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特殊命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师兄,快醒醒,别睡啦,火烧眉毛啦!”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到桃骏在叫我,我还好像在小船上似的,身体在不断摇晃,真不知是为何。

倒是桃骏,他这一喊不要紧,但是他又一次打扰了我的美梦,我怎能忍受他在一天之内两次打扰我休息啊,正打算批评下他,可是定眼一看他后面还有个人,而且更可恶的是那位‘仁兄’我还真得罪不起,我近乎机械式的起身敬礼,“特派员好!”满和愉并没有回礼,只是笑了笑,示意我整理行装,15分钟后去前沿大厅集合,说完就离开了。

桃骏留下来帮我整理了两套贴身衣物,然后陪我到了集合地点,但他没有带行李,我出于一个兄长对弟弟的关心便提醒了下他,但得到的回答真让我无地自容。原来早在一个半小时前他们就奉命集合了,桃骏和小林来叫过我2次,可还在睡梦中的我竟然还把他们训了一顿,出于对师兄的敬畏之情,加上上次我所遇到的意外,导致我的心情不佳,脾气也略显暴躁,不想他们竟对我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所以并没有强制弄醒我。这次是满和愉实在看不过去了,就亲自陪着桃骏过来,桃骏这才有胆量把我给推醒了。

“全体立正,大家听着,按照‘特派员’的计划,在正式行动之前,我们必须进行一项为期2天的野外生存训练。”何健在演讲台上摆出了一副官腔,不过,感觉他还不错,“下面请‘特派员’训话,大家欢迎!”他说完便领头鼓掌,下面瞬间掌声一片,久久未停。

“谢谢大家。”满和愉示意大家停下,“这次我们临时计划进行的野外生存训练,就是为了更好的完成‘猎鹰’任务,关于‘猎鹰’的重要性,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事关包括校长千金在内的18名兄弟的生死,特派员尽管下命令吧,兄弟们定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何健用他慷慨激昂的誓言回应了满和愉。

“‘三爷’你来下,贵校校长有话让我带给你,原本他是要来给大家训话的,可是,自己女儿生死未卜,他在是你们的校长的同时,还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他请大家原谅他的缺席。”满和愉的话音未落,底下已是哭声一片,当然,我是那个带头流眼泪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是校长10多年来唯一的亲传弟子,感情之深并不亚于父子,加上我师兄、师姐和其他16位兄弟现在生死不明,此情此景,不会流泪的那才是‘牲畜’,就算大家都是经历过无数生离死别的职业杀手也是一样的。

“‘三爷’,麻烦来下。”满和愉一个外人此时的声音也变得沙哑,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强制控制着自己的眼泪而已。

我和满和愉来到了大厅一处较为偏僻的角落,“擦干你的眼泪!”满和愉用很强硬的语气命令道,“你的校长看到你这样,该做何感想?”后面的话,语气明显的缓和了许多。

“中国中华职业杀手协会上海站指挥官令,7届学员刘婷文听令!”我没想到校长竟然让满和愉来传达最高指示(在上海站内部,这无异于是‘圣旨’!呵呵,好像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毕竟我们也拥护民主哦)我哪敢怠慢,立即向她敬礼道:“7届古典暗系学员刘婷文接令,请示下!”“‘婷文,为师这把年纪啦,我不能接受我身边的孩子接二连三的离我而去,这次的任务异常艰巨,据可靠情报显示,这次是敌人设下的连环陷阱,目的就是要破坏上海站,而能够生擒你和我的孩子,就是最好的捷径,他们原本的计划本是天衣无缝,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你竟百毒不侵,让你得以脱身,此次,他们故意漏出了些线索,好让我们派人救援,当然,你是唯一脱身的学生,他们就很自信能生擒你,那才是他们想要的!我也是本着将计就计的想法才决定打此一仗的,目的的全歼敌人,以振士气!现在,我命令你对任何一个威胁到你生命和完成最终任务的敌人的保护伞坚决予以消灭,包括我的女儿!成大事者,不能在乎任何微不足道的得失,唯一重要的是你的活下去,才能有机会成就大业!最后,请你谨记一句古训‘无毒不丈夫’,请你务必执行我的命令!’此令,...”后面的话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身体已经失控,我双膝跪地,身体瑟瑟发抖,并且不停发出一些是人都听不懂的声音,整一个失魂落魄的人的形象。(本人估计,在怎么失魂落魄的人,也比我那一刻强。)

良久,我的精神稍稍恢复了些,起身说道:“学生刘婷文,领命!”但说出来的话,还是不能让人听的懂,因为那声音绝对不像人发出的。

满和愉帮我擦干了泪水,整理了下我身上的衣服,并且不停的安慰我,好让我尽快恢复。我的下一个举动,如果不是情况特殊,我估计满和愉都会把我拉出去毙了的!在她安慰我的某个时刻,我突然的抱住她,我是那么的用力,似乎稍不留神她就会悄悄溜走似的,满和愉大概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竟然忘记了反抗。

“如果你是校长,会不会把命令改成‘无论如何也得保证我师姐能安全返回’啊?毕竟中国古训除了有句‘无毒不丈夫’外,还有另外一句叫做‘虎毒不食子’的...”

满和愉看到我稍有恢复,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而是拐弯抹角的提醒我放开她。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把我们的满特派员死死的抱在怀里,我一阵脸红,但却忘了放开她,直到满和愉又一次的提醒我...

(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拥抱一个女孩,虽然是在完全失控的状态之下,但事后想想感觉不错!呵呵,好不要脸的感觉哦)

满和愉并没有怪罪我的失礼,并回答了我的提问,她说,“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时候,也只能忍痛割爱啦,可见你在你们校长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啊!”

我和满和愉回到队伍当中的时候,竟然看到包括队长何健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小声议论着什么,不用问我也知道是在讨论我和满和愉的谈话内容是什么,也就是大家都在猜忌校长会给我带些什么话,可是,当我自作聪明的把我的想法告诉桃骏加以求证的时候,却发现这小子说话竟然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感觉,我知道这小子从小就不会撒谎,一说谎话就心虚,一心虚就...,呵呵,这小子今天竟然还想骗我,没门!

在我‘先礼后兵’的多番进攻之后,桃骏终于说了真话,大家虽然听不到我们说什么,可是,那个地方正好在大家视线的斜正面(为了不引起过多的猜忌,那是满和愉特地选择的地方。)她万万没想到我会那样的失态,于是,便引发了一场集体的议论...但奇怪的是大家对我跪下发抖的事情不感兴趣,竟然都在谈论我拥抱满和愉的事情!(结论,一群变态!)

我把桃骏和林琳批评了下,哼,别人不了解我也就算了,但这两位跟我一年多了,在这种时候不帮我辟谣,还跟着起哄,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挨骂也活该,明知道我最近受了严重的打击!

倒是满和愉像个没事人似的命令大家停止议论,从新整队,准备出发。

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我不经意间竟然对她产生了一种防范心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