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叫帮忙打人--4人被砍1人还在危险期

17日晚7时许,一小伙躺在陕西咸阳1号桥南口,左腿上扎着一把刀,刀把在外面,刀身则完全扎入了体内。随后小伙被送到医院抢救。清醒后小伙才知道,他还有三个同学在这起群殴事件中被砍受伤。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该案件。


一小伙晕倒桥头


大腿处扎着一把刀


“赶到现场的时候,他躺在桥口边上,左腿上扎着把刀,话已经说不清楚了,我们联系了陈杨寨派出所,民警过来进行了勘察,120随后赶到将人送去医院抢救。”咸阳市公安局秦都分局陈杨寨巡特警大队五中队民警称。


上夜班的保洁员在事发现场不远处的垃圾桶内发现一个黑色的书包,“我来的时候人都已经走了,发现垃圾箱里有个书包,听旁边的警察说有人打架了,就把书包给警察了。”


民警和保洁员一起打开了这个黑色的书包,里面黑色的塑料袋里装着两个毛绒娃娃,塑料袋下面,有一块两个拳头大小的石头。


附近村子里一个小男孩说,当时看到有好几个人打一个人,是拿书包砸的,但是天有点黑,没看清楚。


医生从受伤小伙那里问到其家里的电话,接到民警通知后,小伙的爸妈和邻居赶到了医院。

昏迷10余小时醒来


还有三同学也被砍伤


受伤小伙的父亲叫赵航孝,刚赶到医院门口的老赵神情有点恍惚,然而仍然跌跌撞撞地朝抢救室跑去。得知儿子情况后,孩子的母亲在电话里哭个不停。


从老赵那里得知,受伤小伙叫赵谆,21岁,是秦都区马庄镇人,“他平时不惹事,性格很腼腆,家里面兄妹两个人,才到咸阳找了个工作没几天,应该不会惹到什么人。”


几个小时后,抢救室门开了,赵谆被转到住院部,医生称他目前仍处于半昏迷状态。“当时,赵谆左大腿根外侧,一个5厘米左右的刀把十分明显。身上有两处刀伤,现在不光是腿上有伤,头部也受伤了,头上有一处凹陷。”医生说。


18日上午,赵谆清醒过来。昨日下午,赵谆已经能轻声说话,他头部包着纱布,还不时看一下手机。一旁的奶奶、父母面容憔悴。母亲不停叮咛:“不要说话,也不要老看手机。”


从17日晚起,病床前另一位中年男子刘迎虎就一直没离开过医院,因为他的儿子刘昭义也被砍伤住院了,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脱离危险期。“胸部左右两边各中一刀,双手也被拉了两刀。用了9个小时才抢救过来。”刘迎虎说。


原来,几乎在赵谆被砍的同一时刻,刘昭义、刘磊等人也都被砍。事发地点同是在一号桥南口的小广场附近。


赵谆、刘昭义等四人是同学也是老乡,同伴受伤住院的消息,赵谆是在昏迷10多个小时后清醒后才知道的。


“我们只是想去吓唬对方”


“为何引来这么大的灾祸?”在赵谆断续的叙述和孩子父母的补充下,赵谆等人被砍事件的大概过程才得以呈现。


本月中旬,赵谆和同学刘磊等人在陈杨寨一印刷厂找了份工作,并在陈杨寨租了房子,和其他几个同学租的房子离得很近。


17日下午,正在睡觉的赵谆接到刘磊电话,说要去打架,让他和几个同学给帮忙助威。


于是,赵谆准时赴约。见面后,赵谆又和刘磊、刘昭义等人到体育场什字附近叫上其他七八个“弟兄”,之后便到了一号桥南口附近一场地。


“对方也有十几、二十人,刚到那的时候,我们这边就有个女娃给刘磊指那边,说就是那个男娃欺负她了,然后我们这边就去了三个人把那个男娃打了一顿,对方没动手,但是对方说,没想到你们动真格的,于是就打电话叫人了。”赵谆说。


据赵谆回忆,没过多久对方人多了,双方打起来,“我站得离他们打架的地方还有点距离,见两个男的嘴里念叨着朝我过来,我就赶忙往桥上跑,他们追上来把我扑倒,我只顾挡了,也没看清人,中间只觉得有几下太重,然后头一蒙啥都不知道了,醒来就在医院。”


赵航孝说,18日,秦都公安分局民警到医院来做了调查,目前还没有回复。


据刘迎虎说,警察可能已经抓到了一个主犯。


“我当时只是想帮同学助威,凑个人多吓唬一下对方,没想到他们下狠手了。”赵谆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