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体X的谍吻 正文 第五章 特情美人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7.html


可是无论怎样伪装自己不在意,那泪眼也还是控制不住,刹那间就将杀人之后的凄凉和对未来的恐惧变成了汹涌的泪水。女人的眼泪被风刮到外面,随即无影无踪,她的心在下沉,视线继而模糊。她努力对着后视镜张望,想捕捉刚才还挪动的那个光点,可是无论如何,她也看不清了。可是,当她微微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黑点却顽强地移动,那是一个勇敢的人对生的渴望和对她刚才胡诌的千分之一生还概率的挑战。


他得到她扔下去的水和干粮了吗?


他也许正从失明中恢复视力,可是,他看到了黑沉沉的天空和狂风肆虐的沙漠尽头了吗?


女特工用手绢擦去了腮边的泪,平静地开着车,她的心已麻木,回想本来她打算将猎物从车上推下去,但是她没有那么做,可是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就因为他特别,就因为他对死亡没有丝毫的恐惧吗?她无法回答自己,对于一个被A国情报机构看好的最有前途的特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欺世盗名,名不副实。显而易见,她要制造假象,证明考古队长为了那枚挖掘出的金币杀了同伴,然后逃亡,可是,她却掩耳盗铃地扔出了与考古队员们喝的品牌不一致的矿泉水瓶,还有根本不同的干粮。


几次,她都想调转车头,再让自己纠正错误,可是,她都被一种奇特的良心的苏张和莫名的愧疚所阻碍,她没有回头,而是一直向前,直到将自己和吉普车融进铅黑色的夜幕。


可想而知,在这个生命的禁区,可怜的青年队长会活多久。也许若干天以后,公安边防部队的战士或者警察会在这片沙漠边缘找到他尸体,也许会是一年到三年,一群骆驼队经过这里,见到一堆白骨,除了他衣袋里的金币和身份证,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许……是一千年,那时候她也从这个世界消失,生命与生命的较量,最终又有什么分别呢。


五个小时之后,她闯出了生命禁区,来到了一处荒僻的山野。默默地她点燃了那堆装扮古代女人的衣服,换上了一套解放军女军官的军装,然后戴上了兰州军区陆军特种部队的臂章。


大西北崇山峻岭的深处,是我某集团军特种部队驻地,就在距离驻地一百二十公里的某旅游区,还驻守我军一支神秘战略导弹部队。


六月十日的清晨,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一位身材魁梧的年轻中校不紧不慢地驱车行驶,他所在的部队刚刚在柴达木腹地进行了新型战略导弹试验,今天他这位独立旅通讯工程骨干将代表全旅去军部汇报试验结果。


吉普车在一个不远的山坡上停下,司机是一位精干的小战士,对中校挥了下手,驱车返回,剩下的路程因为要跨越两道旅游区的山梁,中校决定自己过去。


前面就是那处乘缆车过山的地方,中校背着皮包买了票,走向缆车机房。就在这时,一个礼貌的声音在中校的耳边响起,只见一位端庄秀丽的女子从后面跟了上来。


“同志,您……要乘缆车吗?”


“是的,我乘缆车,您也是……?”中校的眼眸顿时浮起一层奇异的光,这道光辉不是山岭在阳光下的反射,而是面前的女人。只见女人大约二十七八岁,长长的黑发飘散在胸前,兰花紧身的半截袖小袄让牛仔裤下的两条长长的玉腿更加迷人,她的眼神含着羞涩,就像这山区里最美丽的杜鹃遇到了一场不期而遇的雨,目光瞧向中校的时候,羞涩地将眼睛偏离了他的注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