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7.html

女人微笑着看了看对面的四个人,突然抬起手腕,对着四个吓得不知所措的男人一挥手,只见手里的东西猛然爆出一道炫目之光,那极为刺眼的光焰闪过,四人眼前顿时黑乎乎一片,出现了短暂失明,接着便疼痛难忍,几个人捂着眼睛滚到沙地,发出痛苦的叫喊声。女人冷冷地收起那面像镜子一样的神秘东西,并不作罢,就在几个人失去抵抗能力的时刻,她飞快上前,靠近了考古队员。

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冷笑,此时她的长袍已被退掉,露出一身短小精悍的特战服装,迅即取下黑发别着的那根仿古银簪,只轻轻一按,瞬间就变成锋利的匕首,她狞笑一声,挥刀下去……沙丘立刻出现一道红色,飞沙走石中,空气里弥漫了血腥的味道,又是两道寒光闪过,三尺高的鲜血从年轻队员的脖颈喷溅而出,年轻的考古学者捂着汩汩冒血的喉咙,滚下墓穴深坑,很快就被飞来的沙暴埋没。

队长非常机敏,当短暂失明之后,意识到刚才的女人就是来临的死神,于是在同伴们痛苦呼救的时候拼命逃离,他没有方向,只是想活下去,此刻他像一个待宰的藏羚,在生命即将终结的前一刻,毫无目的地奔向黑暗。

这悲伤的一刻就发生在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天,新疆柴达木盆地深处,就在几个小时以前,他们还是一群挑战极限的勇敢者。

队长的眼角被沙砾和泪水打湿了,他后悔不敢冒险进入这片死亡地界……当一望无际的荒漠中,四名古代生命考古医学研究小组的成员,踩着龟裂的沙碱地,在打着漩涡的沙风中艰难地辨别方向的时候,他一个错误的决定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鲜活的生命。为寻找传说中的神秘墓地,他们不顾军区警告,贸然闯入禁区,并在沙暴到来之前选择留下做最后的挖掘,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可是,一切后悔都已经迟了,那个冷血“女鬼”此刻已来到他身边。

其实她不是从棺材里钻出来的僵尸,也不是什么鬼怪幽灵,她是A国军事情报局特工,已经跟踪这群考古医学研究小组多日,在这片死亡禁区,她试图带走活的东西,可是并不能如愿,况且她无法通过海关,所以就打定了主意,寻找墓葬中的尸体……现在终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夺取这个墓葬的成就。女人轻轻走到队长身边,在他身上涂抹了一下染红鲜血的手,将猩红的唇贴在他耳朵根,温柔地警告道:“我最后警告你一句,呆在这儿别动。”

女人说完,拿出手机,一按键盘,从天线处伸出一根乌黑的枪口,对准队长太阳穴。

“我这把枪射程是五百米,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要老实合作!”

考古队长的心头陡然一紧,尽管什么也看不见,可这女魔话音却包含死亡的恫吓,他刚刚听到同伴被割喉之后痛苦嘶哑的绝命喊声,就知道她下手残忍,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跑又能跑到哪里呢?他只好呆在那里,揉着眼睛没动。

女人诡谲地一笑,跳到墓穴里,娴熟地打开棺材盖,再从怀里取出一个自动切割器,对着尸体胸、***和大腿三个部位开动了微型电锯。几秒钟之后,三片薄薄的切片标本已握在她手中,立刻被装入早已准备好的化妆盒底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