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涉嫌“杀妻”遭刑讯逼供 寻妻20年自证清白

坚钢 收藏 3 2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农民涉嫌“杀妻”遭刑讯逼供 寻妻20年自证清白


12月17日,罗开友在天津寻找到前妻下落后,准备回家。


农民涉嫌“杀妻”遭刑讯逼供 寻妻20年自证清白



罗开友一直认为李家在有意陷害自己。不过李家表示当年并未设计陷害。


农民涉嫌“杀妻”遭刑讯逼供 寻妻20年自证清白



12月17日,“李芳”接受采访,说自己就是李培香,并说这件棉衣是她当年“出逃”时所穿。


音频:罗开友唱“狱中歌”


46岁的罗开友一直在寻找前妻,时间跨度是20年。


20年前,他的前妻“失踪”,随后金沙江里出现的一具女尸,被认定是他的前妻。罗开友等6名嫌疑人被抓,其中他与父、兄等4人被关押21个月。


虽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但罗开友一直脱不了杀妻嫌疑。之后,他用自己的方式想要“破案”,设计谋、安插“卧底”,寻找前妻。


20年后,他要找的人,“死”而复生。


罗开友的案子,当时“轰动”了金沙江岸。


“那时轰动才响呢,不管问哪个,都晓得。”12月15日,提起21年前“罗开友杀妻案”,47岁的四川雷波人周钱宽,电话里提高了分贝。


罗开友是四川凉山州雷波县渡口乡营盘村人,今年46岁。


“轰动”,是因“残忍”。


周钱宽回忆,大家都在传,罗开友把妻子李培香杀死了。“亲朋6人,杀死了李培香,沉尸金沙江。”周钱宽记得,细节“令人发指”,“李培香被吊死在屋梁上,脖子、手臂被扭断”。


传言还说,为毁尸灭迹,罗开友用沸水烫掉了李培香的头发,装进麻袋,并请其他5人背尸,每人给了100元。


“传得沸沸扬扬。”20年后,46岁的罗开友说,那时他出门抬不起头,乡亲对他指手画脚,有人骂他“屁眼儿心心都是黑的”。


但他坚持说,李培香只是出走了,他一定能找出来。


离家出走


李家向有关部门反映,李培香被罗家殴打。在一次住院之后,李培香从罗家“失踪”


“杀妻”前,罗开友和李培香已相识8年。


罗开友家跟李培香家,相隔5里路。这里是凉山深处,距雷波县城近百里。


罗、李同岁,罗开友初中毕业后未再读书,四处闯荡。李培香高中毕业后在乡里做代课教师。两人17岁时订了婚。


罗开友说,自己1983年应征入伍,1986年报名开赴老山前线。去前线前,有10天探亲假,他和李培香在乡政府领了结婚证,没举行婚礼。


他称自己1988年8月回家探亲时,听说了一件李培香“生活作风”方面的事。两人因此发生矛盾。罗开友回部队后,李培香也到了部队,两人当年在部队办了离婚手续,但需要回地方上补离婚证。李家后来则称罗在部队有了别的女人。


12月16日,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回忆,1988年底,李培香回来后说在部队举行了婚礼,住进了罗家。后来罗开友写信提到已离婚,罗家认为李住进来是为讹钱,常与李培香发生口角。


1989年1月9日,罗开友赶回雷波县处理家事。


此时,雷波县委、县政府多次接到李家的控告,说罗家一家人殴打李培香,甚至拿农药灌她。


今年12月15日,雷波县法院原书记员罗治权说,当时很多部门都接到控告信,“说罗家把李培香打出了精神病”。


据李家人讲,1989年1月初李培香被殴打住院。当年1月15日,罗开友将李培香接出院。


“夜里10点,李培香突然出了门。”罗开友称,李出院当晚出走了。当时一桌人坐在客厅聊着,有李培香的弟弟和妹妹在。


罗开友说他追了出去,找到了李培香,但李的两个弟妹追出来,3人撕扯在一起,李培香跑掉了。


渡口乡营盘村57岁的沈修元回忆,那晚凌晨1点,他到罗开友家,“李培香已不见踪影”。


第二天天刚亮,十几人出现在罗家门口。带头的是李培香的母亲赵连芳,要求交出李培香。


“她质问我,‘我家女儿,被你杀来丢在哪儿去了?’”罗开友说,众人离去前,丢下一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金沙江女尸


女尸,无发。李培香的母亲当场大哭,认定是自己的女儿


李培香失踪后9天,1989年1月24日下午,在渡口乡粮站下的金沙江里,一具尸体被打捞上来。


组织打捞的,是时任渡口乡党委书记夏世友。今年12月16日,67岁的夏世友回忆,“是具女尸,没有头发,裸体”。


夏世友说,因之前乡政府已接到李家报案,说李培香在罗家失踪,于是派出所叫来李家辨尸。


雷波县法院原书记员罗治权回忆,见到尸体后,李家的一个亲戚说,女尸手指上的顶针是他送的。时任雷波县永盛区派出所长罗树永回忆,李培香的母亲现场大哭起来,认定女尸是李培香。


根据1993年当地公安部门联合罗开友所在部队的一份调查报告记载,“经在场群众和李培香父母辨认,(尸体)是李培香”。


据罗治权讲,尸体捞起来后,罗开友在雷波县城被抓。罗开友的大哥罗开强,邻居沈修元、付开金、付开德,在渡口乡营盘村的家里也被抓。第二天,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也被抓。他们被指控帮助杀人和抛尸。


今年12月15日,沈修元和付开金回忆,他们被吊在乡政府的柑橘树上抽打,要求招供。很多人围观。


付开金说,他和付开德始终坚持没参与杀人,被关了3天后释放。


罗开友大哥罗开强和邻居沈修元最后“招了”。 沈修元说,当时自己“被打得实在招不住,就认了”。


后来,警察分别带罗开强和沈修元去指认抛尸现场,但两人指认的地方,相隔至少十里路。


在雷波县城,被抓一个月后,雷波警方开始提审罗开友。罗开友称他遭到了刑讯逼供,但他坚称自己没杀人。


“我要求看证据,法医出示了照片。”罗开友回忆,他一看尸体便认定不是李培香,“李培香两眉间有颗豌豆大的黑痣。”


罗开友称,他被抓后,他所在部队先后派了两个工作组到当地。他被告知,公安局认定他杀了人,部队要将他做退伍处理,移交地方。


12月15日,罗家六妹罗开芬说,那时候她四处求人写状子,营救父兄。


她说公安先后几次开棺验尸,发现女尸年龄很大,并且至少生过5个小孩,“根本不是李培香”。


杀妻”疑云


没有杀李培香,那她哪里去了——罗开友发誓找出李培香,自证清白


因证据不足,罗开友与父亲、大哥以及邻居沈修元等4人被收审21个月后,1990年10月被释放。


罗开友说,他回家后发现院子里有座坟。母亲告诉他,那具尸体被李家抬来直接埋在了坝子(院子)里。


时任雷波县永盛区派出所长罗树永回忆,尸体辨认结束后,李家的人抬尸到了罗开友家,民警曾试图阻止,但没成功。


据罗开友讲,获释后他曾要求雷波县公安局全县通报,以证明他清白。并提出应挪走尸体,并查清尸体是怎么回事。不过要求都没得到支持,“公安认为我还是重大杀人嫌犯”。


据了解,当年女尸的事,一直未查清尸源。


“我一度想到报仇。差点走上不归路,”罗开友说,后来,在一个律师的建议下,他没有走极端,而是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这期间,他开始寻找李培香。


1992年,雷波县永盛人胡德俊带话给罗开友,说曾见到李培香和一个“独眼龙”上了一趟班车。


罗开友说,他查到渡口全乡只有两个“独眼龙”,一个是当地小学老师,一个是李培香的堂兄李昆华。


今年12月15日,罗治权回忆,他跟罗开友一起调查。先排除了小学老师,顺着李昆华的线索,认为李培香可能被雷波县谷米乡的罗忠华和妹妹带走了。


但当时罗忠华被关在云南永善县公安局,后因拐卖妇女儿童罪被判15年。罗开友无法找到罗忠华,“线索断了”。


1993年8月10日,凉山州公安局、雷波县公安局、罗开友所在部队组成联合调查组,并出具了一份《关于罗开友问题的调查处理报告》。


根据罗开友保存的这份报告,上面认定的基本事实为:“初步确定,埋在罗家院内的无名女尸,年龄大约在40至50岁之间,与李培香出走时年龄24岁相差太大。无证据证明李培香是罗开友所杀。罗开友之妻李培香属下落不明,作为其丈夫罗开友负有责任。”


部队撤销了当年对罗开友强制退伍的决定,报告中说:“按1993年8月退伍移交地方,部队为罗开友补发1989年1月至1993年8月期间的津贴费。”


“联合调查报告认定李培香失踪,我还是脱不了杀人的嫌疑。”罗开友说,无论申诉到哪里,人家都说,“你没杀李培香,那李培香到哪儿去了?“


“要我把李培香找出来。”罗开友说,他发誓一定要找到李培香。



“寻找”的伤害


第二任妻子跟罗开友说,中国那么大,你纯粹是大海捞针,异想天开


调查报告出来后,罗开友又得到一条线索,李培香的父亲李兴发在四川攀枝花打工。


罗开友说,他于是让自己和李培香当年的媒人,一对秦姓夫妇,到攀枝花打工“卧底”。


“我想通过他们,先取得李兴发的信任,再打探李培香下落。”罗开友称,秦告诉他,自己几次请李兴发喝酒,但李酒喝多了说不清楚,酒醒了又不说。“卧底”一年多,没结果。


这期间,1993年,罗开友在雷波县城开了一家诊所,并结识了第二个妻子文燕,两人1994年结婚生女。


但罗开友依然坚持寻找李培香。


“突破”李兴发失败后,罗开友把视线转向云南。李培香的妹妹李培秀,嫁在云南永善县。


罗开友有个远房亲戚黎祖华,是石匠,专修石磨。罗开友说,他委托黎到李培秀家附近“卧底”,“有线索就报告我。”黎祖华跟踪李培秀出了两次远门,但没查到线索。8个月后,黎祖华无功而返。


线索屡次中断,罗开友称一度想过放弃。


到1996年,二女儿罗丽珠出生,罗开友的婚姻出现了波折。


两人都爱赌钱,欠了不少债。而罗开友又花钱寻找李培香。“只要有一点线索,我就去查。”夫妻因此经常吵架。罗开友至今记得文燕的话:中国那么大,“吃专业饭”的都破不了案,凭你一个人,请农民破案,纯粹是大海捞针,异想天开。文燕“威胁”继续查就离婚。


今年12月15日,文燕的父亲文世龙回忆,文燕曾吞过安眠药,被送到雷波县医院洗胃。


但罗开友瞒着她,继续寻找李培香。“那几年,我能自己去就自己去,自己不能去,请人去。”


文世龙说,罗开友经常十天半月不回家,又被文燕发现,文燕为此割过腕。到2001年,文燕无法忍受,跟罗开友离了婚。




几次北上


到通州寻找,罗开友说,因为李培香眉间有颗痣,他站在街头,专盯路人的额头


罗开友说,李培香一天找不到,“心头毛椒火辣,做生意不安宁。”


他的家人同时也在寻找李培香。


今年12月16日,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说,那时电话不发达,他们认为李培香可能写信回家,罗家人便经常到邮局询问李家的信件,“不光是在雷波邮局,云南永善李培香妹妹家等所在邮局都去过。”没有收获。


2004年,罗开友突然接到一个新的线索,一名在京打工的雷波人说,曾在北京的通州见过李培香两次。


罗开友找到了在雷波县物价局的战友安宁,两人一同前往通州寻人。今年12月15日,安宁回忆,“待了20多天,但没有结果。”


罗开友说,他此后又只身到通州3次。“从成都坐火车到北京,特快要走一天两夜,38个小时。”坐硬座,吃方便面。


到了通州,没有具体地址,漫无目的,“这条街找到那条街,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找”。“露宿街头,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他称没钱的时候,捡啤酒瓶卖,还在饭馆捡别人吃剩下的饭。


没有李培香的照片,罗开友说,李培香两眉间豌豆大的痣,是他寻找的特征。他站在街头,专盯路人的额头。


罗天元说,因辛苦寻找一直没结果,罗开友一度有过要报复李家的念头。他称,2008年罗开友回老家过春节时,多次抱怨,甚至说“要干死对方”。


转机出现在今年3月。罗开友结识了从监狱假释的姚良军。


姚良军47岁,云南永善县人,曾因杀人罪入狱。姚良军说他1985年曾在桧溪派出所工作过,有破案经验。他愿意帮助罗开友“寻妻”。




“卧底”成功


罗开友委托的“卧底”,骗取到李兴发的信任,李以为遇到了贵人,终于开口


姚良军受托后,调查又从1992年“独眼龙”的线索开始。他认为找到罗忠华,就能知道李培香的下落。


今年12月16日,姚良军回忆,今年4月份他们找到了罗忠华的妻子胡玉珍,胡说,罗忠华在山西阳泉市第一监狱服刑。


姚良军辗转到了山西,“但监狱不让我见罗忠华”。


后来罗开友和姚良军又打听到,罗忠华的妹妹罗忠会在北京打工。姚良军于是又赶到北京,并找到了罗忠会。6月初,姚良军带着罗忠会一起回到雷波见罗开友。


不过,罗忠会否认曾和哥哥带李培香外出。雷波县公安局刑警队对此做了笔录。


今年8月下旬,罗忠华刑满释放。姚良军将他带回了雷波。罗忠华同意按罗开友的安排,到李兴发家去“卧底”。


“罗开友硬说我带走了李培香,一直找我家麻烦,但我没做过,我也是为了自证清白才答应。”12月15日,罗忠华电话里告诉记者,他去“卧底”,还因姚良军答应给一笔不小的报酬。


罗开友称,他当时的计划是,让罗忠华想办法骗李兴发出门,骗到姚良军家后,“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把他绑了,诱出李培香”。


11月初,罗忠华提着礼物到了李家,“我当时化名何老板,做银元生意的”。罗忠华称,他在李家住了3天3夜,最后以一起做生意为名,把李兴发骗出了雷波县。


11月13日,罗忠华和李兴发在云南桧溪区桧溪大桥见面。桥上有算命先生,李兴发算了一卦。罗开友称,算命先生是他提前安排的,他知道李兴发爱算命。


罗忠华回忆,发现算命先生什么都“算”得准,李兴发直呼神仙。算命先生跟李兴发说,他这次出门会遇贵人,至少能赚70万。李于是把罗忠华当作贵人。


“我说,我带你去见真正的贵人。”罗忠华将李兴发带到了云南永善县桧溪区青胜乡,姚良军的老家。


面对63岁的李兴发,姚良军称自己是“专案组人员”,“中央和地方都有人”。他说李培香当初遭罗家虐待,他可以为李家争取到至少70万的精神赔偿,不过前提是要见到李培香。他还拿出一张银行卡让李兴发保管,称里面有100万,“其实里面没有钱”。


姚良军回忆,就这样,李兴发说出了深藏20年的隐情。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