打了多少?弟兄们死了多少?这次又是……嗨,不知又要死多少呢,奶奶的……。”

“嗨,算了算了,你看看你们,还是带兵的,咋就越打越怂了呢!”王炳祥不耐烦地打断一营长的牢骚说:

“正因为咱们能打恶仗,每次都能保证主力部队撤下来,军团长才点名要我们团当后卫。这是我们的光荣!哦就听军团长的。就说前年过年吧,腊月二十八老头子命令哦们去峰峰打八路军,军团长说:‘都是抗日的,再说啦,八路军是好惹的?弄不好,闹个鸡飞蛋打不说,到时候怕的是连裤子都兜不起来呢!损人利己的事儿还能干点儿,损人不利己,赔钱的事老子不干!’哪鹿钟麟狗日的一日两封电报,催我们行动,军团长是瘫子唱戏,光说不动,就拖了那么两天,就两天哪,朱怀冰那老小子给人家八路军打了个屁滚尿流,一直滚回湖北老家叫黄什么岗去了,哪一天军团长对哦说,‘王炳祥,你小子给我把眼睛睁大点儿,见了八路,只要他们不打你,咱就不开枪,不要去惹麻烦,记住了!’这话可是对哦一个人说的。神了,当天晚上,哦就在漳河口的叫甚来着,叫柏、柏、柏树庄,对,就是柏树庄,哦们遇上了从北边追过来的一股八路,哦问他们是干甚的,他们说是追击朱怀冰,不打你们,哦一听,说‘让开,叫他们过去。只要八路军不打哦们,咱们谁都不准开枪’。就这一句话,救了咱们全军,事后军团长赏了哦五百块现大洋。”

二营长马春华不经意的看看三营长,微微摇了摇头,没说话,屋里的烟气呛得他连连咳嗽。

马春华知道,王炳祥在战场上救过庞炳勋的命,为了报恩,庞提拔王炳祥当了团长。王炳祥对庞的忠诚是可以想见的。

王炳祥说过后,见大家都不吭声,心里有点脑火,回头看了一眼三营长,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奶奶的,不愿打鬼子的,没有蛋子的,给老子滚得远远的!你—— 马营长,你的看法呢?讲一讲,讲一讲嘛。”

“俺考虑了一下,”停了一停,“咱们要打就想法打一个伏击战,敲狗日的一下,然后,快速脱离战场,这样,我们能占主动,进退自如,打的好就打,打得不好也不吃亏。” 二营长马春华看看团长,又说:

“在山地作战,咱们有明显的优势:第一、鬼子兵穿硬底皮鞋,在山坡地行动不方便,而我军大都是布底鞋,行动便捷;第二,和以往不同的是,太行山下,到处是满坡的柞木林,在茂密的柞木林中拼杀,鬼子的步枪不如我军装备的大刀便捷;第三,我军经过前段时间训练,士兵们不光刀技提高不少,战术上也提高了不少,官兵们都抱着报国杀敌的决心。再说了,过去咱们当后卫,大家是仓皇应战,让日本人追着打。这一次我们要选好阵地,等敌人钻进来打。所以,只要选好地形,狠狠地敲他一家伙,叫俺看是没问题的。”

开始,一、三营长还无所谓地听,渐渐地听出了门道。

“嗯,马营长这一掂对,”一营长说:“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军。行!敲狗日的!”

“就是,奶奶的!军团长他们今天晚上开始行动,命令咱们明天上午把队伍拉出去,摆开架势,把尾随的敌人引向北去,奶奶的,咱们就把他引到西山柞木林,在山坡上消灭他们,不让敌人跟着我们的屁股打转转。”

第二天,王炳祥带了三个营长看地形,同时动员现场老百姓离开家,躲到林子里去,并把自己的行动通知了八路军,希望两军就能够协调动作。

一行人骑马顺西山边儿来到了一条曲曲弯弯的大沟前,村民说叫红石沟。这里从高处算起,有十几里地长,是一条从东南向西北的山沟,沟底裸露着一丈高的红色砂岩,两边沟坡上全是浓密的柞木林(柞木:当地人唤作棌cai木),当地人有一句俗话,“家有千头牛,不如一红石沟”,每年光是木材收入就很可观,林中腐叶遍地,除了每年的轮伐季节,人们平时很少进入。在沟的上半部,有一个小村庄,住着五六户看林的人家。

看着眼前地形,“嗯,这里地形不错,可进可退,又容易隐蔽,就选在这里吧!”王炳祥决定:“明天,一营配合三营一个连在山沟两侧设伏,二营负责把鬼子诱入口袋,然后堵住沟的西头,三营负责封口袋的东口,机炮连摆在小村子后边。明天四点开饭,五点出发,六点前进入阵地,先看看敌人来多少,它要是不超过一个中队,就消灭它;如果日军来的多,老子还是保住自己的命要紧。现在,回去准备吧,记住把大刀给老子磨快了。”

早上,驻在洪洞庄天宁庵里的伪军刚刚起床,扫荡北部山区的鬼子就早早来到了,伪军们在日军大佐的吆喝下,饭都没有吃完就哩哩啦啦的集合起来出发了。

“你个狗日的,催命还不催食儿呢,早晚得死在八路军的枪子儿下。”伪军们骂着,在营长胡福来的带领下,顺大路向北走来,后面跟着大队鬼子。

太阳升起不久,王炳祥团进入设伏阵地,隐蔽待敌。

敌人沿着通往彰德府的大路,大摇大摆地出现了。前边是鬼子的马队,后边伪军,再后面是鬼子三个中队的步兵,马蹄和大皮鞋踏得尘土飞扬,远远看去像一条土龙。

带队进行这次扫荡的是日本派遣军三十五师团步兵第二大队的大佐大平幸二。

出发前,联队长把他找去训话:“现在,帝国军队已经踏上菲律宾岛,南下的战略已成定局,为了抽出军力派往太平洋作战,军部决定彻底消灭华北的抗日力量,尤其太行山区的八路军和他们的游击队。八路军就像是山头上盘旋的鹰,只要你稍一不留神,它就会冲下来啄你一口,等你明白过来,它早就飏天而去,简直是防不胜防,最近两年来,就用这种零敲碎打的办法,已经消耗掉了皇军相当于一个甲种师团的精锐兵力,还不包括其他战争物资的损耗。现在,他们的军力正在一天一天强大。为了保证皇军的后方安全,冈村宁次将军对这次肃正行动非常重视。你,作为帝国军人,一定要在这次肃正行动中有所作为。”

“我一定不辜负将军阁下的厚望。”

此刻,大平幸二骑在马上,看着皇军队伍浩浩荡荡行进在中国土地上,心头涌起一种征服者的自豪感。

田野里静悄悄的,正在成长的玉蜀黍有的已经吐出红缨,“今年收成不错,这对大日本皇军的圣战无疑是有利的”,他在心里想着。

远处偶尔有一两下狗叫声传来,时刻提醒他这是在异国的土地上。

西边的太行山像一面墙壁,威严的耸立着,和它比起来,一切都显得是那样渺小。

大道上的鬼子踏起了一股黄色的土龙,他知道,附近只有中国的第二十四集团军,这是一支杂牌军队,只有不足十个团,而且,多次受到皇军的打击,官兵的士气不高,据最新情报,第二十四集团军已经沿脚下这条大路撤退往山西,而八路军还在近百里之外。让大平幸二感到不解的是,大路上一点儿也看不出支那部队撤退的迹象。

不过,他根本没把这股中央军放在眼里,这几年和中国人打的仗不少,但是,基本上他们的太阳旗指向哪儿,支那人就会让出哪儿,

百团大战中他们守卫在京汉线上的石门站(石门:石家庄),在八路军的猛烈进攻下,他和他所在的部队简直成了救火队,着着实实的让大日本皇军吃尽了苦头。因此,大本营发动了这次名为“肃正”华北的战役,目标是消灭八路军。

“注意,”

埋伏在卧虎山西边儿虎爪子上的新五军五团一营赵雨声排长小声命令道:

“放过前边的伪军,打后边的鬼子。”

鬼子刚走到山下,“叭”的一枪,扛着膏药旗的鬼子从马上一头栽倒地下,随后,从前面和右面山头上射来一阵密集的子弹。

敌人猝不及防,走在前边的伪军拼命往回跑,走在后边的鬼子大队被伪军冲乱了。很快,鬼子趴在地下,向着山上回射。

打了一会儿,大平幸二见山上人数不多,他拔出指挥刀,指着山上命令:

“冲上去!消灭支那部队!”

一群日军带头向山上冲击。

鬼子刚到山半腰,一排手榴弹飞来,在鬼子群中炸响,吓得鬼子慌忙爬到地下,等了一会儿,当鬼子再次站起身时,才发现山上已没人射击。

“一定是小股八路军袭扰,冲上去,消灭他们!” 大平幸二命令。

卧虎山和与它相连的马鞍山虽然叫做山,但在当地人的心目中,和西边的大山相比只能算做小山包。

一股冲上山顶的鬼子,除了见到一堆子弹壳外什么也没有发现。望远镜里,远远的有一小队支那军人转过山嘴钻进了西边的柞木林。

大平幸二命令一个中队的日军追过去,一定要消灭打枪的“土八路”,大队鬼子和伪军原地待命。

鬼子中队长小林二郎立刻带着鬼子向西扑去。

奉命引诱鬼子的赵雨声排长。为了把敌人带入伏击圈,指挥士兵在前边一会儿扭回头打一阵枪,趁鬼子趴下当儿,赵雨声他们急忙往前跑一截儿,引得鬼子在后面拼命地追,把鬼子带进了深沟。

予伏阵地上,在一棵大柿树下,王炳祥和二营营长马春华正在焦急地等着。

赵雨声来到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来了,鬼子来了!有

一个中队……。”一颗流弹飞来,赵雨声一头栽倒在地。

马春华弯腰抱起赵雨声的尸体,放在一块大石板上,说:“好兄弟,俺们给你报仇!”

王炳祥看看赵雨声的尸体,又看了一眼追来的敌人,咬着牙说:

“准备战斗!”

太行山脚下,从南到北四、五十里、东西六、七里宽,长着莽莽苍苍的柞木林。

林木中,间或有几棵核桃、柿子、栗子树。一条断断续续的古代赵国长城遗迹蜿蜒其间,向人们揭示着战争的残酷。也不知那年哪代,人们在林子内放养过柞蚕,至今还有零星的漂亮柞蚕娥子在春天钻出蚕茧,繁殖后代。柞木林除了轮伐季节,很少有人进去,夏秋两季更是野兽出没的场所,就是放羊的牧人,也不会轻易进去。

敌人渐渐接近伏击圈儿,狡猾的鬼子害怕遭到埋伏,每前进一段儿路,就会停下来,用机枪向林子里胡乱地扫射一阵,震得高高的大山也哗哗响,实际上,因为林子很密,机枪子弹飞不了多远,就被树干挡住了,一阵火力侦察以后,敌人又前进了 。

深沟村子里的村民都躲到林子里去了,村子里空落落的没个人影。

在村子最东头的石板屋顶上,王炳祥和三个营长趴在屋脊后面,观察着正在走进我军包围圈儿的鬼子.这里地势高,房子跟前长了几棵高大的柿子树,透过树枝空隙,居高临下,周围二、三里内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好,敌人已全部进入伏击圈儿。奶奶的。”团长王炳祥回头对警卫员说:“开始!”

两颗信号弹腾空升起来,接连几声激烈的爆炸声在敌人队伍中响起,鬼子队伍被我军埋下的集束手榴弹炸得唏哩哗啦,接着,猛烈的枪声在柞木林中响起。

敌军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打懵了,有的鬼子反而爬上沟崖向林子内钻,迎头遇上战士们的大刀片,被砍瓜切菜般地消灭了。大部分就地叭下,向两边林子里漫无目的地射击。

一股敌人向石屋砌的小村子冲过来,企图占领石屋进行顽抗,没等敌人靠近,藏在路两旁和石屋后边的机炮连开火了,敌人一批批的倒在炮火中。

二营在营长马春华指挥下,先是一阵猛烈射击,随后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中,一营和三营士兵也抡着大刀冲出藏身的地方向鬼子扑去,两三个战士对一个展开肉搏战,正像马春华说的那样,鬼子的长枪在树林中转动起来很不方便,在我军绝对优势兵力和训练有素的大刀队面前,不出一个时辰,除了在后面的二十几个鬼子,趁乱逃出了包围圈儿。一个中队的敌人大部被消灭了,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下。

“报告团长,鬼子一个中队从北向南,一个中队由南向北,伪军三个连在中间,正从三面向我军包围过来。”

接连两颗迫击炮弹在周围爆炸,弹片飞溅在王团长身前身后。

“奶奶的,小鬼子动作够快的,命令:一营、三营集合队伍,立即向北撤,在鬼子合围之前冲出去,然后向回山脚前进;二营向西上山,占领隘口,用枪声吸引敌人,掩护团的主力转移,你们一定要坚持到明天中午。完成任务后向平顺县转移。现在,各营立即行动。”

就这样,马春华的第二营登上各个山路隘口,王炳祥带上另外两个营绕道回山脚,连夜追赶大部队去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