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事出有因

346169009 收藏 0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全体立正,稍息!”经过一整晚的飞行(我们是坐军用运输机出发的)大家现在赫然出现在一处类似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大兴安岭,而是我们上一次任务的临时基地,(现场指挥部)当我们凯旋而归时,我们在回临时基地的路上遇伏,整支队伍19人,就我一人顺利脱身...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全体立正,稍息!”经过一整晚的飞行(我们是坐军用运输机出发的)大家现在赫然出现在一处类似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大兴安岭,而是我们上一次任务的临时基地,(现场指挥部)当我们凯旋而归时,我们在回临时基地的路上遇伏,整支队伍19人,就我一人顺利脱身...

“‘三爷’,请你注意纪律!”正当我还在回忆那次惨败的时候,队长何健突然的话把我吓了一跳,出于本能的反应,我竟然向何健所在的方向飞出了一支银针,(我师承校长,他的绝技是毒针和飞刀,所以,我不会用枪,但只要我的目标离我3米之内,那么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加上杀手一般不会明目张胆的大开杀戒,所以,我才有了‘三更阎王’的外号)我们的队长连哼哼的机会都没有就倒在了地上。

所有的人都炸开了锅,几个反应快的迅速举枪瞄准了我,但我发现他们的手在抖...这时候,我也彻底的回过神来了,我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何健,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求助于满和愉,希望她能帮我消除这场误会,满和愉当时也吓傻了,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在营地列队集合的时候突然射杀自己的队长,鬼都会惊呆掉的,更不用说她一个大孩子了,(满和愉有二十五六岁,还没结婚,称她是‘孩子’并不为过)我看她没有反应,于是决定直接去把何健弄醒(因为我在没有正式行动的时候,身上带的‘毒针’都只是一种速效麻醉针,就像军人在演习时只带‘演习弹’是一样的,但这里并没有人知道我有这习惯,就算知道,这时候也会吓的忘掉的...我估计)

“刘婷文!再向前一步,我就开枪啦!”刚向前迈开一步,就听到有人给我发出了类似‘最后通牒’的警告。此时,满和愉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她检查了下何健的状况,此时的何健,倒在地上失去了任何的知觉,身上除了喉咙附近有只医用银针外,没有任何的伤口…“他的呼吸很匀称,脉搏和心跳也正常,他没死!”满和愉突然的大叫起来,看上去极为兴奋。当然,在场的人中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的神情都和满和愉无异。

“我又没杀他,当然不会死啦!我现在身上带着的全是麻醉针,各位不会认为我会杀自己人吧?”我大声喊了起来,其实我很后怕,因为当时我根本就把何健当敌人处理了,出手之狠,已经无愧于我‘三更阎王’的外号了,幸好这次不是正式执行任务,要不就有大麻烦了。

“不管你带的是什么武器,就算不会要人性命,也不准对自己人发起攻击,作为对你此举的惩罚,你得先将何健治好,然后在把营地周围打扫干净!在你打扫营地的时候,我会带大家去观察地形,你就不用去了,打扫完后好好休息下吧,你的神经过于紧张哦。”满和愉下了这样的命令,从她的话语中我能听出她的心虚,(明明知道是我们上次出事的地方,还不给我透口气,害我紧张的连回忆的情形和现实都分不清了。我又不能说出来,如果我明说了,那士气必定受损,这样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的结果,我不会在这种时候犯傻。)有机会一定要她向我和何健还有大家赔礼道歉的,不然也太没天理了,要是在这里在出现那波不明武装人员,估计弟兄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但桃骏那小子最近好像就和我过不去,竟然说满和愉是心疼我,怕我以现在的情绪去外面会有麻烦,才找了个可谓是‘一石二鸟’的计划把我留下来了,据他的分析,这样表面是是惩罚,何健就不会在追究被我误伤的事情了,对弟兄们也是个交代;二来呢,可以达到保护我并让我有时间可以清净的最主要目的…我被他说的差点晕倒,就没有在理会他,直接的走到了何健身边,可这小子肯定是吃错药了,在我帮何健‘解毒’的时候还很小声的问我是什么时候和满和愉好上的,气的我抬手想揍他,可我的视线正好落在了满和愉脸上,只见她的脸一阵绯红,我的想法一向比较单纯,还以为她身体不适造成的。可后来猛然想到了个可怕的事实,肯定是满和愉也听到了桃骏的话,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反应的,要是满和愉追究起来,恐怕就不止我要遭殃,就连上海站都会因有此事件的发生而受到牵连的,想想都后怕哦。

在看到了满和愉的表情之后,我放弃了追究桃骏对我有所不敬的话语,专心的检查了何俊的情况,并为之处理了昏迷的现状…“报告‘特派员’同志,麻烦您抽何队长一个耳光!这样他就能醒了。”我用了校长秘制的解药弄醒了何健,但要一个人迅速醒来没那么容易,为了向大家证实何健的身体并无大碍,只好委屈他啦,至于为什么让满和愉来做这件事,那就不用过多解释了哦,她是协会委任的‘特派员’哦,在场的各位也就她有这权利。

满和愉只在何健的背上拍了两下,没出一分钟,何健已经睁开眼睛了,他问大家,这是不是就是地狱。我们中有几个听后直接晕过去了…满和愉也因为他的这句话,不得不改变了计划,因为要照顾晕倒了的,就算是没有晕倒的兄弟,其他人也绝对没力气集合了,因为哈哈大笑消耗了相当一部分的体力,加上大家昨晚在飞机上也没好好休息,所以,打扫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大家的活。不过,现场的气氛倒是活跃了很多,何健也没追究我什么事,更确切的说,他好像不记得是被我在无意中放倒的了。不过,这对我倒是件好事,至少少了很多的麻烦。

但是我发现满和愉自从听了桃骏的话后,好像在故意的疏远我了,本来我就对她心存戒意,她这样刻意的举动就更让我难受了,不能说是害怕,因为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之,我肯定那不是什么好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