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上海站

346169009 收藏 0 20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中华职业杀手协会上海培训基地,协会唯一的一个“翻版小川”制造基地,简称协会上海站,主要培训女性情报人员,被称为协会情报站,为了实现一个协会基地该具备的功能,除了中国版的“小川”之外,也有对一线杀手的栽培。基地对外宣称是特种军官培训学院,人员组成也完全按军事学院设立,并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中华职业杀手协会上海培训基地,协会唯一的一个“翻版小川”制造基地,简称协会上海站,主要培训女性情报人员,被称为协会情报站,为了实现一个协会基地该具备的功能,除了中国版的“小川”之外,也有对一线杀手的栽培。基地对外宣称是特种军官培训学院,人员组成也完全按军事学院设立,并且有中国官方的认可。

“上海站”成立至今有近15个年头,是中华职业杀手协会最“年幼”的基地之一。上海站的建立也标志着协会完成除台湾和西藏以外中国全境省级的控制。

上海站至从11年前正式培训学员至今,尚未更换过最高统帅---学院的校长,我的恩师,我也有幸成为了他唯一的传人。一个在21世纪还在研究毒针和飞镖的“疯子”,我的名字叫刘婷文,也就是那个被称为“三更阎王”的少年。

我没法接受自己在一天之内失去了自己所有的队友,尽管总总迹象表明他们只是失踪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牺牲,可我还是没法接受一个没有了我师兄庇护,没有了我最亲爱的师姐挑逗的学校,我始终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此时我走在学院的某条羊肠小道上,周围景色宜人,可我无暇顾及,在我的脑海里,尽是那个身着单衣来挑逗我的师姐,还有我那喜爱“绿色”帽子的师兄。他们在我身边嬉戏的时候,从来就想远离这对近乎神经质的准夫妻。可是此刻的情形,似乎在向我自己诉说着什么,一种除了忧伤之外的感觉,但我无法准确的予以描述。

“欲哭无泪、欲笑无声”,此时的我,除了失落和伤感,多出的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想的多了,人就会累,其实,我还是有些相信‘命运天注定’这句话的。呵呵,‘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人都会有不同的命运,但愿师兄他们吉人自有天相吧,我已经厌倦了伤心和失落,好累。那是种会让人自甘堕落的魔鬼,人有时候可以战胜天地,所向披靡,但很少有人能战胜自己。那个驻扎在自己心底的‘恶魔’,它无时不刻的想让我们的身体成为它的傀儡,把我们变成一具具行尸走肉,邪恶的化身,魔鬼的使者...有多少沉沦了的人至死都不知悔改。

其实,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上海站内部的花园射击训练场,环境优雅,空气清新,此时时间已然接近傍晚,这里并没有任何的训练打扰我,我感觉到了一丝劳累,那些突发的事件,突然的变故,对于我这样一个性格孤僻,甚至还有些懦弱的人来说,实在无法承受。好想好想放弃自己,好想好想和这个捉弄人的世界说声‘再见’。更想好好的痛哭一场,哭泣不是犯罪吧?于是,在风景如画的花园中,出现了一个与周围的风景并不相符的情形,一个看上去还没成年的孩子,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此情此景,不知我的校长见了会做何感想。‘一个徒弟半个儿’,可是,当校长在失去了他的孩子之后,他倾尽全力教授的唯一的学生,却在花园哭泣,估计也是难成大器啊,一点点打击就让我把‘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训抛之脑后了。

“刘婷文,校长让你去他办公室,请你跑步前进。”冷不丁的有人说话,然我很不适应,但对方提到了‘校长’,我还是给予了回应。慌忙之间我忘记了擦干脸上的泪花了,在我转过身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一张带有一丝失望脸,这张脸的主人,我很熟悉,是校长办公室的联络官---方京仁。

“明白了,麻烦方教官带路。”我的回答让我自己都很吃惊,方京仁更是有些不知所措。好像我完全不记得了我们两人的身份区别,在军事化的环境下,他应该从未遇到过我这样的学员。

大概5秒的沉默之后,方京仁教官显示了他的绅士风度,“有请”说话的同时用他的右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我今天反常的过分了些,在他的一路引导之下来到了校长办公室,连‘报告’都没喊,就开门进去了,直到见到我的校长才恢复了一丝正常。不用想就可以知道方教官的想法,他肯定认为我平时被校长宠坏了,加上突然的变故,才变成这样的。可是,我总觉得从见到方京仁起直到见到校长的那一刻为止,似乎我的灵魂被人控制了似的,更本无法自控,尽管我一直想弥补对方教官的不敬,但事情始终没有按我的意愿改变,好奇怪的现象。

“方,你去忙吧,我有事要和小文单独谈谈。”校长见到我后说的第一句话,让我有丝不安,因为除了绝密任务之外,校长从来不会让方京仁回避的,不可能还有什么任务要考验我吧。“是,校长!”我还在想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方京仁就领命出门了。

在方京仁关上门之后,校长就示意我在他面前坐下。对于这样的指令,我本能的执行了,刚才的不安感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小文,你我名为师徒,但我们的感情不亚于父子吧?”在我坐定之后,校长的这个提问让我觉得很意外,我竟然忘记了做任何的回应。过了一小会,校长见我没有反应,就直接进入了正题,“小文,上午严明带你过来的时候,你好像隐瞒了什么,你瞒的过严明,但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要想瞒我,你还缺些火候。”凭着他对我的了解,他可能比我都清楚我前面会那样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可能他觉得我需要刺激下,才会那样子向我提问的。

“校长,我们的人有搜索到任何遇难者的遗体么?”这次我没有沉默,但在我回答之前必须先搞清搜救的具体情况。校长没有用语言回答我的提问,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示意我并没有找到。

看到了校长的反应,我说出了我的推断,“他们并没有死,既然没有搜到遗体,那我就可以用人格来担保师兄他们还活着。”“小文,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了,但你还有更好的证据么?”校长的回答倒是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校长,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我想单独查下,因为我是目前为止唯一活着回来的,我怕有人对我不利,甚至我有想过敌人可能就是为了对付我才出的这么个贱招。”我还是隐瞒了些事情,以免校长经历不必要的大喜大悲。

“我同意你的假设,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不要声张,表面上我会给你2个月的假期进行心理调整。”校长没有丝毫的考虑,直接同意的我的请求,还为我铺平了道路,我真是由衷的佩服他。“学生领命!”校长挥手示意我离去。

原本我还希望安慰下校长的,可是,他完全就没有我预料的悲伤,和我的交谈是如此的平静,甚至有些‘成竹在胸’的感觉,真的是很令人敬佩。

夕阳下的上海站更是迷人,我走进了学生宿舍,心中暗暗盘算着明天开始的行动...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